下一章          上一章

 

    “怎么会如此厉害?”

    老鹰说话之间,忧心憧憧,眉头微皱,显然是在盘算事情,众人都是一方妖王,虽不说是纵横一界,但在这亿万余里,广阔无边的东胜神州之上,都是响当当,有头有脸的人物,门徒众多,法力强大,占地宽广,就连天界的一般神仙,都要给些面子,上不尊玉帝号令,下不受幽冥制约,往来三界,自在逍遥,也曾和神仙饮酒,也曾和菩萨论禅,厉害人物也见识过不少,但是老鹰所说,上面打斗的两人,连三坛海会大神哪吒都不是对手,却是有些不相信。

    当年封神一战,两教三商,共签封神榜,三坛海会大神乃是其中少有的几个肉身成圣,实力强横无边,在座众人,除了那芭将军的猴子能够一拼之外,就是东海龙王敖广都不是对手,老鹰也是自愧不如,更别说是下首十几个妖王老鬼了。

    “刚才我那毁去肉身的徒儿告诉我,他还没有用我赐的羽毛护体,想劝住两人,但是还在千丈之外,就被两人打斗的余波把法宝震散,我这羽毛,和自身通灵,经过四九天劫的淬炼,成道以后,又采集五行jīng华,yīn阳二气重新炼过,就算是和那强大的法宝对轰,也不会损伤一丝一毫,能够用余波震碎我羽毛的,这一点,贫道可以肯定,就算是芭将军也难得办道吧!”

    老鹰最为清楚,当下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众人,这里龙宫乃是万丈海底,又开启了禁制阵法镇压,外面海水激荡,磅礴大涌,越来越急,龙宫却安稳无事,只是一**的闷响从上方海面传来,犹如闷雷,十分的震耳。

    “老鹰说的是,那两人十分厉害啊!”芭将军眯了一下眼睛,两眼突然shè出两道金光,冲shè直上,随即又收回,连连摇头道:“我的火眼紧睛平rì里运起,上能看天庭,下能穿幽冥,今rì居然看不清楚海面上的两人面目,只见一道金光,一道白光,其中夹杂着七sè光华,又有青蒙蒙的一片,看不清楚呢。”

    龙王一听,顿时大惊失sè:“哪里来的两人,居然如此厉害,在天上打也罢,要是打到水里来,我这龙宫却是不保,也罢!也罢!常言道,好汉架不过人多,诸位道友,我们还是一齐上去,看看是何方神圣,叫他们住手,要是他们有什么恩怨,非要开打不可,那就劝说他们再往高处一些,不要打到海底来。”

    “龙王说得及是,我正要去会会上面的高人。”芭将军提了大棍,捏了个分水诀,也不和众人再多说,径直冲了上去。

    “傲成!你点二十万jīng兵,我于诸位道友先行!”敖广吩咐,那小龙太子敖成应了一声,提兵点将去了,傲广和老鹰,老鬼,一帮妖王,总共十四位,跟在芭将军后面,也冲了上去。

    这地仙界中灵气浓郁,不比三界缝隙之中,尤其是海上,水元力丰富,周青的金身运用道法,本来就比普通修道之人要厉害十倍,和白起的拼斗中,肉搏和道法同时运用,水雷四爆,轰响连连,海面波涛汹涌,排天盖rì,两人打斗激荡起来的天地元气卷起了数百丈之高,如山的白浪。

    周青打得兴起,手上的七宝妙数彩光变幻,时而化为大剑,时而化为阔刀,时而又化为长枪,大戟,巨斧,齐眉棍,如意勾,等等十八般兵器信手变化,总使得恰到好处。

    领悟了上古大巫的战斗意识,又跟白起这个变态在实战中磨练,周青对于道法和肉搏战斗渐渐领悟,白起的肉身强横,简直和周青的金身不相上下,甚至还要胜上一筹,上古大巫魔神的肉身天生便有一种奇特的结构,和三界六道,任何物种,任何功法修炼的结果都是不同,周青的金身有些缺憾,虽然在人间闭关之时一一参悟都天魔神的结构,按照最完美的构造补上,但是实际练习运用起来,还是有些差别,这次和白起的实战,正好运用印证。

    和白起在三界缝隙之中rì夜不停的打斗了一个多月,周青原本是暗金sè的皮肤,经过多次变化,一断时间变绿,一断时间变黑,又又一断时间变红,无数sè彩交替,形状也不但变化,乃是周青先前在闭关中摸索出上古大巫魔神的肉身结构,结合自己的金身,不断的该造,使其更加强横,更加完美。

    打到了现在,周青的皮肤竟然又返本还原,成了肉质的颜sè,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再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和周青以前的金身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构了,独树一帜,没有人可以看出来,但是周青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比和白起战斗之前,起码强横了一倍。

    在这一场苦战之中的领悟修炼的东西,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磨练,从此以后,周青完完整整入了自己的领域,而白起也是越战越勇猛,好象先前没有发挥出一半实力一样,现在在打斗之中渐渐恢复,水涨船高,两人硬是斗了旗鼓相当,只是打斗引起的余波威力越来越大,竟然波及到了方圆几万里的地方,幸好两人把打斗到了东海上方,不然就算是方圆几十万里的山脉都要被打成齑粉,两人按这样下去,再战斗个几年,十几年,只怕是整个东胜神州都要被打个稀巴烂。

    “小子,你还真是个奇才,上次送你出来,又消耗了一半的功力,我们开始打斗之时,我的功力还不道一半,现在也恢复了八成,你居然还能够和我拼过平手,看来你和徐福那厮相差不多,可惜啊,可惜啊,要是你去了东海,我师傅夺了你的肉身,我们联手,恢复巫门便有了希望。”

    白起手上不停,嘴里突然yīn恻恻的对周青道。

    人间界灵气不浓,三界缝隙之中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能量,白起恢复不了,但来到了地仙界中,周青只感觉到一股股铺天盖地的灵气,各种元力都涌进了白起身体,白起一下生猛了许多。

    “原来你这斯真没有安好心,要我去东海,是想夺我躯舍!”周青心神一动,恍然大悟,心里暗暗发冷,要是当时自己真的去了东海,以那时候的实力,没有半点疑问,肯定会被白起那所谓的师傅夺了肉身。

    “这厮还真生猛,难怪当年真武荡魔大dìdū要设计困住他,我要不是领悟了都天魔神的元灵,在一个月的打斗之中不断进步,只怕还撑不到现在。”周青暗暗叫苦:“早知道这样,就不把这厮引到地仙界来了,可是那山河社稷图确实难破,要是让这厮跑了,真是后患无穷啊!”

    周青也不知道把白起引到地仙界来,让他恢复全部功力,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把七宝妙树又化为一把薄如蝉翼的七彩长剑,敌住杀神剑,周青高声道:“你乃上古巫门大巫,我乃仙道,贫道于你势不两立,修要用言语惑我心神,就算你功力再高,贫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拼死也要灭了你这魔头,不能让你祸害三界生灵。”

    这声音经过周青故意喊出,大义凛然,不知道传出了几十万里。

    “什么?上古大巫!”

    “谁是上古大巫?”

    “上古巫门?”

    十几个惊讶的声音从海面上传来,却是老鹰,老鬼,芭将军,敖广以及一干妖王各用法宝,法术护住周身,平息了波浪,随即下面翻翻滚滚,一队的水族士兵手持刀枪器械,彪悍威武,每一千人结成阵势,在龙太子敖成的指挥下,把上面两人争斗的余波抵挡了下来。

    毕竟是战斗余波,在二十几万水族士兵的联手之下,下面庞大的天地元气被凝结了实质,有如金钢。

    听见周青的大喝,敖广以及一干妖王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上古大巫,对于仙道来说,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名词,那是连广阔无际的人间界都毁掉了存在。

    “下面是何方道友,速速上来帮助贫道,此人乃是上古大巫白起,两千年之前被真武荡魔大帝困在人间界,不久之间脱困而出,贫道已经和他在三结缝隙之中争斗了月余。快快上来帮忙,要是让他恢复了全部功力,那就是一场天大的浩劫啊!”

    周青注意道下面的异动,连忙放声大喊,白起渐渐恢复全部功力,猛攻越来越急,力道也越来越大,周青有些招架不住,不敢分神往下看。

    “我的天,大巫白起!难怪我没羽毛抵挡不住。”老鹰叫道。

    敖广看见上面恐怖的打斗,听见了周青的叫喊,反而出奇的镇定下来,飞快的盘算,而那芭将军看见上面的争斗,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仰天就是一声咆哮,身上金毛根根直立,荡漾了一层金光,和开始周青的金身有些相似,整个高达两丈的身体又膨胀不少,全身铠甲哗啦做响,轮起金sè大棍,猛的冲上高空,进了两人搏斗的圈子。

    “想不到居然是白起大巫!大巫出世,必定要生灵涂炭,上面不知道是何方高人,居然可以和白起打了平手,诸位道友,我们也不必讲什么规矩了,一齐上去,擒拿住白起,本王再上奏天庭,诸位都是功德无量。”敖广道。

    “说得也是,要是让白起走脱,三界六道都不得安宁!”老鬼道。

    芭将军运起全身玄功,抢到两人不远处,动用了火眼金睛,终于看清楚,一人身穿白sè羽衣,头带星冠,手拿一把杀气滔天的青钢剑,另一人身穿大红法袍,上面绣了九只金sè的三足鸟,手上一团七彩宝光,时而变幻成刀,时而变幻成剑,和白衣人撕杀真酣,虽然处于下风,但还是可以抵挡。

    周青时不时放两手道术,是道家中人,那白起招式诡异,没有看过,一个杀气滔天,一个仙气盎然,芭将军还分辨不出谁是白起,那就白活了。

    “两人好厉害!听说哪吒厉害,但一直没有机会交手,这两人更加厉害,就是被打死,也值了!”芭将军叹道,不过对方对厉害,他越兴奋,都是天生的战斗狂人。

    “道友,我来助你!”芭将军轮起大棒,抢到两人身边,劈头一棒朝白起打去。

    “找死!”白起也不抵挡,一剑逼开周青,冲上几尺,一拳像大棒轰去。

    “用拳头借我的棍子,莫非这所谓的白起大巫是疯子?”芭将军狂吼一声,使了十成力气,拳棒交接,爆出巨响,芭将军被震得虎口发麻,倒飞了十丈。

    “哪里来得猴子,好大的力气。”白起也不好受,气血翻涌,心口发闷,用空手接兵器,实在是太托大了,尤其是这芭将军乃是一只通背猿猴得道,通背猿猴,乃是上古灵物,拿rì月,缩千山,那是多大的力气?

    白起一失手,冷不防被周青把七宝妙树幻化的长剑劈在后背之上,哧啦一声响,白sè羽衣被划了一条二尺长的口子,长剑劈到肉身之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白印子,也没有破皮流血,只把白起劈得向前一个趔趄,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乖乖,这厮身体好硬,我这一剑,就是百炼金钢,万年淬火,都要被打成齑粉,这厮居然没有事情?”周青拼斗一个月来,这是第一次打中了白起,居然之这么一个结果,实在是匪夷所思。

    芭将军又飞回来,几乎和白起迎头相撞,他反应极快,棍法jīng妙,向前一捅,白起知道这猴子的厉害,翻身避开,待缓过气来再做撕杀。哪里知道芭将军的棍子就是一晃,不知道使了个什么手法,居然改捅为打,出现在白起头顶,劈头就是一棒,打得金铁交鸣,火星四溅。

    “这家伙是什么脑袋啊!”芭将军不敢怠慢,虎口被两番反震,居然差点裂开,才知道白起的厉害,闪身而开。

    白起连番重击,头上的星冠被一棍打成了粉末,眼前一黑,任是他是大巫之身,硬挨这当头一棒,也差点晕死,要是换了任何一个神仙,只怕被打得脑浆迸裂,元神出逃了。

    周青连忙敢了上去,又劈了几剑,白起狂吼一声,身上衣服全部迸裂,赤条条一个**,吸纳了一口元气,身形连闪,甩脱了周青,一剑朝芭将军刺来。

    这猴子知道厉害,不过杀得兴起,也不退避,两人交接,就是一场好杀,周青也上来加入战斗,三人打得难分难解。

    龙王,老鬼,老鹰都上来,看见战斗,周青大叫:“此人就是大巫白起!诸位道友快来除此祸害!”

    白起此时一剑把芭将军的铠甲劈碎,金sè的绒毛丝丝飞扬,还好有毫毛护体,没有伤到皮肉,看见白起如此凶猛,敖广抓出宝剑,老鹰拿了一把方天画戟,老鬼拿了如意双勾,其余修士各那兵器,凑上前去,十几人包裹住白起,就是一顿乱杀。

    下面的水军帮不上忙,只有联手布置了阵法,抵挡住众人打斗的余波,以免波及到龙宫。

    白起看见这么多人杀来,浑然不惧,一口杀神剑神出鬼没,指东打西,拳剑交加,腿脚并用,身体也翻滚撞击,手足头颅无一不是武器,冷不防,其中一个道行稍微差一点的修士被白起合身撞来,身体被撞成了一坨肉饼,还好反应得快,元神已经炼化成婴儿,没有那般脆弱,赶紧祭出一件法宝,护住自己,飞出圈子,呵斥了一声,朝西方走了。

    得成仙位的高手,就算肉身被毁,婴儿又一样可以打架,只是十分危险,要是婴儿被毁,那就神形俱灭了,所以那修士不能冒险。

    敖广,老鹰,老鬼等人看见那修士肉身被毁,顿时大怒,使出了全身解数,不再保留,周青刚才放松了一下,缓了口气,就见白起发威,连忙扑将上去,十几人一顿暴砍。

    白起压力大增,咆哮连连,大声喝骂:“你们妖族仙道还是如此卑鄙,我今天一定要杀光你们!”本来迎战一个周青就有些吃力,哪里知道一下来了这么多高手,个个都是不弱,白起用了全力,都抵挡不住,身上连连挨刀,多了无数条白印。

    敖广瞄了个破绽,一剑切在白起的臊根之上,只听得当的一声响,那宝剑出了一个缺口,敖广大惊,舞剑不停,心中却是寻思:“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破绽,怎好下手?”

    白起拼着又挨了一芭将军一棍子,从虚空中掏摸出一个青铜小鼎,祭在头顶,一道金光冲出,分化成十二条,凝聚在周围,显现出来,乃是十二个又高又大的金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