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刚才也没有表现出全部的实力,无论是武德星君,还是王,杨,高,李四大元帅,与哪吒都有些距离,更加不可能是周青的对手,但是这天庭之中,不乏眼力高明之辈,只要周青一动手,就能大概看出端倪来。

    周青施展的法力,亦道亦佛,其中一些手法乃是结合上古大巫搏斗的经验和道法柔和,独树一帜,这有点,倒是没有人可以看得出来。

    “从及rì起,下界仙人周青便是新一任的勾陈大帝,入主勾陈宫中!”玉帝依旧不紧不满的道。声音威严,不容抗拒。

    众仙卿这才醒悟过来,明白了玉帝要做什么,有许天师连忙出得臣班,岂奏道:“陛下,此事还要从长记忆,勾陈大帝乃是原始天尊册封,虽然已经身损,但是没有原始符召,就这么册封,恐怕有些不妥,尤其是周真人虽然法力通玄,但毕竟勾陈乃是统帅三界妖族的大帝,恐怕下界众妖王有些不服,难免要闹出事端,则我天庭不安也,还望陛下深思!”

    这事情也太过突然,众仙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都知道这有所不妥,不过冒犯玉帝威严,那是犯了天条,众仙也不敢多言。只有四大天师仗着自己的地位,上前岂奏,提出异议。

    “许天师此言差矣,陛下乃是三界共主,只要是三界生灵,莫不受陛下的天威,当年三教并谈,也是为我天庭效力,就是三清见道陛下,都要打躬行礼,这勾陈大帝之位空缺许久,以至于下界群要不再服天庭管辖,见圣旨而不拜,亵渎天威,周真人降伏白起大巫,应了勾陈大帝的遗愿,正好是天数轮回,一啄一饮,皆有定数,陛下册封,正是合情合理。难道以陛下的身份,还要去三十三天外请原始符召不成?”

    太白金星不亏是玉帝的宠臣,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许天师也听得出来,玉帝的声音斩钉截铁,没有人可以动摇天威,他只不过出来和太白金星,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而已。众仙卿也稍稍看出了名堂,都不答话,玉帝既然已经开了金口,这事情就定了下来。且看周青如何回答。

    “贫道能力浅薄,就有几分微末之技,万万当不得大帝之位。但陛下赏赐,贫道不敢不受,只是贫道与这天宫胜境没有缘分,三界游荡,自在散人,贫道近来偶尔参悟天机,决定在下界开设道场,传下衣钵,还要望陛下恩准。”

    周青知道自己再拒绝,或者是吹牛皮,恐怕真要弄巧成拙。不过天宫这地方当然待不得,周青一人,势单力薄,在天宫之中久了,牛皮总有要穿的一天。还不如去下界,广阔无边,还可以避开天庭的耳目,这天庭暗的什么心思,周青心里隐隐有了一个头绪,可不能让人家当枪使,乃和天庭不比人间,周青自身虽然有几分实力,却算不了什么。

    “哦,这点好办,真人要开设道场,下界多是灵山胜境,不知道真人看上了哪座山头!”太白连忙笑道,替玉帝说了话。

    “贫道还位确定,下界广阔无边,灵山胜境多不胜数,不过大部分都于贫道没有缘分,贫道要找有缘之灵山,方能大兴我道!”周青复朝玉帝唱了个大诺。

    “既然你不愿在天宫居住,要在下界开设道场。下界广大,你自行寻找道场便是!”

    玉帝说话绝不拖泥带水,又向太白金星道:“长庚星君,你速去传朕旨意,把朕的册封诏告三界,退朝!”说完,转身就朝后面走了,留下一干群臣武将面面相视,少时片刻,大家俱都散去,唯有哪吒上前来道贺。极力邀请周青在他府邸盘踞两天。

    周青当然推脱,这天宫之中,他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自己糊里糊涂就当上了什么勾陈大帝,东西也没有赐一件,好处一点都没有,就是一个名称好听而已,周青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却没有办法,告别了哪吒等人,出了南天门,那四大天王早就得到了消息,连忙对出来的周青行礼,勾陈大帝虽然只是一个名号,但也是四帝之一,地位崇高,这四大天王虽然心里不解,也不服气,但是表面的样子好要做的。

    “看这样子,情况很是不妙啊!连这看门的都对我有几分不服,更别说是下界妖王了,被玉帝摆弄了一道,偏偏又发作不得,实在是郁闷,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我去人间一阵子,待这事情淡了之后,在上来摸摸情况。”

    勾陈大帝,曾经统帅三界群妖,而地仙界中,多是妖类,周青在地仙界开设道场,群妖必然不服,天天上门,那还得了,周青便暂时打消了念头,玉帝正是要周青下界,牵制地仙界中的群妖,就算周青肯留在天宫,只怕玉帝也要找机会让他下界,周青的意思,正好和他心意,才会答应得如此爽快,那勾陈宫,早就被玉帝接受,绝对不会让出来,在这件事情之上,天庭没有一点损失,反而给周青惹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打乱了周青的全盘计划。

    身形一闪,神念发出,确信没有人跟踪,周青便下了地仙界,脚踏实地,落到一片苍茫的群山之中,东走走,西看看,不知道在干什么,捣鼓了片刻,周青把七宝妙树祭起,彩光如cháo水般把整个山谷都掩盖了起来,过了片刻,彩光渐渐消失,周青人也消失不见。

    “好厉害的法宝,好jīng妙的道术!陛下,您可知道此人的来路?”斗牛宫披香殿中,玉帝身后站立着太白金星和一身穿黄sè法袍,面白黑须之仙人,这仙人正是中极zhōngyāng黄角大仙。

    此时,三人正战立在一块丈于方圆的明镜面前,明镜用金玉镶嵌,其中彩光闪动了片刻,出现一座山谷,郁郁葱葱,正是周青消失的地方。

    这块观天镜乃是天庭之中的一件异宝,查人观物,灵通非常,摸不清楚周青的来历,玉帝就yù擒故纵,让周青下界,再看看到底是何妨神圣,哪里知道周青心思细腻,落到下方以后,也破开三界缝隙去人间,先布置下疑阵,再用七宝妙树掩盖住自己的所有气息,借土遁走了个不见影踪。

    “黄角卿家,你看此人是和来路?”玉帝开口问道。

    “陛下,此人武法修为均为上层,但是在灵霄殿上现出了舍利却是西方之物,佛道同修,本来在仙人之中也算稀松平常,但是此人说是得道于天地玄黄外,鸿蒙未判之时,只怕有些托大了,最多是洪荒之时一太古修道之士,只是此人机jǐng,用法宝掩盖了自己的气息,使观天镜查看不到,不知去向,不过可以肯定是下界道人,不是天界天仙,手上那株树枝,绝对不是稀松平常之物,我看我天庭中的法宝,能比得上这树枝的也是不多,却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黄角大仙慢慢说道,带了几分猜测。

    “哦,连黄角大仙也不知道这道人的来路,着实蹊跷,不过下界无穷无尽,我们天庭也不能尽数知晓,除非去万寿山五庄观借那地仙之祖的地书一观,方能查清楚这道人在地仙结中的来路。”太白金星道。

    “不必为这道人麻烦,倒是大巫白起,乃是不死之身,只能封印,要斩杀使其神形俱灭,难度很大,两位卿家,可有什么好办法?”玉帝问道。

    “陛下,那白起勇猛异常,也不必斩杀,就封印在勾陈宫中,以后可能还会派上用场。倒是陛下得了山河社稷图,可暗暗着那些在下界开设了道场的仙卿,要它们献上根骨好的弟子,进入山河社稷图中修炼,一来可以增强天庭的实力,二来可以掩人耳目,陛下现在可用之人,却是不多,那托塔天王是西方极乐燃灯上古佛的弟子,还在灵山能够统帅佛兵,大儿子金吒,二儿子木吒都是沙门中人,天上正神都是原始天尊册封,名义上是归陛下统领,但是原始符诏一下,只怕陛下也指挥不了。”

    黄角大仙,太白金星,乃是玉帝真正的心腹,太白也不避讳什么,把自己的计策一一说来。

    玉帝听后,大喜道:“此事深和朕心,天庭众仙卿之中,在下界开设道场的也有数十来位,天界更有无数闲散仙人也在下界有道统,黄角卿家,此事就交给你去办理,千万不要走漏风声。”

    黄角大仙连忙领了旨意,和太白金星一齐奏道:“恭喜陛下,不出数十年,陛下可牢牢掌握数百万奇兵。”

    “太白,你去告诉白起,要他听命于朕,帮朕训练强兵,其中一些手段,你最为拿手,天庭之神,任你调度,一定要让白起归附于朕。”玉帝拿出一块光焰焰的金牌,交给太白金星。

    三人都是满心欢喜,相比之下,周青势力单薄,就算有通天的法力,也是散人一个,上不得台面,玉帝册封他一个虚衔,又不损失什么,还可以把水搅浑,有紧要的事情要办,相比之下,周青却是算不了什么了。

    且不说天庭在那里算计,周青用土遁在地下转了几个时辰,他隐藏住身形,也没有人发现,也不知道行了多少万里,直到确定没有人跟踪,或者查叹,才悄悄的出来。下了几个封印,破开了空间,来到天界缝隙,又行了片刻,进入人间界之中,他有一丝元神和蓝神的元神合一,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地球的位置,落了下去。却是昆仑洞天之中。

    “宗主,您终于出现了!”周青心神一动,蓝神就出现在面前。

    现在的昆仑洞天,奇花奔放,药草生香,树木林立,玉虚宫中,仙乐响动,白鹤丹顶,展翅翱翔,清脆刚健之声,直入天际,却是一块神仙福地,不过周青却觉得隐隐有一股污秽之气荡漾,这是整个人间独有的现象,见了地仙界和天界,周青终于明白为什么神仙都不愿意来人间了,相对来说,这人间简直就如厕所一般,幸好周青在那两界待的时间还短,要是待上个几年,几十年,可能连他都不想回人间了。

    “蓝神,本座交代你的事情完成了没有?”周青突然响起,那巫门的后裔,现在白起落如了天庭手上,唯一的威胁都解决了,周青可不在想有祸害留在世界之上。

    “宗主,事情都办妥当了,总共一千三百六十五位巫门后裔,都被我尽数杀死,取了元神回来,正要献给宗主。地灵子已经完全代替巫门的死鬼,控制了世俗政权,这一个多月,和周边势力多次交手,被我和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一齐将周边岛国,西方势力全部铲除,共收集三千四百多万条魂魄。大小姐从原来中土道门的年轻弟子中间,抽调了根骨极佳的弟子三百名,在这昆仑洞天之中重开了我天道宗的分支。”

    蓝神把事情一一禀报,乐得周青大笑:“哈哈,哈哈,蓝神,你不愧是我座下得意助手,做事情滴水不漏,我绝对不会亏待于你。”

    蓝神从虚空中抓出一个一尺来高,通体都是漆黑颜sè,有血红符篆封印其上的大瓶。

    “这是大小姐用魔道手段制作的收魂如意瓶,里面的魂魄全部都在其中,正要献给宗主。”

    周青大喜。接过瓶子,往瓶口一看,只见里面一片漆黑,深幽至无穷无尽,yīn风阵阵从瓶口吹出,周青把一杆都天冥王旗取出,黑气一转,连瓶一齐卷入了旗中。

    “温蓝新这炼器功夫,已经深得其中三味,你们干得不错,有了这么多的魂魄元神,我这都天魔神力量就更加强大,以后乃是我们天道立派的根本!”

    蓝神把周青引进了玉虚宫中,迎面而来,就是两个面容秀丽的女子,却还是周青的熟人,乃是原来龙虎山的两女弟子,戴锦蓉于李蓉,因为两人资质根骨都是上乘,被温蓝新看上,收为弟子,两女本来就是现代人,对师门并不看重,加上周青那天的铁血手段,都差点骇个半死。哪里还有反抗的道理,现在天下道门,尽归崆峒,蜀山一干得意弟子全部协助地灵子应付世俗中的事情,又有小狐狸,蛤蟆,周晨,大力熊王这等超级高手相助,如鱼得水,形式一片大好。

    中土道门帮助世俗政权,齐心协力,比以前你争我斗,效果不可同rì而语。

    两女看见周青,猛然一惊,随后不敢动弹,吓得浑身颤抖。

    “你们,去叫大小姐出来,见宗主圣架!”蓝神挥手吩咐,两女连忙飞也似的向内跑去。

    周青观察了这玉虚宫内部,白玉为墙,一层一层深入其中,望不到边,丹房套丹房,大殿接大殿,无穷无尽,内中只有天地,小桥流水,瑶草奇花喷香,rì夜通明。

    少时片刻,温蓝新听见禀报,连忙出来迎接,行了大礼,带周青进了一大殿之上。

    “蓝神,你去大自在宫把云霞接来,我那两个徒弟也一齐接来。”周青在大殿之上的一个白玉大床上坐定,下方是温蓝新,以及一干弟子,男男女女,各站一半,约三百余人。

    这大殿十分宽广,不亚于灵霄大殿,乃是当年原始天尊讲道的地方,而周青所坐的白玉大床,正是原始天尊当年坐于上面讲道,后来昆仑用来供奉原始天尊的牌位,白起破开玉虚宫的禁制,杀死了里面留守的长老,又打碎了原始天尊的牌位。温蓝新便占了便宜,入主玉虚宫中,开设道场,做为山门。

    这些情况,温蓝新一一向周青禀报,周青看着下面的弟子,连连摇头,看过天庭的实力,再对比自己的实力,实在是另周青哭笑不得,就连龙宫随便派一队千人小兵出来,就可以铲平自己的势力,实在是不容乐观。这些弟子也算是不错了,一个个都有引气后期的实力,尤其是李蓉两女,已经是化神初期的修为,但是和地仙界一比,烧火的童子都算不上。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云霞,小狐狸,周晨相继来到,见了周青,都是异常欢喜,周青见温蓝新把条条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很是满意。

    现在人间界已经没有什么大事情,交代温蓝新继续发展势力,玉虚宫中存了无数的昆仑典籍功法,周青也一一收入囊中,等事情安定了下来,就研究各门各派的功法,参照大巫魔神的记忆,金身凝聚方法,一定要创出自己门派的修炼典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