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云中子这玉柱仙府宽广无比,内部犹如一个方圆百里的小天地,就是门口的锁魔大阵,赤金祭台,也有方圆十里左右,可以尽情让三妖拼斗。

    神圣智狼口中的银光一出,和蛤蟆的山峰大里熊王喷出的黑气寒烟相互交缠。连番碰撞了三个回合,不分上下,神圣智狼又冷哼了一声,银眼一闪,两道银光晃了一晃,变化成两个狰狞的银sè狼头,足足有数十丈方圆,口似血池,一吸一吞,把蛤蟆和大力熊王直接咬进了口中。

    这一打斗起来,还好无论是神圣智狼还是蛤蟆和大力熊王,都知道自己现在落入人手,屈辱的当了坐骑,能保住xìng命就算不错了,双方发生口角,打斗起来,都尽力束缚自己的法力,不敢伤到两名童子,否则就凭这一对十一二岁的童子,道行还没有入门,就是余波法力也要震得粉身碎骨。

    神圣智狼的法宝被廖小进收刮走,自身就没有别的法宝了,妖怪可不象是人类修士的门派,法宝自己修炼的同时还可以得自师门的传承,用xìng命修为一件厉害法宝就已经需要够长的时间,哪里还有能力去修炼第二件,周青的几个弟子,除了廖小进的十三头血神子,手上的法宝全部都是剪径打劫,巧取豪夺而来,没有一样是自己炼制的。

    两个童子连滚带爬,气喘忽忽,跑进了后面的正殿之中,向周青禀报了情况,其实一开打,引起的法力波动哪里能够蛮得住他,不过他并不管,看看三妖争斗是结果。

    神圣智狼乃是修炼有成的妖仙,论法力蛤蟆和大力熊王自然不是对手,两妖在人间界算得上是高手,但在地仙界,只比小妖喽罗强上那么一点。不过两妖的法宝却是那个强悍,蛤蟆的山峰也就罢了,大力熊王的幽魂白骨幡乃是封神法器,就算是万兽牌,也要差了个等级,用法宝和神圣智狼的法力拼斗,当然占了不少便宜。

    周青也是想看看热闹,把手一指,那块巨大的水晶上面就显示出了殿前拼斗的场面。

    “妖仙高手果然出手非凡!”

    周青见那两只用法力幻化的巨大狼头,一口一个将蛤蟆和北极熊连人带法宝吞了下去,银光大盛,一鼓一涨,里面分别隐隐有黑光和绿光闪动,分明是蛤蟆和熊在里面用法宝抗拒,想冲破狼头的围困。

    神圣智狼并没有全力出手,也冒有想至两妖于死地的打算,纯粹是玩弄,发泄一下心中的闷气。

    “面子丢大了!”

    大力熊王被狼头吞吃,只见周围全部都是绚丽的银光,一朵朵碗口大小的银焰齐齐涌了过来,知道不好,这乃是神圣智狼本身修炼的真火,碰上就要化成灰烬,妖仙位的真火,可不是凡间修士的真火能够比拟的。

    催动了白骨幡的威力,寒烟黑气护住周身,大力熊王不能脱困,却是怒火万丈,不能变化chéngrén,就不能捏印诀,好多厉害的法术施展不出来,但是白骨幡已经和他修得通灵,用神念就可以指挥,收缩一下,让银焰靠近了一些,猛一发力,白骨幡咔咔作响,上面红如朱砂的符篆像蝌蚪一样流转,急速涨大。

    狼头猛的破裂,银光四shè,一头北极熊加上身后耸立的一杆巨大的白骨妖幡显现出来,却是大力熊王冲破了神圣智狼的法术封锁。而那边蛤蟆却没有这个本事,他道行虽然比熊王要强,但是法宝相差大,只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要脱身出来,还是有些困难。

    大力熊王得理不饶人,不知好歹,把寒烟一卷,一条粗如水桶的黑气朝神圣智狼轰击过去。

    神圣智狼只好有喷出一团银光挡住,僵持在那里,大力熊王有张口,数十剑晶亮的法宝和飞剑也混合在其中,在银光上下乱刺。

    在大自在宫外的沙漠之中剿灭天下道门一战,大力熊王就暗地理收了不少法宝,其中有几件品质还算上层,就偷偷的私藏了起来,周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冒有叫他交出来,和神圣智狼这穷光蛋一比,大力熊王算是一个富翁了。

    这一分心,蛤蟆也脱身出来,也祭起山峰打来,眼看有是一场混战,突然三道金符破空飞来,贴在三妖的头顶,都立马成了泥槊木偶,动弹不得,法宝也自动收回体内。

    却是周青出手阻止了再次争斗,两个看坐骑的童子叫了数十个弟子,把三妖抬起,依旧栓在柱子之上,却不敢揭了金符,只是在旁边骂骂咧咧。

    这些杂七杂八的失误,周青当然懒得理会,吩咐门下坐定,周青和云霞两人坐在前面高高的金床之上,看这下面站力的十多位弟子,还是蛮有些成就的感觉。

    二代弟子只有五位,但是三代弟子却是有几位,那原来蜀山的向辉的四人,龙虎山四人,因为有些资质,兼之管理杂事还有几分手段,都被温蓝新收为为门下,管理三四代弟子。

    这八个弟子,六男两女,本来在世俗之中也有不小的势力,什么都见过,也玩的腻了,才千方百计拜在蜀山和龙虎山修道,一方面是好奇,但更多是求长生不死,神仙谁不想做?道门被周青剿灭,奠基又被收刮一空,连地灵子都是周青的傀儡,这些弟子知道大势以去,本来都是识得时务的人,当然只有跟着周青,加上温蓝新循循善诱,用魔法洗脑,这些弟子便彻底忘记了原来的门派,投入天道宗。

    温蓝新又时不时赏赐些丹药法宝,这八个弟子一半是害怕周青,一半是自己得了好处,手下还有实际权利,能够指挥动几百弟子,很有威风,都是少年人,差不多一年下来,玩得不亦乐乎,因为自己的关系,家族在世俗之中也是水涨船高,相互联合,利益大增,完全没有以前那种勾心斗角。

    周青眼光一扫,向辉等几个男弟子都低了头,不敢多望,连李蓉和戴锦蓉两女都心神猛跳,一样低了头。

    把这次搬家的情况说了一遍,好让众人有心理准备,五大弟子早就知道,也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sè来。但向辉等人却是从来不知道这个消息,虽然道门之中有飞身的情况,但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传说罢了,在周青口中得到证实,并且自己来可以去参观修炼,都心里砰砰直跳,兴奋得无法形容,一个个面容通红,相互对望,原来的一些仇怨早就消散得一干二净,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的震撼。

    “宗主,真有神仙,菩萨,妖怪?”李蓉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对高座的周青问道。

    周青笑道:“这是自然,尔等入我门派,乃是功德无量,得成正果,修得天仙之位,那是迟早的事情,不过那地仙界中,虽然是修行的圣地,但太过危险,你们实力还弱小,我最近参悟天道,书成三卷天书,会一一传授你们,待你们小有成就之后,再过去不迟。”

    几人兴奋的连连点头,都恨不得马上就去,不过实力乃是更本,这一群世俗中间的少爷小姐都知道得清楚,地球之上,以他们现在的能力,也可以到处乱跑,没有什么意思了,好玩的心里还是占了大半。

    向辉,谢小宏等蜀山四人,行事有几分头脑,手段也毒辣,周青有用得着的地方,而龙虎山两男两女,也不是蠢笨的货sè,等修炼有成之后,慢慢主持门派事务,也是得力的助手。

    天道三卷,一卷养道,乃是周青原创的修炼法诀,二卷炼魔,乃是法术一类,水火雷电等攻击法门,三卷炼器,阵法,炼制法宝飞剑的材料记载,炼制方法,都在其中,天下道门的典籍,上古洪荒祖巫的手段,勾陈天书,云中子的炼器之法,加上周青自己参悟的心得,都在三卷道书之中,可谓是尽善尽美,实在是修炼的无上宝典。

    周青随即传下了修炼之法给几大弟子,龙生九钟,各有不同,虽然是同一种法诀,但是以后的成就却是各有不同,至于门下的弟子到底能够到什么程度,却是要看各自的机缘了,不过都是成就天仙之位的事情了,还早的很。

    乾机老道所附化的天鬼渐渐有了一些灵智,像一个三四岁孩童,因为气息的吸引,不是缠着蓝神就是缠着温蓝新,自身的神通也能够使用一些,神出鬼没,穿梭空间,很是调皮。

    门下弟子都去依照法诀修炼了。连云霞也去闭关,争取度过第一次大天劫,稳稳的进入返虚后期,蓝神的yīn身元神已经修炼成婴,得成了天仙大道,依照周青的功法,一边锻炼天鬼之身,一边壮大婴儿。

    小狐狸和周晨原来被周青用仙丹强行提升到了化神后期,要进入返虚,还须刻苦修炼,廖小进是刚刚返虚,也去修炼。

    见自己门下弟子都进入了状态,周青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形一闪,进了一间偏殿,取出十二杆都天冥王旗望空一撒,漂浮在四周,旗面暗黑深幽,看不到任何东西,也摸不到任何气息,里面已经自成天地,每一头魔神就潜伏在其中,以待完全凝聚的rì子,十二祖巫每凝聚一分,一并传来的意识就溶进了周青的神识之中,待十二祖巫全部成型,那周青也就等于拥有了祖巫们完整的意识。

    将捆仙索置于旗的zhōngyāng,周青把法诀一指,十二面旗转动了几下,各shè出一条暗红的血光,都钻进金光闪闪的长索之中,在周青的压制之下,只听得噼里啪啦阵阵响声,宛如炒黄豆一般,半个时辰之后,里面的禁制被破得干干净净。

    “恩,这捆仙索乃是惧留孙的法宝,我现在的实力,和封神之时的这位仙人相差不多,要破开,难度大了一点,不过聚集十二祖巫的力量,却又不算什么了。”

    周青重新炼制好了捆仙索,对比出了自己的实力,发现自己现在的尽了全力,比当初的阐教十二仙还要差上一点点,至于现在嘛,过了数千年了,周青当然不是人家的对手,除非这数千年,人家都在吃屎,没有修炼。

    炼好了捆仙索,周青又炼杏黄旗和葫芦,这次却是没有那么顺利了,全部催动十二祖巫的力量,用了五天五夜,都不过是将杏黄旗的禁制破开数道,根本是杯水车薪,没有什么用处。

    而葫芦更加诡异,有的时候蠢蠢yù动,而有的时候却是纹丝不动,周青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隐隐觉得和祖巫之间有些联系,奈何就是有一层隔膜。

    “这东西,只怕是巫门的法器。”

    周青心中猜测,终于放弃了祭炼两样法宝,杏黄旗还可以,回到地仙界以后慢慢来,炼个百年千年,水滴石穿,而这个葫芦,却是完全摸不到头脑,周青也就丢进了空间之内,昆仑典籍上面冒有记载这些东西的用法,想必是口授。要不然,一乾机老道掌门的身份,不可能连杏黄旗都不知道。

    过了两三个月,周青去了地仙界几趟,叫妖兵把黑风山安置好,中间搭建的祭台,正好可以让仙府转移过去。

    轰隆,轰隆,仙府之中的一处偏殿之中,无数电光犹如密密麻麻的银蛇乱窜,都是冲虚空中迸裂出来,温蓝新坐在其中,宝相庄严,玄牝珠就在头顶,发出一片白sè的光华,死死的挡住雷电的轰击。玉石琵琶也在周身盘旋,绿光缭绕,让雷电不能近身,而雷电一波一波,仿佛无穷无尽,却是温蓝新修炼周青所传的天道一卷,道行大进,小天劫很快就来临了,她修的乃是魔道,业力深重,天劫已经轰击了一天一夜,还不见退去,反而有加强的趋势。

    “师傅,你干脆出手帮一帮大师姐算了!”小狐狸等人在远出在温蓝新抵挡天劫,心惊肉跳,尤其是向辉八人,乃是第一次看见渡劫,又是希奇,又是惊讶,一天一夜的轰击,换了自己,只怕早就成了灰烬了。

    “无妨,你大师姐没有问题,四重小天劫而已,我若出手,业力不能除尽,以后成仙道之时,就有障碍,反而不美。”周青微笑道。

    又过了半天,那雷电轰击越发激烈,温蓝新法力有些消耗,取出周青所赐的度厄金丹,吞吃了一粒,运转玄功,玄牝珠白光大盛,和玉石琵琶相互配合,霹雳闪电虽然势大,也不能越雷池半步。

    这天劫一直持续了两天两夜,才渐渐的消失,温蓝新身上有黑气冒出,顺着雷电也进了虚空,正是业力随着天劫的消失,跟进了六道轮回,温蓝新一身轻松,脸上有些疲惫,出来拜见了周青。

    看见门下弟子一个个jīng神饱满,功力大进,虽然道行没有实质的进展,不过也算是步入了正规,这人间不适合修行,只有去了地仙界,才能凭借着那里充足的灵气快速提升实力,炼制出的丹药效果都要好上许多。

    周青心中欢喜,又花了十来天的时间,叫温蓝新召集了所有的天道宗弟子两千多人,一齐进入仙府之中,昆仑玉虚宫交给地灵子打理。

    “你叫门下弟子小心,守住心神。”周青吩咐了温蓝新。把整个玉柱仙府移动到地仙界,乃是天大的手笔,周青不得不慎重,关闭了仙府大门,守得严严实实,周青一人出了洞府,看见周围排列的岛屿,叹了一口气,自己花了大力气布置的岛屿,就居住了不到两年。

    “就留给地灵子好了,这家伙得了这么多好处,尤其是玄武老道的沧浪水宫,乃是福地啊,等幻空那五个老家伙出关,还不被乐死?”

    周青祭出冥王旗,十二头魔神全部跳出来,分别托住仙府的四周,在周青一个法诀之下,虚空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仙府消失不见。

    小狐狸只感觉到全身一震,飘飘yù飞,天道宗的所有弟子都是一脸兴奋,就连云霞和大自在宫诸女都不例外,连宫主都出了关,去另外一界的诱惑,不是她们能够抵挡的。

    毒龙正指挥妖兵在山外cāo练,突然感到有点不对,空间一阵扭曲,随后就是金光闪耀,宛如太阳掉了下来。直直往黑风山zhōngyāng砸下,只听得一声惊天巨响,地动山摇,仙府终于尘埃落定,安全到达了地仙界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