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敖兄,这次太白老儿来传旨,只怕没有什么好的事情,我观那周真人法力通玄,我们在座无一是其对手,又是方外散人,只怕天庭又会多一名厉害的打手啊!”老鹰在周青和太白金星走后,对敖广叹道。

    敖广拿起金镶玉筷,夹了一口紫罗花菜,嚼吃两口,又饮了一口酒,摇头微笑,脸上显现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不然,我察言观sè,那周真人不但是法力高深,心计也颇为深沉,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恐怕非你我能够想象,总之,此事或许对我们有利,本王倒是十分羡慕你们,不用对天庭俯首。”

    “敖兄说的哪里话,我们也自在不起来,除了芭将军的花果山之外,天庭都隐隐对我们有制约,说不准哪天找一个借口,天兵天将就来围攻我们山头了。”那鬼崎山老鬼叹道。

    “现在是情况微妙的很,自从勾陈大帝死后,手下统领的众神全归了天庭,玉帝实力大增,天庭实力强大西方极乐灵山也不知道是什么态度,还外仙山之上,菩萨佛祖都建了道场,这地仙界乃是一块福地,都来虎视耽耽啊!幸好那紫薇大帝为人平和,又和玉帝不是一路,要不然,他那手下那三位感应随世仙姑执掌混元金斗,法力无边,我们妖族恐怕也不能如此逍遥。”老鹰消息灵通,知道一些事情。

    “紫薇大帝只尊原始天尊符召,不管是仙妖众神,都是一视同仁,说来,天界四位大帝,除了勾陈以外,我等妖族,最为亲近的就是这位紫薇了。”老鬼道。

    “正是如此,我家大老爷好歹也是地仙之祖,此次和我家大王开办人参果会,多半是为了这事情,天庭众神倒是无所谓,只是西方极乐的那群罗汉,菩萨,诸佛有些麻烦,慢慢的蚕食这一界,诸位还是要广招门徒,以备不测。”芭将军神sè凝重。

    敖广听出了端倪,手猛的一抖,差点把酒杯打翻:“事情还没有到这一地步吧,现在还是太平得很啊,上次封神才过去几千年,把人间都毁了,莫不成又要发生大战?那这好好一个地仙界,修行圣地,岂不又要遭殃?”

    “这事情之是猜测,我家大王只是叫我们rì夜cāo练,有准备倒是好的,地仙界是一块乐土,决对不能步人间界的后尘,无论是三清还是灵山如来,要挑起事端,引发大战,那我们花果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此事却是言重了,我家大王参悟天机,这地仙一界暂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要起大事,起码也是数万年之后。”芭将军又道。

    敖广呵呵笑道:“天机之事,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我们却是在这里杞人忧天了,来来,不谈这些丧气之事,我们继续痛饮,今天两位道兄和芭将军可是得了好处啊,那十二金人乃是大巫之法器,论威力足可杀神灭佛。可惜了山河社稷图,天庭又得了一件旷世法宝。”

    众妖王一齐举杯,再吃了半个时辰,都心满意足,相继告辞而去,老鹰老鬼,芭将军三位妖王也要回去祭炼金人,摸索出一些妙用,要是恢复了全部功效,那单个金人的实力恐怕不下于白起。

    敖广吩咐手下收拾了残局,急急对大龙太子敖成道:“快快敲钟,通知南,西,北三海,叫你叔叔来商议事情。”

    且不说敖广究竟要商量什么事情,周青跟了太白金星,几名神将,仙官,力士,一路穿过了九天罡风层,雷火层,上了天界,周青看见漂浮在云海之上,无穷无尽的巨大岛屿,心中着实惊讶,不过却丝毫不显在脸上,一副淡然的神sè。

    这天界,皆是云海,人踩在云海之上,犹如脚踏实地,周青知道,这云海不是普通的白云,乃是仙云,全部是由灵气元力凝结成的实质,没有一点泥土,而地仙界和人间界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泥土山石结构而成。

    太白金星一路上暗暗观察周青的表情,却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实在是琢磨不透周青的情况,快要到了南天门,终于忍不住问道:“周真人可曾来过天界?”

    周青心里暗笑,脸上皮笑肉不笑的道:“贫道得道于天地玄黄之外,太古洪荒之前,那时并无三界,鸿蒙也初开,一直在潜修养道,却是没有来过天界。”

    “反正我得了天仙之位,那生死薄上没了名号,黑白无常也不会说出来,哪里查得到我,吹点牛皮,也无所谓,且吓吓这般神仙。”周青真是信口大话,又不要本钱。

    太白一听,心神一震,他却没有料到周青如此高手,会乱吹牛皮,一通瞎扯,被这大话听的一楞一楞,众仙官也是差点吓傻。

    “原来是真人乃是上古仙人,不知真人可和当年的阐教十二金仙有无往来?”太白问道。

    “当然有所往来,那阐教十二金仙都是玉虚门下,和贫道同样得道于太古洪荒之时,不知道这十二金仙可在天庭之中效命于玉帝?”周青不敢乱说,只好试探,万一说和哪位认识,而那位又在天庭,一下就把牛皮吹破了。

    “这太白老儿,还真有点心眼!”周青暗暗小心。

    “那倒没有,不过阐教三代弟子都在天庭效命,俱是十二仙的徒弟一辈,周真人不知道和哪一位金仙认识,说不定天庭众神之中,多是真人的晚辈呢。”太白金星还是试探,不过自己却是漏了马脚。

    “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贫道在洪荒之时的巫门大战中见匆匆见过几面,噫,那不就是天界之门南天门?贫道还是第一次见识,真乃宏伟壮阔!”周青把话题转来,动扯一断,西扯一断,免得这个jīng明的老头星君看出什么端倪。

    且说且行,周青来到了南天门,看见太白金星,四大天王当然不敢阻拦,和太白寒暄了几句,又对周青多看了几眼,便放人过去了。

    天宫胜境,美纶美焕,周青目不斜视,却也看得清楚,只是有些地方禁制强大,仙云缭绕,神念和天眼都观察不到,三十三层天宫一路直上,直通灵宵宝殿,周围站立的都是天神诸将,和龙王来时站立的大不相同,实力起码都高出了一个等级,周青心中已经麻木了,这天庭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周真人,你虽然是太古金仙,但陛下乃是三界共主,就连是二真仙见面,都要行臣子之礼,真人千万要紧记。”被周青东扯西拉,满口大话,搞得摸不到头脑,心里惶惶,到了灵宵殿外,才匆忙想起,连忙叮嘱了一句,匆忙进了大殿之中禀报。

    捎稍过了片刻,里面有仙官出来传旨:“宣下界仙人周青上殿。”周青随后也进了灵宵殿。

    这灵宵殿极其广大,苍穹无顶,星辰闪动,玉帝高座其上,下方仙卿神将林立,都是修为深湛之辈,武将乃是托塔天王,哪吒等几个周青不认识的将领带头,仙卿首座自然是太白金星,下方是四大天师,其余的周青并不认识,下面的守卫神将,和这灵霄殿里面的将领仙卿一比,简直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实力差别,周青原本麻木的心里又狠狠的刺激了一下。

    “天庭的实力,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除非是三清道尊那个级数,才能超脱于三界之外,我现在的实力,不知道和阐教十二金仙谁强谁弱?看那哪吒的实力,只怕我还要差上一点,除非用都天魔神,但是免不了要遭受白起那样的待遇。”周青心里盘算。

    “下方可是降伏白起大巫的下界仙人周青?”

    玉帝高高在上,周青也看不清楚面目,威严的声音传了下来,整个大殿变是一片寂静,那高台之上,无形的禁制重重,但凭声音,周青判断不出玉帝的修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荡漾在心头。

    周青朝玉帝唱了个大肥诺,高声道:“贫道正是周青!”

    “下界仙人,怎么如此不懂规矩,朝见陛下,也不跪拜,乃是大不敬之罪!”

    “拿下次等狂妄之徒!”

    “岂奏陛下,不敬天威之罪按天条当打入轮回,转生十次草木,才能消除不敬上天的罪孽!”武将天神中闪出一人,身材魁梧,脸面通红,一脸的虬须环绕,十分威武,正是武德星君,周青没有来头,不过是下界一散仙,这些神将都有些看不起,尤其是武德星君,乃是天庭又一员猛将,更加看不起周青,现在看到周青这般行为,立马怒气冲冠。

    四大天师,仙卿神将,看到周青的行为都大吃一惊。连哪吒都暗暗替周青担心。

    周青这人,十分对哪吒的胃口,两人虽然只是交谈了片刻,却有了好感,要不然,哪吒也不会要周青去作证他和龙女的争斗。

    玉帝的圣旨传到下方,一干妖王不跪拜也就算了,要花果山的妖怪跪拜,却是有点不可能,众仙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到了灵霄宝殿,见了玉帝,只唱大诺,也不行礼,更不跪拜,那可就是明目张胆的不把上天放在眼力,周青一没有势力,二没有来头,就是玉帝不怪罪,一帮神仙都觉得狂妄了一些。

    “你不过是下界一闲散仙人,仗了有就分神通,居然不敬上天,实在是狂妄至极,恳请陛下将旨,将此人抓起来,先问罪果,再议功德,也要显得我天庭赏罚分明!”

    早有张天师闪了出来,岂奏玉帝道。

    “天师严重了,周真人乃是下界仙人,没来天界,不知道天庭礼法,周真人,玉皇大天尊乃是三界共主,你虽然修成天仙,跳出轮回,还是受上天管辖,如何不敬天威?”太白金星心里连连叫苦,朝周青猛使眼sè,要是周青不拜,玉帝面子上也不好看。

    周青心中冷笑,这些天庭众神,都是册封,虽然各有神通,比一般仙人都要强上许多,但是终究没有仙人那般散淡,反而有些世俗之中臣子的味道,难怪一些仙人妖王都不想受天庭的管制。

    “贫道鸿蒙未判之时就修行成道,生于天地玄黄之外,上天只知天庭贵,却不知三教原来道德尊,道大如天,贫道养真,只尊三清,不礼如来,不知有天,只知有道。何况次天非彼天,如何叫贫道下拜?”

    周青浑然不惧,又是信口大吹,要他下拜,确是没有可能,且看众神如何回答,周青要走,也不是什么难事。来了地仙界这么久,又在龙宫赴宴会,知道了一些情况,有那大神通的妖王,根本不卖天庭的帐,要是自己服软,传了出去,难免要遭受下界修士妖王的耻笑,对开宗里派,大大不利,地仙界以妖族局多,周青又不想在天界混。

    大不了在地仙界中躲个几百年,再者,去人间界,也是一种选择,这天庭实力虽然强大,但是能升的手也不是很长。

    “大胆!下界仙人,居然出了如此狂妄之辈,灵宵四大元帅听令,速速拿下,听候陛下发落!”

    听见周青的大不敬言语,连托塔天王李靖心里都有些怒气,他乃是天庭荡魔大元帅,统领天兵天将,又是灵山极乐燃灯上古佛的弟子,在灵山也有极大的全力,通领佛兵,二十四诸天,三千揭帝,乃是佛道通吃,在三界位高权重,又是玉帝的宠臣,立马下令拿下周青。

    灵霄殿四大元帅连忙一涌而上,手持金锏,宝剑,围住周青。

    玉帝也不说话。太白于李靖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象是有些盘算,奈何怎么蛮得过周青:“原来只是试探我的手段,也罢,就显个手段看看!”

    灵霄殿四大元帅乃是王魔,杨森,高体乾,李兴霸,也恼火周青,亵渎天庭威严,李兴霸扬起金锏打来,周青用七宝妙树架住,其余三人各举宝剑,来拿周青,王魔祭出铁勾,来穿周青的琵琶骨。

    诸位仙卿看见托塔天王和太白微笑不语,又看玉帝在上,不发言语,心中都是通亮,只有武德星君跃跃yù试。哪吒也知道意思,心中冷笑,对他父亲的行为不以为然,他们父子关系素来不和,要不是李靖手上那三十三天玲珑宝塔乃是专门克制他的,他早就反下天宫,下界逍遥去了。

    周青把金锏刷开,其余三位已经打了过来,周青手腕震动,一翻一转,四位元帅兵器手拿不稳,三个被打落殿上,发出了咣当的响声。

    杨森的宝剑被周青一刷,剑身成了粉碎,只剩下一个把儿,后退几步,祭出开天珠,青光一闪,劈面朝周青打来,后面高体乾也祭出裂地珠,朝周青后心打来。

    周青回身两刷,把开天珠和裂地珠又刷了粉碎,众神将仙卿见周青如此厉害,皆都动容。

    “好个下界道人,居然在灵霄殿上反抗天庭神将,真是想上斩仙台了!”武德星君见四大元帅不能拿住周青,一跃而出,抓出两把短戟,冲进圈中助阵,外面涌进了无数天兵天将,将几人围在zhōngyāng。

    武德星君招式jīng妙,两支青冷闪光的月牙短戟使得出神入化,加上王,扬,高,李,四大元帅助阵,天兵天将在外围崩戳,周青知道自己但凭肉搏,恐怕要费些时间。

    “哈哈,陛下,贫道有礼了!”周青哈哈一笑,头顶上悬出一颗白舍利,亿万道光明照下,把众天将神念一花,手上宝树一转,把五大神将尽数用七彩光华缠住,连连挣扎都是动弹不得。

    “你等退下,真人手段高明,刚才只是似似真人的手段,相必真人已经明白,岂奏陛下,周真人法力通玄,这次能够降伏大巫白起,周真人乃是首功。”太白看见周青轻松如意,连忙喝止。

    周青放了五人,玉帝才开口道:“大巫白起乃是三界共恶,当年真武大dìdū不能降伏,勾陈大帝更是应此身损,下界仙人周青,法力通玄,降伏大巫有功,继承勾陈大帝的意愿,今rì朕在次册封其为新一任勾陈大帝。”

    这事情突如其来,众仙都是大惊,不知道玉帝是什么意思,就是周青也搞不清楚,原来以为天庭是有意招揽自己,最多国给点好处,哪里知道玉帝语出惊人,行事如此莫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