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宽十六丈,长三十丈的水晶就立在仙府内的一个方形祭台之上,水晶之内光晕流转,一副副的场景显现出来,都是深海的景象,照shè出特别剧烈的元气波动,那万丈海沟之下,虽然是一片漆黑,但在水晶里面显示,却是纤毫毕现,只有那最深处,接近海眼的一大块地方,有金霞碧光掩盖,流动盘旋,或沉或浮,有一股绝大,以至于恐怖的力量蕴涵在其中,怎么都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北海的万丈海眼之下,周青知道里面封印了一位封神时候厉害人物,持有三大太古杀阵中间的诛仙剑阵图,这种东西,没有人不会不动心,周青几次下去也看过,但均被金霞碧光挡在外面,前进不了一分,这才知道那封印的厉害,以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穿过,更不用说是见到海底之下的人了。

    没有办法下去,周青也不勉强,自己有了都天神煞大阵,又破碎了化血刀,凝炼出都天魔神,真正要布下阵势,比那没有诛仙四剑的剑阵要厉害许多,只是想参考一下而已,要得到手的心思倒不是很强烈,这玉柱仙府本来是镇压在海眼之上,其中有阵法直达海眼之下,但也只到了那层金霞碧光就停止,不过海眼周围的情况却和仙府息息相通,可以看清楚所有的情况。用来监视那是最好不过了。

    此时云霞和廖小进几人都在观看,之间那水晶之上显现的幻影一阵波动,竟然响起轻微的喀嚓之声,最后定格在一个镜头之上,原来那北海顶上,突然闪现出了一道银白sè的匹练,直达而下,像是一层层的阶梯,银白匹练周围几里的海水自然的分开,却没有一点涌动的迹象。

    “师妹,这是用法力幻化出来的手段,不是法宝,这种道行,怕不是已经到了天仙之位,难怪妹夫说了,有不小的麻烦。”看到这自上而下,仿佛没有尽头的匹练从海上直通而下,霓虹,七彩几个女子都惊讶起来,她们道行不高,但有几分见识,周青剿灭天下道门,大自在宫得到的好处自然是不少。

    那宫主又得到了清净琉璃宝瓶,里面的甘露混合灵药链制的金丹效果都要高出十几倍,云霞又那避水神珠采集了无数的灵药,虽然远远没有地仙界中的好,但对于她们来说,却是足够了,因此个个都踏进了返虚的境界,已经是长生的境界了,要是在以前,那还不知道要几十年,百多年的事情。

    “师娘,有人下来了!”廖小进看得仔细,却发现宽十丈的银白匹练阶梯款款下来三人,两个妖女,一个手持芭蕉扇,另一个两手空空,这个自然不必多说,正是被周青赶得落荒而逃,又丢失了法器的两个骷髅山弟子。

    和两妖女一起下来还有一位身高八尺,面目有些yīn鹫的中年男子,穿银光闪闪的法袍,也是两手空空,行在两女前面。

    一起在水晶内观看的云霞等人,在这银衣男子一出出现,都浑身有些yīn冷,后面的两个女弟子竟然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好象是感觉到有人在偷窥一样,这银衣中年男子突然转了目光,朝这边望来,两眼之中竟然是一片银灰的颜sè,连瞳孔都没有,实在诡异,廖小进和水晶之内的男子正好对视了一下,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心窝子里面升起,瞬间就游走了四肢百骸,连经脉都有些僵硬了。

    那双银sè死灰的眼睛,像是一个深深的旋涡,只要一对视,简直要把人的心灵神识拉扯进其中,堕入那无边的银灰之中,永久的沉沦,不见天rì。

    廖小进知道不好,心中还有一丝清明,赶紧闭了眼睛,默运玄功片刻,才消除了不适,突然身边一阵清凉,原来是云霞祭起了龙虎宝印,一龙,一虎的虚影在众人头顶上盘旋,发出青光。

    这龙虎宝印乃是当年张天师亲手炼制,攻击防御都不出sè,但却有强大的御魔功效,乃是安心定神,防止心魔入侵的最好法宝,一般修道之人在用功之时,将之祭起,护住自己,便可以防止走火入魔。

    当然天仙级的高手完全炼化了体内的yīn神,业力也被天劫洗去,修炼就讲究水滴石穿,苦苦打熬,根本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好险,还真是天仙级别的高手,不过这人显然是以妖道成仙,才会如此诡异,我看他,引起了微妙的心神感应。”云霞赶紧掉了目光,提醒众人,免得被人发现。

    “想不到这人间居然出现了妖族的仙人,这可是几千年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啊。”七彩仙子感叹到,看了两女一男下了海底,喊着下面的万丈海沟,也不急于下去,相互谈论些什么。

    “以我们的道行,只怕加起来,都不是这人的对手,师娘,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廖小进盘算了一下问道。

    “先看看情况,海沟下面的禁制连你师傅都无能为力,这人虽然厉害,也不是你师傅的对手,哪里打得开,不过既然来了,你师傅说了,来人就要把他们留下,免得以后又引高手前来。无故sāo扰这人间界。”

    “下面的海沟之中,你师傅亲手布置下了两一微尘大阵,四万八千道禁制,十分隐蔽,只要他们一进海沟,就要被困在阵中,以那银衣人的实力,字人困不了多久,不过只要拖延一时片刻,就足够我们赶到了,就在海沟旁边布置设下埋伏,等他们一上来,就一起出手。”

    “乖乖,我这师傅真是老谋深算,人家还没有来,就计算好了。”廖小进感叹了一句,随后道:“要是她们不进海沟怎么办?”

    “这个也好办,我自己有办法将她们引来,我们这仙府周围有九九八十一座岛屿,阵法禁制比那海沟之内的还要厉害,只要困住,让我召唤出你师傅的都天魔神,修想跑掉。”云霞笑道,“你师傅特地交代了,千万不能让她们跑掉,否则和我们打游击战就不好了,我们天道宗现在在人间分支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一旦跑了,损失极大。”

    原来都在计算之中,当下都不说话,只是注意着水晶上的幻影,各都准备起得意的法宝,等那两女一男进了海沟,被阵发困住,就一起出发。

    银衣人正是骷髅山守山大神,名叫神圣智狼,本体乃是地仙界中一头银毛大狼,得道已经有了千年的光景,一直在骷髅山修炼,颇有些神通,而那被蓝神化血刀毁了肉身的那位女子,原形乃是一头白狈,和神圣智狼十分交好,被周青吃掉的那头黑狼乃是神圣智狼的弟弟。

    这次几妖来人间,接二连三的失利,都知道了人间有个了不得的高手,那些骷髅山的大佬门又不便亲自出手,神圣智狼法宝一成,就被两女劝掇了出来,加上自己弟弟被杀,也要来报仇,周青原来的手段,在两妖女的印象之中,也不过是接近天仙的道行,只是手里的法宝强大而已,神圣智狼出手,当然有把握。

    任是这三人法力通玄,也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全部行动都在别人的计算之中。

    廖小进心里使劲的催促:“下去,快下去!……”而神圣智郎和两妖女竟然异常的小心,兀自谈论,就是不如廖小进的意思,廖小进无法,耐心的等待。

    这仙府之内,算得上高手的就是云霞,其余的都是刚刚进入返虚境界,就算是云霞,也不过是返虚中后期的修为,而那神圣智狼却是仙位的高手,那两妖女都是接近天仙的修士,双方实力实在不成比例,但是云霞手里有六头都天魔神,却是稳稳占了上风,所以毫不心慌。

    “你们两个要小心,我感觉都点不对劲,好象有人在偷看我们一般。”神圣智狼面sè好象是永远不变一样,老是一副yīn深的神sè。

    “偷看我们?”玉柱仙府中的玄光水镜术十分的jīng妙,两妖女却是察觉不到,就算是神圣智狼,也不过是刚才心中有些感应,运起了玄共凝聚双眼,四处扫shè,也没有发现什么状况,云霞等人都转移的目光,他再也感应不道。

    “大哥,说来也古怪,我们上次来的时候,玉柱仙府开光,并且已经有了主人了,还有几样厉害的法器,那化血刀就是其中之一,才毁了妹子的肉身,我们去崆峒,又被一个道人追杀,这人间界,怎么那么多的高手?现在来,却发现不了玉柱仙府的踪影了,只怕真有什么yīn谋?”那芭蕉扇的女子道。

    “这事情不要紧,我们先下去,看可以不可以拿到诛仙阵图,就算是拿不到,也好回去汇报娘娘,事情了了以后,你们就回去禀报,我留下来将崆峒灭门,再找出追杀你们的道人,拿了元神于你们出气,顺便寻找一下玉柱仙府。”神圣智狼依旧不动声sè,语气冷得都快结成了冰渣。

    “这事情不宜推辞,娘娘要我们办妥当事情,我们耽搁了不少时间,还丢失了许多法宝,才悄悄的找了大哥出来,要是还拖延时间,只怕到时候我们姐妹都免不了要受惩罚。”

    “西牛贺州佛门的万毒揭帝控制了两界关以外的一半地头,正和圣母座下的蛇盘山相互牵制,眼下大唐国和天竺国战事吃紧,要是大唐国被天竺打进来,不说我们的骷髅山,就连积雷山,圣母的无当山都没有好rì子过,战阵冲杀不好名地里斗法,但两界关附近的山头却斗得厉害,哪里有心思来管人间这一挡子事情。”

    神圣智狼言语了一番,银光法衣宽大的袖袍一扶,又有银光裹住三人,下了海沟,往那万丈海眼之中钻去。

    三人一路直下,又下了足足有一万三千余丈,猛见前面金霞碧光拦住去路,光焰闪闪,把一个海沟完全封锁,神圣智狼的遁光一碰到金霞,就弹了回来,几番行动,都是如此,三人停了下来,用法力攻打,雷火轰击,芭蕉扇吹风,那金霞就是不住的流转,不受丝毫的影响。不过金霞碧光也不反击。直接无视三人。

    “这不知道是什么封印,居然如此厉害。我却是不能破开,不要浪费时间了,回去禀告娘娘和圣母,顺便说说情况,连我都无能为力的封印,想必娘娘也不会怪罪你们。”神圣智狼了然于胸,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也不多费时间,银光有包裹住两女朝上面冲去。

    这一回却是出了问题,刚刚往上行了五千丈,之间周围六点jīng光一闪,三妖就落入了一个极其古怪的世界,天地一片白茫,巴掌大小的雪花纷纷洒洒,分不出天和地,刺骨的寒意奔涌而来,随即就是大风呼啸,碎玉乱飞。

    “哼,难怪,我就知道,刚才心神不宁,以为有人偷看,原来是在算计我们,不过就凭这不完全的两仪微尘阵,就可以困住我,那真是太好笑了。”神圣智狼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什么阵势。

    蜀山剑派在南瞻部州的势力非常之大,神圣智狼又是南瞻部州的妖怪,当然知晓这一阵法,甚至骷髅山有就个分支的弟子,还在大唐国中和蜀山弟子共同为官,为朝廷效力,共同对付西牛贺州的佛门势力,南瞻部州中的道门和妖怪,处于一个十分微妙的关系之中,一边是有共同的敌人,一边却是相互有些怨隙,神圣智狼刚才有些误会,以为蜀山剑派也知道了消息,下来算计他。

    在海中,两仪大阵聚集水气,幻化成冰天雪地的世界,把神圣智狼三妖困在其中,周青亲手布置下的阵法,威力非同小可,神圣智狼索然有把握破开,心里还是有几分重视。

    那芭蕉扇是太yīn之叶,不适合破阵,那神圣智狼手一翻,一块半尺长,三指宽的玉牌,这玉牌通体五光十sè,都是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光点所发,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这些小点都是无数的猛兽虫豸的jīng魂,有龙有虎,有三头红鳞蟒,有毒蝎天蜈,有狻猊有火鸟,有麒麟,有丹凤,千种万种生灵的惊魂,摸不在其中,却是神圣智狼修成妖仙之后,用了千年的时间,掠夺四方灵兽,万种生灵的jīng魂,练制而成的万兽四圣灵天牌。

    念了个咒语,将牌祭起,随即里面冲出了一头庞大的火麒麟,一头火凤凰,一头朱雀,一头火龙,其余的火虎,火猫,火鼠,火蛇,火鸦,火牛,火马,火狗,火兔,火蜈蚣,火蜘蛛,火蝎子,等等上千种火xìng灵物出来,几乎充满了整个两仪大阵所化的空间。

    地仙界中四大部州,那南瞻部州,东胜神州,西牛贺洲,都有人居住,惟独那北卢俱州全部都是毒虫猛兽,并且奇特无比,分为地火水风四种,同样是一头牛,可分水牛,火牛,地牛,风牛,这些灵物天生强大,随着年龄的增长,神通越来越厉害,但并不能像妖怪那样化chéngrén形,所以不能以妖称呼。

    里面随便一头生长了万年的猛兽,神通都不输于仙人,更别说是时间更长的那些太古灵兽了,并且数量多不可计,xìng情暴戾,十分的危险,但往往有大神通的仙人闯入其中,或是抓捕收服,做为坐骑,或是击杀,收了jīng魂,祭炼法宝。

    神圣智狼九死一生,在北卢俱洲边缘徘徊,却是不敢进入内部,手段用尽,或是偷袭,或是闷棍,敌进我退,敌退我扰,终于收了上万头灵兽的jīng魂,炼成此牌,地火水风,皆在其中。

    他没有牛魔王那种手段,和同等级的人较量,当然就只能靠法宝了。

    这么多的火物一出,都喷出熊熊烈火,用水力幻化的两仪大阵,就有崩溃的趋势,烧了半个时辰,终于把阵破去,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收了火物,把牌祭在头顶,护住三人,那妖女小心翼翼,持了芭蕉扇,跟这神圣智狼一冲而上,准备去找人麻烦。

    “妖孽受死!”帮冲出来,只见一根玉尺,上有九道符印,没道符印光芒刺目,犹如九个火红的太阳,一片光耀,当头就朝神圣智狼击下。

    廖小进祭了九天元阳尺,七彩仙子祭了舍利宝幢,那霓虹仙子祭了八宝天罗伞,其余几姐妹各祭了一样威力不凡的法器,只见金霞彩光滚滚,呼啸巨响,声势滔天,一齐向三妖打来。

    神圣智狼早就防备,把万兽牌护在头顶,地火水风四大元力结成庆云,漂浮在头顶,那些法宝哪里落得下来。

    看清楚了偷袭的众人,那妖女突然指着云霞道:“大哥,就是这贱婢上次用定风珠破了芭蕉扇,把我肉身毁了。”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神圣智狼冷笑道:“不错,不错,法宝倒是可以,就是修为太差了,这些法宝落到你们手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神圣智狼抵挡住众多的法宝攻击,毫不费力,正要催动出牌里面封印的灵兽jīng魂,好好的戏耍一下廖小进等人,先玩弄个够,再擒拿住。

    轰隆!一只方圆一亩大小的手,上面长满了淡蓝sè的鳞片,从虚空中伸出,直接破开了庆云,抓住万兽牌,一头魔神显现出来,却是一人头,五官齐全,人身,下部是蛇尾的大汉。

    这魔神脸上,身上都长满了淡蓝的鳞片,凶恶异常。抓了牌,这魔神又伸出一只手来,两手瞬间把两个妖女抓住,动弹不得。

    冷不妨被抓了牌,失了庆云的保护,神圣智狼还不晓得怎么回事情,就被廖小进一尺打了下来,正中肩膀,差点掉下海沟中去。

    其余几女的法宝连番轰击在神圣智狼的顶门,后背,胸部,只打得他三味真火冒出,气血错乱,摸不到头脑。

    “乖乖,这厮厉害,受了这么多轰击,居然连血都没有吐一口。”云霞心中暗想,转了个念头,随手就祭了捆仙索,哧啦一响,把神圣智狼捆了结实,又祭出龙虎宝印,正中神圣智狼的泥宫丸。

    虚空又跳出一头魔神,伸了爪子,把神圣智狼死死按在地上,云霞上前,用龙虎宝印在神圣智狼泥宫丸上打了九下,现出了型,却是一头巨大的银狼。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