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山中无甲子,逍遥渡岁月,年轮悠悠,周青自从施展**力将仙府般到地仙界中已有了三四十个年头,居然出奇的顺利,平平安安,波澜不惊。

    大自在宫等人来了地仙界,才知道好处,哪里还想回去,不过也无所谓,周青已经占据了九座山头,方圆近十万里地界,虽然区区方圆十万里,对于地仙界来说,毛都算不上一根,但是相对于人间界,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那人间界的大自在宫,连一座山头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周青特地让出了一座山头给大自在宫,原本妖兵就修建了华丽的宫殿。却不用再建造洞府了,大自在宫接近千人住了进去,绰绰有余。

    初来时期的一年两年,所有的弟子没有不惊奇的,不过久而就之,也就淡化了,在见识了毒龙带领的妖兵以后,都刻苦修行,那向辉等人,初始修炼,才有些想念人间,在周青的授意之下,回去了几趟,这一对比,就立刻知道了人间的污秽,也没有什么留念,便不再去了,一心修行,以求超脱。

    山中岁月虽然悠闲,无忧无虑,但周青没有一刻功夫闲暇下来,每rì不是打熬元神,凝练肉身,就是筑鼎炼丹,自从与牛魔王一战,周青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不足,到了他这等境界,要提升实力,一是炼制法宝辅助,二是辛苦修炼,水滴石穿,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本来周青门下,除了自己,得了天仙之位,就只有蓝神一人,当然坐骑不算在内,但在这二三十年内,云霞,温蓝新,大小狐狸都前后渡过了九大天劫,脱了业力,只等炼化元神成婴,就是真正进入了天仙之位。

    惟独廖小进,乃是上古大巫蚩尤的血脉,而周青所传的天道卷乃是结合上古祖巫神识所创,居然把他全身的蚩尤血脉蕴涵的恐怖力量开发了出来,上古大巫,天生就不在五行之中,也跳出了六道,廖小进修行之时,却不像其余的师兄弟那样有天劫。

    自从血脉中的力量被引发之后,廖小进这一坐关就是三十年,依照天道卷炼化自身的蚩尤血脉,道现在还没有出关。

    周青心中通明,自己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廖小进只要炼化了蚩尤血脉,加以时rì,成就要远远的超过自己其余的弟子,尤其是肉身,只怕可以比得上白起的不死之身了。

    周青成道之时,因为凝聚了业力,天劫不降,但后面的功法不完整,周青虽然改了过来,还有极大的隐患,不比自己后来参悟的天道卷,乃是按照道门的正统,所有门下弟子一样有天劫。

    本想自己也修习天道卷,奈何金身和业力融合成一起,根本无法驱除,却是修炼不得。

    “哼,这样一来,也不知道冥冥之中那准提道人是害我还是帮我。”

    能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得成天仙之位,那仈jiǔ玄功的功劳不可埋没,但现在由于业力的原因,再也无法进步分毫。

    “业力既可伤人,又可以伤己,修仙最终还是要脱去业障,自身凝聚业力之法,虽然取巧,但恐怕永远无法窥得那混元大罗金仙之位。”

    仙府之中的一座黄金祭台之上,有方圆百丈大小,周围插着十二面都天冥王旗,巨大的旗面无风自然招展,很是诡异,两个周青盘膝而座,面面相对,都双眼微闭,一个周青全身暗金之sè,头顶黑白两颗舍利盘旋,另外一个周青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十二面都天旗上各自显现出了都天魔神的头像,每一个都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道漆黑的火焰,把周青的金身舍利全部包裹其中,魔火熊熊,烧得滋滋作响,周青脸上木然,但是身体却微微的抽动,显然是十分的痛苦,两颗舍利乃是周青的全部元神所化,xìng命之根本,烧有差池,就要神形俱灭,用都天魔火来烧烤,这得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只怕是十八层地狱的酷刑全部都尝试一遍都有所不及。

    早在十年前,周青参悟透彻,无论自己怎么修炼,都不能进步了,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知道是业力的问题,正所谓是成也业障,败也业障。

    周青当然不可能就任由这样放任,要改变这个情况,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驱除业力,返本还原,得回自我,但业力和周青的元神已经成为一体,业力去,则元神消,根本没有办法消除。

    幸亏有都天冥王旗这等旷古法器在手,积聚十二祖巫残余力量,周青以大智慧,大毅力,大神通每rì用都天魔火煅烧自己的舍利元神,一丝一毫的分离业力,只要将元神脱离了金身,就能附身在肉身之上,重新修炼天道卷。

    这十年来,rìrì受都天魔火的炙烧,周青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痛苦,都天魔火对元神的损害极大,十年来,周青的功力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消退了不少,但不这样,以后根本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冥冥之中,魔火越来越盛,到了最后,竟然把两个周青全部包裹在内,成了一个巨大漆黑的球体,庞大恐怖的力量使整个仙府,乃至整个黑风山都抖动起来。

    仙府之外,周青的五大弟子,除了廖小进在另外一座山头闭关,没有出来以外,大小狐狸,温蓝新,蓝神,都在紧张的注视着仙府的动静,云霞和大自在宫主,也在外面,云霞走来走去,显然是心头十分的焦躁。

    “云霞,你已经得成了天仙大道,怎就如此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周真人以大智慧,大毅力,忍受十年魔火炼神之苦,今天乃是功德圆满之rì,却是应该高兴才是。”

    大自在宫主本来的道行就不弱,虽然修炼的是自己门派的法诀,但三十多年的苦修,也渡过了天劫,成就了仙道。

    云霞哪里听得进去,心急如焚,还是走来走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得一声轻微的喀嚓之声,万物俱静,颤动也停止,仙府之内,那团由魔火组成的漆黑巨球破裂,都天魔火依旧收回了旗中,十二头魔神也缩了进去,黑白两颗舍利滴溜溜的旋转了个不停,两股白光从中慢慢的渗透了出来,凝聚成了一个实体,正是周青的元神,这元神和周青的肉身一般摸样,没有分别。

    “终于成功了!”元神一出,两颗舍利立马就回到了金身之中,整个金身生气全无,死寂死寂,周青感叹了一句,元神一晃,化为一道白光钻进了肉身之中,也不活动手脚,凌空一抓,手上出现一个葫芦,倒了全部的丹药,一百多粒金丹全部吃了下去。

    喀嚓!喀嚓!喀嚓!骨节的响动犹如抄黄豆一般,周青用丹药补益了自己耗损的元神,立刻依照自己所创的天道卷运起功来。

    肉身自然没有金身那般强大,在早在三十年前,周青就有了这个计划,聚集天地灵气,五行元力,将肉身搁置于阵眼之中粹炼,又时不时用仙丹符咒加持,二十年的时间,不知道积累了多少灵气在体内,在后面的十年,周青一边用魔火炼自己的舍利,一边炼化自己肉身的灵气。不知道耗费了多大的功夫。

    三十年夺天地造化的苦功,也不知道肉身强横到什么程度,周青一路行功,肉身时而膨胀到百丈高下,时而缩小到三寸之小,彩光包裹,光雨缤纷,瞬间就水到渠成,恢复了三十年前的功力。

    周青脱去了业力的束缚,全身轻松,一呼吸,整个地仙界的灵气元力滚滚而来,一运功,就被打散,融合进肉身之中,周青摇身一变,身高百丈,全身黑鳞片,蟒头人身,脚踏两黑龙,竟然和那个凶猛的魔神一样。

    伸手一抓,那首山赤铜混和无数神铁金刚打造的仙府地面被生生的掏了一个窟窿,其面光滑如镜,宛如利刀切豆腐一般,地面无数的禁制也在这一抓之间就破得干干净净。

    这纯粹就是肉身的力量,没有动用丝毫的法力,自己亲身体会,周青终于明白的祖巫的恐怖,这门天道变化的神通,乃是周青自己领悟,可以变化成祖巫之身。周青自己施展都有些勉强,所需要的元气极其巨大,不过论强横程度远远超过了金身。

    “好厉害,难怪这家伙能把不周山撞断。”

    把窟窿又填好,重新布置下了禁制,周青连连变化了十二个形象,都是十二祖巫的样子,灵通如意,周青这才变回了本来面目。

    此时的金身,居然开始融化,整个祭台流淌的都是暗金的液体,一黑一白两舍利在其中。

    周青把手一拍,一条碧绿的竹杖冲祭台zhōngyāng冲起,横在空中,随着周青的法诀,暗金sè的液体全部被吸进了竹杖之中,到了最后,黑白两颗舍利也分别进了竹杖两头。

    金光一shè而出,随后黯淡了下来,最后又是一根碧绿的竹杖。

    周青拿了竹杖,出得门来。

    就在同一时刻,那三十三天之外,乃是近乎虚无的空间,也不知道多远,也不知道在何方何地,突然出现一座仙山,山上一洞府,旁边立一石碑,上面书有十个大字,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洞内,一层层的深阁琼楼,一层层的金幢碧殿,天地宽广,无穷无尽,纷纷花雨飞洒,一片片的菩提树林,一个个巨大的八德池,里面有金须鳌鱼摇头剪尾,有黄龙翻滚,旁边自有童子看守。

    直至洞天zhōngyāng,有一九品莲台之上,坐一道人,面黄身瘦,挽双抓鬓,这道人开口宣讲道法,下面有数百位仙人听讲,只见道人说法之时,天花飞坠,异香缭绕,充满了无极无量世界。

    那道人正讲到关键时候,八德池中一朵朵金莲涌出,随风摇摆,也在听讲道法。

    道人突然停住,沉默不语,下方的仙人虽然诧异,却不敢发问。

    “居然脱身出来,有如此大智慧,大毅力?”道人自言自语一句,随即吩咐旁边一位童子道:“去唤你师兄来。”

    童子知道意思,去了,少时片刻,八德池金莲桥上童子带来了一道人,背后有青,黄,赤,白,黑五sè光华隐隐闪现,来到台下,拜见了道人。

    “如今有些纰漏,你且去下界走上一遭。”道人开口。

    “尊法旨!”下方道人领了法旨,出得洞天,化为一道五sè长虹,穿过天界,直往地仙界下来。

    黑风山顶是仙府,下方乃是一圆润光华的青石平地,再下方就是碧波清幽的毒龙潭,一座长虹般的石桥凌空跨于潭上,通到黑风山的边缘。

    此时的毒龙潭已经被三尾乌鱼这头苦力扩大到方圆千里,和潭字根本挂不上勾,说是大湖大海倒有些相似,潭中鱼虾穿梭,水藻茂密,有几处泉眼翻起斗大的水花,冲起十来丈高,有那金鲤跟水冲上,又掉落下来,金鳞闪闪发光,十分的好看。整个黑风山都是生机勃勃。

    李蓉,戴景蓉两女正站在桥上,后面跟了几个灵气十足的童子,两女洒下混合了灵丹的食物,看着下面的鱼虾争先抢夺,跳将起来,玩得不亦乐乎。

    仙府之中,周青正坐在金床之上温养元神,除了业力,周青修习天道卷,进步极快,又有丹药辅助,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全盛时期的功力,并且肉身经过修习天道变化之后,更加的强悍,已经超过了白起。

    一改三十年无寸进的状况,周青现在道行每天都在缓慢的增长,元神调和,再过一段时rì,只怕不用那都天魔神,就能和牛魔王拼个不相上下。

    “宗主,大师姐求见!”旁边有童子来报。

    “着她进来!”周青睁了双眼道。

    看见温蓝新进来,周青问道:“有什么事情?”

    “师傅,这些年来,人间地灵子已经陆续送来了八千根骨极好的童子,我们天道宗弟子已经有了一万余人,但是用来辅助修炼的飞剑法宝不够了,周围山上本来有处矿脉可以开采,但也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新进的门下弟子连炼制飞剑的材料都没有了。还有,听地灵子说,轩辕法王居然飞升了,也不知道来没有来这一界。”温蓝新道。

    “这个我早就知道,轩辕法王孤家寡人一个,你现在都随便可以击败他,这个不用去管,至于矿脉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叫毒龙再抢几座山头就是。”周青道。

    “可是,万毒山和蛇盘山已经注意到毒龙了,要是再扩张,势必要引起麻烦不可。可惜,那大唐国却是掌握了数千条巨大的矿脉,我们只要得到一条,起码可以打造百万飞剑法宝,可惜,大唐国中各方势力交织,我们要插进去,只怕不那么容易,要不然,连弟子都可以在其中招收。”温蓝新道。

    “这个也不难,只是以我现在的身份,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麻烦而已,等你师弟炼化蚩尤血脉出关,我就着他们前去,为师身为勾陈帝君,在天界都是位高权重,自然要分一杯羹,万毒山和蛇盘山不用管,叫毒龙出面就是,先前为师是因为要炼化业力,不想引起麻烦,现在大功告成,自然要有所动作,等为师彻底的参悟了神通,如果能将炼化十二祖巫入体,到时候,就算是三清道尊,也不能奈何于我。”周青笑道。

    “恩,毒龙的修为在我之上,五万妖兵也cāo练得十分厉害了,这地仙界果然是一块好地方,师傅,难怪所有的修士都要飞升。”温蓝新感叹起来。

    “那倒不然,以前的人间比这一界还要好,师傅接受了十二祖巫的神识烙印,却是知道太古洪荒的一些情况的。”周青眯起眼睛,回忆起来,正要对温蓝新讲说一番。

    突然,只觉得冥冥之中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仙府之类的五行元力,天地灵气像是被什么东西抽走一样,急速的外流,居然在空中卷起了一个个肉眼可以看得见的旋涡,外面几个童子身形不稳,都被卷得跌了一跤。

    “噫!?不好!”周青疑惑了一下,随后化为一道金光出了仙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