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按下遁光,周青落到一块突出的高地之上,观看远处的大山,左有毒云瘴气,右有虫豸毒物滋滋爬行,山中多有深涧,流水潺潺,一片yīn暗,石洞林立,怪石狰狞,几口方圆十几里的泥沼深潭咕咚咕咚直冒大泡,烂草淤泥积于其内,发酵霉烂,闻之另人做呕。

    “好一片穷山恶水!”

    周青心中暗暗感叹,此地诸多山谷妖气浓厚,聚而不散,直冲而上,大风吹来,都有腥臭的气味,身后数百里地了无人烟,一片荒芜,显然是有那凶猛暴戾的妖怪盘踞。

    “龙女敖鸾虽然是管南瞻部洲兴云降雨的龙神,但是这南瞻部洲实在是太大,穷山恶水,旮旯山沟只怕是不会来,让其自身自灭,不知道具体情况也不希奇,只是我双拳难敌四手,连具体的妖怪分布都不知道,进去要是碰到什么禁制阵法,或者一妖王高手,手下有万把个妖兵,岂不要吃大亏?不算不吃亏,只怕收服不了几个妖怪,却是难办啊!”

    原来龙女敖鸾告诉周青南瞻部洲的一些强大势力划分,像积雷山,苍莽山,无当山,这几处几十万里的山脉中的妖王,蜀山剑派,周青是没有办法去惹,而初使到地仙界的大荒山中,多是修道之人,受南海庇护,周青最起码要给敖鸾一个面子。

    只有南瞻部洲和西牛贺洲交接的一些山中,属于两边不管的地界,天高皇帝远,十分的荒凉隐蔽,也没有什么灵台胜境,灵药都少生,只是污秽之物倒是蛮多,所以仙不愿来,佛不愿意管,只有一些相对来说势力不是很强大的妖怪盘踞,错综复杂,关系乱于丝麻,周青心中盘算,正好浑水摸鱼。

    虽然地方不是很好,但是总比没有要强,要是惹出了什么麻烦,大不了拍拍屁股走路,在地仙界中,周青可是一身轻松。

    “我这勾陈大帝的身份应该到了有用的时候了,嘿嘿,嘿嘿!”周青心中jiān笑起来,正要恰动法诀,突然身后一阵狂暴的妖风刮来,天昏地暗,rì月无光,周青连忙闪身隐住身形,在那烂石缝中用天眼观看。

    只见那天空之中黑云滚滚,中间夹杂有一道黄气,周青看得分明,乃是一妖怪,黄sè披风,黑sè紧身内靠,穿虎皮靴,一脸彪悍之气,两只手各提一个年轻女子,有几分姿sè,相貌有几分相似,衣着也有些相仿,却是一对姐妹,都吓昏了过去,不见动静。

    这妖怪面相倒也不丑陋,反而是相貌堂堂,元神内敛,周青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型,但是滔天的妖气,却是人类修道之士发不出来的。

    “恩,有几分道行,比我家那头蛤蟆要强许多了,看看,人间界号称妖族第一高手的六眼蟾蜍,到了地仙界就是一打杂的,我的手下,也凭的弱了一些。”

    这头妖怪并没有发现周青,只是在高空鼓荡妖风,一转眼就投进了远处的山中,消失不见。

    周青心中思付了一番,又掐动了灵觉,念了咒语,把脚往地上轻轻一跺。

    “哪位大仙惊动小老儿!”

    一股青烟从周青跺脚的地方冒起,随即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老头,胡子全白,身体瘦小,穿青sè寿衣,驻一根拐杖,后面跟着一位赤身恶鬼,身高一丈二尺,手持钢叉,青面獠牙。

    这小老头一脸的不耐烦,身上隐隐有酒气,那恶鬼嘴上手上都隐隐有油腻,显然是正吃喝在兴头上,被周青用咒法呼唤了出来。

    “你这道人,好没有道理,打搅我等酒兴,有什么事情,快快说来,不要呱噪!”那恶鬼看了周青一眼,大声喝道。

    老头虽然一身酒气,不怎么耐烦,却保持了几分清醒,看见周青的面貌,又揉了揉貌似昏花的老眼,再一细看,立马出了一身冷汗,吓得魂飞魄散,连忙跪下,大声呼喝道:“小神不知大帝架到,有失远迎,还请大帝恕罪,小神罪该万死,还请大帝恕罪。”

    这老头连连磕头,撞与山石地面,磕得砰砰直响,显然是害怕至极。

    “什么大帝,土地老儿,你莫非喝醉了!要不就是得了失心疯!哈哈哈哈!”那赤身恶鬼看见土地磕头,心神一楞,哈哈大笑了两声,正好仔细看到了周青的穿着打扮的和相貌,顿时呆立当场。

    咣当!手中的钢叉也掉落地面,赤身恶鬼也学那土地一样,跪在地上头如捣蒜:“小神不知勾陈帝君驾临,言语有失,帝君饶命!帝君饶命!”悲切哭喊,身体颤抖,牙齿也咯咯做响,吐词都有几分不清楚。

    “嘿嘿,我这勾陈大帝的身份还真有点用处啊,玉帝老儿不是白给的,我就说来,一些飞升的仙人都要巴上天宫作官,原来还是有好处的。”

    周青参悟道门典籍,昆仑秘法,发现了一些召唤神将天兵的法术咒语,像什么撒豆成兵,呼风唤雨之内,以前在人间界的长平地底,周青就看那温蓝新召唤出天兵天将对付猛鬼军魂,不过那时候温蓝新的功力道行对于现在的周青来说,实在是太过弱小,只能召唤出天兵神将的一丝分身。

    这种呼唤神灵的法术,只有昆仑才是正宗,其余散修,任你法力再强大,道行再高深,也不能呼唤出神灵,为自己所用,现在的周青,以唤神之术,可以召唤出完整的天兵天将,四方神灵,但是这些天兵天将,四方神灵都是有完整的意识,战力强大,乃是天界活生生的人,呼唤得出来是一回事情,帮不帮你打架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要是在天庭没有势力官职,而你又呼唤出神灵帮忙,那么恭喜你,犯了天条,呼唤出来的神灵第一个要对付你,拿你上天庭问罪,斩仙台上难免要挨上一刀。

    周青用七宝妙树召唤八部天龙同样如此,先前是召唤的分身,没有多少力量,也没有多少意识,要是召唤了本尊降临,周青第一个倒霉,人家八部天龙见你一个道士,还召唤佛门护法,不吞吃你才怪。弄得现在周青都不敢召唤了。

    先前周青没有呼唤神灵的符咒和口诀,才觉得这勾陈大帝没有用处,现在看来,这竟然是一个天大的肥差。

    “你们这等yīn司小神,居然就如此渎职,在下方贪图血食。见到本帝君都敢怠慢,实在是可恶。”周青怒道。

    这山神和土地一听,差点吓得尿了裤子,数十天前,天庭策封勾陈大帝,诏告三界,除了不受天庭管辖的地方,其余一律得到了消息和周青的相貌神形。

    山神土地乃是地府yīn神,自然在天庭的管辖范围,并且此等小神,地位极其低下,比那牛头马面,都要不如。如要禀告一件大事情,先要上表给城隍,再由城隍上表给判官,再由判官上表给转生轮回的五岳大帝,再由五岳大帝上表十殿阎王,然后十殿阎王共议论表格,同地藏王菩萨商量,等那天庭开朝会之时,上灵霄殿奏请玉帝,勾陈大帝乃是天宫四帝之一,只在玉皇大帝之下,两者地位悬殊,等于蚂蚁和大象相比。

    现在可以这么说,就是周青一拳轰杀两位yīn神,那都是理所当然之事情,这山神和土地听见周青语气不善,当然吓得魂不附体,连连求饶。

    “怠慢之罪,暂且记过,本帝君且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又是哪一方的山神和土地。”

    周青语气缓和了一些,问到点子之上,他的本意就是召唤出山神土地来问个究竟,现在只是吓对方一吓,也摆一摆勾陈大帝的威严。

    “岂禀帝君,此山名为黑风山,有方圆九千余里,小神两人乃是这黑风山的山神和土地。”土地老头和山神都不敢起来,跪在地上答话。

    “这黑风山妖气弥漫,周围城地荒芜,没有人烟,显然是有暴戾妖魔作怪,残害生灵,本帝君刚才远远看见一道妖风中有一条黄气,乃是一妖怪,手提两女子,本帝君正要拿下,却不想这妖怪钻进山中去了,你们可知道,这山中有什么厉害妖王?”周青问道。

    “这黑风山在南瞻部洲于西牛贺洲交界之处,乃是一小山,穷山恶水,不宜修道养真,只出妖孽,山中有一口毒龙潭,潭上有一毒龙洞,毒龙潭中原本有一条毒蛟,在百年前渡过了九大天劫,化为龙身,吞瘴气,吐毒雾,有几分神通和手段,后又收了几百个山中的小妖喽罗,居住于毒龙洞中,这毒龙残暴好杀,又天生有yín根,每每去山下或是抓人来吃,或是抓那美貌女子上山供自己yín乐。以至方圆几百里地十室九空,人烟稀少,那远处的城池之中有大唐国的供奉道人坐镇,这条毒龙倒有几分顾忌,对方道人也不敢上山追杀,就僵持了下来,这毒龙偶尔还去城池旁边sāo扰一下。这次帝君所看,想必是那条yín龙又抓了女子回来。”

    “岂有此理,贫道受命于天,被册封勾陈大帝,特地下界监管妖族,要是那潜心修道,以求超脱的妖族还罢了,像这等残暴,视生灵为草芥的妖孽魔头,非除不可。”

    周青勃然大怒,心里却是偷偷暗笑:“这下是天助我也,这黑风山虽然地方小了一点,环境恶劣了一点,但起码是一块地盘,还不引人注意。正好是可以发展萌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慢慢图谋就是,反正我现在是白手起家,又不损失什么。”

    听见这黑风山只有百十几个小妖,周青顿时起了收服的念头。

    “你们两个毛神,只顾贪图血食,出了这等凶残的妖孽,怎么不上奏地府,叫yīn兵来拿,反而还要本帝君亲自来动手,这等玩忽职守,实在是应当就地正法,以匡天条。”

    周清随即又怒道。

    “小神该死,小神该死,帝君饶命,帝君饶命啊,不是小神不禀报,而是小神人微言轻,说不上话语,何况那毒龙已经是仙人一流,脱去轮回劫数,不受yīn司管辖,帝君既然下了法旨,小神这就下去禀告城隍老爷,上奏阎君,叫yīn兵来拿。”

    那山神和土地连连磕头。

    “哼!yīn司之神,看管六道轮回,乃是重责在身,岂可妄动,何况本帝君这次下来,有要事在身,劳师动众,要是走漏了风声,就是你们阎王来了,都担当不起。”周青又恐吓道。

    “小神不敢走漏风声,小神不敢走漏风声!”这山神和土地还有些jīng明,马上知道这是周青告戒于他们,不要乱说话。

    这山神土地乃是地位最为低下的小神,虽然有些法力,但和牛头马面还要相差一些,周青自然不放在眼里。

    人间界,乃是遗弃之地,虽然有山,但是却没有山神土地管理。

    “好,本帝君就暂且饶你们一回,且带本帝君去那毒龙洞,收复那妖孽,还生灵一个太平。你们起来吧!”

    周青把该说的都说了,也就不再恐吓这两个可怜的家伙。

    山神和土地起来,架起白云,在前面引路,不出几个呼吸,就来到了毒龙潭和毒龙洞之上。

    远远的落到一座山峰之上,那土地老儿躬身指向对面道:“帝君,那就是毒龙洞了,下面就是毒龙潭。”

    对面还是一座高大的山峰,山腰之间有一块方圆数百亩的平台突将出来,种了几颗郁郁葱葱的修竹,漫山古松和拇指粗细的翠竹飘摇,和刚才的周青所见的沼泽泥潭,穷山恶水大不相同,有分仙人的味道。

    只是两座山峰下面是一口方圆千亩的毒龙潭就有些诡异了,湖水碧绿,深不见底,就是微风吹来,湖水都纹丝不动,仿佛一块碧玉一般。

    数百亩平台后面有一大洞,朱漆镶金的石门,上面三个大字,正是毒龙洞,洞口的平地有几个小妖喽罗拿着光焰闪闪的兵器捉对撕杀cāo练。

    “你们去叫那毒龙出来,要他立马改邪归正,潜散小妖,潜心修道,多做善事功德,以弥补罪孽,如若不然,将打入轮回,永不超生!”周青对山神于土地吩咐道。

    山神土地哪里敢怠慢,连忙架云飞过毒龙潭,正好喊话,五六个小妖停了cāo练,一头生的尖尖的小妖,却是一头獐子,手拿一柄大刀指着山神喝道:“你们是哪里来的鬼怪。到我黑风山来捣乱,快快报上名来,免你们不死!”

    “我把你这大胆的妖孽,你不认得爷爷,爷爷乃是黑风山山神,快快叫那条yín龙出来接见勾陈大帝,晚一会儿,叫你们个个都永不超生。”山神大吼起来。

    “原来是你这个毛神,这黑风山乃是我家毒龙大王的地盘,你虽然是山神,还要受我大王的管制,我们不知道勾陈大帝是什么东西,你敢在毒龙洞外叫喊,实在是胆大,我家毒龙大王正在和美人享乐,惊动不得,这样,你每天夜里来我毒龙洞打更烧火,洗刷事物,就饶你xìng命。”这獐子小妖喝骂道。

    其余几个小妖都嘿嘿笑了起来,浑然不把山神当一回事情。

    “大胆!妖孽受死!”听见几个小妖的嘲笑,这山神大怒,抡起钢叉就刺。

    这头獐子小妖浑然不俱,提刀来迎,刀来叉往,双方战了几个回合,山神毕竟是yīn神之体,力大无穷,叉法jīng妙,道行也是不弱,相当于一个渡了几大天劫的修道之人。

    獐子小妖最多是返虚中期的妖怪,哪里是其对手,眼看不能支持,就要逃跑,冷不妨被一叉戳了正着,身体上出现了三个透明窟窿。

    元神刚要出去,又被山神一叉打了一下,形神俱灭了。

    “杀了这厮,为獐兄报仇!”

    “砍了这毛神!”

    还剩四五个小妖一见獐子身死,立马扑了过来,冷不防被土地在后面祭起了拐杖偷袭,一连打死了三个,山神又戳死一个。只剩下一个猡子jīng跑得快,进了毒龙洞去喊帮手。

    “该死毛神,本大王没有找你麻烦,你反而来我洞口杀人,简直是无法无天!”

    一声炮响,毒龙洞门户打开,冲出数百个小妖,各拿刀枪棍棒,举旌旗,敲锣鼓,周青见过那位男子手提一杆大戟杀出门来,在门口的平台之上站定,看着漂浮在毒龙潭上的山神和土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