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二十四雷部众神天君论战斗力而言,乃是天宫最强的一支,由九天应元雷神谱化天尊闻仲统领,不服任何势力的管辖,只听玉皇大帝的指令,就算是托他塔天王李靖也要让其三分。

    此时,二十四雷部众神已经部成了天雷灭神大阵,把手横空一扬,各抛出一样锥子似的兵器,念动咒语真言,只见得无数道斗大jīng亮的雷电宛如一道道长索,把白起方圆千丈的空间密密麻麻围了个水泄不通,那雷电组成的长索滋滋作响,声音刚健沉闷,周青看见次等情况,心中略有盘算,不知道想的些什么念头。

    白起刚刚冲杀过来,就被雷电长索拦住,撞到上面,爆出刺目的jīng光,浑身被雷电炙得焦黑,不过只是形象上的吃鳖而已,受到的伤害不大,自打斗以来,白起打斗以来,就受过两次伤,一是被周青的七宝妙树打中后背,吐了一口黑血,二是被高兰英的太阳金针shè瞎了双眼,但都是皮外伤,以他大巫的身体,相当于蚂蚁咬了一口,只要能够缓过一口气,便能吸纳天地元气,重新恢复。

    雷部众神早就知道白起的情况,这天雷灭神大阵把所有的灵气元力都封锁得死死的,让白起吸纳不到分毫,众雷神知道白起难杀,只有慢慢用雷火炼化,能去一分就是一分,起码也要他元气大伤。

    “好厉害!天庭果然兵多将广,随便出来一个都是绝世高手,我门下的那些徒弟,就算联合起来,都对付不了一个,随便被人轰杀成渣,乖乖,大巫果然不受欢迎啊,无论是神仙妖怪,都群起而功之,我那都天魔神可要藏好了,免得遭受同样的待遇!”周青看了看外面密密麻麻的天兵,再看了看雷部众神,哪吒,张奎夫妇,闻仲太师,心中对一些实力的估计又有了新的认识。

    外面架设天罗地网的五万天兵,个个都有炼化元神成婴儿的道行,就算是周青手下的头号战将蓝神,也和普通的士兵不相上下。自己手下门徒,加起来,都不如人家一个小兵,周青有些颓废。

    闻仲一扬手,一块黑铁似的令牌丢出,上面有无数古朴苍劲的雷电符号,祭在阵上,众雷神配合,一起发动了大阵,只见阵内闪电交加,一片刺目的jīng亮,有滚滚的雷声响动,白起在阵中挥舞这杀神剑,护住周身,吸纳不到元气,很难恢复,对这些雷电白起虽然不放在心上,但是一丝一毫的蚕食下来,炼他个几十年,上百年,搞不好真要被磨死了。

    白起现在没有一点办法,外围雷电组成的长索坚韧绵密,冲又冲难得冲出来,每每一接近到大阵的边缘,就被众神联合起来的力道轰进阵中。

    此时,白起心中已经恨死了周青,他原本在在山河社稷图中见到周青,确实没有安什么好的念头,巫门之中,神通广大,尤其是上古的大巫,更是了不得,人间灵气稀少,对于大巫来说,根本不够用,白起那师傅只有一缕残魂,要恢复身体,变没有可能,而周青正是可以夺舍的人选,并且留下魂魄,又可以再造一个肉身,把周青变成一样的巫门中人,乃是一箭双雕之计。

    奈何周青福至心灵,根本没有去,白起的师傅那一缕残魂被白起封印在海眼,也不能随意活动,只能在海眼周围一小块地方,不过只要周青一下海眼,必定要遭到毒手。

    白起封印他师傅还有一个歹毒的意思,他和嬴政大巫造十二金人,要恢复召唤都天魔神,等他师傅的魂魄恢复差不多了,就可以灌进金人之中,后来被天界发现,勾陈,真武下界,才被困死。便改变了主意,要周青去帮忙,他师傅恢复了身体,就能破开封印,救出白起。

    “该死的家伙,等我脱困出来,一定要杀光你们!”白起遭到天雷无穷无尽的轰击,晕头转向,心中盘算着如何脱困。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先躲进山河社稷图中,恢复了身体功力,慢慢想对策,谅这些该死的神仙也不敢进来,难道他们还可以炼化山河社稷图不成。”

    白起大吼一声,把杀神剑画个圆圈,把轰击过来的雷电全部荡开,空出了老大一块地方,抓出一尺来长的卷轴,正要展开,那边闻仲眉心之中的神眼张开,早就注意到了白起的动作,抖手就打出一物,于此同时,雷部众神停了天雷大阵。

    一道细小的黄光直接飞到了白起旁边,现出法宝的样子,却是一枚金钱,有翅膀,乃是落宝金钱,和还没有展开的山河社稷图一碰撞,两样法宝一齐掉落下来,张奎把独角乌烟兽一拍,抢过山河社稷图与金钱,全部交还给闻仲。封神之前,都是商朝臣子,就算是封神之后,闻仲依然是这些星君心目中的太师。

    “幸亏我从招宝天尊那里借来了落宝金钱,不然要对付这厮,还真要费一番手脚!”闻仲接过了落宝金钱与山河社稷图,手捋长须,微笑道。

    周青看得心中一紧,天庭实力,果然强大,有这般实力,那凌驾于其上的三清道尊,西方极乐,又该强大如何的地步,周青又盘算起来。

    这落宝金钱那云中子也有记载,周青自然认得,但是云中子也没有办法炼制出来,不知道是何物成型。这是天庭众神,可不比在小小的人间界,虽然是两件旷世法宝,周青眼馋得紧,却没有胆子动手抢夺,只有眼巴巴的看着肥肉落进别人的手上。

    白起把山河社稷图一展,身形一缩,就是一钻,哪里知道却是扑了空,山河社稷图已经被人家收走,脑袋有些迷糊,愣了一愣,众雷神又发动了天雷大阵,白起才醒悟过来,嘴里破口大骂,心中无比的愤怒,放开手脚,一口杀神剑如蛟龙般的舞动,刚才众神发开大阵,让灵气元力涌了进来,白起借此,运功一转,双眼也恢复了正常,身上被击打出的白印子,被天雷劈得焦黑的地方,都消失不见,又是龙jīng虎猛起来。

    无论是周青还是哪吒,还是张奎夫妇,看到白起这般凶悍,都是暗暗砸舌,哪吒心中暗想道:“这白起大巫好生厉害,只是,比他还厉害的人物我也见过啊,算不了什么,算不了什么!?”还暗暗看了一眼在哪里抱着一个大金人,欢喜的抓耳挠鳃的芭将军一眼。

    “真人有礼了!”哪吒看着众雷神猛发力气,那白起还在阵中不痛不痒,足足有了半个时辰,哪咤有些无聊,便朝旁边的周青打了招呼。周青这人,手拿树枝,身穿道服,一身仙气,刚才围攻白起之时,哪吒知道了他的实力肯定在自己之上,本来有些不服气,但看见阵中的白起,又知道两人争斗了一个多月,心中好奇。

    “贫道有礼了!”周青见哪吒,身穿铠甲,手提火尖枪,脚踏风火轮,潇洒非凡,这些法宝都认得,当然知道这人就是传说中的三坛海会大神哪吒。

    两人相互行了一礼,周青倒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大开了眼界,心里有些舒畅,也不动容。

    “不知道兄在哪座仙山修道养真?”哪吒也是道门出生,对于道人,都是这个称呼。

    “贫道乃方外一散人,求达天道,自称周青!又号天道散人云游三界,行踪不定,倒没有特定的仙山修行。这次贫道偶尔心血来cháo,算出了一些端倪,便去了人间界一趟,正好白起大巫出世,贫道才把他引到三界缝隙之中,却是贫道法力低微,并不能降伏,多亏了众神前来,免去一场浩劫?”周青随口乱说。

    “人间界?早就是一片废墟,荒凉之地,只有一小块地方有稀薄的灵气,还比不过这地仙界一座稍微大一点的山头,不过哪里的人业力深重,众仙神佛没有一个肯去,周真人真是高人,舍身除魔,不怕业力沾身,还是这般清闲极乐,无劫无量,真是另人羡慕!我还未被封神之时,那人间真是广大,现在成了这般景象,真是另人感叹。”哪吒叹道。

    “将军乃是天庭重臣,除魔卫道,保三界平安,功德无边,位高劝重,得享天宫圣景,亦是无劫无量,天地万物,诸神仙佛,各司其职,皆有定数,贫道乃一介散人,整rì里就是混混觞觞,不知rì月轮回,不知天时定数,哪里说得上清闲二字!”周青一通乱扯,不着边际,玄之又玄,自己都摸不到东南西北,更别说是哪吒了。

    “真人高见,道法高深,这白起大巫一时之间也消灭不了,甚是无聊,不如我和真人切磋一下道法如何?”哪吒闲来无事,和周青交谈了片刻,便起了兴致。

    周青和白起争斗了一个多月,早就不想打斗了,哪里还想再来打一次,对方是天庭重臣,打斗之时,凶险至极,刚才看了哪吒的实力,周青要赢,有些困难,就算是赢了,对方恐怕不会罢休,周青要在地仙界中站稳脚跟,得罪了天庭重臣,可是不行,不由左右为难。

    不过周青也不表现出来,只是推脱,哪吒本来就是闲得无聊,连对方不想,也不相逼,毕竟周青的实力摆在这里,不是一般的角sè,没有人不忌惮三分。

    “我与南海龙王四公主在三天之后有定了赌约,有一场比试,在三界缝隙之中,还望真人前去做个见证。”哪吒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场赌斗,顿时又来了兴趣。

    周青自然答应。其实哪吒也对周青这人很是好奇,两人扯了半天,周青动说一句,西说一句,让人摸不到头脑,哪吒听不出周青的来历,不由暗想:“什么时候去师傅那里问问这人的来历。这树枝,好象有些眼熟的感觉。”

    七宝妙树现在了周青手里,收放自如,光华全收,七个分叉上面的枝叶青翠yù滴,枝干犹如新折断一般,就是一枝普通的菩提树枝,哪吒也看不出了名堂来。

    闻仲看见白起在大阵之中冲突了半天,没有丝毫损伤,知道一时半会恐怕没有什么作用,便喝道:“诸位雷神,将大阵祭起,架到天界,等候玉帝发落。”

    “三坛海会大神,你把点齐天兵,布置阵法,把诸位雷神连同大阵一齐转到天界,等候玉帝发落。”哪吒也不罗嗦,点了天兵,围住众雷神,金光彩云滚滚,不一会儿,都消失不见。

    “真人有礼了,还望真人先不要走,真人降魔有功,玉帝自会封赏,敖广,你设宴款待众道友,我上天复命,少时片刻,待玉帝将下旨意,诸位再走不迟!”

    闻仲带了张奎夫妇也上天去了,就留下芭将军,老鹰,老鬼一干妖王,还有赶过来的助阵的数百修士,大家都是熟人,相互交谈,十分的热闹,道人和妖王门也相处融洽,和人间界大不相同。

    “诸位道友降服大巫有功,天庭皆有封赏,傲成,你吩咐下面摆酒设宴,今天大摆宴席,我龙宫开一个除魔大会。”

    敖广哈哈大笑,连忙安抚了众人,吩咐大儿子敖成去下面摆宴席,又叫水兵分开水道,领了众人下去。

    海面上风平浪尽,又是一片灵光胜景。

    周青自然是头号人物,众修士妖王都知道他法力无边,手段通玄,心生敬意,不过都不知道他的底细,周青本来就是地仙界的黑户,任何神仙都不认得他,而人间界是被遗弃的地方,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周青是在人间出来的。

    芭将军,老鹰,老鬼,各自得了一个金人,满心欢喜,这些金人虽然是残缺不全,远远没有以前的威力,但就算是现在,也相当于一个大高手,尤其是刀枪不入,法宝不伤,要是被自己炼化,那实力将大大增。

    周青拿起白玉酒樽,饮了一口酒,砸了砸嘴巴,满齿留香,沁入心肺,心里大大感叹,这龙宫的琼浆玉液真是仙品。

    此时宴席已经移到了一座更加宽广的大殿之上,钟鼓齐鸣,仙乐响起,美女婀娜,歌舞升平,周青自然是坐了首席,下方是芭将军和老鹰,他们都是妖族,强者为尊,早在心里扎了根,自然没有意见。

    “敢问真人在哪里修行?”酒过三寻,众修士妖王吃得酣畅,相互说话谈论,老鹰,芭将军,老鬼等妖王和周青相互通了姓名,敖广才向周青发问。

    周青看了近处几个妖王,盘算了一下他们的实力,发现那芭将军实力最为强大,和哪吒相差无几,老鹰第二,老鬼和几个妖王都相差不多,听见敖广发问,周青又胡乱编造了一番,与刚才跟哪吒说话的时候一般无二。

    虽然听不出名堂来,但是三界之地,广阔无边,其中有些法力通玄之人,不在天庭管辖,也不在五行轮回之中,众人也不深究。

    敖广听的心喜,正要说话,突然外面一声大喝,原来是天上仙官领了玉帝圣旨下来。

    众修士妖王出来一看,原来是长庚星君领了几位仙官,几员神将,几名黄巾力士。

    “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符召!”太白金星展开圣旨,大声宣读。

    敖广连忙伏在地上跪接圣旨,一干修士也跟着跪下,只有芭将军,老鹰,老鬼十几个妖王直直站立,并不卖帐,周青也不跪,只是微微稽首。

    那些神将力士仙官正要厉声喝斥,猛然憋见了芭将军,浑身一个哆嗦,不敢说话,太白金星也不在意,就宣读起来。

    “大巫出世,生灵涂炭,众位下界仙民除魔有功,特各自赏赐明珠一斗,玉带一根,锦衣法袍一件,天宫御酒十坛,另着散人周青上天宫见架!”

    读完圣旨,众修士起身,那些神将和黄巾力士把赏赐分发给众修士和妖王,周青心中疑惑,居然要自己去天宫见玉帝,真是匪夷所思,实在是猜不透天庭的意思。

    “长庚星君怎么亲自来了!”敖广连忙道:“快快摆酒,为星君接风!”

    “多谢敖兄好意,我还要回天庭复命,就不打扰了,敖兄这次功劳极大,少时陛下还有封赏。”太白金星连忙回绝了敖广,又对周青道:“真人,还请上天宫随我面见陛下!”

    周青无法,只得跟着去了,龙王又吩咐重开宴席,所有人不醉不归。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