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既然是白起大巫出世,你那水族龙宫,有何大的神通,能够困住大巫?”玉帝思索了片刻,语气有些惊奇。

    “微臣不敢哄骗陛下,小龙正在龙宫宴请安抚四方妖王,突然海面之上响声大作,天崩地裂一般,连臣的水晶宫都差点被震塌,小龙和各路妖王上去看情况,却发现一道人和那大巫白起打得难分难解,小龙和四方妖王上去助阵,又点了二十万水军,白起见难以抵挡,放出十二金人,小龙认得,所以才确定是那大巫白起。”

    敖广连忙说清楚了情况:“小龙现在点了百万水兵,和诸方妖王一齐困住了白起,那道人还在和白起争斗,东海边缘的一干妖王和十二金人在比拼,尤其是得花果山芭将军相助,才勉强敌住白起,小龙实在是奈何不得,怕白起脱逃。所以才敢来惊扰陛下!还望陛下饶恕小龙不敬之罪。”

    “恩!敖广,你这次做得很好,不但没有罪,反而有大功,那白起大巫出世,必定要想办法唤醒十二祖巫,到时候生灵涂炭,祸害无穷,天生**之人,自有**之人制之,和白起打斗的那道人叫什么名字,居然有如此神通?”

    玉帝也不急,反而问敖广这个问题。

    敖广伏奏道:“这个小龙也不知晓,那道人身穿九rì金乌法衣,手里拿一团七彩光华,和白起打斗之时,变幻十八般兵器,神通莫测,不落下风,那道人叫喊时,小龙隐隐听得,他和白起在三界缝隙之中争斗了一个多月,才打到地仙界中。亏了这道人拖住白起,小龙才脱出身来禀报陛下。”

    “恩!诸位卿家,大巫乃是三界共恶,既然有法力通玄之人敌住,却不能消灭,那谁去下界消灭大巫。”玉帝朝大殿下面一扫。

    “微臣愿意前往!诛除大巫,还三界一个安宁。”哪吒闪将出来,对玉帝道。

    “此事不妥!三坛海会大神虽然法力强大,但是那大巫白起乃是不死之身,当年真武荡魔大dìdū不能将之击杀,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白起大巫又重新出世,那还是请真武荡魔大帝前去收服的好。三坛海会大神可以前去帮忙,防止那白起脱逃。”

    太白金星是玉帝的宠臣兼智囊,念头一转,连忙奏上。

    哪吒一听,也暗暗点头,他不是傻子,相反还十分的jīng明,这次找玉帝讨个差使,乃是下界去耍耍,有了玉帝的旨意,自己的父亲也不能多说。大巫白起是什么人,他也知道,连真武荡魔大dìdū要设计困住,哪吒虽然自负,但也知道,自己和这四帝之一的真武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和太白金星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点点头,不再多言,看玉帝的意思。

    “陛下,微臣认为不必惊动真武大帝,既然下界出现法力玄通之人,能够和白起在三界缝隙中争斗月余,法力也不下于真武,只是白起乃是不死之身,一般的法宝都不能伤他,臣举荐一人,正好去破白起的不死之身。”下首有张道陵天师岂奏。

    “哦,张天师所说何人?”玉帝问道。

    “桃花星君有四十口太阳金针,专破肉身强横之辈,可着七杀星君与同前去,速战速绝,不必劳师动众,以免下界妖王有些口舌,说些不敬上天的话语。”

    “恩,此事准行,七杀星君与桃花星君生前是夫妻,也不必避嫌,可同乘独角乌烟兽,作为前锋,依情况行事。”玉帝命人传了七杀星君与桃花星君。

    “三坛海会大神,你领五万天兵,架天罗地网,务必要拿住白起。”哪吒领命出去了。

    玉帝沉声吩咐,气势威严,一干仙人也安静了下来。

    “传九天应元谱化雷神天尊来此。”玉帝又下了命令。自有仙官传令去了。

    敖广也起来,站到一旁,入了仙卿一堆,和武将对立,那武将的统领是托塔天王,儿子和敖广有些怨系,敖广自然不想去凑合。

    又过了不久,从灵霄殿外进来一人,只见这人黄脸长须,身穿红sè道衣,眉心另有一只眼睛,长得高大魁梧,见了玉帝也不下跪,只是打了一躬,对玉帝道:“臣闻仲见过陛下!”

    众仙卿和武将天神都是见怪不怪,也没有人来职责与他,只是托塔天王看见闻仲,脸上有几分不自然起来。

    “闻卿家,你带领二十四部雷神天君速速下界,等三坛海会大神困住白起之后,一齐用天雷劈之,务必要把此大巫魔头正法,免得祸害苍生。敖广,你帮闻卿家带路,等正法了魔头,诸位功德无量,皆有封赏。”

    玉帝又降下旨意,心中盘算,早有安排,对于人间的帝王来讲,乃是雄才大略之辈。

    雷神天尊闻仲领旨而去,众仙家都高声大呼:“陛下英明!”

    “诸位卿家,都散了吧,李天王,长庚星君,你们留下,随朕到批香殿来。”玉帝把身上皇袍一拂,早有旁边仙女来侍侯,转到后宫。

    众仙卿出了灵宵殿,议论纷纷,随即都出了南天门,各就各位,或是架起彩光,或是骑了坐骑,飘然而去,这天界之地,除了天宫之外,都是淹没在云海之中的神仙岛屿,乃是养真修道的胜地,无数神仙就居住其中。管他什么白起也好,大巫也好,用不着他们cāo心,只要不打到自己家里面来,便安心修道就是。

    天神还要各司其职,听玉帝号令,而他们群仙,却是逍遥散淡,或是修道,或是下棋,或是饮酒,或是炼丹,或是炼器,或是下界开山门收门徒,自在潇洒,十分的畅快。

    且说托塔天王李靖,太白金星,玉帝三人来到了披香殿中,玉帝座定了宝座,又叫仙官给文武两位宠臣赐了座位,才喝退闲人,开金口问道:“你们且说,此事应当如何应对?”

    “陛下英明,白起大巫出世,确实有些麻烦,但是雷部众神既然去了,那就万无一失,只是那微臣有些疑惑,白起被真武荡魔大帝封印在山河社稷图中,是怎么出来的?”托塔天王李靖是玉帝的心腹,商量过多次事情,也不做作,直接说了心中的疑惑。

    “哎!人间界早就成了废墟,只有一小块弹丸之地还保持了灵气,里面凡人又污秽不堪,jiān诈狡猾,业力深重,就是我等神仙也不愿意前往,免得沾染过重的世俗业力,难以消除。白起如何脱困,没有必要深究,倒是和白起打斗的那人,陛下要十分的注意,此人按老臣的推算,只怕法力神通不逊于真武荡魔大帝,陛下要早做打算,免得成了第二个花果山。”

    太白金星乃是一个老头,头发胡子全都雪白,一身白sè的羽衣,上面星辰点点,仙气盎然。此时正对玉帝陈词。

    “朕就是为这事左右为难,才想和两位卿家商量,那依卿家所言,此事应该怎么办才好?”显然太白金星的话说到了玉帝的心坎之上。

    “还是老办法,要是除了白起,陛下可召那道人上来,册封官职,拉拢其心。”

    “金星,你这方法在千多年前就用过,结果捅出了大漏子,出了个花果山,现在又用,只怕还要出漏子!”托塔天王李靖一听,连忙笑道。

    “那次那猴子心眼小,加上陛下确实戒心深了一些,这次老臣有一主意,可以一箭双雕!”太白金星早就知道托塔天王李靖会这么说笑,胸有成竹的捋了捋雪白的长须。

    “哦,卿家真是朕的智囊,有何妙计,快快说来!”玉帝连忙道。

    “当年三教并谈,共签封神榜,为我天庭输送人才,可惜那紫薇大帝,真武大帝,勾陈大帝,只遵原始天尊符召,不听我天庭的号令,这次就算是白起出世,恐怕那真武大dìdū不会出面。勾陈大帝已经神形俱灭,四帝缺了一位,陛下可册封那道人为新的勾陈大帝,一来拉拢其心,二来那勾陈大帝乃是妖族首领,这样册封,那些妖王肯定不服,让下界的妖王和那道人相互牵制,岂不是一举两得之事。”太白金星道。

    “此事还是有些不妥,那勾陈大帝乃是原始天尊册封,朕这么插手,怕是会引起麻烦。”玉帝听得有些心动,但是又犹豫起来。“李卿家,你的意思呢?”

    “陛下,三清祖师在那三十三外,早就不管事务,连门下的弟子也隐居不出,陛下一直是三界之主,就算是勾陈大帝在时,也要以陛下为尊,此事臣觉得可行,不过先看情况,要是那道人真有那般神通广大,召归我天庭,也是一大喜事。”李靖想了想,正sè道。

    “此事容朕考虑考虑,再做定夺,你们先回去吧!”玉帝挥手,叫两人告退,心中已经定下了主意。

    周青被白起敌住,一拳轰在胸口,倒飞了几丈.

    白起提剑来取周青的首级,却被密密麻麻的兵器挡住,仗剑便是一绞,数把兵器被绞成了粉末,那些水族士兵训练有素,早就知道这种情况,在瞬间就换了一波,把白起拦住。

    “好厉害!难道这就是大巫的实力?”

    周青被白起一拳正中胸口,运气一周天,便已经没有防碍,白起肉身强横,他的金身也不差,只不过白起现在恢复了全部功力,鬼神莫测,一口杀神剑出神入化,周青渐渐的抵挡不住。肉搏本来就不是周青的强项,虽然现在有了十足的经验,但跟白起还是有些差距。

    两人又拼斗在一起,这次周青更加小心,只是全力防守,那些水族的士兵的兵器击打在白起**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白印子,有些兵器被反震成了齑粉。

    敖英指挥水军攻击十二金人,东海之上,一场千捻难逢的撕杀,难分难解。

    就在此时,突然乌云从天上一冲而下,一个起落就来到了水兵周围。却是那七杀星君和桃花星君骑了独角乌烟兽来助阵。

    早有水兵报给敖英,敖英连忙出来见礼。

    “好一场撕杀!谁是大巫白起?”那桃化星君是一个中年妇人,面黄身瘦,背后背一个红葫芦,看见阵中的撕杀,对龙二太子发问。

    “那一红一白的人影争斗,白影就是白起,另位星君奉玉帝的旨意来灭魔,千万要小心!”龙二太子敖成道。

    “恩,那两人打斗果然是惊天动地,居然有这等高手,娘子,我们上去,待为夫和那道人缠住白起,你就放太阳金针。”

    七杀星君和桃花星君乃是封神一战中商纣臣子,被杀以后封为星君,七杀星君原名张奎,桃花星君原名高兰英,两人是夫妻,就算是封了神位,也不改口。

    “正是如此,闻太师率领二十四天君雷神随后就到,我们只要拖住就是了。”

    高兰英点了点头,张奎运起玄功,把独角乌烟兽一拍,乌云涌起,下一刹那,就进了圈子,来到周青和白起旁边,因为有水军的牵制,两人打斗没有先前那般快速,张奎一声大吼,手上提了一柄大刀,两腿一夹乌烟兽,刀光入疾电,一闪变抹过了白起的脖子。

    这独角乌烟兽论速度,确实坐骑中的极品,当年封神一战,张奎就是借此斩杀了五岳大神。

    锵!张奎这一刀正中白起脖子,也看出了一条白印,张奎知道白起是不死之身,也没有过多的惊讶,刀光连转,浑然天成,在白起身上连连划了数十道白印子,白起感到疼痛,只好分出神来对付张奎。

    周青见又来了帮手,顿时大喜,此时四人撕杀,你来我往,异常混乱,那些水族士兵也不好放兵器,便停了手。

    此时哪吒帅领五万天兵,让水族士兵尽数退去,在外围布下了天罗地网,闻太师也随后敢到,和敖广一起杀进圈子,二十四天君雷神分别敌住十二金人,哪吒身形一晃,脚底出现风火轮,火焰滚滚,刹那之间就接近了白起,挺枪就刺,此时大局以定,闻太师也就负手观看,连连点头道:“果然是上古大巫,一代杀神,那道人确实是神通广大,居然能够和白起争斗不落下风。”

    傲广道:“太师说得不错,也不知道这道人是哪里出来的,这地仙一界,四大洲,四大海,无数海外仙山,总有些高人,我等哪能尽数知晓,只待灭了大巫,陛下论功行赏之时,定然会知晓此人的来历。”

    张奎,周青,哪吒,高兰英,这三人都是神仙中的高手,此时全部围住白起撕杀,白起终于乱了章法,手忙脚乱,哪吒乘机祭出了乾坤圈,正中白起的脑门,把白起打了个头脑发黑,身体往下一沉,哪吒又祭出一块金砖,打中了白起的心窝。

    “着!”一条红sè长绫飞出,却是哪吒又祭出了混天绫,把白起捆住,白起一声狂吼,用力一挣,混天绫寸寸绷断,哪吒往后连退两丈,用手一指,混天凌又聚合起来,收入了囊中,在白起一全力挣扎之下,这件封神法器都有所损伤,哪吒不敢再用,复用乾坤圈又把白起打了一仰。

    “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白起连连受打击,愤怒到了极点,不过他的肉身强悍,这点小伤害却上是算不了什么,只是没有办法冲出去。

    高兰英终于瞄到了机会,取了背后的红葫芦,拔开盖子,对准了白起的双眼,念了咒语,只见四十就道细丝般的金sè光芒,正中白起的双眼,直shè得黑血流出,白起终于受了创伤。

    嗷!嗷嗷!白起双目被shè瞎,但并不代表他看不见东西,朝桃花星君扑来,哪吒和周青同时出手,把白起逼了回去,白起随即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浪滚滚,连周青的耳朵都有些发疼。

    “诸位道友速速后退,二十四部雷神听令,布阵法!”闻太师眉心神眼张开,冲shè斗府,见到情况,连忙发出了命令。

    此时十二金人已经被众人先后用**力困住,老鹰和老鬼收了一个,芭将军收了一个,其余的全部被二十四天君收取,听见太师的命令,二十四雷神天君踏罡斗,运玄功,发雷震动。

    此时哪吒,周青,张奎,高兰英四人已经脱出身来,白起被困在阵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