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好厉害的道人,老猪差点就玩完了,算了算了,也是我老猪吃饱了没有事干,打什么架,睡睡觉不是更好,罢了罢了,既然我这耙儿回来了,其余的事情老猪我就懒得管了,回花果山,回花果山,每天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吃玩了舒舒服服睡上一大觉,神仙都没有我老猪的rì子好过啊,让那头老牛去和道士争斗。与我没有关系了。”

    猪八戒出了yīn曹地府,抗起钉耙,本想要去找周青的麻烦,突然间却打了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转念一想,竟然不去积雷山,往东走了,慢吞吞哼哼唧唧架云直奔花果山,也不管牛魔王和周青怎么搞,竟然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半点也不拖泥带水,也不计较一周青那一杖之仇,先跑回去睡大觉。

    “这是什么杖?怎么把猪八戒就打入了轮回之中,那不是凶多吉少?”牛魔王看见周青一竹杖把猪八戒打入了yīn曹地府,六道轮回之中,心里暗暗惊讶,不知道周青手里的竹杖是件什么兵器,拼斗起来不怎么样,打在人身上确实在是恐怖,又见八戒久久不上来,以为他被周青一杖打杀了,哪里知道这八戒却是回去睡觉了。

    “好道人,居然敢打杀我兄弟,今天我们是结定了仇家了!”

    牛魔王心里暗喜,周青打杀了猪八戒,天庭和花果山的恩怨又要升级,他却是可以鱼翁得利,不过样子还是要装的,叫狼虫虎豹、騃麂獐魃、狐狸獾狢、狮象狻猊、猩猩熊鹿、野豕山牛、羚羊青兕、狡儿神獒等三百妖王退后,抓出一根乌黑的混铁棍,通体一根,没有任何的花纹符篆在其上。

    把棍直直指着周青,牛魔王的披风飘飞,哗啦哗啦大响,铠甲却是纹丝不动,高大威猛,仿佛一座巍峨的高山耸立在周青面前,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如泰山压顶一般涌了过来,在周青眼里,天地俱都消失,就只剩下牛魔王大如须弥的身形。而周青就象是一粒芝麻,在一座大山面前,无比的渺小。

    牛魔王的法力,确实已经通天彻地,那猪八戒有些懒惰,只知道吃喝睡觉,修炼不勤快,虽然仗着花果山得天独厚的灵脉和法诀,有了一些成就,但是怎么能和牛魔王这等混世魔王相比,充其量也就比那芭将军高上一点点,甚至相差不多,要不是那九齿钉耙敌住了竹杖,恐怕还要吃些亏。

    周青还是眯着眼睛,摸了摸竹杖,这条竹杖,做为兵器确实远远比不上七宝妙树,但是和自己凝练的八般兵器合一之后,妙用无穷,可以将人元神打出,拉扯进入轮回之中,但是毕竟业力太少,碰到超级高手,元神凝练成赤子,和自己的实体一般无二,却是不能彻底将对方一举击溃,只能制造一点麻烦而已。

    不过到了周青这等级数的人物,要彻底杀死,确实是很困难,白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果然不愧是牛魔王,还在白起之上,只是不知道能比白起挨打不?”

    上古大巫,没有有元神,肉身如果被击溃,就消散在天地之间,所以肉身无比强横,近乎不死,连玉帝捉住了白起,要诛杀他,都有十分的难度,因为没有元神,所以连那业力也对大巫没有用处。

    “这一仗凶险啊!搞不好今天要栽在这里!”

    牛魔王一露气势,周青就知道不好,他的金身虽然强横,又结合十二祖巫的肉身结自创了凝练的功法,但毕竟时rì还短,比不得白起的不死之身,而牛魔王不知道是修行了多少万年的魔王,肉身和元神rìrì锻炼,无论是法力还是神通,比那猪八戒都要高出十倍,周青对付一般的仙人是玩弄于鼓掌之间,但对付这牛魔王,恐怕还要有些差距。

    自从进地仙界来,周青事事顺风顺水,借助那老鹰,芭将军,老鬼数十个妖王和东海龙王集起百万水军之力,抗住白起,才被天庭众神擒拿住,最后功劳却落到了周青一人身上,又上了灵霄殿见了玉帝,被册封为有名无实的勾陈大帝,可谓是威名赫赫,但实打实来说,其实名头有些过了,和自身的实力不成正比。

    正因为如此,那玉帝看见周青有几分手段,又对他造不成威胁,才册封了勾陈大帝利用。

    周青心里也是自知,幸亏他领悟各派典籍仙法,又参太古洪荒的祖巫元灵,无一不是绝世奇缘,加上自己天纵之才,修行一rì千里。又巧取豪夺,法宝都是一流货sè,加上见风使舵,才没有吃什么亏,哪里知道今天有些倒霉,进了贼窝,被当场拿个正着,迫不得以和这凶名威镇三界的牛魔王争斗。

    “真是虚名害死人啊!”周青是不得不战,要是没有册封勾陈大帝,自然可以用语言忽悠,甚至逃跑都无所谓,但是现在却是不能失弱,否则以后没有办法混了,玉帝这一招,确实歹毒。由不得你不起冲突。

    牛魔王一混铁棍当头打来,仿佛共工撞断了不周山,天都塌了下来,又牢牢的锁住了周青,使其避无可避,就这一招,和猪八戒简直是天壤之别。

    周青全身实力尽数施展而出,把竹杖一震,喀嚓,喀嚓一阵爆响,十二条蜈蚣浮现在杖之上,金光闪闪,宛如雕刻在上面的一般。

    竹杖之上的所有阵法一齐旋转,破开罡气,疾刺牛魔王的双眼,就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牛魔王的法力神通已经超越了全盛时期的白起,此时又是全力出手,凭周青的竹杖要硬接混铁棍,只怕要被打成两截,连金身头颅都要被打成烂西瓜。

    牛魔王看了半天,已经知道了周青的法力,有十足的把握将其击败,但是周青手里的竹杖诡异,猪八戒久久不上来,在牛魔王的心里显然是遭了毒手,对周青这竹杖有了十二分的忌惮,当然不敢挨上一下,自己这一棒下去,固然能够打杀对方,但是被打入轮回,显然是太不划算了。

    亏得猪八戒帮忙,临时起意,回去睡觉了,让牛魔王误会,高估了竹杖的厉害,要不然,双方一硬拼,吃亏的绝对不是牛魔王。

    这猪八戒,却是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帮了周青的大忙。

    凭牛魔王的神通,这点业力,恐怕连拉都拉不进去。

    回转混铁棍一架,和竹杖碰了个正着,漠漠冥冥中一股浩荡的巨力冲进了竹杖之中,随即就是噼里啪啦乱响,保护竹杖的三万六千道神符,一万八千个大阵被破去了一半,周青手腕酸麻,差点拿杖不稳,就这相互碰撞一下,就查差点毁了竹杖。

    “要是七宝妙树在手,断断没有如此狼狈!不过这未尝也是一种考验。”

    周青到了紧要关头,心里通明,自己的祭炼的法器,虽然不如准提道人的宝树,但是要成为一件绝世法器,须是在战斗之中领悟其弊端,再行祭炼改变,能和牛魔王争斗,也有收获,不过是风险太大了一些。

    再也不敢和混铁棍硬拼,周青只是施展全力游斗,牛魔王棍棍力道沉雄,犹如开天辟地一般,虽然刚猛,但是有些手法招式却是浑然天成,异常jīng巧,周青这一场拼斗,完全处在了下风。比和白起在三界缝隙之中拼斗之时,要吃力了百倍。

    幸亏有猪八戒的误导,周青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法子,你打我的脑袋,我就戳你眼睛,牛魔王畏惧竹杖,当然不敢似一下威力,有了顾忌,周青还能支撑片刻。

    “再打半了时辰,我真要交代在这里了,这牛魔王的实力在我之上,似乎还是游刃有余,没有出全力,要跑掉,还真是一件麻烦事情,逼急了,老子也就豁出去了,召唤出六头都天魔神,合力做了这厮。”

    周青苦苦招架,牛魔王游刃有余,轻松写意,一干妖王都大声喝彩。妖兵齐齐呐喊。

    “大王,一棍打杀这道士,让天庭晓得我积雷山的威风!”

    “天庭也是无人了,居然随便来一个业道士就封什么大帝,敢明儿我也去天上要个大帝当当!”一个银眼狻猊妖王哈哈大笑起来。

    “大王,拿住这道士就是了,我们好久没有吃人肉,正好尝尝鲜!”一头黄毛狮子妖王张开血盆大口叫道。

    “周道人,你打杀了我兄弟,我饶不得你,你已经是瓮中之鳖,跑不了,放下竹杖,免得受苦,来了我积雷山,就算是玉皇大帝,也是一样。”

    牛魔王见周青居然在自己的混铁棍下还能支撑许久,心中也有几分惊讶。

    牛魔王是地仙界中土生土长的妖怪,原来就居住在西牛贺州之中,自从人间界的封神一战,各路神仙菩萨都来地仙界中,西方被佛门占据,牛魔王败给了比丘夷塞尼菩萨,赶出了西牛贺州,一心报复,勤修苦练,数千年来,实力大增,又祭炼了一种极其厉害的法术,准备要找回场子,见周青苦苦抵挡,又怕他竹杖打到自己,一时之间擒拿不下,要想使用法术,又怕走漏风声,传了出去,对头知道有了防备。

    周青哪里还能分出神来回答,也充耳不闻,一边全力抵挡,一边盘算着脱身之计,以后法力高深了,再来找回场子,现在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且不说一人一牛妖在积雷山上方打得天崩地裂,那十殿阎王联合上表,由秦广王一路直上,到了天界,直奔南天门,四大天王听说有紧急之事,也不敢阻拦,连忙放了进去,秦广王手持表文,直奔斗牛宫,这是闲暇之时,没有朝会,灵霄殿上没有仙卿,玉帝在通明殿中和王母一家子观看歌舞,吃蟠桃,饮琼浆,好不快活。

    玉帝有七个女儿,一个儿子,那八太子就是调戏龙女被挨打的那位,座在王母身边,现在却是规规矩矩。

    “我儿啊,那南海四龙女不过是一妖族而已,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待赶明儿母后给你找一家仙女。”王母见那八太子闷闷不乐,知道他的心思。又对玉帝道:“哪吒不是和龙族有深仇吗?怎么这回就帮他说话了!”

    玉帝听闻有几分微怒:“哪吒乃是阐教十二金仙太乙真人的徒弟,那南海龙女乃是道行天尊的徒弟,这些阐教金仙,不服天庭管辖,只尊原始天尊符诏,又极其护短,手段又大,法力又高,这事情就算了,免得再丢面子。”

    “父王乃是三界至尊,还怕他小小的几个什么阐教金仙不成?”那八太子语气有些骄横。

    “你这畜生,不知道天高地厚,以后收敛一点,不要给我惹麻烦,那龙女持有绝仙剑,无人能挡,你再要惹事,一剑将你杀了,也省得心烦。”玉帝怒道。

    “你发什么火,自己无用,被三教架空,连野猴子都欺负到了头上,对我儿撒什么气。”王母大怒。眼看就要吵起嘴来,外面有灵官来报。

    “幽冥秦广王有要事禀报陛下。”

    两人这才熄了怒火,王母带着儿子回了瑶池,玉帝起架灵霄殿。

    “岂奏陛下,小王有表奏上!”秦广王跪在下方,上了表,“勾陈大帝在积雷山被牛魔王带领妖兵困住,花果山二大王猪八戒被大帝打入冥河之中,险些进了六道轮回,此事紧急,勾陈大帝一人深入妖穴,怕是抵挡不住,还请陛下定夺。”

    退到一边,一边仙卿都议论纷纷。“这么快?怎么那道人就和牛魔王这等凶神恶煞对上了,只怕有些麻烦。”玉帝听了禀报,又看了表书,心中大惊。

    “臣愿意帅天兵营救勾陈大帝。”一旁哪吒闪将出来,托塔天王都拉将不住。

    “恩,勾陈大帝乃是我天宫四帝之一,不能损于下界魔王之手,那牛魔王势力强大,朕着你们父子点百万天兵,二十八星宿,七十而天罡星君,三十六地煞星君下界,务必要接应勾陈大帝!”玉帝下了旨意。

    哪吒父子点齐了兵将天神,滚滚朝积雷山而来。

    牛魔王法力通玄,妖兵无数,但是二十八星宿,七十而天罡星君,三十六地煞星君这些星神,个个都是当年通天教主座下,死在万仙阵中的妖族高手,被册封神职,虽然没有当年的威风,但实力之强,谁都不能小看,有几位,恐怕还在哪吒之上,这样强大的阵容,却是玉帝下了血本,周青能和牛魔王争斗,又另玉帝刮目相看,白起还没有被降伏,玉帝现在缺少帮手,周青这等手段的人才,当然不肯防过,尤其是勾陈大帝是自己册封。要是被牛魔王所擒拿,天庭的面子不好看。

    天宫毕竟是正统,要对付像牛魔王这样的妖王,还是没有什么顾忌的。

    积雷山周围耳目众多,一般的情况还罢了,像天庭这样大规模的出兵,气势汹汹,金光滚滚,紫气腾腾,哪里还有不察觉的道理,找就有小妖与路报上,传到了周围妖王的耳朵里面,那银眼狻猊大叫起来:“大王,不好了,那天庭出了无数的天兵天将,往我积雷山来了,肯定是要救这道人。”

    牛魔王一听,心里有些急噪,他占尽了上风,却又怕逼紧了周青玉石俱焚,周青的竹杖是他最为顾忌的东西,现在居然天庭都知晓了此事,断断不能让周青跑掉。周青一人闯进积雷山,要是安然无恙,牛魔王干脆找快豆腐撞死算了。

    “道士!本王千年的苦功修炼的法术,你今天可是吃了头筹!”

    牛魔王把混铁棍一支,跳出圈子,伸开簸箕大小的手掌,念了个咒语,朝周青虚空一压。

    轰隆五声巨响,直震得山川崩裂,江河倒流,那天上的虚空裂开,出现了四座大山,分别闪动着金光,红光,绿光,蓝光,那下方也拢起一座山峰,黄光闪闪,五座大山做五行之状态排列,相生相克,生生不息。

    乃是牛魔王自从三千年前大败之后,悟得的大神通,采集五行jīng气,用秘法符咒加上自身元神祭炼,炼成五座大山,按五行大阵排列,后土在下,金木水火在上,一齐挤压而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任你天大的神通,都要被压在其中,五行大山一磨,就成齑粉,神形俱灭。

    “不好,老子今天栽了,这厮神通太大。”

    周青无路可逃跑,眼见上下五行大山挤了上来,连忙把身体一撑,头现黑白两颗舍利,白舍利变化成白气,结成千万朵白莲,顶住上方水火金木四座大山,黑舍利化成千万朵黑莲在脚下撑住后土大山。

    “噫,原来你是和尚出生,半路改行做了道士!”

    牛魔王一见舍利,有些吃惊,佛门之中的罗汉,菩萨,诸天,金刚,佛陀无一都有舍利,按修炼的法诀各有不同,佛门有八万四千种修习之术,牛魔王也不能尽数知晓。不晓得周青修的是什么神通。

    “本王最痛恨的就是佛门,今天本王不杀你,只把你压在山下,等哪天本王高兴了,再放你出来。”牛魔王把手一合,上下五座大山砰然一挤,把周青的黑白莲花纷纷挤得溃散。现出原型,依旧是两颗舍利,钻回了体内。

    “没有办法了,只有出绝招了,这该死的牛,居然有这么大的神通。老子临死也要拉你垫背。”

    周青祭出六杆冥王旗,排列在周围,旗身一涨。生生的撑住了五行大山。

    “这是什么法器?居然可以称住我的五行大山?”

    牛魔王不四人间的妖怪,也没有去过人间,也没有参加过封神大战,自然不认得冥王旗,何况那时候是化血刀,就算是有心之人,不细细观察,也分辨不出来。

    周青也不答话,今天要逃得xìng命,非要用全力不可,再也不顾忌什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把手一扬,六头魔神从旗中跳将出来,仰天就是一声咆哮,上至三十三天,下至黄泉地府,都微微一震,而这积雷山上方的空间仿佛碎裂了一般,一圈圈肉眼可以看得见的波纹扩散,当场就震死了百多头修为低下的妖兵,连一些妖王都运起功力支撑。

    五头魔神稳稳的撑起五行大山,任是牛魔王如何用力,都压不下来,周青收了冥王旗,身形一跃,站在那蟒头人身,踏黑龙,缠青蛇的魔神头顶,这魔神高百丈,体形庞大,周青在上面站得稳当。

    一报还一报,魔神也不用什么武器,冲出五行山,就拿手抓牛魔王,手上青蛇吐信,丝丝做响。

    牛魔王心惊,使了个法相天地的神通,变得和魔神一般高大,举起混铁棍照头就打,周青连忙跃来,魔神被打了正着,火星冒出,身体一沉,不过连鳞片都没有掉落半块,漆黑的鳞片之上,连一个白印子都没有。比白起的不死之身,又不知道强横了多少。

    那魔神挨了一棍,却得了机会,一把抓住混铁棍,和牛魔王争斗,相互比拼起力气来,周青瞄得破绽,就拿竹杖来刺眼睛,牛魔王抢不动混铁棍,又怕竹杖打到自己,只有腾出一只手来,仿佛敢苍蝇一般拍打周青。

    周青只好闪开,牛魔王分了神,冷不妨被魔神一把夺过了混铁棍,放在嘴里嚼吃起来,咯蹦咯蹦做响,牛魔王大惊失sè,连忙后退。周青法诀一指,五头魔神一把顶开了五行山,聚集到一起,周青依旧站在那魔神头顶,就要追杀牛魔王,却不想众妖王围了上来,天上又祥云滚滚,显然是天兵天将就要来到。

    周青不敢恋战,带领六头魔神一顿冲杀,那些妖王哪里有牛魔王那班本领,被六头魔神在眨眼之间就抓吃了数千个,硬生生冲出包围,周青鼓荡全身力气,化位一道黑sè长虹,几个呼吸,就消失不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