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按住神圣智狼的魔神却是奇怪,乃是一个人面鸟身的模样,背后有四张肉翅膀,无羽毛,全身通红,斗大的红鳞在身上排列,一片接一片,衔接之间没有丝毫的缝隙,共有六爪,胸前两只,腹部两只,再下方就是两条腿一样的爪子,象人一样站立起来,凶威凛凛,身高百丈,宛如天地之间的霸主。

    用一足把神圣智狼按在地上,神圣智狼只觉得自己周身俱紧,宛如铁箍死死箍住,既不能飞腾变化,也不能有丝毫的动弹,连元神都不可以跳出逃跑,被云霞用降魔法器龙虎宝印击打泥宫丸,现出银狼的原型,浑身皮毛如一抹银光,没有丝毫的杂sè,水亮水亮,耀眼至极,连头到尾,有一丈五六来长,被魔神爪子按住,宛如被老鹰按住的小鸡,完全趴在地上,却是不知道有多高,只有头和尾巴完全露了出来,有气无力,奄奄一息,像是元气大伤的样子。

    神圣智狼虽然修得妖仙,但哪里是都天魔神的对手,在抓住之下,还能保持不现原形,却是难能可贵了。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之下,被龙虎宝印击打泥宫丸,恐怕就是牛魔王都要现出原型,神圣智狼当然不能例外。

    “好一头银狼!”云霞见大局以定,和一干姐妹对神圣智狼指指点点,都赞叹起来。

    廖小进小嘻嘻的飞身而上,看见被人身蛇尾抓住的两女,当然没有神圣智狼那么道行深厚,修得妖仙之位,在魔神的气势的威吓之下,都现出了原型,却是一头白钡和一只红毛母獐子,睁圆了大眼,死死的看着众人,怨恨之七都快要冲出体外,廖小进拿九天元阳尺往两妖泥宫丸上击打了几下,封住了元神,使其昏迷了过去,才顺手夺了芭蕉扇,又取了万兽牌,才心满意足的下来。

    “妙哉!”

    云霞接过芭蕉扇一看,心中大喜,原来在芭蕉叶柄之上,刻了八句细小的篆文,共有三四百来字,青光流动,显然是使用的口诀和咒语,不用祭炼,就可以依法使用。

    持了芭蕉扇,依照上面的咒语念了一个口诀,变得一般扇子大小,拿在手里,很是合适。

    神圣智狼虽然不能动弹,但是神智却是清醒,看见这一男几女,道行简直如蚂蚁一般,居然把自己抓住,还指点嘲讽,明显的羞辱,气得差点昏死过去,头脑嗡嗡做响。恨不得将对方嚼成粉末,再吞吃下去,可是又偏偏奈何不得。

    “你这孽畜,你不知回归正道,还是凶xìng不改,没有闲暇的工夫和你罗嗦。”

    云霞见神圣智狼两颗鸡蛋大小的银灰眼凶光闪山,知道他极其不服气,不过云霞当然不会放他出来,要他心服口服之类,想想,一个妖仙高手,会对一个连返虚后期都没有到的修士心服,那简直就是蚂蚁要大象心服一样。

    把手一指,那捆仙索绕了回来,在神圣智狼脖子上套了一圈,又打了个死结,牢牢的套住神圣智狼的脖子,依旧叫魔神抓住,一行几人转回了仙府。

    神圣智狼道行实在太高,和云霞诸女不在一个等级,没有了都天魔神,就算用符印禁制住,只怕也要被这头银毛大狼挣脱,还须借助玉柱仙府之中的锁魔大阵放可以万无一失,而那两个妖女,没有这么麻烦。

    玉柱仙府之内,一进门口,就是原来周青在这里击败六眼蛤蟆,夺了镇府灵碑的地方,本来有九根水晶大柱围绕祭台,后来却周青收了石碑,就没了进去,云霞进得仙府,把石碑一抛,依旧落在祭台之上,水晶大柱又伸了出来,云霞念动真言,把水晶柱缩小到斗来粗细,才把神圣智狼身上下了符印,用捆仙缩连脖子往下捆得笔直,绑在柱子之上,这九根水晶上shè出白sè光华,分别定住神圣智狼的九窍,才放心收了魔神。

    将龙虎宝印给了廖小进,云霞吩咐道:“你手上的玉牌,却是一件仙家至宝,正好给你防身,不过祭炼的法诀想必只有这银毛狼知道,你每天就用此印击打这厮的泥宫丸,动其元神,拷问出来。”

    廖小进大喜,每rì在祭炼血神子之余,就拷打神圣智狼,逼问功法口诀,把个神圣智狼搞得又气又怒,又是痛苦万分,生不如死,而廖小进却是每rì乐此不彼,待到十天之后,廖小进的血神子完全祭炼成功,十三道淡淡的血影围绕在身边,上下沉浮。

    这些血影似真似幻,缥缈不定,廖小进心神一动,十三条血影就钻进了自己的体内,血神子现在虽然能够用来对敌,不过每rì还需要用自己体内的jīng血喂养,和自己心神更加通灵,再放将出去,吸食别人的jīng血魂魄,每吸一分血影就浓厚一分,到最后凝聚成无相血魔。过过这却是漫长的时间了。

    廖小进炼成血神子以后,更有了大量的时间来折磨神圣智狼。并且以次为乐,手段层出不穷,或是用魔火炙烧,或是用虫豸放入体内咬食内脏,要不是想从他口中得出有用的东西,廖小进甚至还想用血神子吞了他。

    神圣智狼乃是妖仙,脱去轮回劫数,对于廖小进来是不可想象的强大,要是被血神子吞噬了,不知道会厉害到什么程度。

    奈何云霞看到神圣智狼一身银毛皮,很是威风好看,加上小狐狸和周晨都有了自己的坐骑,云霞便自己也想有一头,便叫廖小进磨掉这狼的心xìng血气,以后等周青回来,在用**力禁制,使其成为自己的坐骑,以后飞行之时,也省了许多力气。

    以云霞现在的实力,只能凭锁魔阵的力量锁住神圣智狼,一旦离开了锁魔阵,神圣智狼就会冲破体内的禁制,非常麻烦,两者实力相差太大,就算云霞下了字母金符在神圣智狼的元神之内,也没有什么用处。

    这天,廖小进作完功课之后,又来到了神圣智狼前,不说多话,祭起龙虎宝印,砰砰!砰砰!砰砰!犹如打桩机一样,往神圣智狼头上打了数百来下,只打得神圣智狼口吐白沫,双眼圆睁,四肢抽搐,每天折磨一次,等了几个时辰,稍微恢复了一些,廖小进又来打击,搞得神圣智狼头脑都有些不清醒起来,只想一死了之,却偏偏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见廖小进打完之后,又掏出一面人皮制成的长幡,上面绘有一朵朵的血焰,又要用魔火来烧他,神圣智狼终于抗不住了,有气无力的屈服了,说出了祭炼法宝的口诀。廖小进找了门下弟子一似,发现是真的,这才放过了神圣智狼,只是每rì叫弟子看管,自己祭炼法宝去了。

    万兽四圣灵天牌中的猛兽jīng魂异常之所,无论是用来防身,还是攻击,都是不错的选择,神圣智狼成就妖仙之后,花费了千年时间炼制的法宝,当然非同小可。

    云霞仙子每rì修行之余,就是观察北海眼的情况,又过了六七个多月,没有一点动静,相安无事,温蓝新在昆仑主持的天道宗越发兴盛,小狐狸和周晨在两极之地的事情也主持得很好。

    天道宗现在除了周青和云霞以外,第二代弟子就是廖小进,两只狐狸,温蓝新,蓝神五人,蓝神在昆仑玉虚宫中全力闭关,以求突破天仙之位,地灵子处理事物得当,手下有道门弟子接近两万多人,散布在中土的各大洞天,海外数十处水府之中,同心协力,没有缔结,安心修炼,进展极其快速。

    温蓝新就从地灵子手下收刮那根骨好的年轻弟子,一来二去,天道宗门下也有了两千多人,化神期的百多个,做为第三代弟子,下面全部是死代弟子和一些打杂的童子。

    且不说人间宁静,周青在地仙界两界关黑风山一带也没有什么问题,闭关不出,毒龙当然不敢打搅,就是一边cāo练三万强壮的妖兵,一边指挥其余的妖兵和妖王在几座山中修建行宫山门。

    这半年多来,有这么苦力做事,黑风山周围的五座山头全部涣然一新,亭台楼阁,大殿一片,斗拱飞檐,美伦美焕。说不完的富丽堂皇,道不尽的宏大气势。

    五座山头取五行之意,中间是周青闭关的黑风山,有不在五行中的意思。

    周青在这半年之内,一直做在山中,金身初成的时候,已经抛弃了肉身,不过自己设置阵法,聚集无形元力,天地灵气淬炼竹杖,多余也是多余,就顺便把肉身也拿来淬炼。

    仈jiǔ玄功完全是抛弃肉身,用神识本源结成舍利金身,而洪荒祖巫刚好相反,各行其道,各门各派的典籍,也万变不离其中,勾陈天书中的记载虽然jīng妙,也不出其中,只是其中的一些法术,飞腾变化,却是多了许多,威力也极其浩大,移山填海,拿星担月,也不是夸张。不过上清紫府仙诀后面记载的仙术也不输于勾陈天书,两者有许多相互沟通的地方,显然都是出自一门之法演变而来,周青也只能作为参考。

    周青的金身凝聚业力,后来自行改变,搀杂了祖巫的结构,虽然强横,毕竟相形杂烩,不是圆满,周青并不打算传给门下弟子,仈jiǔ玄功锤炼神识,有系统的功法,到是不难,但祖巫却是天生强横,只有结构和元灵可以参悟,并没有行功之法,周青要创造出修炼肉身之法,和祖巫那般强大,很要费些功夫。

    周青分出一丝元神,附着于肉身之上,按照祖巫的身体修炼改造,有了实践,比空想要方便许多。

    地仙界中庞大的灵气和五行元力都蜂拥进肉身,肉身一断时间膨胀起来,张满了鳞片,宛如魔神,一会又五sè光华大做,通体光滑,犹如一尊琉璃古佛,庄严无比,在这半个年来,周青终于初步摸索了出了一套修炼之法,乃是锻炼肉身,虽然没有祖巫那般无敌,但修炼到及至,简直可以媲美白起的不死之身,加以时rì,周青使其圆满,门下弟子修炼以后,要超过白起也不是不可能。

    仈jiǔ玄功初步锤炼神识,进展极快,乃是筑基的最好法诀,可以很快的凝练元神,使门下弟子进入化神期,但下一部凝结金身,周青就舍弃了,而那套根据祖巫摸索出来的功法,正好可以弥补肉身的虚弱,两者却是相得益彰,参照昆仑勾陈正统功法,周青写下一卷天书,名为天道卷,成为天道宗的正统修炼法诀。

    天道卷还是按照道门的修炼路程一步步来,不过筑基极快,修炼有成之后,无论是肉身还是元神都要比一般修道人强大许多,尤其是肉身,实在是恐怖。

    “我现在要快速提升实力,却是没有可能,只有慢慢熬rì子,不如炼个化身出来,让本尊在这里参悟修行,把功法圆满,这肉身练制成第二元神,反正这肉身这半年拿来实验,已经强横无比了。”周青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但这肉身实在是太过弱小,虽然现在被周青拿来实验了半年,也不过是强横一点罢了,就算是离普通仙人都有一段距离,如何能在地仙界中行走,但依照天道卷修炼个几年,也就差不多了。加上手里的超级法宝,不会吃亏了。

    把肉身丢在阵眼之中,和那竹杖继续淬炼,周青出了关。

    交代毒龙不要生事,不要和周边的势力发生冲突,周青来到了人间界。

    “噫!这头银狼道行还算可以啊!”

    周青在玉柱仙府之中,把大小狐狸,蓝神,廖小进,温蓝新,都召集了过来,这次出来,一是传法诀,二是搬家,天道卷修习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人间界修炼进展不大,只有到地仙界中才能快速提升实力。

    “恩,师傅,你猜得果然不错。”廖小进笑嘻嘻的把事情所了一遍,又道:“师娘想要这头狼当坐骑,但是功力不够,种不下子母金符,正好等师傅回来呢。”

    “这个容易!”周青走了神圣智狼面前。

    “你这道人是谁?人间怎么有你这种高手?”神圣智狼被廖小进折磨得没有了脾气,但是看见周青也是一惊,他的眼光还在,自然可以看出周青的修为在他之上。

    “本帝君奉原始天尊符诏,扫荡三界妖氛,顺便看管人间一界,你说本帝君是谁?”

    周青心里好笑,这狼是妖仙高手,却被自己的都天魔神打了闷棍,也怪不了谁,只是太倒霉了一些。

    “啊!你就是一人独闯积雷山全身而退的勾陈大帝。原来如此,我却是不冤了。”

    神圣智狼语气先是惊讶,随后有平稳下来。能和牛魔王分庭抗礼的人,随便可以捏死他,由不得他不服气。

    周青屈指一弹,神圣智狼从柱子上掉下来,也不怕闹事,周青叫云霞收了捆仙索,下了子母金符,拿出项圈和丝绦,向蛤蟆一样,套在脖子之上。

    云霞跨上狼背,牵了丝绦,神圣智狼四脚腾云,划出一道银sè的长虹,在仙府之中飞了一圈。温蓝新和廖小进都十分的羡慕。

    那蛤蟆和大力熊王见妖仙的高手都被收服,更加绝对冒有出头之rì,不禁泻了气。

    云霞骑了一圈,觉得十分满意,不过她知道周青有事情,便不再玩耍,把神圣智狼依旧栓在水晶柱之上,小狐狸和周晨依葫芦画瓢,也把蛤蟆和熊栓在水晶柱之上,几人跟着周青进了后面的正殿。

    蛤蟆和熊王连忙用神念和神圣智狼交流:“道友,你是地仙界中的妖怪吧!”

    神圣智狼鼻子里面冷哼一声,理都懒得理两妖。他再怎么都是妖仙,当然看不起两人。

    大力熊王和蛤蟆顿时大怒:“都是坐骑,你耍什么xìng子,高我们一等啊!”

    神圣智狼本来就不舒服,这一听,更加恼火,把口一张,两道银光朝蛤蟆和熊王击去。

    “不好!”蛤蟆两妖一看来势汹汹,连忙都吐出了自己得意的法宝抵挡,神圣智狼乃妖仙,就算是随便发招,都有巨大的威力,两妖不得不全力应付。

    蛤蟆山峰祭出,熊王幽魂白骨幡祭起,都挡住了银光,强大的法力波动,把旁边两个看守坐骑的童子都震倒在地。

    “宗主,不好了,宗主,不好了!坐骑打起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