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积雷山,方圆九十余万里,周围还是环山,其中多有灵药滋生,就靠附积雷山边,就有一药王山,有方圆万里的地界,和黑风山差不多大小,其中有无数的天材地宝,虽然是归积雷山山住玉面娘娘所有,但并不禁止修道之人前去采取,只要不是一个门派一个门派的出动,个别的修道人,或者是妖怪jīng灵前去采取,看药的童子是不会管理的。

    上次苍莽山中的蜀山剑派,一次出动了上千弟子去药忘山收刮,又打坏了守山的童子,这才起了整端,被大力牛魔王用芭蕉扇把山门都扇到了海里。

    药王山再小,也有方圆万余里,单个修士采集,永远都采不完,何况一些修士也有自知之明,上药王山的都是要炼制丹药,茶那么一味两味的,根本采不了多少,无伤大雅。

    周青在地仙界中待了些时rì,渐渐的融入了环境之中,也知道不少消息,东胜神州,西牛贺州,北卢俱州这三大州部的情况只是模糊的概念,但是南瞻部州的情况却是在敖鸾的口中知道了个具体,此去积雷山,一是看看情况,而是采集点药材祭炼丹药,帮门下弟子提升实力。

    云中子留下一葫芦丹药,就那么五六颗,周青现在也用得差不多了,人间的草药,就只能炼制一些筑基的丹药,到了返虚中后期,用处不大,周青深深感到自己孤掌难鸣,现在最强的就是蓝神,但是也不过是恢复了原来的实力,连毒龙都大大不如,而几个徒弟更不用说了,在人间还算可以,但来了这一界,只怕随便一个妖王都要一下搠死,炼制一炉丹药,逆天反道,帮他们渡了天劫,至少都要有枯骨神君那样的实力,周青才放心大胆的让他们来到地仙界。

    借了毒龙七宝妙树,是尽快平定黑风山,建立自己的地头,再慢慢蚕食两界山脉,建立势力,也是一方霸主,何况周青的身份还是天庭四帝中的勾陈大帝,虽然是一个虚衔,但是到了某些时候,自然有大用处。

    “这一套行头太扎眼了!”周青看着自己这就rì金乌法袍,实在是刺目碍眼一些:“此去积雷山,是采药兼看看情况,可不是无打架的,还是不要穿得太嚣张了,万一哪个妖王看我不顺眼,我在那千百万妖兵的围攻之中,不死都要脱层皮啊!”

    周青悠然自在,也不急于赶路,就用土遁在山中行走,看那灵气聚集之地,山凹悬崖之上,有没有修士栽种的灵药,变采入囊中,收获也颇为丰富,地仙界中的灵药和人间的不是一等级,同样是一株灵芝草,硬是要强上十倍,光滑圆润,紫光流动,香气传了几里开外。

    在一座山涧的断崖之上,周青隐藏形迹,进入自己的介子空间之中,换了件道服,头带青纱一字巾,脑后两带飘双叶,提一条竹竹杖,完全就是个隐居山林的道士,和之间相比,少了几分霸道。

    介子空间之中,周青大部分就是道门典籍,从人间道门抢夺来的法宝极品都给了云霞,其余的都交给了几个徒弟,让其选优秀忠诚的弟子赐下去,现在周青拿手的法宝,除了六杆都天旗,就是手上的一条竹杖,还有就是借给毒龙的七宝妙树,还有一把九齿钉耙,这钉耙虽然不是凡品,但威力不大,好象被主人用元神祭炼过,周青要强行破开禁制,就要炼化一丝元神,难免被钉耙主人感应,生出些是非,周青无法,只有搁置起来。

    且遁且停,化了一rì的工夫,终于来到了南瞻部洲的东南方,眼前的大山连绵巍峨,多有千丈万丈巨峰,抬头都看不顶,仿佛和天界连接一体,幽泉山涧,松林竹林,鸟语花香,和黑风山那片瘴气恶水不于天差地别,周青登山了一座高峰的半山腰,远远看见云雾缭绕,气息清新,古木莽莽,石台排排,青玉翠苍,有山还有开凿出来的石阶,山林翠竹之间还有青墙琉璃瓦的道观,远远望去,就如一个小点,隐隐有玉墼之声传来,也不晓得是哪个修道门派的道场。

    另几面,也隐隐有石洞山涧,再往远望,就是山如云海,一层一层,一片一片,分不清楚到底是山在云里,还是云在山里。

    “好大的地方。”到了这东南一带的山脉,周青才知道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那积雷山旁的药王却是不好找,周青只晓得大概位置,具体地址还是要自己找,差不多有百万里的山脉,一条条,一座座的找,那还不要死人,不过这山中却不寂寞少人,远处时不时就有遁光穿行,显然是修道之人,或者是妖怪行走。

    赶将上去,周青截住一道不黑不灰的妖光,大叫:“道友留步,贫道有事相询!”

    妖光现出形来,却是一条彪形大汉,身高一丈,后面背一把七尺来长的斑纹连环大刀,做紫sè金sè相交,也是一柄神兵利器,周青修为jīng深,隐隐看见这彪形大汉泥宫丸内漂浮的乃是一头小小的金钱豹,知道这家伙是一头豹子妖jīng。

    看见周青稽首打招呼,豹子jīng连忙停下还了一礼道:“道长有何询问?”

    “这妖怪,还颇通礼仪啊!”周青心中诧异,也不多说废话:“贫道炼丹还缺几味药材,听说药王山就有,奈何贫道这是第一次来,却是不知道路程,敢问道友可否指点一二。”

    “哦,不客气,不客气,此地再往东行,过了八百座山头,就可以看见药王山了,那药王山满山都是灵药,很好辨认。”豹子jīng连忙道,讲了几句客气语言,匆匆别过了。

    “有妖怪穷凶极恶,jiān诈狡猾,有妖怪迂腐善良,彬彬有理,有道人巧取豪夺,心狠手辣,有道人一心求道,清尽无为,人妖同途,却不好分辨,善中有恶,恶中也有善,搅和起来,也是一塌糊涂。”周青得那豹子jīng点名的方向,架云而去,些些也也。

    不出半个时辰,转过了八百山头,猛见一山,不怎高,就是两三百丈高下,宛如一条牛背,平地岭岭,没有尖尖的山头,地势浑雄,彩光艳艳,有无数的宝光瑞气藏出山穴之见,只冲上半天,又落的下来,发而不散。

    周青手伏竹杖定睛一看,里面三三两两有手挽花篮的童男童女,还有那几个和自己一般的道人,或是取了葫芦装药,或是取了竹篮采草,一山都灵药,那山涧石壁之上,还盘算有独角大蟒,守护九叶兰实之类。

    “好个出去!”周青暗下云头,叹道,几个采药的道人或者是jīng怪,远远看见周青落下,也不惊奇,也不前来打招呼,都是各做各事,另周青好声奇怪。

    “兀那道人,这药王山乃是我家积雷山山主所有,你采药可以,切不可伤了其中守护药材的灵兽,有灵兽守护的,多是奇种之内,你也不采绝咯,留些后根,rì后还有机会来采,乃唤做细水常流。”一个守山的女童正拿玉瓶收集百花仙露,看见云头落下,又是一修士,也不知道行如何,见面向陌生,连忙飞身上前,说了一些注意事项。

    “这个贫道知晓!”来到了妖怪窝里面,周青暗暗心惊,来采药的都是些善良之辈,虽然有几个妖怪所化的道人在内,但都有几分道气,浑身妖气清明,没有多少业障在生,显然是一心修持,不杀生灵的善妖之流。

    但是一路行来,八百山头,成千上万的石洞,都是妖气盘旋直上,几乎都要冲上天庭,山间杀气腾腾,有几处明显有妖王带领cāo练武艺,演练阵法,向毒龙那样的妖王将领,不下于千余位,而小妖兵士,铠甲鲜明,符咒焰焰,明灭晦现,也不亚于周青从龙宫借来的那些铠甲,小妖数量巨多,周青一路而来,气息都有几十万名,远处群山之中,还有喊杀之声,周青却不敢前去观看,想来不下百万。

    “乖乖,正是官兵进了土匪窝,我如今虽然是勾陈大帝,名义上三界妖族尽归我管,但是那龙女敖鸾说得好,多方不服,定要折我的面子,尤其是这积雷山中的牛魔王,手段通天,虽然不禁制道人来往,但要知晓了我的身份,只怕有几分不妥。”

    周青心中盘算,去人间北海之眼拿诛仙阵图的也和积雷山有几分关系,那芭蕉扇也是出自积雷山,周青化了身,前来观看虚实,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药王山后乃是一座更加高大的山岭,山岭之上有玉石扑成了阶梯,有无数雕龙绘凤的栏杆楼台,把山体围了数圈,隐隐可以看得一些侍女仆从穿插其间,端些金银果盘等物件,飘然而下,在药王山中采些仙果等物,此乃是积雷山主峰,摩云洞的位置所在,那摩云洞周围,左有仙禽衔仙草,右有灵兽扑地打酣,不像是妖王府邸,倒像是有道神仙的灵台。

    这山太过高大,与天接壤,俯视周围群山,宛如鹤立鸡群,一支独秀,后面又是连绵山川,妖气纷纷,无数妖将带领妖兵cāo练,方圆九十余万里,也不知道驻扎了多少了妖兵妖将,果然自立为王,连天宫都不怕。

    “像这等势力,我不知道要发展多久。罢了,罢了,今天是长了见识,到了妖怪窝中心来了,还是早早离去,免得多生事端。”周青也不和周围的一些jīng怪道人打招呼,怕自己身份露馅,别人起疑心,连这些童男童女都是返虚修士,这积雷山的实力,可见一般。

    周青就是寻山谷丘壑,悬崖峭壁,采了不少灵药,就准备返回,药王山是名不虚传,成千上万种灵药是应有尽有,周青也不要许多,就是够炼制一炉丹药就可以了,依照秘法,把自己几大弟子修为提升上去,倒不要多少灵丹。

    那修炼的功法,周青也渐渐的理顺了一些头绪,至少是修得天仙位以前,可以放心大胆的修炼。

    脚上出了两朵祥云,周青到了半空中,慢慢悠悠,一是好暗中打量,二是怕飞快了山中的妖王看见起了疑心。

    周青腾身而起,还没有离开药王山,只听得那摩云洞中一声炮响,一干侍女仆从慌忙跪在地上,周青在半空中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回头观望,就看得一黑一红个人影拉拉扯扯,架云朝自己这边过来。

    周青正要避开,却听得一个粗喉咙的声音朝他喊道:“前面那道人留步,前面那道人留步。”来人的两人虽然是架云,但是速度急快,周青还没有看清楚模样就到了不远处。

    “来的两人都是高手。”

    周青心中纳闷,怎么自己今天隐隐有些倒霉的样子,两人拉拉扯扯到了不远处,周青看得分明,一个是身材魁梧的男子,披大红披风,之上绣有九条五爪金龙,内套银sè甲猥,非银非铁,不知道是何物制成,虽然穿着嚣张至极,但是气息喊而不露,周青一时之间居然看不出修为。

    这一位相貌堂堂,外相犹如天庭的神将,骨子里面却是人间帝王的威严。

    另一位就不敢恭维了,长嘴大耳,一身黑sè钢硬的鬃毛,挺着个大腩肚子,犹如一个孕妇,分明是一头猪妖。

    这猪妖身上的衣着倒是十分的光鲜,但配合身材就有些难看了,犹如一个爆发户财主,这猪妖拉拉扯扯住那威武男子的披风,嘴里面骂骂咧咧,叫周青留步的也是这猪妖。

    “晦气晦气!”周青心里大大感叹,这两人修为实在是有些高深莫测,周青看不透,但是从积雷山里面出来的,只怕是厉害了不得的妖王,周青就凭自己的感觉,立刻就可以判断披金龙披风的很可能就是积雷山的山主牛魔王。

    “道士,道士!你来评评理,这厮借了我的兵器,半年前就该归还的,我都来的两次,这厮一味推脱,是不是我家猴哥不在,你就欺负老猪我。”拉拉扯扯来到了周青面前,猪妖吐沫飞溅,连连嚷嚷。

    “猪兄,我说了,我也是受人所托,你怎么不去找骷髅山,就来找我。”牛魔王道:“你那道人,是来采药的吧,这里没有事情,你可以离去。”

    周青一听,连忙架云就要走,却被猪妖一把扯住:“不要听这厮的,你先不要走,正要你评评道理呢。”

    “你这jiān猾的老牛,欺我老猪老实,谁不知道你和那骷髅山是一伙的,自己的法宝不用,非要去借老猪我的耙儿,你怕我不知道,你是想拉我们花果山下水呢。我老猪是看在猴哥当年和你们是结义兄弟的份上,碍了情面,才借给你,哼,当年说好咱们一起杀上天庭,用刀枪搠倒玉帝,夺了他的灵霄宝殿,你们却中途退缩,好没有胆量,我今天不于你分说,我们一齐去五庄观,请镇元老哥评评道理,你少不得也要还我耙儿。”

    周青渐渐听得心里大惊,这两人所说,只怕和自己脱不了干系,那猪妖口中的耙儿,只怕就是自己手里九齿钉耙。但是被猪妖一把扯住,脱不了身,周青大急,恨不得轮起竹杖就给那猪妖一下,再跑路,但是自己也明白,这个想法不现实,这是积雷山深处,跑也跑不出去。

    “猪兄,先前那话是开玩笑了,你怎么就当真了,嚷嚷出来,给人看笑话,先放了这位道长,我且于你细细分说。”牛魔王很是无奈。

    “你又要拿谎话哄骗我这老实人,今天你不拿耙儿来,我就不放。”

    “好好好!我就还你耙儿!”牛魔王手里面一晃,多了一面金盆:“我就知道你难缠,刚才是戏耍一下你,你还当了真,你那钉耙失落在人间界,我都不愿意去,便特地从圣母那里借来了聚宝金盆,你那钉耙是你亲手炼制,就算被别人拿到了手,封印了里面的元神,感应不到,你只要将你的一丝元神混合心血滴入盆中,再炼你修炼时的咒语,钉耙就可以自动飞回来。”

    “什么?有这样的法宝?该死的云中子,怎么没有记载?这样一来,我不是漏陷了吗?”周青一听,暗暗大骂,真是流年不利,怎么有这么变态的法宝。

    猪妖放了周青,一把抢过金盆,周青连忙飞遁,哪里知道,猪妖是急xìng子,周青还在两人的视野之内,就听得轰然一声想,那聚宝金盆大放光明,直冲斗府,周青介子空间里面的九齿钉耙一阵抖动,上面的符印纷纷爆裂,居然自动冲了出来,五彩毫光大放,细小金甲天神围绕,仙音阵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