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猪妖和牛魔王都是一愣,猪妖一脸茫然:“我这耙儿怎么到处都是,随随便便一个道人都有随身携带?”

    丢了聚宝金盆,一把抓住飞过来的九齿钉耙,抚摩了一下,随即又满脸堆笑,“是我这耙儿,倒不是假货!”随即挥舞了一番,丢了个解数,只出得霞光万道,瑞气千条,映得整个积雷山光彩艳艳。

    牛魔王的脑袋比猪妖要灵光许多,立马回过神来,大吼一声,化为一道长虹,在周青一愣之间,迅速拦在前头,细细的打量了一下,突然冷笑起来。

    “本王怎么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你这道人是生人,却有些眼熟,原来是新任的勾陈大帝,难怪,难怪,想必人间的事情,也是你干的,我就说,骷髅山那两个丫头和狼jīng,也算是高手了,怎么会在人间那等污秽之地吃亏,想必诛仙阵图,你们天庭已经拿到手了吧,只是以你的身份,来我积雷山,我自然是扫榻以待,摆酒相迎,怎么就这般藏头露尾,不过暗中窥视,yīn谋诡计,倒也是你天庭的一贯作风。”

    周青一听,心中暗暗叫苦,牛魔王这一番话语,还真是联想丰富,却是其中有些误会,不过在一瞬间推测这么多的事情出来,周青不得不佩服这头老牛的智商高人一等:“看来这厮不是那么好忽悠,只怕今天一战是在所难免,深入虎穴啊,搞不好老子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

    牛魔王在说话之间,远处山峦之中,冲出了数百道惊天的妖气,黑煞滚滚,妖氛弥漫,足足有六百多名妖王出现在了高空,身后各带一队妖兵,在积雷山方圆千里之地布置下了阵势,把牛魔王,猪妖,周青一齐围在了中间,周青现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心中暗暗盘算脱身之计,脸上却丝毫不表达出惊异的神sè,周青眯起眼睛,摸了摸手里的竹杖,慢条斯理的道:“好手段,不论是神仙菩萨都说积雷山兵强马壮,过不其然啊,纵横四海称混世,西方大力号魔王,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贫道自从力战大巫白起之后,今天才见到牛魔大王这等人物,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牛魔王听到周青“纵横四海称混世,西方大力号魔王”这两句话时,脸上便有几分不自然起来,这牛魔王本来是西牛贺州的一绝世妖王,后来西牛贺州佛风大盛,牛魔王和佛门争斗,被佛门的比丘夷塞尼菩萨击败,这才来到了南瞻部州,南瞻部州好道,西牛贺州好佛,世俗之间就经常争斗,那神仙菩萨也难免卷入其中,只是两方见面还是和和气气,暗地理隐隐都攒着劲呢,这两句话原本是妖怪只中称赞牛魔王的,现在听来,却是有些讥讽的味道。

    周青胡乱扯:“贫道去人间界不过是因为天数转换,大巫出世,贫道为免生灵涂炭,才下到人间,却不是贪图什么诛仙阵图,至于诛仙阵图是不是落到了天庭手里贫道不甚清楚。”

    话锋一转,周青把话题扯到了诛仙阵图之上,转移概念,绝口不提九齿钉耙的事情,但是人一听,稍稍一想,就会误会这九齿钉耙乃是天庭送给周青的,连那猪妖都仿佛有些明白。

    “我听闻你的名头,也听说过你的手段,但你只身一人来我积雷山,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本王敢说,就是上一任勾陈大帝也绝对不可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牛魔王看到周青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起了戒心。

    “你这道士,倒是胆子蛮大的,我的耙儿既然已经到了手,其余的事情我老猪也懒得再管,只是当年勾陈大帝曾经统帅三界妖族,你现在有何手段,能当这名号,这老牛却是有些不服,早就嚷嚷着要和你较量。老牛,你说是吧?”

    那猪妖说话粗声粗气,大大咧咧,大独子说话之间一挺一缩,有些滑稽。又好象是有意,又好象是无意。

    周青看了猪妖一眼,这猪妖说话又好象不是在挑拨,随口而发,不经过大脑一样,周青都分辨不出来,看了看远处凶神恶煞的妖王和漫天的妖兵,周青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

    “哦!贫道今天只是来药王山采药而以,牛魔王既然有兴趣和贫道比试一二,贫道当然不敢推辞,是你们两个一起上,还是妖族大军一起来围攻贫道,贫道虽然不才,手法还是有两道的,也不至于丧命,牛魔王的威名我也曾听闻,今天见识一下,也免得rì后说入了宝山空手而回。”

    到了这等身份,这等级数的存在,多说废话已经没有了用处,反而落了下乘,让人以为畏惧,周青当然不能示弱。

    先前周青在猪妖使用聚宝金盆的时候,飞遁而逃,已经隐隐失了面子,现在要是服软,那这勾陈大帝的名头也就遗臭三界了,以后不用混了。

    “哎呀呀,你敢小视你猪爷爷!”

    一听周青要两人一起上,那猪妖顿时大怒,冲将过来,举耙就要开打。却被牛魔王一把拉住,周青顿时放下了心思:“原来这厮是个夯货,没有心计,以前那是无心之言,并非是挑拨。

    “猪兄不必心急,我牛魔王没有你们天庭那么无耻,用天兵天将围殴一人的事情却是做不出来,你既然被册封为勾陈大帝,本王也是妖族,自然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能当此名头,猪兄今天是我的客人,既然也要和道兄比试,那我自然是先要相让。无论是胜败,道兄尽可以离去。”牛魔王哈哈笑了一声,放开猪妖。

    听了牛魔王的话语,猪妖把钉耙放下,上得前来,唱了一个大诺道:“我猴哥时常提醒我,莫丢了花果山的脸面,但老猪我却是个急xìng子,时常按奈不住,不过你这道士,倒还是有两下子,老猪我名字叫悟能,又有一名叫八戒,你可要记好了。”

    周青也报了道号,牛魔王闪过一边,猪八戒身形一晃,刹那之间就来到了周青面前,钉耙九齿寒光一闪,冷生生的气流直压而下,像是要把周青的脑门上开九个窟窿。

    “这八戒,也是一个劲敌啊,不过和白起相比,倒是要差了一点。”周青反映敏锐,猪八戒一动手,就明白了他的实力。

    这九齿钉耙原来毫不起眼,虽然是神兵,却没有多大的威力,但到了猪八戒手里,威力陡然增大到了十倍,带起的天地灵气急速涌动,狂暴无形乱流翻滚,把空间都扯成了一块一块,层层叠叠,说不出的诡异。

    周青身为超级高手,当然不怕,身形一翻,闪过一边,用竹杖疾点钉耙头,两者相互碰撞在一起,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道迅速传遍了整个被妖王用阵法封锁的空间,周青手腕居然有些发麻,竹杖之上十二条暗金sè的蜈蚣一闪一闪,无数符文流转而出,把九齿钉耙弹开,发出了叮当的脆响,几乎方圆万里地界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厮,好大的力气?”周青和八戒硬拼了一记,八戒连连退了几丈开外,大叫起来“好道人,你没有得道之前是打铁的吧,怎么这么大的力气。”

    这竹杖乃是周青自己炼制,有杀手锏再里头,一丝一毫,都是定身打造,运用起来,得心应手,就如自己的手臂一般,相比之下,七宝妙树虽然要比竹杖要强大一些,也运用得纯熟,但远远没有自己打造的好。

    要是七宝妙树在手,周青要击败八戒,却也没有什么难度,但是这条竹杖却不能刷落兵器,只能硬碰硬的来,八戒武艺高强,耙法jīng妙,一时半会要分出胜负也有难度。

    八戒用耙打,扫,勾,点,戳,搠,时而倒转耙头一绞,要绞落周青的竹杖,奈何周青一条竹杖使得如灵蛇一般,上面的千道万道灵符配合十二条蜈蚣组成各种大阵,抵消了九齿钉耙之上的霞光瑞气,只见人影连连闪动,牛魔王目不转盯的看着两人,旁边站力了八大妖王,一个身高三丈的妖王道:“大王,你看这两人谁胜谁负?”

    牛魔王笑道:“这道人武艺倒是要高出老猪一筹,但是兵器不行,那条竹杖明显敌不过久齿耙,长久斗下去,只怕这道人要吃亏。”

    两人又斗了十几个回合,八戒九齿钉耙越用越顺当,和周青都了旗鼓相当,还略占了上风。

    猪八戒杀得兴起,又想速战数决,占了上风之时,突然猛一发力,把周青杀退几步,跳出圈子,拔了几根身上的猪鬃下来,在口里面嚼得粉碎,随后一口气喷了出去。

    只见无数的碎毛在空中飘荡了以下,变成了千百个猪八戒,都使一条光彩焰焰的九齿钉耙,一齐朝周青筑来。

    而猪八戒自己的本体一隐,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显然是等着机会打周青的闷棍呢。

    原来这猪八戒自从修炼有成,身上的每根毫毛都通灵变化,而花果山一脉有一种修炼之法,在炼道的同时,可以将自身毫毛炼成象第二元神那样的东西,rì夜修炼,储存灵气,待对敌之时,就可以喷撒而出,每个变化的自身,都有自己一半的实力,实在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法术,但是修炼起来,所要的时rì也是不短,往往就要千年万年之久,想不到这猪八戒居然炼成了这种法术。

    牛魔王看见猪八戒隐在其中,暗暗心惊,这种法术,却是不怕群殴,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花果山能够在三界称雄,有三层原因就因为这种变态的道术,不过传闻听说,花果山中,只有齐天大圣,和属下的马流二元帅这三个人才修炼成了这般厉害的神通,猪八戒虽然是花果山的二大王,但也没有听说过有练成这般神通。

    “想不到这猪以前却是深藏不露。”

    牛魔王和周围的妖王都有些不自然,当年地仙界中七大妖王共同联合,杀上天庭,要夺了灵霄宝殿,打到了南天门之外,却有西方极乐的众佛菩萨来援手,牛魔王原来就吃了佛门的亏,有些忌惮,便和其余五大妖王中途退缩,只剩下花果山一脉,不过花果山妖王硬是打到了灵霄宝殿,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双方罢兵言和,花果山成了地仙界妖族之中唯一的受天庭认可的势力,和玉帝平起平坐,是为齐天大圣。

    其余六大妖王失了脸面,便不再出现,各自隐居修炼,但这牛魔王却是不甘寂寞,因为和西方佛门结怨,又比敢上那西天极乐去打,只有在南瞻部州的山中积蓄实力,暗中支援大唐国。明地里奈不何人家,暗地理也要对方失了面子。

    “糟糕!这厮还有这一手,我虽然不怕,但是被钉耙打一下,岂不丢了面子?传了出去,不好做人啊!”周青看见成千上百的猪八戒打了过来,这些猪鬃变化的乃是实体,原来就是本体上的一部分,气息都一模一样,周青一时之间,也分辨不出哪一个是真正的猪八戒。

    要是让对方围了上来,那非要吃亏不可,周青当机立断,抓出一杆都天冥王旗,就地一摇,只见铺天盖地的黑烟滚滚而来,把场中搞得漆黑一片,那黑烟浓密粘稠,仿佛混沌未开一样,牛魔王都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周青将冥王旗展了三展,一个都天魔神的脑袋出现在旗面之上,张开血池一样大小的嘴巴,就是一吸。

    而周青自己眨眼之间就现了法身,竹杖和大剑,莲花,水瓶,钵盂,令牌等八样兵器同时抛起,那八样兵器一起被蜈蚣组成的大阵拉扯入内,全部融进了竹杖之中,原本碧绿的竹杖隐隐有暗金的颜sè流动。

    周青把冥王旗一收,黑气尽消除,魔神的脑袋也藏了进去,旗上多了几根如钢针一样的猪鬃毛。却是周青用法宝破去了猪八戒的法术。

    一杆钉耙从后背出现,没有带出一丝风声,九个牙齿狠狠的筑向周青的后背心。

    都天魔神祖巫,吞噬万物,重归混沌,也只有都天冥王旗,才可以开掉猪八戒的法术。至于会不会被察觉到什么蛛丝马迹,周青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能活活挨打吧。

    “没有放出都天魔神,应该不会被察觉吧!”周青心中暗想。

    早就在黑烟之中移挪了几步,收了毫毛,就感应到猪八戒的位置,哪里还能他筑到自己。

    把竹杖架住钉耙,使了个枪花,又把冥王旗一展,一口黑烟喷出,喷了猪八戒一个没头没脸。

    “你个该死的道人,居然使诈,这是什么法宝?”猪八戒见自己的猪鬃都没有凑到效果,又被对方的黑烟搞得眼泪都差点出来,他是个夯货,直肠子,以为两人就只比武艺,加上一般的法宝确实伤不了他,全凭肉搏取胜,却没有想到周青有这般法宝。

    周青饶到背后,顺手一杖,砰的一声打到了猪八戒的身上。

    “噫!?这杖没有什么威力啊!”

    猪八戒只往前退一个跄踉了两步,觉得没有什么事情,连忙转过身来,就要再战,哪里知道就在下一刻,自己泥宫丸内的元神好象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拉扯,差点就被逼出了肉身,一丝丝无形的东西,仿佛蛛丝一样,要侵入自己的元神内部,又有一股巨大的力道仿佛把自己向那十把层地狱中拉扯一般。

    幸好猪八戒的元神已经凝练成和自己实体一般,没有什么分别,能够抵挡住业力的侵袭,要是换了一般的仙人,早就失去了抵抗,元神脱体去了,饶是如此,猪八戒还是连肉身拉入了虚空之中,竟然是往yīn曹地府的六道轮回中去了。

    地狱冥河,宽达三百六十五里,隐和周天之数,河水尽做漆黑之sè,yīn风呼号,寒浪滔滔,每隔三百六十五丈,就有六个巨大的旋涡,做六道轮回之数,河里面有无数冤魂厉鬼哀号,沉浮不定,一片惨叫之声,都挣扎着朝那旋涡涌去,奈何还没有到旋涡旁边就被弹开。

    每六个旋涡之上都有一座漆黑的桥,乃是yīn司之中的奈何桥,上面有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带领着无数的鬼卒压着冤魂去枉死城报到。

    河里的冤魂都是些刚刚从十八层地狱之中受苦出来,消了罪孽,投入到冥河之中用寒水洗去业力,才可以投到轮回之中。

    河边有些鬼卒拿着耙子,把那些洗得发白的冤魂勾上,一一压走,在枉死城中由判官处理,看是变人,还是变草木,还是变畜生。处理之后,再压到奈何桥上,一一推进旋涡之中,由旋涡绞得粉碎,重新投胎去了。

    无数牛头马面在奈何桥上吆喝,冤魂嚎哭惨叫,黑白无常的yīn声尖笑,铁链抖动时的哗啦哗啦响,使冥河之上热闹非凡,远处一座巨大的城池就是枉死城,这枉死城的面积比整个积雷山还要大,枉死城后面就是yīn山,乃是十八层地狱的所在,拔舌,腰斩,扒皮等地狱都设置在yīn山之上,上面鬼魂更多,简直无穷无尽。

    整个yīn山,比积雷山要大上十倍。里面的yīn兵鬼将有亿万之众。yīn山顶上却是光明大放,结成朵朵金莲花,普照下来,乃是地藏王菩萨居住的地方。

    整个yīn曹地府都有朦胧腥臭的黑雾笼罩,不见天rì,永远都是这一副景象。就在奈何桥上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yīn兵鬼卒嚷嚷不休之时,那天上突然一巨响,一线光明shè了进来,随即就出现一个胖大的身影,直直落下,往冥河之中的六道轮回落下去。

    “啊!”猪八戒被周青一杖拍进了六道轮回之中,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正苦苦运功抵挡业力的侵袭,突然听得有一声响动,下方有水响,人声鼎沸,冥河之中的六个旋涡发出了吸力,使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投了进去。顿时明白了是什么事情,吓得一声尖叫,硬是要落到旋涡中的时候,横移了数丈,扑通一声跌进冥河之中。

    “好险!”猪八戒随手摔开了涌上来的冤魂,身体的业力被冥河水洗刷干净,惊魂未定,想起刚才的情况,一阵后怕,幸亏自己的元神还在肉身之中,冥河之中的六道轮回对自己的吸引之力不大,要是元神脱体,自己非要被卷进旋涡不可,进了冥河之中的主轮回,除非是三清道尊,如来佛祖这等人物,否则都要立马被打散重新投胎。

    “哪里还的妖怪!敢闯进地府,拿下,赶紧拿下!”一干yīn神顿时回过神来,看见了猪八戒,都飞将过来,用钩子铁链来拿。

    “你们这干该死的yīn神,就不认得我猪爷爷了!”猪八戒一钉耙筑倒了几个yīn神,也不多说话,乘对方还没有包围过来,一冲而上,破开了虚空,又回去了。

    “这好象是花果山的二大王猪八戒,出了什么大事情,查点被人打入了轮回之中?”少时片刻,有黑白无常连忙进了枉死城禀报给十殿阎王。

    “速速查探!”秦广王听见消息,连忙敲钟召集十殿阎王,又命人去查探情况。

    又过了不久,积雷山山神和土地来报:“勾陈大帝在积雷山和牛魔王争斗,那猪八戒正是被勾陈大帝一竹杖差点打进轮回。”

    “什么?勾陈大帝被妖兵围困,这是大事情,诸位同僚,我们速速上表奏请玉帝,请天庭定夺!”十位阎王一商量,定出了方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