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绝仙剑被封在剑鞘之内,不发一点气息,连周青都看不出一点异样,听见面前这人确实是龙女,周青估量了一下修为,发现这龙女道行之深,居然不在东海龙王敖广之下,以龙身得道,比一般妖族要困难得多,但是神通法力同样也是成倍增长。

    “贫道确实是三坛海会大神约来的,至于勾陈大帝一位,乃是天庭册封,贫道万万担当不起。”

    周青连忙道,那天哪吒和周青同时出手对付白起,哪吒几次出手,都没有出尽全力,周青只估摸出了一个大概,同样,龙女身上的气息也隐藏很深,到了天仙修为,论实力,不再是一味的法宝比拼,象法力的高低,道法运用的巧妙,近身肉搏的招式都有莫大的关系,大家都肉身凝练,元神成婴或是赤子,能够挨几下轰击,不像是没有成仙的修士,元神离了肉身,就没有一点用处。

    “这两人打斗,只怕哪咤要稍稍占点上风!”周青心里猜测。

    “道友以一人之力,和那大巫白起赌斗月余,有如此神通,这勾陈大帝一位也勉强担当得起,不过当年勾陈大帝乃是三界妖族的首领,乃是受原始天尊符昭而册封,妖族不服,只怕道友有些麻烦。”见周青一副高人的样子,面目并不可憎,敖鸾好心提醒道。

    “哎,贫道何尝不明白这一点,贫道本是山中一野人,避樊笼而隐迹,脱俗网而修真,饮甘泉,嚼松柏,自在而为,奈何大巫出世,贫道不忍生灵涂炭,才出手阻止,以贫道的微薄法力,却不能降伏之,本想让一干道友援手,不想却惊动了天庭,天庭旨意,贫道却是左右为难,本来推脱,哪里知道却冒犯天威,落个不敬的罪名,要差天兵拿我,贫道无法,只有接了圣旨,弄出麻烦来,也是贫道该有这一劫。”

    周青语言嘘唏,一本正经的感慨,装足了模样。

    “原来如此,真人不忍生灵涂炭,真乃是世外高人,可惜天庭用心险恶,真人凭空顶了这个虚名,不但有麻烦,恐怕要还遭受杀身之祸!”敖鸾一听周青所言,神sè有了一丝景仰,连忙稽首行礼。

    周青一见,也连忙还礼道:“怎敢当得公主如此大礼,贫道自知下界妖王,多有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之辈,贫道不是对手,麻烦是有,但是杀身大祸,从何说起?难道是为了区区虚名,就来斩杀贫道?”

    “真人却是不知,待我稍后再向真人分说。”

    敖鸾正要向周青解说,一点jīng亮的红sè在极远处一闪,随后越来越大,成了匹练一般,却是哪吒足踏风火轮,朝这边赶来。

    “周道友果然是信人。”

    看见周青,哪吒收了风火轮,停在一旁打招呼,周青定睛看清楚,此时的哪吒却又大不相同,身穿水云道服,缠丝带,踏云履,头上长发挽成道稽,用洁白丝绦系住,乃是道人全真打扮。

    “道兄有理了!”周青还礼,此时都是道门一脉,再用别的称呼就不妥当了。

    三人相互见礼,敖鸾开口道:“哪吒道兄,你为何咄咄逼人,我四海龙族与你是有仇怨,不过那都是数千年的事情了,你怎么还耿耿如怀。”

    哪吒笑道:“当年之士,乃是陈年就帐,不提也罢,我来是奉瑶池王母娘娘的旨意,替八太子向公主求亲,公主拒不接受,乃是不敬天威,犯了天条,我乃是天庭重臣,自然要维护天庭威严,拿你问罪。”

    “多说废话无益,我们已经约法三章,谁胜谁负,都说得明白,以你在天庭的权势,要使那泼皮八太子死心,也不难办道。”敖鸾道。

    “两位道友是什么怨系?难道非要赌斗不可?不如听贫道一言,让我做的东,两位化干戈为玉帛如何?”周青见气氛渐渐紧张,也乐得做个和事佬。

    周青好歹也是勾陈大帝的身份,虽然有名无实,却也有些分量,做和事佬的面子是有的,听着敖鸾把情况分说,周青皱眉头道:“天庭怎么如此不讲道理,婚娶论嫁之事,要两情相悦,哪里能够强逼。”

    “嘿嘿,看来这天庭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还逼婚,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周青知道情况以后,心里暗笑。

    “周真人此言差矣,天理,天理,自然是天大于理,这场赌斗,势在必行,真人还是做个见证吧。”哪吒笑道,还朝周青眨了一下眼睛。

    “好一个天大于理,三坛海会大神,我们还是手段之上见真章吧!”敖鸾道。

    周青明白,退后几步:“都是道门一脉,点到为止及可。”周青也想想看看两人的手段到底如何。

    哪吒也不说多话,手一晃,多了一杆火尖枪,敖鸾把绝仙剑连鞘扬起,气流翻翻滚滚,两位都是仙道中的高手,这一场拼斗,只怕比周青大战白起还要jīng彩许多,白起是大巫,不擅长用法宝,而周青虽然法宝多,但对白起的不死之身没有一点办法,两人就是肉搏。

    而哪吒和敖鸾则是不同,法宝,道术,近身搏斗无一不会。

    哪吒也不客气,把火尖枪一抖,幻了碗口大下几朵枪花,光焰灿灿,平平朝敖鸾当心刺来。枪头变幻不定,虽是刺向胸口,却罩定了敖鸾全身上下左右的退路。

    敖鸾美目之中波光流转,把剑连鞘一指,正中哪吒的枪头,两像兵器交接,寂然无声,却是暗流涌动,随即爆出无数酒杯大小的五彩星星,宛如烟花其放,光彩夺目,两人身形都是一震,倒飞了十丈开外。

    周青看得咋舌,这一击看似平淡,却凶险无比,jīng妙的技巧包含于其中,道术手法的变幻,目不暇接,那天和白起争斗,都是大开大磕,双方都几乎是无劫金身,不怕打击,挨上几下没有问题,哪吒和敖鸾的争斗,却是点到为止,不能挨上一下,技巧拼斗要大于力量。

    哪吒持枪站定,也不继续进攻,面sè微怒道:“你为何剑不出鞘就于我争斗,如此小看于我。”

    “我这宝剑乃是师尊亲手所赐,出鞘以后,威力极大,不好控制,伤了你却是不好!”敖鸾是说实话,哪吒听在耳里自然成了讽刺,连周青都听得连连摇头。

    “先前留手,怕人笑话我欺负女流之辈,你如此托大,我就不留手了。”哪吒笑道,挺枪一展,人就到了敖鸾面前,敖鸾浑然不惧,拿剑架枪,两人交手就是一场好杀。

    敖鸾身手轻盈飘逸,哪吒沉稳jīng妙,火尖枪出神入化,杀了半个时辰,敖鸾渐渐抵挡有些吃力,心想:“这三坛海会大神确实是名不虚传,有几分手段,我随师傅修道,练的是铅巩,调坎捉离,对于近身撕杀,有几分生疏,万一失手,岂不要嫁给那个泼皮?”

    敖鸾卖了破绽,跳出圈子,扬手就是一道金光,在空中幻化成丈余高下的牌坊,朝哪吒当头压下。

    哪吒追赶而上,看见牌坊压下,却是笑道:“这法宝怎能奈我何?”祭起乾坤圈迎了上去,砰的一声,那金sè牌坊被打成了两截,失了灵气,变回平常大小。

    破了龙女敖鸾的法宝,哪吒收了乾坤圈,赶将上去,幻化出枪影,团团围住敖鸾,只杀得对方香汗淋漓,只能招架,毫无还手的机会。

    “天命不可违抗,你还是速速跟我上天庭,和八太子成亲,还可享受天宫胜境。”哪吒高声笑道。

    “胜负未分,三坛海会大神不要太过得意了!”敖鸾左右招架,脸sè铁青,“既然大神苦苦相逼,我也没有办法!修怪我无礼了。”

    架住火尖枪,敖鸾把剑一抖,喀嚓!喀嚓!之声响起,青玉剑鞘碎裂,露出绝仙剑的本体,还好龙女极力束缚了宝剑的威力,不至于惊天动地,周青眼睛尖锐,一眼就看见了剑身之上两个古朴的篆文,心中一动,诛仙四剑,他虽然没有看过真面目,却是感觉得到,这东西乃是封神时期第一凶器,四剑布成阵势,杀气之重,连原始天尊都要退避三舍。

    “看来这敖鸾龙女也不简单啊!”周青心里盘算,就听得扑哧一声,哪咤的火尖枪头被敖鸾一剑削断,成了一根铁棍,敖鸾仗剑一挥,青光连闪,把哪吒手上的枪杆削成了三四截。

    哪吒手上只剩下一个一尺来长的杆儿,拿握不住,心中大骇,往后一纵,祭出一块金砖朝敖鸾持剑的手臂打去。

    敖鸾凝聚雷光,发雷一震,绝仙剑上shè出一道青光,迎面对上金砖,一缭绕,就把金砖绞成了三四块,敖鸾发雷又是一震,又有一道剑光朝哪吒斩去。

    “好师妹!你来真的!”

    哪吒两手空空,见剑光又来,连忙抓出乾坤圈横挡,嘴里大叫起来。

    乾坤圈彩光艳艳,和剑光交缠了一下,又被绞散,切在本体之上,火星四溅,砍出了黄豆大小一个缺口。

    “你说什么?”敖鸾听见哪吒的叫喊,心中一楞,但是这绝仙剑收发不能由心,止不住势头,在发雷震动之间,又有一道剑光朝哪吒shè来,不偏不倚,正好切在乾坤圈的缺口之上,依旧砍成了两截,余势不衰,朝哪吒拦腰就斩。

    哪吒无法,只有向后疾退,哪里知道,那剑光像是通灵,追赶不已。

    周青见状,把七宝妙树一抛,挡住了绝仙剑光,就势一荡,把剑光打碎。敖鸾才收势住了绝仙剑。

    “你刚才叫我什么?”看见哪咤收拾了被打碎的法宝,飞了过来。敖鸾问道。

    “当年封神一战,这绝仙剑落到了我师叔道行天尊手里,我师傅乃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俱都是阐教门下,我前些年去师傅哪里,道行师叔正好在那里盘踞,说起过师妹呢,这次是一来师妹开个玩笑,二来是看看师妹的手段,哪里知道道行师叔连绝仙剑都给了师妹,实在是出人意料。”

    哪吒看了看毁掉的几件法宝,心里有些发疼:“看来又要去找师傅重新祭炼了!”

    看着龙女疑惑的样子,哪吒奇道:“怎么,师妹你不知道吗?”

    “你真是我师哥?”敖鸾反问道。

    “原来道行师叔在弄悬殊,师妹修行的场所可是地仙界中海外金庭山玉屋洞?”哪吒随即反应过来,笑道。

    “原来你真是我师哥!”敖鸾这才相信,随即又笑道:“这不能怪我,谁叫师哥和我开这个玩笑来着。”

    “哈哈,哈哈,两位真是不打不相识,原来却是师兄妹,俱是金仙门下,高人之徒。”周青幸好有七宝妙树,不然还真挡不住绝仙剑。

    看见两人聊了半天,说起师门的事情,一一吻合,越聊越起劲,周青无趣,便叉口道。

    “师哥,那天宫既然那么无聊,你又不能经常下来,不如去我龙宫盘踞两天。周真人,这次多亏你挡住剑光了。”敖鸾连忙道。

    “没有办法,那八太子天天在王母娘娘那里吹风胡闹,情况紧急,我这次下来就是找个借口,帮师妹一个忙,好让那八太子收了心思,还要敢去天庭回命,有时间再和师妹叙一叙!”哪吒叹了一口气道。

    “周真人,师妹,我先走了!还有,师妹千万不要把这事情传了出去,恐怕那王母又生心思。”几人说了片刻,哪吒要像很急,连忙告辞而去。连敖鸾多方挽留都留不住。

    “无量天尊,圆轮如轮,这三坛海会大神却是个有心之人。”周青叹道。对于这绝仙剑,却是阐教金仙之物,周青却没有什么念头。

    “真人哪里去?”见周青大袖一甩,就要离去,敖鸾连忙叫道。

    “贫道依旧回去养真修道,懒得理会一些俗事。”周青道。

    “真人在哪座仙山修行?”

    “贫道乃是一野人,哪里有什么仙山,也不出世,不知道世事年轮,闲暇便采药渡人,忙时便调yīn阳铅汞,也不知道神仙菩萨,也不知道魔王妖王。”周青信口开河惯了,什么话语都是不经思索就脱口而出。

    敖鸾一听,却是大肆羡慕,璇玑又道:“真人好悠闲,只是我先前所说,真人受了天庭的险恶用心,须要小心几处地方的妖王。”

    “哪几处地方?”周青才想起哪吒来时打断敖鸾的话语,他对地仙界的一些势力很是不清楚,正好问问。

    “此处却不是说话的地方,再说了详细之处,一时也说不清楚,不如真人到我南海龙宫盘踞两天,我再为真人一一道来,真人的手段,我是仰慕得紧,真好要真人指点我道法武功。”

    敖鸾刚才的打斗,虽然仗着法宝的力量击败了哪吒,但是知道,自身的实力确实不如自己这位师兄,周青手段高明,敖鸾便想和他切磋一下。

    周青一想也好,四海龙族交游广阔,消息灵通,对自己了解地仙一界是一大帮助,就是那玉帝老儿,十分yīn险,给他安了一个勾陈大帝的虚名,简直就是束缚了周青的手脚,要不然,以周青的手段,在地仙界还不是如鱼得水。

    破开虚空,灵气元力便是扑面而来,两人架云在高空,下方或是群山,或是城郭,或是平原地野,敖鸾道:“这是西牛贺洲和南瞻部洲的两相交接之地界,真人可否来过?”

    周青摇头不答,他乃是人间界来的,哪里晓得地仙界中的地理情况。飞了片刻,下面平原阔野,一望无际,无数城池林立,房屋如蚁。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尽是人头,那万里之外,喊杀之声震动了天际,杀气冲上霄汉,兵器碰撞之声隐隐传来,分明是两国交战,士兵撕杀,周青和敖鸾皆被吸引,远远看得分明,南边是身穿青sè铠甲的士兵,西方是身穿黄sè铠甲的士兵,在一座巨大城池之下交战,煞气冲上天空,都隐隐有黑气凝结的势头。

    “哎,大唐国又在与天竺国交战了。每回交战,不知道要有多少生灵再度轮回。”看见这情况,敖鸾叹道。

    “大唐国,天竺国?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感情和人间还真有几分相似啊!”周青心里暗笑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