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原来是我这黑风山的山神和土地,你们乃是yīn司之神,本大王乃是神仙中人,早就脱去劫数,永享极乐,咱们河水不犯井水,互不相干,你等为何上我山门,强持手段,打杀我看门小妖,罪不可恕,早早下来受死,免得遭受拔皮抽筋之苦!”

    毒龙看了门前几具尸体,勃然大怒,把大戟朝山神一指,大声喝骂。

    要论真正的势力,山神土地是yīn司之神,毒龙乃是渡过了九大天劫的仙人,两相一比较,自然是毒龙要厉害几筹,平rì里,虽然这毒龙占据黑风山为非作歹,残杀生灵,山神和土地也不会去遭惹他,但是今天有周青撑腰,山神气粗,土地胆壮,就敢上门来打死小妖。

    这毒龙也有顾忌,对方毕竟是yīn司之神,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也不好随便打杀,要是yīn曹震怒,派出yīn兵来攻打,倒有几分麻烦。

    “这两个毛神如此无礼,不如拿了他们,拘在洞中,每rì烧火打杂,方出我心中一口闷气,就是那地府兴兵来问罪,我也有道理,无缘无故就上门打死我的守山小妖,也事情,就是到了玉帝那里,也是他的不是。再说,本大王就未必真怕了地府,大不了一走了之,重新寻找山头,另起炉灶就是。”

    毒龙刚才正要jiānyín摄来的两个女子,却被山神和土地打搅,心中十分的不痛快,就要准备上前拿住两人。

    “大胆yín龙,你自持有几分神通,就目无天条,残害生灵,今rì天庭勾陈大帝下界,亲眼目睹你做的罪孽,抓回民女yín乐,大帝慈悲,只叫你改邪归正,遣散小妖喽罗,闭了洞门,面避思过。潜心修炼,否则定然抓了你的魂魄,打入十八层地狱,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山神把周青吩咐的按大概意思喝了出来,听得得毒龙一愣,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小毛神,以为我这黑风山,地处偏远,不通消息,就来哄骗于我,勾陈帝君乃是我妖族圣者,地位无比之崇高,可惜在数千年就身损在人间界,哪里又来一个勾陈大帝。”

    “上天诏命,你这邪魔妖孽怎可得知,我且不于你分说,免得亵渎帝君的威严。你这yín龙,赶快尊照旨意办事就是了!”山神喝道。

    “小毛神,如此无礼,小的们,给我上,拿了山神和土地,用绳子绑了,加上禁法,再行发落。”周青隐住身形,停在半空之上,毒龙也没有发现,用神念扫shè了一番,确信整个黑风山都没有外人,便懒得和山神再说废话,下令围攻了。

    数百个小妖足够对付山神和土地了,那毒龙心中痒痒,yù火焚身,想转身回洞,先yín乐一番。

    数百个小妖修为都还不错,高的是返需中期,低的最少也有化神期的修为,只是手里的兵器不怎么好,也没有什么法术和法宝,全凭自身的真元和武艺技巧搏斗,一冲而上,乱七八糟,不说结成阵势,就是一点章法都没有,显然是没有经过cāo练的乌合之众,游兵散勇。

    饶是如此,数百个小妖,也一齐蜂拥而上,那山神和土地也有些忙乱,幸好两位yīn神的法器还算不错,舞成一团光华,把两人护在中间。

    周围的小妖全部都是品质低劣的法器,刀剑光华黑不溜秋,有的甚至就是普通兵器,只是上面加了一些符咒,草草炼制了一番,只怕连最最普通的飞剑都要比这些破烂胜上几倍。

    “这是一帮穷妖怪啊!”

    周青在半空中感叹,看了龙王的水军,更看了天兵天将的威风,都是一个个训练有素,组成的阵法jīng妙,身上穿的铠甲鲜明,那神兵利器提在手上,在东海龙宫赴宴会的几个妖王,都是一声光鲜,多有异宝在身,哪像这些妖怪,一个个不说铠甲法衣,就连普通货sè都有些不齐,有那百十来个光着身子,就围了几张兽皮,比山中的野人都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毒龙手上的大戟乌光隐隐,倒也是一件神兵,只是身上的披风挂件虽然威风,却是摆设,没有多少防御能力。

    这么穷的一帮妖怪,周青还是第一次看到。

    山神出叉乱戳,土地祭起一个翠绿的钵盂守护,一功一守,倒是配合密切。那群小妖又没有章法,一盘散沙,十个回合下来,只是把两位yīn神的护身光罩打得连连震动,稀薄了一些,里面的人却没有伤到半根毫毛。反而这边三四个道行比较地微的小妖被戳死了肉身,元神逃出来,被毒龙把大戢一摇,吸进了乌光里面。

    “好毛神,还敢逞凶!”毒龙见小妖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两人,忍受不住,喝退了小妖,只身一人上来,扬起大戟,乌光闪动,一下就把那护身的绿光划破,土地的钵盂也掉落下来。

    山神连忙用钢叉架挡,杀了几个回合,被毒龙一戟打掉了钢叉,掉进毒龙潭中,咕嘟咕嘟冒了几个水泡,沉入潭底,消失不见。

    毒龙手中的大戟乃是自己脱落的龙牙,用本命真火拼凑在一块,细细打磨炼制而成,威力非凡,和自己通灵,联系微妙,用来得心应手,本来毒龙就是天仙位的高手,山神和土地哪里是其对手。

    土地的拐杖也被打落如毒龙潭中,两人都是手无寸铁,无法抵抗,毒龙正要来拿两人,一道彩光从半空中洒下,接成一朵朵彩sè莲花,挡住了毒龙和一干小妖,看见周青出手了,山神和土地送了一口气,山神钻入潭中,取回了两人的兵器。

    “何方高人!”毒龙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敌人就在半空中停留,自己却半点都没有察觉。

    “大胆,还不快拜见勾陈大帝!”周青飘然而下,收了莲花,山神和土地站在身后,三人和毒龙数百个小妖对持。

    “勾陈大帝?哈哈,哈哈,这道士就是勾陈大帝,那我就是玉皇大帝了!”毒龙狂笑起来,刚才见识了周青的法力,虽然有几分神通,但是毒龙却以为是幻术之流,相互比拼武艺,看着道士,手无寸铁,就是一株树枝,哪里是自己的对手。

    “你这妖孽,实在狂妄,本帝君不于你分说,先把你这条长虫打成原形再行分说。”周青轻声笑道。

    听见周青辱骂自己长虫,毒龙听得三尸神暴跳,轮起乌光大戟当头就劈。众小妖都在旁边呐喊助威。

    周青见乌光划来,也不退缩,把七宝妙树当空一刷,和乌光大戟碰撞,跟山神和土地一样,乌光大戟被打落下深潭去了,毒龙大怒,抢过旁边一小妖的大刀,拦腰横扫。

    周青又一刷,把刀身打落毒龙潭,只剩下一个刀把儿留在毒龙手中,毒龙依旧是手无寸铁。

    “小的门,这厮厉害,大家一起上!”毒龙知道厉害,连忙叫小妖来帮忙,数百个喽罗又是一涌而上,而毒龙下了潭底,取回自己的乌光大戟依旧拿在手上。

    山神和土地一见,连忙冲了出来,拦住小妖。

    周青把宝树当空一划了几划,念了个词儿,叫声:“封!”只见虚空开裂了一大块,卷了百多个小妖进了其中,不见动静,不知道生死,却是周青这些天研究法术,琢磨出来的神通,把这些小妖都封锁在空间之中。

    看见如此神通,其余百十来个小妖战战兢兢,不敢上前,连连后退。

    “你修行不易,虽然是本帝君今天不愿意开杀戒,你可皈依本帝君,不再做那作孽之事?”周青也不继续追赶,开口喝道。

    “你这泼魔,就是仗着手上这法宝厉害,有本事换了武器,和我较量武艺,要是我再输了,就心服口服。”

    毒龙知道今天碰到了硬点子,难以脱身,见对方不杀他,只叫他皈依,便起了心思,用言语挤兑。

    “贫道被上天册封为勾陈大帝,乃是三界妖族之首领,要是连你个小小的长虫都不服。那还得了。也罢,贫道就随你心愿。让你心服口服!”

    周青看了看毒龙洞周围的山峰之上漫山遍野的翠竹,心念一转,又吩咐山神道:“去,你去采一枝竹杖过来!”

    “尊帝君法旨!”

    山神领命去了,少时片刻,山神手捧一株五尺来长,大拇指粗细的翠竹献给了周青,这竹杖微微弯曲,几个笆结倒是生得匀称,几个分叉突出,片片竹叶做墨绿之sè,还有晶莹的水滴隐隐附在上面,一看就是刚才采取的。

    周青接过这竹子,一边慢条斯理的用手把分叉掰去,一边悠闲的对毒龙道:“本帝君取别的武器,恐怕你又要不服,说些什么话语,这株翠竹乃是你毒龙洞之物,土生土长,本帝君正好拿来降伏于你,也显得我天恩浩荡。”

    “你!……好!好!好!你这等小视于我,一根烂竹子就和本大王的乌光神戟争斗,那天上地下的神仙都不用练制法宝。”

    毒龙怒极反笑,他也是天仙级别的人物,虽然不jīng通法术,但是武艺高强,而两人比较,又是近身搏斗,兵器难免碰撞,就是上好的飞剑,碰到乌光神戟也要被打成粉碎,何况是一根普通的竹杖。就连山神和土地,都觉得周青托大了一些。不过他们当然不敢说出来。

    而在场众人谁都没有看到,周青在把竹枝接分叉一一去掉之时,手里有微弱的紫光,暗金光华轻轻闪动,十二条小如介子一般的铁背蜈蚣相继钻进了这根竹杖之中。

    十二条铁背蜈蚣,经过周青的凝练,又吸食了无数的jīng血,本来也是厉害的法器,但周青得了七宝妙树以后,功防一体,威力无边,哪里还用得上别的法宝,就一直没有管它,后来在地yīn泉眼之中,周青修得丈六金身,一些凝聚金身业力的汗珠和地yīn煞气混合,全部被蜈蚣吞了进去,这十二条铁背蜈蚣急速的进化,原本身上漆黑的外壳变成了暗金的颜sè,和紫sè符录交接,可以随意演变转化,布成任何阵势,周青发现这蜈蚣居然比以前强横了百倍都不止,并且大小变化更加灵通,小的时候如介子,大的时候如须弥。

    抢了那蜀山的典籍,两仪微尘大阵也有记载,周青研究十分透彻,而这十二条铁背蜈蚣正是演练阵法的最佳法器,每两条一组,演成生死幻灭晦明,变化无穷,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做为阵眼,不能使微尘之地演化为宇宙洪荒,有些缺憾。

    暗暗将蜈蚣打入到竹杖之中,随意转化成任何阵法,护住竹杖。

    “蜀山剑派在这苍莽山中势力如此之大,绝对不是偶然,很可能是混元一气太清神符被带了地仙界!”周青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不出几个呼吸,周青已经把分叉枝叶全部掰去,竹杖完全成了光洁溜溜,墨玉的颜sè,旁人看不端倪,但是周青看得清楚,这竹杖之中蜈蚣上下盘旋,或静或动,只要自己心神一动,就有无数玄妙的变化,组成个种阵势。

    周青那竹杖指着毒龙笑道:“来来来,本帝君也不用道法,就和你较量武艺,看看你这长虫到底有些什么手段。”

    毒龙顿时大怒,狂吼一声,身形高大了一倍,衣甲纷纷涨裂,碎片掉落在地,赤身**,长满了漆黑的龙鳞,闪动着乌光,看似坚韧得很,刀枪不入。

    乌光神戟一划,朝周青面门shè来,带起了狂暴的气流,连下方的毒龙潭都奔涌鼓荡起来,有了无数的旋涡。

    “这条长虫,还有几分本事!”周青不惊反喜,和大巫白起连续不停的拼斗了一个多月,又参悟太古祖巫的意识元灵,讲起肉搏来,这毒龙在周青眼里,还是不够看。

    闪身躲过乌光神戟,周青并没有硬借,这毒龙是全力而发,真元凝聚在戟上,周青的竹杖就是一根凡品,虽然有蜈蚣的守护,但硬碰硬的击打,还是有点不妥当。

    乌光神戟如跗骨之蛆,紧咬周青的泥宫丸,周青运了八分实力,身形连闪,终于摆脱了纠缠,把竹仗一指,直刺毒龙双眼,毒龙连忙后退,回戟架住,力道到老,戟上没有了几分力量,便和竹杖硬拼了一记。

    周青在碰撞的一刹那,运臂一震,心神一动,十二条蜈蚣在竹杖之内组成了生死两门,乌光神戟上的真元力道被抽了空,毒龙这一回架没有受到任何力道的打击,连自己的力道都消失不见,知道不好,连忙又往后退,竹杖如一条青蛇缠了上来,只一击,就打在毒龙持戟的手上。

    毒龙的手好象被什么虫子狠狠的咬了一口,一股钻心的巨痛从手上传来,顿时拿戟不住,又掉落到毒龙潭中。

    “啊!这是什么东西!”毒龙全身又痛又痒,好象那痛痒是从心底里传出来似的,让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狠狠的抓上两把,知道自己肉身受了暗算,毒龙想要走脱元神,却有一丝丝的恐怖力道缠绕住自己的元神,自己像是被包裹在蜘蛛网中的苍蝇,越挣扎就越吃力。

    吼!毒龙现出原形,乃是一条长三百多丈,全身漆黑,四爪锋利的毒龙,面目狰狞,后背长了一排尖刺,落入深潭之中,波浪翻滚,毒龙发出了凄惨的吼叫,巨毒发做,元神又被业力缠住,不能走脱,只有忍受那钻心的痛痒,这毒龙在潭中挣命,冷不妨一尾巴打在了山峰底部,搅得地动山摇,方圆几十丈突出的岩石都被打了粉碎。

    “你可服了!”周青手持竹杖笑道。

    毒龙连连点头,一干小妖吓得四散奔逃,却被周青用**力暗暗禁制住了整个山,哪里跑得出去,于是都在地上跪下求饶,山神和土地进了毒龙洞,带出了两个昏迷的女子。周青要两yīn神将其送回了家中。

    见毒龙服了,周青竹杖一点,收了巨毒和业力,那毒龙赶紧变回人形,化为一股妖风就要逃跑。

    周青哪里容得他逃跑,把竹杖往上一抛,正中毒龙的顶门,打落下来,掉在洞口的平台上。

    上前禁了元神,周青又把封住的百十来个小妖放出,总共三百小妖,见毒龙都被擒住,都跪在地上求饶。

    见周青如此手段,毒龙自知反抗无用,只有皈依,让毒龙收拢了小妖,周青又喝退了山神土地,进入毒龙洞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