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十二个金人身高两丈,体格雄壮,全身金光荡漾,都是面目狰狞,身体扭动之间,咯咯作响,偶尔还做金铁交鸣之声,只是其中大多数金人却胳膊少腿,,身体上也是坑坑洼洼,好象残缺破损,并不完全,但是这些金人还是威力无边,一齐围绕在白起周围,用身体挡住了众人功杀过来的兵器。

    芭将军跳将起来,在虚空中翻了个斤斗,反头一棒劈在一个金人的脑袋之上,只打得火星四溅,金铁暴响,传出老远,之间元处又有无数遁光飞速敢来,显然是东海之上,打斗的声势太过浩大,惊动了海边群山之中的一些修士。

    金人们又挥舞拳头,庞大的身体有如游鱼般飘忽,闪烁不定,拳头无声,和众人斗在了一起。

    “白起是怎么啦?怎么搞出这些破烂货sè?”

    周青依然拖住白起,不敢放松,他看见有这么多修士助阵,立马就隐藏了实力,悠哉闲哉,但这些修士居然还收拾不下白起,在周青的眼里,实在是太弱了一些,他却是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变态,修炼的功法凝聚业力,这是独一无二的,又接受了太古洪荒都天魔神的信息,那亿万年的修炼经验,战斗本能,都传进了他的意识,结合两者,在三界缝隙中间的打斗磨练,加上身上五一不是上古法宝,妙用神通,才觉得敖广和老鹰弱了一些。

    看见这十二金人个个残缺不全,周青心中惊讶,十二金人采集天下所有的五金之英聚集九州灵气淬炼,乃是巫门法器,用来召唤十二祖巫残留的神识,因为里化血刀,十二祖巫凝聚不出真正的身体,只好用金人替代身体。

    “诸位道友!这是赢政大巫当年所铸造的十二金人,勾陈大dìdū被这些金人击伤过!”那老鹰一见金人出来,大吃一惊,放声大呼。

    勾陈大帝乃是天界四位大帝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位,几乎可以直追三清道尊,当年和大巫赢政一战,同归于尽,双双都是神形俱灭,那赢政大巫亏了有十二金人助阵,才打成平手,这些金人现在残缺,正是被勾陈大帝当年所毁坏,尔后落到了白起手里,一直没有恢复,要是完整的十二金人,在周青不动用都天魔神的情况下,在场众人,都难逃一死。

    “这厮果然是大巫白起!”敖广心中终于确定了下来,十几个修士分别抵住一位金人,捉对撕杀,下面又冲来龙太子敖成。

    二太子敖英也领了二十万水兵来助阵,两方一合,四十万水兵在将领的指挥之下,合聚全力,把战场围了铁桶一般,还有几万人分出手脚来,祭出兵器,远远的帮助老鹰他们敌住金人。

    周青正和白起酣斗,白起现在恢复了全部功力,周青完全只是防守,还好七宝妙树本来就是防御力强大,虽然被杀得左支右拙,却还能抵挡,只见漫天飞舞的兵器如蝗虫般向白起撞去,乃是一万水兵在后面帮助周青。

    白起哪里来得及躲闪,差不多四十万水兵联手,封锁了虚空,也不能遁走,被无数兵器如雨点般打击在身上,饶是他是不死之身,虽然没有受伤,也被打得身形摇晃,尤其是这些水兵经常cāo练,控制兵器的手法jīng妙自如,不相互碰撞,也不击打到周青,分成几百队,兵器打来,一**前呼后济,如cháo水一般。

    “果然是蚁多咬死象啊!训练有素就是不同!”周青对这些水兵的素质十分惊讶,cāo控兵器的手法,简直比人间一大门派长老级别的人物还要高明许多:“老子今天算是见识了,原来神仙打架还可以这样!”

    连连感叹之下,周青和身上去,和白起对拼,有了这么多水兵的助力,周青和白起战了平手,白起身体鼓起,也不闪避,硬抗住这些兵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非要杀了周青而后快。

    “好家伙,杀得过瘾,本将军今天还真过瘾!”芭将军敌住一头金人,被金人一拳轰在身上,铠甲立马成了粉末,狂吼一声,现出法身,三头六臂,六只手拿三条大棒围住金人一顿乱打,后面又有一万多水兵砸出兵器助阵,杀了难分难解。

    老鹰,老鬼,一干修士后面也有水兵助阵,而下面二太子敖英还在源源不断的调集水军,一时之间,兵器铺天盖地,犹如蝗虫一般,海面之上,水军密密麻麻,起码都聚集了一百来万。

    “龙王,贫道也才助阵!”

    “贫道也来!”

    “大巫出世,生灵涂炭!除魔之事!贫道也算上一份!”

    远处赶来的修士,向龙二太子问清楚了情况,几个道行高明,修得了天仙之位的道士,连忙远远的祭出法宝,帮助场中几人战住十二金人。

    敖广抽出空挡来,看见白起和十二金人被困在圈子里面,不能脱身,一干道友也没有危险,但是无论是十二金人来是白起,要困住容易,但是要杀死,凭现在的情况,只怕斗个一年半载,都没有可能。

    “诸位道友出全力困住!本王立马起身,上奏天庭,面见玉帝,请上天派兵来剿灭大巫!”

    “敖英!再调集五十万水军,在外面布下葵水大阵,务必要十拿九稳,千万不能使白起走脱。”

    敖广暗暗传音给所有人,脱出身来,急急下了海底,脱了皇袍,穿上朝服,牵出了一头避水金睛兽,骑将上去,四蹄生风,冲上天际,转眼就消失不见。

    “要请天兵来啊!正好正好,借刀杀人,本真人还没有看见天兵神将是什么样子的呢?今rì开下眼界,白起啊白起,你们巫门真是人人喊打,比街老鼠还要不受欢迎啊!”周青听见龙王的传音,心里偷笑。

    天界与地仙界的间隔并没有人间界那么遥远,也不用穿越三界缝隙,直上天际,穿过雷火罡风,几十万里之上,就到达了。

    敖广心里有划算,本来是打算自己擒下白起,再象天庭邀功,哪里知道,白起实在是变态,要擒住,凭现在的实力,简直就是不可能,要没有周青拖住,可能现在连龙宫都毁了。

    “那道人也真是厉害,居然能够和白起拼斗一个月,简直能够和真武荡魔大帝不相上下了,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厉害的一位人物?要是将其拉拢,那我们龙宫还惧怕何人?”

    敖光心里又盘算了一阵,那陨石雷火扑面而来,正是地仙界于天界的交割地带,敖广自然不俱,轻车路熟,穿过了雷火,又是那厚达三千余里的罡风,此罡风消魂蚀骨,比人间界的那罡风要大上万倍,没有天仙的修为,立马绞成齑粉,神形俱灭,敖广当然也不怕,转眼之间就穿了过去,又向上飞了办个时辰,终于达到了天界。

    之间这天界,仙云缭绕,香风阵阵,犹如云海一般,无数巨大的岛屿在云海之中冒出脑袋,无边无际,敖广又行了片刻,迎头一人骑着一头高大的马,这马行时有乌烟缭绕,头生独角,名叫独角乌烟兽,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到了敖广面前。

    “东海龙君哪里去?今天可不是上朝的rì子,你怎么从下界上来了?”那人看见敖广,连忙问道。

    敖广一看来人,连忙拉住避水金睛兽,拱手道:“原来是七杀星君,老龙我今天急事禀告玉帝,才从下界上来。星君今天怎么有空出来闲逛?”

    “本星君可不是闲逛,王母娘娘知道我这独角乌烟兽脚程快,特地着我去广寒宫中送信,现在回来,正要去复旨归位。见到龙君,打个招呼而已,本星君告辞了。”说完,七杀星君急急忙忙朝王母居住的瑶池赶去。

    敖广知道,这七杀星君乃是天界一员猛将,论战斗,只怕不在哪吒之下。

    “哎,天上星君,看似威风,却没有半点zìyóu,还是老龙我好,起码不用上朝的rì子,自立为王,称孤道寡。却也快活。”敖光看着七杀星君远去,目光有些嘲弄。

    又行了一刻钟,一片仙音响起,只见那半空中,出现了一道门户,广阔千百来丈,两根大柱立了一个牌坊,金碧辉煌,蓝田玉瓦,瑞气千条,霞光万道,仙鹤灵禽飞舞,牌坊上面书有南天门三个大字。

    南天门下,两边各站了两个神将,四个神将都是身高三丈,一人拿一口宝剑,一人拿琵琶,一人拿宝伞,一牵一只花貂,正是把守南天门的四大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多文天王,持国天王。

    “东海龙君,今天不是上朝的rì子,你有何事来天宫?”广目天王看见敖广,连忙喝道。

    “我有急事要禀报玉帝,还望天王通传一声!”

    敖广下了坐骑,连忙拱手,这四大天王,不但在天宫护法,于西方极乐关系也很深,敖广当然不敢怠慢。

    “我们都是同朝为官,不分彼此,龙君不必多礼,看来龙君确实有急事,我立刻上去通传!”

    增长天王客气了一声,进入南天门,这四大天王,平时也得了龙王不少好处,时常有龙王送些奇珍异宝,水族美女到四大天王的府邸,关系当然非比寻常,把守南天门,乃是一个肥差,许多先人,都要对这四天王打点一二,尽下人事,不过龙王家大业大,供奉得也最多,是以四大天王对他很是客气,也不拖延刁难。

    广目天王问道:“龙君到底有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匆忙,我看你气息未定,显然是打战了一场,莫非有下界妖王作乱。”

    “今天我和花果山芭将军……”龙王还没有说完,其余三大天王立马就竖起耳朵,凑了上来,听见傲广花果山几个字一出口,顿时大惊失sè。

    “我说老龙,你惹了什么不好,惹上了花果山,快快下去,陪陪笑脸,你来天宫求玉帝也是白搭,就是那芭将军看上你的女儿,你嫁过去就是了,莫使xìng子,免得遭罪。”广目天王连连叹息。其余几位天王连连点头,对敖广显现出了同情的神sè。

    “几位天王听我把话说完!”看见对方误会,敖广苦笑道,把情况说了一遍。

    “什么?大巫白起?”三位天王反应更加激烈。

    傲广正要说话,却听得增长天王带了一个仙官到来,那仙官朝敖广行了一礼道:“东海龙君,玉帝叫你去灵宵殿奏上事情。”

    傲广一听,连忙朝四大天王道了别,把避水金睛兽轩在南天门外的柱子之上,跟着仙官进了南天门。

    天宫共有三十三层,自下而上,乃是遣云宫,吡沙宫,五明宫,太阳宫,太阳宫,化乐宫,等等,最高层,乃是玉帝居住的斗牛宫,每座宫之中有大殿,工分七十二殿,朝会殿,灵虚殿,宝光殿,天王殿,灵光殿等等,其中最高层,斗牛宫中的大殿乃是灵宵殿。

    斗牛宫位居zhōngyāng,于斗牛宫稍微底上一层的乃是,北斗宫,居住真武荡魔大帝,勾陈宫,居住勾陈大帝,紫薇宫,居住紫薇大帝,整个天宫巨大,仿佛无穷无尽,宫殿之间,有长虹大桥相连,架于云海之上,有的云海之中,开满了五彩仙莲,有金鲤游于其间。

    傲广和那仙官也不走旁道,就是zhōngyāng一条十几里宽的白玉道路直达斗牛宫灵宵殿上,两人架云直上,道两旁立了无数金甲天神,一个个持戟悬鞭,和龙宫的虾兵蟹将,要高出数的等级,论实力,和刚得道的仙人都不于多让。

    敖广又行了半个时辰,到了灵霄殿外,早有另外一个仙官进去通传,又过了片刻,一阵钟声响起,仙官把敖广引了进去。

    灵宵殿上,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端座其上,璎珞垂帘,看不清楚面目,下方是张,许,邱,葛,四大天师,托塔天王,哪吒三太子,长庚星君又名太白金星,再下方乃是四大元帅王,杨,高,李。武将站右,一干仙卿站左。

    敖广进来,伏在殿上叩头,早有玉帝身旁的仙官问道:“下界龙神敖广,把要奏的表文程上来。”

    “微臣因为事情紧急,并没有书写表文,还忘陛下恕罪!”敖广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大胆敖广,你不上表文,就敢惊动陛下,此乃大不敬之罪,按天条,那剐龙台上难免要挨上一刀!”一人跳将出来,指着爬在地上的敖广厉声喝道。

    敖广悄悄的看了一下那人,心里暗暗叫苦。原来这人正是三坛海会大神哪吒。此时的哪吒,一声铠甲,面如冠玉,皓齿明目,身形挺拔,潇洒俊朗,犹如十仈jiǔ岁的青年,英气逼人,乃是一等一的人才。

    哪吒曾经打死敖广的三儿子,被龙王上奏天庭,逼得哪吒削肉剔骨还父母,后被其师用七彩仙莲花冲朔肉身,修得神通,封神一战后,奉玉虚符诏,全家人都被封神,乃是肉身成圣,位高权重,其夫托塔天王掌管百万天兵,被封为荡魔大元帅,在天庭的官职,可谓是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

    哪吒旧恨不消,时常找龙族的麻烦,龙王哪里敢惹他,只有忍气吞声的受了。现在抓了敖广的把柄,便拿来吓他一吓。

    敖广不敢争辩,依旧是伏在地上,等待玉帝问话。

    “敖广,你到底有何急事干扰于朕!”玉帝开了口道。

    哪吒被李靖喝退,心里也是疑惑,这条老龙,狡猾得很,平常自己抓不到一丝把柄,今天就这么冒失进来,肯定是出了大事情。

    不过想想,自己三天以后,就要和那龙女打斗,到时候教训龙女一番,也算是出了心中的闷气,天宫生活,其实十分郁闷,哪吒又不能经常下界,几千年下来,心里不憋闷才怪。

    “岂奏陛下,两千年前被真武大帝镇压于人间界中的大巫白起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脱困而出,被微臣带兵困住,但是不能诛杀,特来奏请陛下,请陛下定夺。”敖广长话短说,连忙奏道。

    众仙卿家,文臣武将,听见敖广的言语都是大惊,议论纷纷,连玉dìdū震动了一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