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三十三天之外,乃是无穷无尽的空间,天涯也是咫尺,一细微空间之中或许就有一大千世界的存在,一些大神通者居住在其中,清闲极乐,不是熟人道友,更本没有办法找到一个特定的仙山洞府。

    那背后按有五sè光华的道人从灵台方寸山邪月三星洞中出来,化身五sè长虹,穿行了半个时辰,才到了天界,又下到地仙界,正行之间,突然听见有人叫喊。

    “孔雀明王,哪里去?”

    孔雀明王连忙定住身形,在天空中站定,现出身形,只见一道金光拥着璎珞华盖从西方的海上来,香风袭袭,毫光大放,伴随着仙音梵唱,有如暮鼓晨钟。

    金光停在不远处,也现出身形来,孔宣看见一女子骑着一头金毛犼,在璎珞华盖之中,两旁各有一童男童女站定,下方是一座祥云结成的莲台,瓣瓣莲花作七彩之sè,更衬托出来人的不凡。

    “好大的排场!”孔宣心里嘀咕了一下。

    “原来是观世音菩萨!菩萨的洞天不是在南海之外吗,怎么从西方来,想必是到灵山听如来佛祖宣讲大乘佛法吧。”孔宣对于问话却是不回答,把话题叉开。

    “佛祖宣讲大乘佛法,开盂兰盆会,明王也是我佛门中人,怎么这几次的盂兰盆都不来赴会,也不听佛祖宣讲?明王行踪不定,悠闲散淡,今天却这么匆忙,要往哪里去?”观世音菩萨下了金毛犼,上前笑道,还是紧扣话题,“佛祖都有点想念明王,曾特地嘱咐贫僧,如果见到明王,希望明王去灵山走上一遭。”

    孔宣有要事在身,本想三言两语打发了这讨厌的菩萨,但一听后半句提到了佛祖,心中一凛,随口道:“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四处游荡,去东胜神州花果山一趟。”

    “哦?往花果山是像东去,明王怎么往西南走?”观世音菩萨笑道。

    “先四处逛逛,看看下界景致,反正不急。”孔宣含糊道。

    “这次侥幸见道明王,贫僧心中甚喜,贫僧得佛祖赏赐,分得几块八宝碧莲藕,正好邀请明王去我洞府盘踞两rì,一是叙旧,二是请明王一同享用,既然明王有闲暇时间,正是好事。”观世音菩萨十分热情。

    孔宣有要事在身,却不便透漏,刚才又失了言语,不好推脱,心想:“就去打发有一下,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不打发这菩萨,难免有些麻烦。”

    “如此甚好!”孔宣架起祥光和观世音菩萨一路去了南海。

    与此同时,黑风山这边却出了大状况,毒龙本来就不在意那朵祥云,地仙界中神仙极多,晋身仙位的修道之士有如过江之鲫,时常就有仙人架祥云出门,还有妖怪架妖风,有些身份的仙人更是有自己的坐骑,飞遁之间不用自己出力,也有不想引人注意的修士架土遁在地下穿行,反正各有各路,十分的方便。

    地仙界广阔无边,就单单是四大部州来说,要从南瞻部州到北卢俱洲,除了绕行以外,就需要穿越茫茫南海,就算以一般天仙遁光的速度,也要不眠不休的飞上一年半载,那些没有成仙道的修士,只要永远也无法穿越一海。

    四大海,虽然名义上是由四海龙神管辖,其实只占了极小的一块地方,远在海中,跟地面一样,往往有巨魔水怪盘踞,统领水军,四海龙王也奈何不得,相持不下。

    没有坐骑,自己飞行,一天两天还好,要是一个月两个月下来,就算是神仙也受不了,所以毒龙见飞过来的祥云,心里嗤之以鼻:“一个穷神仙罢了,这么嚣张的飞来,我是不要考虑给点厉害瞧瞧,让他知道我黑风山的厉害呢?”

    毒龙心中嘿嘿冷笑,自从跟了周青,得以传授道门正统的修炼功法,毒龙实力大增,威风凛凛,带领一群jīng良的妖兵,东挣西讨,打下了数座山头,还斩杀了几个原来比自己厉害的妖王,将他们的元神炼化在乌光神戟之中,不可一世,更加的骄横起来。

    毒龙将乌光神戟提起,正待飞上高空拦住祥云,哪里知道对方却先有动作,祥云说停就停,就盖在毒龙和十五万妖兵所处的山头。

    除了五万jīng良的妖兵以外,其余的十万虽然都是苦力,但跟了毒龙这么久,迟早也学会了一些本事,修炼道诀,战斗力也不容小视。

    黑风山外围是由五座山头,里面都是天道宗弟子和大自在宫弟子,在外围就是六座大山驻扎的妖兵守护,围绕成铁桶一样。

    祥云远处看不大,飘到头顶才知道,简直就是遮天蔽rì,还未等毒龙回过神来,之中光华一闪,顿时间大雨倾盆而下,这雨水也有些古怪,中间有五sè的天花坠下,其中还夹带有浓郁的檀香气息。

    “不好,大王,这雨有问题!”

    妖怪们对这檀香气息很是敏感,数百个道行低下的小妖被雨水沾身,顿时一个个力软筋麻,居然现出了原形,匍匐在地上。

    几个妖王连忙撑起护身妖光,哪里知道这雨水很是古怪,仿佛无视妖光的阻挡,穿了近来,依旧落下,凡是被雨水天花粘身的妖怪,无一例外的都现了原行。

    “好泼魔,原来是冲我们来的!”几个修炼的法宝的妖王连忙把护身法器祭起,纯正的青光闪烁,护住了一些小妖,这才挡住了雨水。这法宝都是依照周青所传的昆仑道诀祭炼,没有一丝一豪的邪气,雨水天花当然穿透不了。

    毒龙看见自己手下的一半妖兵都现了原形,顿时大怒,扬手就丢出一块金符,望空一祭,就成了一张金sè的大罩子,上面涌起一朵朵的金sè莲花,把整个山都罩住,雨水天花都落不下来。

    周青现在炼制法器的功夫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这道护身金符一撑开,纯正浩大,远胜一般的法宝。

    过了片刻,雨水天花终于停了下来,毒龙收了金符,怒喝一声:“随我上去,我看是何妨泼魔在此捣乱,抓住以后,定要剥皮用油煎着吃了。”四十几个妖王带领了残余的八万妖兵直冲而上,就这一呼吸的功夫,就将近损失了一半的妖兵,毒龙如何不怒。

    现了原形的妖兵在地上身体抽动,仿佛在挣命,毒龙也不知道如何解救,不过他却是不敢去禀报周青,免得受责怪,等抓了行凶之人,才好说话。

    上了高空,八万妖兵有如蝗虫一般,在各自的妖王带领之下,把祥云围绕的水泻不通。

    “你们这些个小畜生是什么人,居然在此地伤我士卒!”祥云之上站立这五六个童子,都是青一sè的黄眉,头上光秃,整个一个小沙弥。

    这些黄眉童子一个个的手捧钵盂净瓶,拿了竹枝舔着钵盂净瓶里面的水往下洒,檀香之气更加浓郁,现在显然都洒完了,不过竹枝上还有一丝丝晶莹的水珠。

    看着这些凶狠的妖王,几个黄眉童子毫不害怕,其中一个黄眉童子越众而出道:“佛祖即将降临此地,我等奉命用功德水洗刷山头污秽,你等妖孽既然逃过这一劫,当是天地感应,且速速退去隐蔽,免得污了佛祖金身。”

    “该杀的小秃驴,难怪是你们在捣鬼,什么狗屁佛祖不佛祖,本大王且擒拿住你们吃了再说!”

    那个金钱豹妖王极为凶残,刚才要不是法宝祭得快,早就被打成了原形,心中恼怒,提着一口紫金连环大刀,直向祥云冲去,就要把这些黄眉童子砍成两截。

    “兄弟,此地的妖孽果然不知死活!”

    两个看似首领的黄眉童子冷笑一声,一个从腰间解下一副金饶,望空一丢,分成两块,直直落了下来,咣当一声饶响,就把金钱豹罩在其中。

    当!当!当!金钱豹在里面挣扎,硬是出不来,黄眉童子法诀一指,金饶之上光华闪了几闪,顿时动静全无,两片金饶分开,金钱豹已经化成了一滩脓血。

    “啊!”看见这法器如此厉害,连毒龙都sè便,众妖王齐齐后退,毒龙脸sèyīn郁,把乌光神戟一指,发了命令:“一起上,务必要砍杀这些小秃驴!”

    “八万妖兵一冲而上。黄眉童子的金饶也装不了这么多!我且打杀几个,夺了法器,免得帝君怪罪。”毒龙心想。

    “修得无礼,佛祖架到到,居然还有妖孽挡道!”

    天外传来一个声音,只见又下来两个黄眉童子,其中一个手捧一白sè布袋,看见妖气弥漫,众妖兵冲杀过来,顿时一惊,随即把布袋口子打开。

    哧啦!只听一声响,冲在前面的两万妖兵突然消失不见,都被装进了布袋之中,生死不知。

    毒龙这下可真就是大惊,吓得连忙收兵,后退了数百里。

    “大胆妖孽,佛祖降临,还不叩拜!”那个黄眉童子收了布袋大喝道。

    “什么佛祖,怎么没有看见!”毒龙虽然害怕,却不愿意失了脸面,硬着头皮上前道。

    “佛祖乃治世之尊,金身无量,岂容你们这些妖孽亵渎,快快叫勾陈帝君出来相见。”另一个黄眉童子道。

    “原来是冲着大帝来的,这些黄眉秃驴法宝太厉害,我不是对手,还是惊动帝君吧!”

    毒龙没有了主见,赶紧叫残余的妖兵降下,将现了原形的妖兵脱进洞中,收拾残局,看有没有办法恢复。自己直往黑风山来。

    周青满脸铁青,后面跟了廖小进温蓝新等人,早在祥云到来之时,就发现了异常的情况,不过他正在运功的关头,也不在意,以为是什么山头的妖怪的找上门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多次,直到运功一周天,就刚好是那黄眉童子祭出布袋收了两万妖兵,周青才发现不对劲,连忙赶了过来。

    云霞也知道了情况,骑了神圣智狼,从师傅哪里拿来清净琉璃瓶和杨柳枝,在下方叫小妖门把现了原形的妖兵聚集到一起,用甘露洗刷,这才把他们恢复过来。

    一场冲突,对方毫毛都没有折损半根,而周青这边却是死了金钱豹,失了两万妖兵,实在是损失巨大。

    此时妖兵已经全部退去,隐藏在山中,天空之上就剩下周青和一干弟子,还有祥云之上的八个黄眉童子。

    “见过勾陈帝君!”八个黄眉童子连忙朝周青行礼,很是恭敬,要是没有刚才一幕,简直是让周青以为对方是好意。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打伤我门下!”周青提了竹杖,眯着眼睛,起了杀机。

    “阿弥陀佛!都是小辈惹事,帝君何必妄动嗔念!”一声佛号,天龙围绕,亿万祥光之中,闪现出一九品莲台,莲台之上坐着一尊和尚。

    “黄眉童儿,你把这些妖怪都归还帝君吧!”和尚笑道。

    那布袋的黄眉童子尊了法旨,把布袋放开,往下一倒,两万妖兵全部丢下山头,毒龙立马整顿好,依旧躲进山中,不敢出来,这乃是**力,大神通,他们完全起不到作用。周青也不想叫他们出来增加笑柄。

    这和尚,披一件黄sè的衲衣,穿芒鞋,身体十分肥胖,大肚挺起,跟那猪八戒有得一拼,坦胸露rǔ,大耳垂肩,一张圆脸,两眼光波荡荡,尽是笑意,看见这尊和尚出来,周青身后的弟子都好象受了感染,忍不住好笑起来。

    小狐狸和周晨只觉得心情开朗,没有一丝yīn云。

    惟独周青看见九品莲台之上的和尚,心中猛的一惊,脸上yīn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南无弥勒尊王佛!”

    南无弥勒尊王佛又称弥勒佛,号东来佛祖,笑和尚,不论是人间界还是地仙界,还是天界,yīn曹地府,弥勒佛的名号简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论法力,这南无弥勒尊王佛横贯三界,纵横无敌,周青还没有修道之时就听过了不少的传闻。

    和龙女敖鸾相处的一段时间,周青知道了三界的势力分布,这南无弥勒尊王佛的情况也打听到一些,想不到今天这传说中的和尚居然到了自己面前。

    周青心智坚定,要不然也不会忍受住十年魔火炼神之苦,不知道对方到底来干什么,但绝对不是好意思,以周青现在的法力,当然没有妄想能和这仅次于西天佛祖释迦摩尼佛的弥勒佛一分高下。

    弥勒佛从九品莲台之上下来,祥云飘飘,来到周青面前,笑道:“正是贫僧,贫僧这次来,一是想见见新勾陈帝君的风采,二是向帝君结一个善缘。”

    弥勒佛身躯肥胖,还没有周青高,但无论是周青还是门下的弟子,都觉得这尊佛陀耸立在天地之间,贯穿了两界,自己在这面前就好象是蝼蚁一样。

    周青定住心神,摸了摸竹杖道:“东来佛祖乃是极乐之尊,地位无比崇高,贫道只是山中一野人,奉原始天尊符诏,收拢三界妖族,至今没有寸功,能和佛祖结什么善缘?”

    弥勒佛笑意莹莹,波光荡漾,周青勉强挤出微笑,只感觉心中一股无形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这完全不外界的,而是发自心神之中。

    “这和尚,我不是对手,除非我法力再强十倍,才有希望!”周青这是第一次心中服了输,“早就知道不妥当,封了什么劳子勾陈大帝以后麻烦就接踵而来,好不容易让我修养生息四十年,就出现这么一个大佬。”

    身上十二都天冥旗蠢蠢yù动,周青无法,只好借助外力,调动了十二祖巫的气势,一股来自太古洪荒的气息在心里和弥勒佛的威压抗衡交缠。

    旁边众人都只听见两人交谈,完全不知道周青处于了尴尬的境地。

    “他就是贫僧所说的善缘!”弥勒佛依旧笑眯眯的样子,伸出肥胖的大手朝周青身后的廖小进一指。

    “我?!”廖小进只觉得眼前这肥和尚挺搞笑,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安,这是来自蚩尤血脉的灵感。

    “这位施主的情况,想必帝君也心知肚明,帝君可否让贫僧带上极乐,用佛法洗涤魔气,驱除大巫血脉,还平常之身?贫僧可收为弟子,以后不难成就正果,不知帝君可否割爱?”弥勒佛笑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