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毒龙!你哪里弄来的厉害法宝,仗着法宝取胜不算本事,有种你我较量武艺,看谁厉害!”

    毒龙洞中,一个妖王,全身乌黑,张满了鳞片,好象是一套鱼鳞铠甲穿在身上,很是威武,背后有两条肉筋从臀部缠绕其上,一直到了头顶,头上没有头发,漆黑光秃,两条从臀部而发的肉筋竖到头顶,有半尺来长,像两条肥嘟嘟的肉角,这肉角有小腿粗细,有些圆,宛如一个人的脑袋,五官隐隐可见,面目狰狞,实在是诡异。

    这妖王正是黑风山中道行最深的一个,乃是一个三尾乌鱼,这乌鱼乃是洪荒异种,力大无穷,分山劈石,天生多出两条尾巴可以化成利爪,常年栖息在水涧之中,还未成年之时,就用两尾所化的利爪rìrì抓挖涧底,要打穿地肺,引来地下河水,便可获取更多的食物。

    在黑风山中,千年才有了灵智,在一rì抓穿地肺之时,偶尔得了地下yīn河之中的一卷玉册道书,和几件法宝,便刻苦修行,虽然没有毒龙那般年长rì久,但是有了正确的修行之法和法宝的辅助,道行实力还在毒龙之上。尤其是多出来的两条尾巴,神通异常,这乌鱼修行了几千年,把这两条尾巴用元神祭炼,就快成功,变成分身,就等于又多了两条xìng命,比第二元神还要jīng妙好用。

    这次,毒龙凭借周青赐的七宝妙树,破了三尾乌鱼的葵yīn碧灵网,苦斗一番,才将之击败。

    毒龙修行的上清仙法乃是昆仑秘传,论jīng妙,当然要高出三头乌鱼老大一截,但是毕竟修行时rì短得可怜,一年都不到,能有多大成就?不是仗着七宝妙树,毒龙单对单,还真不是这三头乌鱼的对手,其余的妖王都臣服于毒龙,惟独有三尾乌鱼不服。毒龙将其擒拿到洞中,本想取他xìng命,奈何其余的妖王苦苦劝阻,才用符法禁制住了元神,等周青回来发落。

    周青进得黑风山,毒龙便禀报了经过情况,又缴还了七宝妙树,十八个妖王都来参拜,惟独那乌鱼在洞中骂骂咧咧,并不知道,要和毒龙重新较量。

    两万妖兵,除了毒龙手下的一千以外,都是参差不齐,不但是铠甲不全,修为也不高,和牛魔王手下的妖兵简直是差了无数个等级。

    “从敖鸾哪里借来有五千铠甲神兵,乃何还差许多,再去借,面皮却有些不好看,还是罢了,慢慢发展,这群小妖要成气候,时间还长呢!就是不知道我还能在黑风山待上几天,放出了都天魔神,只怕有些麻烦。”周青边想边进了洞,突然看见三尾乌鱼的异像,猛的一喜。

    “好妖怪,有几分道行,论道行,比毒龙还要强,又是天生异种,实在是一个得力的手下。”周青暗喜,就算有神仙还找麻烦,这些小妖怪可都是炮灰,成好牵制对方,或战或逃,周青的把握就打了许多。

    三界之内,要跑却是没有地方,还不如在黑风山中积蓄实力,万一有麻烦,还可以见机行事。

    “三尾乌鱼,你好大胆子,帝君进来,还嘴巴不干净!”毒龙喝骂道。

    “什么帝君,这道士就是你们所说的勾陈大帝,真是笑话,勾陈大帝会来黑风山这个穷山沟,收服我们这些不成气候的小妖?你这道人,到底是什么企图。”乌鱼看着周青,冷冷笑道。

    “这妖怪,不知道好歹!有几分手段,还真把自己当了人物。”

    周青本想将之收服,让这乌鱼带一万妖兵,一听口气,顿时不爽,上前就是一竹杖,正中乌鱼的顶门,业力凝而不发,打成了原型,趴在地上,就是三丈来长,乌黑通亮,口阔齿利的一头三尾乌鱼,两尾端做两爪子,簸箕大小,有六指,锋利尖锐,亮光闪闪。

    掏出一项圈,套在乌鱼颈上,又系了一条长长的丝绦,周青道:“拿出去,丢在毒龙潭中养着,派小妖看守,要这乌鱼每rì抓挖毒龙潭底部,直到将整个黑风山抓空为止,本帝君正好在内部设置阵法,聚集天地灵气,五行jīng元,黑风山以后就是修行胜地。”

    其中有几个和乌鱼交好的妖王想上前劝阻,却被周青的雷霆手段吓住了,不敢多言,奈何周青都看在眼里,觉得是个祸害,也懒得禁制他们,就把竹杖一丢,一一打成了原型,可怜五个妖王连仙位都没有修成,哪里是周青的对手,现了原型之后,又被周青那冥王旗一展,黑气一放一收,卷入旗中,没有了声息,其余的妖王都知道凶多吉少了,吓得魂不附体,连毒龙都战战兢兢,一齐下跪,磕头不止。

    “恩,这些妖王都是强者为尊,你手段越狠,他就越服你。”周青眼光一扫,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这些收服的妖怪,周青当然没有什么好脸sè给它们,不使雷霆手段,都觉得你软弱,以后便有异心。

    “毒龙,你继续cāo练妖兵,拣那道行高的,实力强的小妖五千个出来,把那神兵和铠甲都给穿上,rìrìcāo练,残余的一万五妖兵,你们个带一支,运法力将那些沼泽山沟清除,种上灵药异果。”周青继续吩咐,这些妖怪哪里敢不从,都领了命。

    周青把手一挥,十几个妖王只觉得身体一凉,泥宫穴中好象钻出了什么东西一样,数十道各sè光华落到周青手上:“本帝君已经收了你们一丝元神烙印,只要你们起了异心,本帝君心念一动,就叫你们灰灰湮灭。”周青当然不会放心这些妖王,下了禁制才是最稳妥的手段,反正这些妖怪只能做苦力。要对付起牛魔王那样的高手来,就如纸糊的一般。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扫平几座山头,多多收拢妖兵妖王,对付起高手来,多少有些牵制作用,周青却是不知道,自己被原始天尊正名。成了真正的勾陈大帝,还以为自己暴露了都天魔神,要被群殴呢。

    “毒龙,黑风山周围还有什么厉害妖王?你以一扫平需要多少时间?”周青很是心急。

    “岂禀帝君,小妖得帝君指点,道行一rì千里,不过黑风山周围三千七百座山头,势力复杂,妖王无数,帝君要小妖一一收服,只怕没有数百年的时间不能办到,还恐怕要帝君自己亲自动手,其中半数的妖王实力远远在小妖之上。兵力也是黑风山的十倍,要是帝君不出手,现在是以卵击石。”

    “哦,其中势力最大是哪几位?”擒贼先擒王,周青立马就定下主意,两界相交之地,三千七百座山头,总的加起来,比那积雷山都要大一些,却是一快宝地,要是全部收入囊中,倒有些势力,至少不怕天兵天将来围攻了。

    “西牛贺洲中的万毒山,南瞻部州的蛇盘山,这两座山头的山主乃是万毒揭帝和天蛇王,万毒揭帝乃是佛门三千揭帝之一,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离了灵山,来到万毒山做起山主来,而把天蛇王听说和南瞻部州中间的无当山有些来往,很是不好惹。双方都想吃掉这三千七百座山头,却是互有顾忌,暗地里动了几次手,不分胜负,要不然,我们这些小山都被吞并了。”

    “这事情不还办,都有关系,我就说,这块肥肉不好啃。”周青考虑的片刻道:“你不动声sè,尽量收服黑风山周围的山头,等到了十万妖兵,就偃旗息鼓,看看形式,要是没有动静,就继续收服,手段要狠一些,我赐你这杆旗,要是那不服,又难以对付的妖王,你就用旗一卷。”周青把那杆召唤蟒头人身魔神的冥王旗拿了出来,给了毒龙。又传了几句咒语。

    这魔神的实力最为强大,又在积雷山吞吃数百妖王,更加的厉害,周青给毒龙的咒语,并不能召唤出来,饶是如此,也是不是一般的法宝能够抵挡的,正好凭借扫荡的机会,又让旗进补一番。

    周青和牛魔王比拼一场,深深感觉到自身的不足,法力还浅薄,但牛魔王修行时rì太长了,周青虽然法决jīng妙,一时半会也赶不上,何况那些典籍功法的参悟,要熔于一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周青决定闭关参悟一段时间,毒龙要小心扫荡黑风山周围的势力,暗中进行,也要一段时间。

    毒龙cāo练士兵,其余的妖王带领一万五千小妖用法力搬运山石,清理泥潭沼泽,臭水山沟,那乌鱼没有办法,rìrì夜夜,打穿了地肺,引来地底yīn河之水将那些污秽之地一一洗刷,又打穿镂空的整个黑风山,九涧十洞都连通一起,周青用天符紫录引动地脉灵气,在山腹之内布置下三万六千道大阵,一时之间,灵气元力,五行jīng元,太yīn太华,无一不往黑风山蜂拥而至,那些小妖又四处寻找一些奇花瑶草,珍希果木栽种,又四处抓了些灵兽鱼儿,或是养在山内,或是丢在潭中。

    整个黑风山一该穷山恶水的面目,瘴气毒雾全消,巨毒虫豸被消灭一空,只见得整个山中有寿鹿仙狐奔走,树上有灵禽玄鹤栖息,青松翠柏幽幽,紫气滕于丹崖之上。

    周青在周围布置下大阵法封锁,灵气元力只进不出,地下又被乌鱼打穿,一样被周青封锁,灵气也不能泄露一分半点,奇花瑶草灵药受了滋润,更加茂盛,清香四逸,实在是灵台胜景。

    地仙结中灵气本来就浓厚无边,又被周青聚集起来,只进不出,没有两天,就呈了饱和状态,一些山崖受了五行元力的淬炼,渐渐也变得晶玉光华起来。

    周青心思一动,在山中心的顶上叫妖兵妖王开出了一块方圆数百里的平台,周围又用山石摆成阵势,中心留有一眼,把竹杖打了进去,山中饱和的天地灵气,五行元力全部向阵眼涌去,用来慢慢的淬炼竹杖。

    这竹杖的本源毕竟就是一根竹子,根基浅薄,虽然周青有阵法加持,又改造的结构,但毕竟不比那些天材地宝,天生就受了亿万年的锻炼,虽然竹杖妙用无穷,但碰到牛魔王那样的混铁棍,难免要被打断,在战斗之中,还要分出心思来保护。

    十二条蜈蚣飞腾变化,暗金的身躯,紫sè的斑纹符篆,个个都浮现出来,一截身子留在竹杖之中,另一截探将出来,宛如一条条巨龙,大口大口的吞噬着灵气,它们都是周青的分神,在周青的潜在意识一时之下,也懂得吸食jīng血,吞噬灵气来修炼,使自己强大。

    毒龙已经扫荡了九座山头,收服了十五万妖兵,虽然做得隐蔽,但还是消息传了出去,结果那万毒山和蛇盘山都派了小妖来jǐng告,周围的山头妖王也如临大敌。

    毒龙听了周青的号令,也不继续扩张,九座山头,连同黑风山,也有方圆八万里的地界,毒龙把妖兵收拢一起,选出了实力高的编成一队,共有三万,白天cāo练,晚上修炼,其余的妖兵都根据周青的意思,在其余的山中修建行宫,搭建阵法,把方圆八万里的地界守得铁桶一般。

    并不知道周青暗中指挥,只是见毒龙并不扩张,周围的势力都松了一口气,也没有人来打搅。

    过了几天,周青见风平浪尽,实在是忍不住,便呼唤出山神土地来询问,才知道自己勾陈大帝的身份居然被三清认可,还下了符诏,心中实在是纳闷,但隐隐觉得这件事情有利也有弊,不过最起码天兵天将不会像围剿白起那样围剿自己了。

    居然惊动了三清祖师,周青隐隐觉得与都天魔神有关,只怕还有什么yīn谋在里头,不过三清道尊,居住三十三天外,也不到是哪一方,以周青现在的实力,也不敢去问个究竟。

    暂时没有事情,周青也就放下心来,自己现在巩固根基,那些妖兵毕竟是头脑不灵活,当当打手苦力可以,做为弟子却是不行,周青要他们在山中修建行宫,正是准备把人间的根基搬过来。

    有山门,有地盘,又有浓厚的灵气,jīng妙的法诀,加上人类修炼要比妖怪快上许多,周青相信,再过一百多年,自己的实力也就壮大了。

    当下无事,周青吩咐了毒龙打理杂务,自己就在黑风山,那平台的阵眼旁边闭观去了。

    周青现在道行功力已经到了及至,再要飞速增长,就有些不大可能了,只要靠辛苦修炼,水滴石穿的磨练,这次闭关,倒不上一为了自己提升实力,而是参悟出功法,叫门下弟子修炼,免得都是些杂牌军。

    那仈jiǔ玄功,凝聚业力,锻炼神识本源,周青又吸收了舍利,猛鬼神识,当然进展极快,但任何功法,修到天仙之位,无灾无劫,以后再要进步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了,周青幸亏得到了大巫的意识,突飞猛进,才和白起打成平手,但终究不能一步登天,能和牛魔王相持许久,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周青才这么急于扩充自己的势力。

    勾陈天书,上清紫府仙诀,仈jiǔ玄功各派修行的功法,蜀山的剑修,祖巫那断断续续的意识,都浮现在周青的识海之内,一一摸清楚条理,结合起来。周青遁入了空明的境界。

    且不说周青在这里参悟玄功,那人间界的玉柱仙府之中,廖小进在一间密室之内,十三个赤条条的血族亲王都摆在其中,无数同鲜血凝聚的符录在身上画满,一根根血红的长针插在身体之上,廖小进依照血神经上的秘法引动了九幽魔火,一条条漆黑的火焰烧在这些亲王身上,身体渐渐稀薄起来,介乎于虚实之间。

    廖小进过了一个时辰,停了法决,让魔火继续煅烧,自己出了密室。

    “小进,那十三头血神子还要多久才祭炼成功?”云霞和几个姐妹在仙府之内游玩,小桥流水,十分的雅致。此时的玉柱仙府,却是生气勃勃,几百位童男童女分布在周围,或是锄药浇水,或是打扫清洁,偏殿之中的丹炉有呼呼的火响,却是几个弟子在看火,凝聚丹药元胎。

    “本来师傅说要九年,但是师傅说我乃是蚩尤的后裔,在祭炼血神子的时候,加上自身jīng血,速度要快上十倍,想必还过十来天,就要完功了。”廖小进连忙上前拜了云霞和几个师姑。

    “你师傅传来消息,在那地仙界中已经扎下了根基,现在正在闭关参悟,过不了多久就会出来,将洞府转移过去。等你炼好了血神子,你就去南北两极叫你两个师妹也做准备,对了,昆仑你大师姐那边也提醒一句。”

    云霞就在说话之间,突然仙府之内一阵sāo动,一个女弟子慌忙跑了过来:“主母,北海那边有动静了。”

    “妹妹,妹夫不放心的事情终于来了!”七彩仙子道。

    五个姐妹连同廖小进一齐进了大殿,一块水晶壁清晰的显示了北海海眼附近的情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