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创造出完整的功法,供门下弟子修炼,快速的提升实力,这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周青有了各门各派的典籍在手,自身的见识又是宗师境界,也要耗费一翻巨大的心血和时间。

    仙人和凡人最大的区别的就是元神,当渡过了九大天劫,消除了业力,就可以采集五金jīng气,天地jīng华,将元神炼化成婴儿,再将婴儿炼成赤子,和自己原形无异,则可完全抛弃肉身,遨游于天地之间,千变万化,也可随时夺舍附身,实在是妙用无穷,最后赤子运玄九转,调和龙虎,结成金丹,就是那万劫不磨,永恒不灭的大罗金仙之位。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修道之士,不论修习什么道法魔功,最后还是要走道这一条路上来。

    而上古大巫,肉身按照不同的结构组成,天生强横无匹,渐渐的成长,按照不同的结构改造肉身,使其更加具有破坏毁灭能力,最后成就不死不灭之身。白起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周青开始休习的玄功,虽然和任何一种都是大不相同,但骨子里面还应该是佛道两家的结合,只是凝聚业力,融合于金身之中,一来没有天劫,二来是更加强横,这一点,倒是和大巫动用天地元力改造自身有几分相似。

    每一次金身打散和业力重组,就更加凝练,修炼道天仙位以后,再次变化,每次积累了足够的业力和念力,打散重组一次,金身的形象就会变化一分。直到一百零八次,金身圆满,便和仙道中的大罗金仙一样。

    奈何周青在地仙界中借助狼jīng和枯骨神君的元神,修成天仙之位才发现,这金身玄功就到此打止了,下面没有了,法身的形象就是一头四面八臂,周青当时就下了自创功法的决心,要不然,也不会下狠手,把中土道门全部灭绝,只有灭绝了中土道门,才能拿到所有的典籍。

    后来正好碎了化血刀,凝聚成型都天魔神,这十二都天魔神都是上古大巫中的十二位祖宗分身,只要吸收了足够的魂魄,用化血刀打开,就能够使其苏醒,供周青驱使。

    本来在魔神分身凝聚之时,消散的意识也会一一收集起来,到时候,那就是十二祖巫真正的复活,没有人能够控制,凝练的主人将第一个遭受反噬,但是都天神煞大阵正是针对这一弱点设置,随着神魔凝聚成型而聚集起来的意识,全部被隔离,进了周青的意识里面。而都天魔神只剩下纯粹的战斗本能和力量。

    本来设置此阵法,又打造化血刀的蚩尤大巫,就是想凭借此点,不但能够使十二祖巫能够为自己所用,还可以得到十二祖巫的全部记忆经验,只要成功,等十二组巫恢复了全部力量,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开天劈地,弹指之间。

    周青吸收了上古祖巫的残留意识,里面不乏有肉身改造之术,结合天仙级的金身,修成了独门的玄功,又在三界缝隙之中和白起争斗,一一领悟,这种功法,乃是独一无二,想学都学不来,周青也不能传给门下弟子。

    要是刚进地仙界,还没有吸收祖巫的经验之时,周青绝对不是白起的对手,恐怕连哪吒都要远远不如,但是现在,却是稳稳凌驾于哪吒之上,直追白起,加以时rì,成为真正的勾陈大帝也有可能。

    但是三清道尊那种存在,周青无法想象,也推算不出,门下的十二金仙的手段,也不知道如何,周青也没有自大到自己可以和三清抗衡的地步,云中子虽然不是十二仙之一,但也是同辈中人,周青得了他的遗留,稍稍可以推算出一点实力,这位云中子金仙,实力肯定在自己之上,但是自己加上十二都天魔神,将其轰杀成渣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是推算数千年前的实力,至于现在,对方进步到了什么程度,周青当然不知道。

    现在已经凝聚成型的都天魔神,每一头都和白起的战斗能力相差不多,其中那蟒头人身,脚踏两龙的魔神,更稳稳在白起之上,正是有了这一点压底箱的东西,周青才敢在天宫大吹牛皮,有恃无恐,也接受了什么勾陈大帝的位置。

    “夫君,你在想什么呢?”云霞坐在周青身边,见周青想得出神,便喝退了弟子,留下蓝神,温蓝新,小狐狸,周晨几个心腹。

    “哦!没有什么事情,很好很好!你们不愧是我天道宗的弟子,璨璨,晨晨,你们一定要更你大师姐学学,尤其是璨璨,可不能再调皮了,好好在这人间界积蓄实力,等为师在地仙界扑平了道路,再把洞府用神通移将过去,那地仙界中,大神通者不计其数,也有那上古仙人在其中,和人间界不亚于天壤云泥之别,你们切不可自大。”

    周青先把情况一一分说,随后反复叮嘱,听得一干门人都是异常兴奋,有如此好的去处,何苦还待在人间这小地方。连云霞都十分心动。

    “蓝神!你配合地灵子,去西方多收集点yīn魂回来。”周青又吩咐。“人间界,人数太多了,污秽不堪,以至于一直出不了修道高手。还有,叫地灵子去海上去开辟洞府,这么多修道之人,几大洞天根本不够用。”

    “我在这里飞剑传书,让玄武道人和天水三圣帮忙!”话刚落音,周青手上就多了一口jīng亮小剑,在上面凝了几道篆文,吹口气,那小剑直接进了虚空之中,再无影踪。

    周青把要做的事情一一吩咐下来,毕竟他是宗主,有些事情都是要自己拿主意才好,那些徒弟门人,不过是帮忙跑腿,按吩咐办事而已。

    事情都吩咐下来,确定没有了纰漏,周青又道:“我明天还有事情要办,少则十几天,多则一年半载就会回来,温蓝新,门下弟子,现在还是不够,才三百余人,这还不够人家一个指头戳的,你要尽量发展,不过都要根骨好的,挑选几个嫡传弟子,要忠诚可靠,做为我们天道宗第三代门人。”

    “弟子知道,紧记师尊的吩咐。”

    温蓝新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能够坐在玉虚宫中,指挥天下道门,广收门徒,收集材料,炼制魔道法器。在以前,这简直是不可能的,现在居然都成了现实。

    “海底生长了不少灵药,说不定还有上古仙人的遗留洞府,这是避水神珠,云霞,你闲来无事,就和姐妹们一起去探探,说不定会有收获,采集回来过多的药材,你们大自在宫也用得着,其余却是也可以交给温蓝新炼制丹药,给门下弟子伐毛洗髓。”

    周青这次准备再探一下地仙界,打打前锋,摸清楚情况,一些势力划分,和各大妖王的情况,经过几番观察,天宫和地仙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谋而后动,是周青一直不吃大亏的根本。

    “怎么,夫君,你又要走了!”这一个月,云霞却是提心吊胆,心神不安宁,好不容易周青平安无事回来,现在又要走了,当然心里不好受。

    “恩,此事没有办法,探明地仙界的情况,势在必行,我且与你细细分说!”周青挥退了几大弟子,就剩下他的云霞两人说说话儿。

    拉着云霞的手,周青把到地仙界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一些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云霞,云霞听完,内心巨震,一阵惊讶,过了一刻,镇定下来叹道:“原来还有如此广大的世界,我们真是坐井观天的青蛙一般,夫君你放心大胆的去就是,这人间界我帮你好好的打礼,那天庭册封夫君为勾陈大帝,确实没有安什么好的念头,只是把夫君当棋子耍罢了。”

    顿了一顿,云霞眉头皱了一下:“去那地仙界中,自身的实力固然重要,但是门人众多也是必不可少的,白起大巫的法力几乎可以纵横三界,还是被龙宫的百万水兵困住,夫君此去,势单力薄,千万不要和那势力强大的起冲突,好汉架不过人多,我在这里为夫君慢慢积蓄实力,等时机成熟,再般过去不迟,反正这人间一般不会有仙人下来,正好是夫君发展的最好地方。”

    “夫人此言深得我心,这人间界地域狭小,灵气稀薄而污秽,不是久居之地,等我把根基打好,再和夫人一起脱离人间,无劫无量,享受那无边的胜境,确实比人间来得快活千百万倍。”周青点头道。

    云霞软软的靠在了周青怀里,两人温存了片刻,如胶似漆,周青看着云霞如花的面容,心神一动,突然道:“有件事情,我险些忘了。”

    “什么事情?”云霞有些意乱情迷了。

    “这人间界也未必是安宁之地,那北海海眼有些事端,上次那两个妖女就是从地仙界过来,崆峒都遭了大难,差点灭门,只怕还要生些事端。你的道行,对于她们来说,还是显得弱小,那捆仙索还未被我炼化,没有真正的威力,碰到高手就不行了,这次我杀了那狼jīng,恐怕会有天仙级数的人物下来,你自保便成了问题。”

    周青盘算起来。

    “九天元阳尺,龙虎宝印,天师剑,紫青双剑,紫符天录,这些法宝都是镇派之宝,有莫大的威力,加上我重新祭炼,更加通灵,你用神识祭炼,遇到危险,就可以自动护主。”

    周青把十多件威力奇大的法宝一股脑都给了云霞,又传了口诀。

    “夫君,这么多法宝全部给了我,你怎么办?”云霞连忙问道。

    周青又拿出杏黄旗和葫芦道:“这两样法宝威力乃是封神法器之中的极品,我本想用神煞大阵借助十二都天魔神联合的力量破开禁制,重新炼制,但耗费的时rì不短,没有数十年不能成功,你先慢慢的参详,能发挥一点威力是一点威力。比没有要强。这葫芦乃是凶煞之器,你只可参详,不可动用。”

    “我有七宝妙树,等闲之辈奈何不了我!何况去此去,也不会和人动手。倒是你,我十分担心,这些法宝只是护身来用。用来克敌,却是不够,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做的一切,又有何意义?”

    周青手一招,拿出了十二杆都天冥王旗,分出了六杆给云霞,又咬破手指,滴出了暗金sè粘稠的血液,在云霞额头上画了一道细小的灵符,随后渗透了进去,看不出半点痕迹。

    “只有我的元神烙印,持了冥王旗,才能将召唤出来的都天魔神控制自如,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否则,连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这上面每一头都天魔神都有不输于白起的实力,乃是我们将来抗争诸天神佛,金仙菩萨,在三界争得一席之地的最大本钱,不过这东西见不得光,你要是碰到实在对付不了的敌人,就放魔神出来,千万不能让对方逃脱,最好不要留活口!”

    “六头都天魔神,就是当年的阐教金仙亲来,恐怕都要被轰杀成渣。除非三清如来亲自下凡,或者是诸天菩萨围攻你。否则当可以安然无恙。”

    周青都吩咐好了,云霞知道周青的心意,也不再多言,对于周青,她也渐渐的放心,知道保护自己,就是对周青最大的帮助。

    周青又传了口诀,现在云霞已经踏入了返虚后期,不能再快速提升功力,否则会召来大天劫,有些麻烦,那业力凝聚金身的功法,周青还没有琢磨出完整的体系,也不敢贸然传给云霞。

    亏得周青如此心思细腻,滴水不漏,才有了以后云霞在北海大战两妖女,破神圣智狼的万兽四圣灵天牌,收其为坐骑,又得芭蕉扇的一连串事情。

    当夜无事,两人就说些话儿,详细的计划了一番,第二天破晓之时,云霞去了大自在宫,带起一干姐妹,去海底玩耍,连带采药和探幽,人间界的事情发展顺利,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周青cāo心的地方。

    轩辕法王那厮一直没有消息,周青却是知道这他去了东海紫澜宫中祭炼玄yīn幡,中土道门被周青重组,剔除了毒瘤,轩辕法王知道自己无法和周青抗争,只有闭关潜修,以求飞升。周青也不去管他。

    扬手一划,进入了三界缝隙之中,今天是哪吒和龙女决斗的rì子,周青受了哪吒的邀请,当然要来观看一番。那龙女能和三坛海会大神哪吒争斗,周青也有些好奇。

    地仙界中,毫无疑问,四海龙神乃是一大特殊的势力,即受上天的册封,有和妖王强豪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乃是周青了解地仙界各方势力决佳的场所。不过周青现在好歹是个知名人士,名义上的勾陈大帝,肯定要详细计划不能贸然行事,还要仔细盘算。

    在三界缝隙之中飞了许久,周青把强大的神念尽数放出,四处扫shè,也不知道深长到几千万里,三界缝隙,一样是广阔无边,要开启地仙界的门户,以周青的速度,也要飞行几个时辰,七弯八拐,这次和白起打斗了一个多月,才打到接近地仙界的边缘。

    周青无聊,盘膝在虚空中间,用神念查看自己介子空间中的一些道门典籍和心得,更分出神念来,查探动静,三界缝隙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神念没有阻碍,比在任何一界所探察的地域都要扩大几倍。

    过了片刻,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周青的神识宛如平静的湖面被砸下了一座山峰,一个极其强大的气息出现,这个强大的气息也感觉到了周青的存在,微微一楞,随即就朝这边飞驰过来。

    “敢问道友是何人,为什么道这三界缝隙之中打坐,莫非有什么疑难?”一个细腻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周青转过身来,看清楚了声音的主人,手持一口宝剑,套在青玉剑鞘之内,周青也看不出是什么宝剑,白sè宫装,粉纱批肩,绝sè佳人,温柔之中又有勃勃的英气。

    “贫道周青,姑娘可是南海四公主?”周青站起身来,问道。

    “原来道友就是天庭册封的新任勾陈大帝,我正是南海四公主敖鸾,道友定是受三坛海会大神之约,前来观战的吧。”

    敖鸾有些动容,虽然对天庭很不感冒,但是这位新任勾陈大帝的实力她却是听敖广说过,是能够和大巫白起斗个不相上下的道人。

    和白起争斗之时,敖鸾没有得到消息,事后很是后悔,没有拿白起似似绝仙剑的锋芒。

    推荐,,作者,云霞坐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