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见弥勒佛的话语,周青面sè越来越不好看,廖小进凝练无上魔躯,成就大巫之身,一半是因为自己体内的蚩尤血脉,另一半是周青所创的天道卷,两者融合,完全合一,且不说这胖子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要真洗掉了蚩尤血脉,廖小进不但神通全失,恐怕连xìng命都保留不住,更不用说得成正果了。

    就算是佛法无边,能保住廖小进xìng命,周青也不会让别人无缘无故的就抢走自己的弟子,何况对方虽然语气客气,其实是在强逼威胁,就连座下一个小小的黄眉童子都敢击杀妖王,收妖兵,确实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要是别人,周青早就二话不说,打得对方形神俱灭了,可这位弥勒佛的法力,周青实在的心里没有底,不说自己不是这尊佛陀的对手,就算勉强逃得xìng命,自己辛苦的基业势必要被摧毁得一干二尽,西方极乐世界的势力之强大,周青心知肚明。

    皮笑肉不笑了一下,周青心中实在不好应付,有实力才能说上话,否则什么都是空谈,这佛门大佬个个都是老油条,就是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都是枉然。

    再说了,论嘴皮子工夫,周青就未必比得上这常讲经说话,吐团口水就长出莲花来的东来佛祖。

    弥勒笑容可鞠,十分憨厚滑稽,但在周青心里却不亚于一头太古凶兽在面前张牙舞爪。

    见周青迟迟不开口,弥勒生起祥云,依旧高高上了九品莲台座定,居高临下,俯视周青师徒,八个黄眉童子也立在莲台两旁,就单凭这威势,就稳稳的压住了周青一头。

    “小友,贫僧执掌极乐东天,众生瞻仰,亿万之众服侍,八德池,七宝林,琉璃界,乃是佛门净土,清闲极乐,还有那八部天龙守护,五方揭帝常拌左右,无极无量,小友皈依我佛,便是无边功德,脱了魔障,就是菩萨正果。”

    弥勒见周青不说话,便把话语转向了身后的廖小进。语气之中多有引诱,随着弥勒的说话,虚空之中涌出朵朵五sè莲花,异香袭袭,覆盖了整个方圆万里的天空,五彩莲花毫光放出,其中一副副的图画显现出来,有天女散花,有琉璃极乐,天上彩凤对对,青鸾仙鸟震翅,地面功德池中金龙翻滚,瑞气紫霞丝丝缥缥,高山灵台,老松虬盘,上有仙鹤叼灵芝,雷音宝刹之中,舍利悬于高空,普照大千,金身罗汉合掌梵唱,声音传将出来,另人俗念全消。

    虚幻胜如实景,周青师徒处于其中,有如身临其境,甚至可以看见来往的罗汉对他们微微点头扼首。

    “嘿嘿,嘿嘿,我自得师傅教诲,入得门下,修的乃是道家之法,尊的是两教道德,拜的是三清道尊,乃是道门弟子,西方极乐虽好,但终究教派不同,何况极乐还要礼佛参禅,修功德,远远没有我道门自在,我不敢从命。”廖小进嘿嘿笑道,任谁都知道这胖子来意不好,说带自己走就带自己走,岂不是把自己当成了货物一般。

    廖小进修成大巫,潜移默化自然有了蚩尤的那股气势,见仙斩仙,见佛斩佛,意志坚定,加上周青暗暗用法力护住众弟子的心神,自然没有受到这西方极乐世界的诱惑。

    对这胖子,廖小进好象心里十分的讨厌,不光如此,就连对其他的仙人修士也是一样,这却是蚩尤大巫血脉的遗留的意识,不过天道宗弟子都四修习天道卷,和巫门气息有些相似,廖小进反而有些亲切敢,尤其是周青,身上有十二祖巫的气息,更是另廖小进有一种归属长辈的感觉。

    “哦,我佛门要礼佛参禅,修功德,没有道门自在,敢问小友,道门是怎样个自在法?道门每rì劳碌,打坐练气,磨合元神,调yīn阳坎离,筑金丹铅巩,没有一丝闲暇的功夫,还要遭受四九天劫,而我佛门只修功德,转世脱业力孽障,有地藏护佑,无灾无劫,只要心诚,就可成就金身正果,小友眼明,自然看得出来,怎就说此违心的话语。”

    弥勒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口生莲花,说得头头是道,廖小进虽然也是能说会道之辈,但也没有理由反驳,只好道:“一rì为师,终生为师,要我脱离师门,除非师傅同意,我虽然是大巫血脉,不过被师傅用无上道法消除,现在一心修道,也没有危害三界之类的主动,佛祖那些渡化魔头的话语只能骗一骗愚民信徒,不用找这些借口,如果要强逼,我却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廖小进干脆耍赖。

    弥勒顿时无词,要说辩论,廖小进拍马都上一不随手,但是对方把话挑明,整个一个无赖本sè,就不好说话了。

    周青心中盘算,硬是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只要一个拖字,便开口把话题接上道:“不得对佛祖无礼,佛门道家各有千秋,我们修道之人虽然有些劫数,也算是比佛门多了些磨难,却正合天行健的至理,古语有云:心似白云意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回归本源,正是我道家的境界。”

    周青把身体一挺,一股远古洪荒的气息奔涌出来,沧海滚滚,通天神柱,远古神山,猛兽毒龙,巨虬狮子,太古洪荒的一些生灵都显现出来,把极乐场景冲开,占据了半壁江山,和弥勒佛分庭抗礼。

    反正拖延时间,周青一顿胡扯,十二祖巫虽然是分身,但蕴涵的力量简直却是无穷无尽,周青全力调动十二祖巫的力量,才勉强在弥勒佛的压迫之下缓解了一些。

    弥勒佛笑容可鞠,见周青全力反击,也不继续用力,反而是双手合十,道了一句佛号,灵山场景随即消失,周青见弥勒不在诱惑门下弟子,也收了洪荒的场景,把十二祖巫的力量强横结合起来,实在是太过吃力。

    要是周青领悟出神通,将十二祖巫的分身全部炼化,融合入自身的法力之中,那实力将可以直逼三清道尊,要是十二祖巫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那改天换地,重炼地火水风,重朔六道轮回,就是弹指之间的事情,可惜这两样都只是想象,至少是现在,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十二祖巫和周青不是一体,只不过是一件法器,终究上外力,不入真流,和融入自身不可比较。

    弥勒佛笑道:“好一个心似白云意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云水都是流动之物,并不长久,云终有散时,水终有枯时,敢问帝君,云散水枯之时,帝君可再有道?”

    周青哈哈道:“正是要水枯云散,水枯明珠出现,云散浩月当空,乃是长存!”

    弥勒端坐于就品莲台之上,也是哈哈大笑,正要反驳,突然心神一动,用手掐算了一下,顿时笑容收敛了几分:“也罢,帝君是有道之人,佛道也是各有千秋,贫僧刚才听小友讲,一切听帝君的吩咐,不知道帝君可否和贫僧赌上一赌。”

    “东来佛祖法力无边,赌斗之事,也就罢了,贫道从来不做,我这徒弟于西方极乐没有缘分,佛祖还是请回的好。”周青道,虽然开始给自己来了下马威,但弥勒一出现,都是客客气气,并没有翻脸的迹象,以弥勒的身份,上门抢人,终究在是做不出来。

    “哈哈,无妨,无妨,帝君还是听听赌约的好。”弥勒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好象周青一定要赌斗一样。

    “黄眉童儿,你去下方抓一把沙土来。”弥勒吩咐道。

    一个黄眉童子真就落下地面,抓了一把沙土回来。

    伸出大手,弥勒把一捧沙土放在掌心,对周青道:“贫僧也没有什么神通,就有一些小手段。”我佛门中有一偈曰:内外灵光到处同,一佛国在一沙中。”

    一口气吹出,把手上的沙砾全部都吹掉,就剩下芝麻大小的一粒沙子,把手迎风一晃,变化为方圆百里大小,弥勒又道:“我佛门中有一偈曰:内外灵光到处同,一佛国在一沙中。帝君入我掌中,只要能脱离沙中的佛国,脱身出贫僧的手掌心,就算贫僧输了。”

    “这两界以西,共有三千七百座山头,就以此为彩头,如果帝君赢了,我门下弟子万毒揭帝退出万毒山,让帝君传道,如果帝君一时不慎,还请割爱,让出爱徒,却也是功德无量。此赌约,正好也好可以了结我与帝君刚才的辩论,乃是一举两得,帝君觉得如何?”

    弥勒呵呵笑了两声,周青脸sè一变,弥勒虽然说话漫不经心,但其中一句“脱身出贫僧的手掌心”乃是明显的挑衅,此言一出,就是温蓝新等人都有些怒气。

    这样一来,周青除非不要脸面,否则不能拒绝,更不能输,弥勒佛这一手,明退暗逼,实在是歹毒得很。

    论彩头,佛门也没有半点损失,那万毒揭帝只不过是占据了万毒山附近,并没有收服全部的妖王,就算周青得赢,也要自己收服,只是没有人来干涉而已,收服以后,还可以使周青和蛇盘山背后的无当圣母对抗,两方消耗实力,万毒揭帝还可以在西牛贺州之中座山观虎斗。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可惜我现在的身份做不出来,且就赌上一赌。”周青心想,要是弥勒佛和自己真刀真枪的干上一架,周青当然不是对手,就算是十二魔神全开,都没有赢的希望,最好的结果就是自己可以跑掉。

    不过弥勒乃是东来佛祖,真刀干架这么掉身份的事当然不会做,这个赌约,周青可以施展全部法力,而弥勒却有些限制,当然不能使用手段攻击,只能在一个困字上面做文章。

    “如此正好,东来佛祖有这份心思,贫道也就勉强一似了。”周青腾起身形,跳入弥勒佛的掌中。

    廖小进十分的紧张,这次赌约,有可能关系到他的身家xìng命,却偏偏又奈何不得:“吗的,死和尚,今天你实力强,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你的头颅拧下来,当作凳子坐!”一股暴戾凶煞之气在廖小进心里涌动。

    后面的温蓝新和蓝神等人也紧张得不得了,但没有办法,一起上更是给了别人借口,被别人欺负上门,却还要小心翼翼的谈条件,别提心里有多窝火了。

    弥勒佛手掌在天空已经幻化成方圆百里大小,那粒沙土也随之涨大,变成了一座小山,周青跳将上去,还不等弥勒佛说话,就把身体一纵,化为一道金光直冲而走。

    “呵呵,帝君似乎心急了一点!”

    弥勒佛在莲台之上笑道,手掌急速扩大,周青一眨眼之间就飞去了三千里的距离,结果还是在手掌边缘,似乎自己飞到哪里,那手掌就扩大到哪里,弥勒佛如此神通,周青还从来没有见过,就算是牛魔王,只怕也要一下被弥勒像苍蝇一样拍死。

    周青三个呼吸,飞出了数万里,硬是脱离不了手掌,后面梵唱大做,那粒沙子起了变化,幻化成一个世界,有菩提树林,有宝刹金殿,有无数的罗汉和尚在其中诵读经文,几声龙呤,八部天龙在这些诵读经文的罗汉头顶盘旋守护,和刚才弥勒幻化的灵山有些相似。

    一佛国在一沙中!这弥勒终于正式出手,和先前不同,这佛国不再是虚幻,而是实体,其中的罗汉和八部天龙都是他的座下,用神通召唤过来,再在沙中建成佛国。

    这世界越来越大,一片祥光跟在周青身后席卷过来。只要周青稍微停下,就要被卷进沙中的佛国之中,再要脱身出来,那简直就是妄想,赌约也就输了。

    “我这速度,怎么样都脱离不了这笑和尚的手掌心啊!”周青运足了全身的法力飞遁,还是无济于事,老是在手掌边缘,可以看见外面的世界,却就是脱离不了手掌,突然听的下面哗啦的海cháo之声。

    “居然到了海上,看来我是尽了全力了,不拼命不行了!”周青咬了咬牙,后面的佛国越来越近,那经文梵唱,八部天龙的长呤,似乎就在耳边,扰乱人的心神,幸好周青意志坚定,丝毫不受动摇,要不然只要缓上一缓,就要被佛国卷入其中。

    “帝君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贫僧接着就是了,如果帝君没有手段,那就算输了。”弥勒佛的声音悠然传来,似乎还在原地。

    廖小进等人还在山前的高空之中,只见弥勒佛端坐莲台,大手伸进虚空之中,开始还可以看见在远处冒出头来,过了几个呼吸,就再也看不到一星半点,现在听弥勒佛这么一说,都为周青担心起来。

    天道变化!周青猛向前一窜,身体膨胀了数百丈高下,变化成一个祖巫的样子,就是人面鸟身,背后有四张肉翅,胸前,腹部,双腿六个爪子,和云霞在北海眼召唤出来抓住神圣智狼的魔神一般模样。

    轰隆!周青的七窍之中都流出了漆黑的血液,身体又再度膨胀十倍,长到了数千丈,真就是一头辟开天地的魔神。

    一股黑气从身上冒出,居然燃烧起来,形成了漆黑的火焰。

    周青强行将那冥王旗中无尽的力道全部注入了体内,以维持这祖巫的变化和行动。

    这变化在一瞬间就已经完成,四张肉翅一扇,周青的速度顿时增加了百倍,好象直接缩短了空间的距离,就一跨步,消失不见,人却是到了二三十万里之外。

    弥勒佛还是一脸笑意,不过却坐不住了,莲台一闪,身形也跟着就消失不见,就连身边的黄眉童子也跟着消失,不知道去了何方。

    洪荒十二祖巫,自然是强横无比,但是每一个祖巫,还有一样特别的能力,周青变化的这祖巫,就是以速度最为擅长,周青得了冥王旗的支撑,身体快要爆裂开来,拼命像前乱窜,好消耗法力,速度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弥勒佛都坐不住了,全力施展法力扩大手掌,力图困住周青。

    “八部天龙!”

    弥勒下了法旨,从佛国之中飞出数百个大鸟,往前一扑,其中一只头生肉瘤的大鸟一口吞吃了其余的鸟儿,两翅膀一扇,追赶前面飞遁的周青,这几个呼吸下来,也不知道去了多少亿万里,弥勒佛再强的法力也不能掌控一界,全力运功,总算能把周青掌控在自己手间,却只能维持现状,只有叫八部天龙之中的迦楼罗追赶,好使周青缓上一缓,再合上手掌关住周青。

    这八部天龙可就是弥勒座下本尊,和周青先前召唤出来的不可相提并论。

    突然平空哧啦一声响,金光一闪,那追赶周青的迦楼罗竟然被凭空摄走,弥勒佛一惊,分了一下神,周青一个起落,不知道钻哪里去了。

    就品莲台显现出来,弥勒佛收了手掌,空空荡荡,哪里还有周青的影子。

    仙音阵阵,琴声响起,一帝王座了七香车从天上而来,周围有数十个仙女弹琴焚香,手捧各种乐器,七香车旁边站立了三位娘娘,仗剑而立,一个拿剑,一个拿金蛟剪,一个托混元金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