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是什么地方啊,简直是一强盗窝,这么凶狠的妖怪,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啊。”这是周青进了毒龙洞的第一个感慨。

    洞内倒是很大,百十来间亩余大小的石室,高十丈,人头当凳子,地面扑人皮,鲜血淋漓,腥味浓厚,三三两两的散落着吃剩了的骨架,也没有小妖清扫大理,yīn风阵阵,鬼气萧萧,看得周青头皮都有些发麻。

    别人的洞府,都是奇花瑶草,灵药仙禽,或是玉石铺地,或是金银挂壁,毕竟是自己住的地方,哪里有这等龌龊,不说修道之人,妖怪玄武老道,天水三圣,都有几愤怒道气,这毒龙简直就是一个邪魔。

    不过大大小小的小妖都还真穷,没有一件象样的法宝,亏得这地仙界乃是灵气浓厚之地,修炼及其容易,生灵只要活得长一点,开启了灵智,懂得采集灵气之法,就可以成为妖怪,不像人间,就算是灵智非凡的人类,修炼那上层道法,往往几个月,都采集不到一点灵气中的jīng华,久而久之就失了信心,而地仙界,修炼入门极其容易,人类只要有人指点一下,延年益寿没有问题。

    幸好周青在人间界修炼的功法几乎不需要灵气,都是自己锤炼jīng神本源,凝聚业力。要是按平常的修习,恐怕现在还没有突破化神期。

    这些小妖是都没有经过系统的修炼,就是自己领悟,天天采集灵气元力转化成妖气,妖力倒是非常充沛,但是一些运用手段,搬运的技巧,实在是另周青汗颜,难怪被山神和土地一下就打死几个,更别说是什么祭炼法器,布置阵法之类的道法旁门了。

    这毒龙凭借自己的种族优势,在毒龙潭中潜伏万年,又没有人来指点修行,只能靠自己每rì聚集灵气淬炼元神,盲目的摸索,终于渡过了九大天劫,以身化龙,成就天仙之位,靠的是水滴石穿的韧劲。其实大多数的妖族都是如此,修道之人,谁会没有事情来指点妖的修行,不斩妖除魔就算是好的了。

    “这地仙界中的妖族猖獗,屡屡不听上天号令,南瞻部洲有几处强大的妖孽,隐隐偶反抗天庭的势头,本帝君这次下界,就是为了此事而来,毒龙,你身为妖族,就算脱去轮回,也难以得成正果,不能位列仙班,终究还是一个妖孽的名号,这次助本帝君完此件功德,当有位列仙班之时,享受天宫胜景,食蟠桃,饮琼浆,再也不用在着穷山恶水之中挣扎。”

    玉帝反正封了周青一个勾陈大帝的名号,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地位崇高,周青也就借这个名头,大开空头支票,不怕毒龙不尽心尽力。

    “帝君,难道我们妖族还可以去天庭做官不成?”周青法力高深,不是毒龙能够想象,被周青打得心服口服,但是毒龙心里面还有几分不舒服,现在听周青一说,自己还可以位列仙班,当真是吃惊不小。

    一个豹子妖jīng和一个老虎妖jīng和毒龙跪在地上,一齐惊讶道。

    “不错,本帝君身为天庭四帝之一,地位何等崇高,岂会诓骗你们这等小妖,不过几处妖孽强大,只是暗中动作,我天庭虽然明察秋毫,但没有具体的证据,却不好劳师动众,兴兵剿灭,免得授人以口舌,本帝君这次下界乃是秘密之事,也没有带天兵天将,怕被妖王知晓以后有所动作,隐藏形迹。所以需要你等配合。等扫尽天庭隐患,你等都是功德无量,我将奏请玉帝,论功行赏,位列仙般那是正常之事。”

    周青这条毒计真是厉害,隐隐有挑起南瞻部洲中妖王和天庭的争斗,反正自己是天庭册封的勾陈大帝,监管天下妖族,和妖怪起了冲突,也是天庭的事情,把水搅浑,正好自己摸鱼,反正自己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一点损失都没有。

    “啊,我们都可以去天庭作官,大王,这可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好事情呢,听说那天宫之中,还有仙女服侍,天天可以享受美酒佳肴,尤其是大唐国的那般道人,老是说什么斩妖除魔,要剿灭我们,等大王当了仙官,要他们门派的掌门抹脖子都可以啊!”老虎jīng自言自语,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是啊,是啊。这可是大好事啊!”满洞的小妖都跪在地上,议论纷纷。

    毒龙也是满心向往,问道:“如此好事,小妖我定当归附帝君,只是帝君所说的那几处反抗天庭的妖怪是哪座山头。”

    “恩,南瞻部洲中的积雷山,骷髅山,无当山,这三处。”突然想起这三个地方老是派人去sāo扰人间界,周青的根基就在人间,不除这几个祸害,只怕以后还有麻烦事情,周青心头一转,慢慢盘算,定了一条歹毒是计谋。

    “听龙女说,这几座山的妖王,天庭早就想对付了,可是有许多不便,那我就来点一把火吧!”周青心中嘿嘿冷笑。

    “这可不是我计算你们,而是你们要去sāo扰我在人间的根基,我为了自保,迫不得已啊!”

    “积雷山!骷髅山!无当山!”这些小妖和毒龙一听,顿时面如土sè,表情僵硬,说话都结巴起来。

    毒龙战战兢兢道:“帝君,不蛮您说,小妖我这毒龙洞勉强只在黑风山排得上名号,黑风山还有九洞十涧,都有妖王盘踞,而且除了黑风山,这两洲边缘,还有三千七百多座大山,里面的妖王不知其数,黑风山只是这三千七百多座山中的小小一座罢了。那积雷山,骷髅山,无当山,随便一座里面都有百千万的妖兵,尤其是其中几个山主,法力通天,伸个手指头都要掐死小妖我,法宝奇珍多不可数,小妖我这毒龙洞了数百妖兵,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本帝君岂会不知,此事要慢慢来,正是他们有几分势力,我天庭才有几分顾忌,本帝君才特意找了你们不显眼的黑风山。从今天开始,本帝君将传你们道法和神通,祭炼法器之术,逐一收服黑风山各处的妖王,再慢慢蚕食这两界边缘的三千七百山头妖王,毒龙,你既然皈依于我,本帝君就赐你一个封号,你就叫毒龙尊者,作为我门派的护法,禁制你的元神,你因为你吃人无数,罪孽深重,等功德圆满之rì,自然会消除,要是你再行罪孽之事,那本帝君都救不得你,一切所做所为,都在冥冥之中,有那定数。”

    周青总结经验,自己有了一套给妖怪洗脑的说辞。

    “帝君无劫无量,与天同庚!”

    毒龙和一干小妖都呼得山响,叩头不止,周青的厉害,他们都见识过,苦于没有人指点修行,一干小妖虽然修行了六七百年,但是进步不大,又不像毒龙那般的体质,深于潭中万年之久,都不能得成正果。

    接下来几天,周青叫毒龙点齐小妖,共有三百八十四名,返虚境界的有四个,其余全部都是化神期的修为,四个返虚的小妖各带领百十来个小妖,rì夜cāo练,周青用七宝妙树把毒龙洞中的污秽一扫而尽,毒龙和小妖门又寻来灵草奇花栽种,把整的毒龙洞方圆百十里地整得有了几分仙气,和周围的泥潭沼泽,瘴气毒雾,穷山恶水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为了防止有妖怪注意到这情况,周青用阵法神通封锁了毒龙潭附近的地方,又传了小妖正宗的昆仑派修炼之术,上清紫府仙诀。

    这三百八十来个小妖各有分工,夜里修炼仙术,白天在毒龙的带领之下cāo练武艺,捉对撕杀,周青又唤出山神和土地看守山门,严防消息外泻,听说这位勾陈大帝乃是来对付积雷山,无当山,骷髅山等妖王而布下的对策,山神土地都不敢怠慢,rì夜轮班,守口如瓶。

    这些小妖铠甲兵器缺乏,收集材料练制也要费上几年的时间,周青也不罗嗦,去南海龙宫见了龙女敖鸾,把事情说了一遍,自然是另一套说辞,以周青死人都能说活的嘴巴,敖鸾二话不说,借了周青五千套铠甲和兵器,还兴致勃勃的来看了毒龙洞的情况,大大赞叹周青功德无量。

    除恶容易,使妖孽改邪归正却是很难,敖鸾十分明白这个道理。地仙界的情况微妙,各方势力混杂,妖王与妖王之间的争斗却是屡见不鲜,但是周青乃勾陈大帝,暗中控制毒龙,去收服其他的妖王的事情,却是不能暴光,自然不能亲自出手,一切都只能让毒龙行事。

    敖鸾本想借几万水兵给周青,但是龙族也是各方势力的交点,就算上一小规模的异动,都有可能传将出去,于是只好做罢。

    周青现在并不动手,只是让毒龙和小妖提升自身的实力,rì夜cāo练,昆仑密法,上清紫府仙诀乃是高深jīng妙的修行之法,里面还有诸多法术,因为人间结灵气不足,就是昆仑派的一干人都修行十分缓慢,看不到什么效果,就算如此,还是出了元元老道那等高手,现在在地仙界,大不相同,小妖进展迅速,尤其是毒龙,依法修行,免去了许多弯路,实力提升更加迅速。

    过了十几天,毒龙洞的事情都进入了正轨,只能兵强力壮,就把整个黑风山的妖怪一一收服,毒龙信心大增,要不是周青说现在还不到时候,恨不得马上就攻打其它的洞主。

    这黑风山方圆九千里,有九洞十涧,毒龙和这些妖王都有些怨系,相互都恨不得吞并对方,占了黑风山,但是有怕其余的妖王得渔翁之利,都各有顾忌,手里有些妖兵,却不相互来往,各划分有地盘。

    山神和土地也不敢惹这些妖王,平时就躲在地下,井水不犯河水,名义上是一山之主,其实半点都管不到。

    周青又去了人间界几趟,温蓝新把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广收弟子,现在天道宗三代弟子都有了两千余人,比以前昆仑派都要多出了一倍,修习的乃是正宗昆仑法诀,虽然灵气稀薄了一点,但是打根基那是极好,温蓝新打理门派事务的手段,连周青都自愧不如。

    云霞天天拿这避水神珠和一干姐妹在海底穿梭,采集了无数的灵药,更发现了几处仙人府邸,灵药多余的交给温蓝新奋发下去,叫炼丹的弟子淬炼丹药,奋发给得意门徒,那南极和北极的洞府本来是大力熊王和蓝神的老巢,现在都归顺了天道宗,小狐狸和周晨在周青的示意下,也带了一帮弟子增开了天道宗的分支。

    周青又叫两女收服了海中大大小小的妖怪数百名,带到了地仙界中,叫毒龙和一帮妖兵cāo练。

    地灵子统帅了中土道门万余名年轻弟子,空前团结,又有南神这等高手帮助,如虎添翼,剿灭了全球的暗势力,中土的世俗政权继续扩张,四夷皆服,蓝神又给周青献上了几千万条魂魄,全部喂了都天魔神。

    廖小进主持玉柱仙府,除了每天依照血神经祭炼十三头血神子以外,就是修炼法决,周青也去看了两次,叫温蓝新给了一帮忠心可靠的弟子给廖小进带领,就在仙府中见修炼。

    那天水三圣和玄武老道听周青一说,有地仙界那等好的地方,都是羡慕不已,加上周青推波助澜,都弃了水府,让周青施展法力神通进如了地仙界中,才知道周青的所言不虚,都不想再回去了。因为这几人相对于地仙界的各方势力太过弱小了,只怕不出几天就被人生吞活剥,于是周青又找了敖鸾,帮他们在南海安置了修行场所,谁知道,几人一听敖鸾是龙神,都自动的投入其麾下,让周青小小的嫉妒了一把,龙神乃是水中的霸主,这玄武老道等人都水中的妖怪,自然有敬畏之心。

    玄武老道的八景灯乃是不输于七宝妙树的法宝,周青虽然眼馋,但是碍于情面,当然不能抢夺,好在和敖鸾有几分交情,至少不是敌人,也就算了。

    周青既然是天庭册封的正宗勾陈大帝,那周晨手中的勾陈天书是不能缺少的,犹如周青吸收了洪荒神魔祖巫的部分元灵意识,对于上古妖文,也略通一二,勾陈天书里面确实记载了前任勾陈大帝的修炼之法,但是有些jīng深,里面有些妖文字迹周青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一时半会难得参悟,变搁置下来,等有时间专门闭关个几十年,把所有的功法熔如一炉。

    周青盘问了大力熊王,知道在那北海眼中,封印了封神之战中一个厉害人物,手上有诛仙剑阵的阵图,诛仙四剑中的绝仙剑在敖鸾手里,周青知道威力,但是下面既然是厉害人物,恐怕出来以后有一场拼斗,周青虽然有信心收拾,但是怕引起动静,又怕打坏了人间界,便叫云霞住居在玉柱陷府之中,严密监视海眼的情况。

    现在去海眼,还不到时候,等在地仙界彻底站稳的根基,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当,周青才可以放手一探。

    现在人间界,几乎所有的修行势力,都是天道宗弟子,名义上却是崆峒控制,周青见人间的一切都安排得天衣无缝,便又回到了地仙界的毒龙洞,指点毒龙cāo练小妖。连人间界带来的妖怪,总共有了妖兵千余,整整齐齐,很有些气势。

    虽然功法jīng妙,灵气又足,但是这些妖兵要提升一个等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周青每天就是钻研典籍,祭炼法宝,自从那天用竹杖击败毒龙之后,周青就起了自己炼制法器的心思,七宝妙树太过厉害,周青更本用不上别的法宝,长次以往,可能炼制法器的手段就要生疏了,周青也不用其他的材料,还是这根普通的竹杖,用自己的本命真火结合天地元气淬炼了十几天,坚如金刚,那十二条蜈蚣完全和竹杖凝为一体。

    墨绿的竹杖上面被周青用自己的jīng血绘制了上万道符印加持在上面,竹杖内部的结构,被周青参照上古大巫的身体结构来改造,像白起那样,自动吸收天地元气来来淬炼,使其更加的凝聚,以至坚硬程度不输于任何神兵利器。

    本来练制法器,就是将材料用真火淬炼,再用阵法符咒一一该变其中的结构,使其更加完美,越好的材料,化的时间和力气就越小,周青用最最普通的竹杖炼制,其实是锻炼自己的炼器水平。

    “准提道人能够用一根普通的菩提树枝祭炼成七宝妙树这样的法宝,我周青一样能够把普通的竹杖变成更加厉害的法器。既然我现在是自创功法修炼,那法宝也应该自创了,虽然这竹杖离七宝妙树有一段距离,但要超过也是迟早的事情。”周青信心十足。

    过了三个月之后,周青把玩着手中五尺来长,拇指粗细的墨绿sè竹杖,心力一阵憔悴,上古祖巫的结构,云中子的练器手段,各门各派中练器方法,千百种封神法器的体悟,无数符篆阵法都被完美的融合在竹杖之中,花费心血jīng神之浩大,就连周青的金身都受不了,不过在这三个月里面,周青对炼制法器的领悟,又上了一个台阶,对自己自身的修为,也有了很大的帮助。

    闭起眼睛,周青盘膝坐在毒龙洞内,心神彻底放开,竹杖放于两膝之上,空灵通明,待三天之后,才彻底将耗损过大,几乎油尽灯枯的心力恢复过来。

    “帝君,您有什么事情吩咐?”周青着小妖把在外面cāo练妖兵的毒龙喊了进来,这毒龙和以前又大不相同,一身黑铁铠甲,镶金嵌银,缨络红丝,这龙宫的铠甲,材料是一等一的好,还有阵法符篆加持,只要不是变态的法宝,都能挨上两下。

    毒龙手持乌光神戟,jīng气十足,一股彪悍的气息铺天盖地,见了周青,跪在地上问安,等周青吩咐。

    “现在妖兵训练如何?”周青双眼微睁问道。

    “岂禀帝君,一千零五十一位妖兵白rìcāo练,夜里又修习帝君传的仙道妙诀,实力进展极大,相信还过一年半栽,属下就能扫平九洞十涧,一统黑风山。”毒龙跃跃yù似,好象看到了那些以前和他作对的妖王一一死在了他的乌光神戢之下。

    “怎么还要这么长了时间?莫非有什么厉害的妖王?”周青一听毒龙还要一年半载,有些疑惑。

    “别的妖王凭手下现在的实力还可以降伏,惟独那归云涧中的妖王,乃是一三尾乌鱼,得了一卷天书,又得了好几件法宝,有几分神通,手下也有一千多妖兵,难以对付。”毒龙道。

    “无妨,我赐你一件法宝,黑风山要尽快扫平,那些妖王要是不服的,你就诛杀了就是,记住,元神要给我拿来。”周青语气平平,但毒龙却哆嗦了一下,心里发冷。

    把七宝妙树赐了毒龙,传了部分口诀,周青又道:“等我回来之前,你如果还没有扫平黑风山,本帝君就把你打如九幽之中,受尽十八层地狱的酷刑。”

    “不敢违抗帝君的法旨,帝君要到哪里去?”毒龙出了一声冷汗,连忙问道。

    “积雷山。”周青已经不见。声音隐隐传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