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全力奔逃,四只肉翅轻轻一扇,就是二十八万里,百千万里的路程不过是转瞬之间,如此高速,就连弥勒佛也望尘莫及,无可奈何,更何况弥勒佛半途被人拦截了一下,一瞬间,周青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想再要追赶,恐怕只有西天如来佛祖,阿弥陀佛亲来。弥勒佛还差了一点。

    掌中寰宇,沙中佛国,本来是制造一个无穷无尽的空间,但也需要时间,一弹指就是六十刹那,但周青还不到一刹那的时间就脱离的掌控,弥勒佛也没有能力这么快扩大沙中佛国。

    周青飞遁之间身体若隐若现,好象是在空间之中穿进穿出,这乃上一大巫独有的本事,就算蓝神的天鬼之身也不及万分之一,要保持这么快的速度,在一个空间之中飞行那是不可能,佛门的佛陀级别高手,都是掌控空间的高手,不过和上古祖巫还是差上不少,周青得了祖巫残留的神识元灵,又领悟天道变化的神通,化身成祖巫之身,要不是力量不够,几乎就接近了祖巫的程度。

    如此快速,消耗的法力不可以数量来计算,在一瞬间又来不及补充,这样一来,就算是天仙级别的修士,恐怕一下就被要被抽空全部的真元,周青肉翅连续动弹了数十下,体内自身聚集的真元法力已经处于油尽灯枯的地步,现在全部是靠汲取十二都天魔神的力量来维持飞行,身上一**的巨痛传来,好象快要爆裂一般。

    修行之事,本来就是循序渐进,铁棒成针,尤其是仙人以后的高手,周青现在的肉身虽然近乎于不死不灭,但要一瞬间容纳十二祖巫分身的全部力量,恐怕还是免不了要爆体而亡,幸亏飞遁之间的消耗巨大,肉翅每扇动一下,体内就平息了一分,知道自己脱离了弥勒佛的掌控,周青心中一阵欢喜,安下心来慢慢平息体内狂暴的力量。

    不管怎么样,这场赌约是自己赢了,虽然开始有些丢面子,但总算是找回了场子。

    “以弥勒佛的身份却是不会食言。虽然我亏了,毕竟还没有到达血本无归的地步,算了算了,我现在还不是那胖子的对手,等欺人太甚了,等我炼化了十二头祖巫,定要将其头颅拧下来当凳子坐。”周青和廖小进两师徒的想法竟然一般模样。

    心中发狠,周青却完全忽略了自己一路近乎变态的飞遁,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

    体内受了十二祖巫力量的冲击,已经残破不堪,周青七窍之中不断的流出了漆黑的血液,再燃烧起来,幸亏他受了十年魔火炼元神的磨练,对这一点,简直是吃小菜一般。

    一团千丈高下的漆黑火焰划破了天地中间的虚空,强大乃至于恐怖的力量另地面上一些修得神仙位的道士,妖怪,魔头,和尚都为之动容,不知道是发生的什么大状况,齐齐从自己居住的山洞,寺庙,道观之中飞出,想查探情况,看看到底发现了什么事情。

    可是这黑火速度极快,往往连影子有看不到,这些修士只是心中一jǐng,再飞将出来的时候,天上已经空空如也,只有那特别有神通的古仙人,可以抓到一点点蛛丝马迹,但要赶上去看个究竟,那没有这份本事了。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比那大鹏明王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无数山中修行的鸟类妖怪都十分的惊讶,其中不乏有道行高深的妖王,鸟类成就仙道,因为自身的优势,飞遁的速度要比一般仙人快上许多,正是如此,才能感觉到这速度的恐怖,就连飞禽中的王者,大鹏明王,在一展翅之间,也就是九万余里,而周青的速度,简直块上了三倍,单单论速度,只怕是三界第一人了。

    渐渐的周青用了全部的心神,终于把十二祖巫的力量归还到了冥王旗中,身体也慢慢的变回了人形,那庞大恐怖的气息当然就随之消失,而周青自身的真元法力早就消失一空,还不如一个普通的仙人,当然就没有引起任何强大生灵的注意。

    一路上越过了海洋,又飞过无数山脉河流,城池国家,经过了无数次场景的转换,周青身体一阵酸麻,慢慢的降落到了一片洁白的沙滩之上,只感觉到力软筋麻,连一个指头都动弹不得,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何方何地,不过起码是离黑风山有亿万里之遥了。

    也只有十二祖巫分身力量的输入,才能维持这样的速度,但周青的身体却是承受不了,这一趟下来,周青自从得道成仙以来,受到了最为严重的伤害,现在的周青,外部力量的打击很难没有办法伤害到他,只有自己才能伤害自己。

    清新的海风夹带的腥咸的味道吹了过来,周青躺在沙滩的边缘之上,天空一片蔚蓝,太阳高高挂在头顶,洁白沙滩连绵千里万里,只有无数种类的海鸟,或是在天上飞翔,或是在沙滩之上停留捕食,巨大的海龟从浅海里面爬了上来,在沙滩之上晒背壳,生机勃勃,但就是没有看到人烟,沙滩后面是高大的树林山脉,看来是一块陆地,也不知道有多大,海面的远处隐隐有几个黑点,显然是岛屿之类。

    “卯rì星官,还不下来救架!”周青仰卧,看着天上的太阳,心中叹了一口气。

    地仙界和人间一样有rì月星辰,不过没有人间那么多,就是三百六十五星位,二十八宿,由诸部众神星君执掌,按周天之数轮回,而这卯rì星官,正是看管太阳升落的天神。

    天地初开,鸿蒙开劈,先有rì月星辰,后有天神部众,这些天庭众神只是名义上的看管,居住在其中修行,能够稍微影响一下。

    天界和地仙界乃是一体,两相连接,人间本来也有天界,却在祖巫大战中被毁,这才转移到地仙一界。上古之时,天地之间有那擎天大柱连接,就是如此。

    上古祖巫的元灵之中,有那对天地宇宙最为深刻的认识,周青心中明白,只要自己力量足够,得到了全部的元灵,就可以根据这些知识重炼地火水风,在造完美的世界。

    现在周青等于是功力全失,卯rì星官在天界当然听不到周青的说话,何况一天一地,别说周青这位勾陈大帝,就是玉皇大帝落难,天上众神也难得察觉到。

    周青连呼唤山神土地的法力都没有了,只有默默运功调息,自己恢复。

    周青动弹不得,一边吸纳身边浓厚的水元力,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景sè,远处的树林之中突然窜出了几条火红的狐狸,往停留在沙滩之上的海鸟一扑,抓住几只海鸥,吃得津津有味。

    “好地方,人间哪里有这等的景sè。”

    突然心情说不出的愉快,没有一丝一毫的负担的压力,四周的水元力经过了周青神念慢慢的聚集,一丝丝进了身体,清凉的气息滚来滚去,另伤势减轻了不少。

    海水时不时的冲涌上来,渐渐的把周青拖下到了一尺深的浅海之中,无数海螃蟹爬来爬去,密密麻麻的小鱼穿梭,有的居然往周青的耳朵,鼻孔里面乱钻。

    rì月轮回,cháo汐交替,已经过了几天,周青稍微恢复了一些,不过cháo起cháo落,却把周青冲到了深海里面。

    切不说周青在全里疗伤,弥勒佛见有人挡路,边停了下来,看见来的排场,心中已经明白,随即坐定莲台道:“贫僧和勾陈帝君打了赌约,难道紫薇帝君也有了兴趣?”

    紫薇大帝手拿龙虎如意,下了七香车,身高八尺,一身帝服,面如观玉,说不出的风神俊朗,近乎于完美,这紫薇大帝当年未成神道之时,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一手仙音乐器,无人能及,成神道之后更加甚之,乃是风雅帝王,至于自身实力,倒没有多么厉害的传闻。

    “东来佛祖,你执掌极乐东天,居住龙华光明世界,乃是一代掌教,我虽受原始天尊符诏,掌管北极中天,却也是佛祖的晚辈……”紫薇大帝向弥勒佛稽了一首。

    “噫!紫薇帝君执掌天宫,乃是道门,贫僧执掌极乐东天,乃是佛门,不同流派,俱是修行之友,哪里有什么前辈晚辈之分。”

    弥勒佛一听,赶紧下得莲台,还了一礼,打断了紫薇大帝后面要说的话。

    要是紫薇大帝自认是晚辈,弥勒和周青的打赌却是以大欺小,难免落下口实,弥勒当然不敢当。

    “道虽二门,其理合一,以人心合天道,哪里还分什么佛和道,金丹舍利同仁义,三教原来是一家,佛本是道,东来佛祖却是担当得起。”紫薇大帝笑道。

    “好!好!好!天庭四帝果然都是不凡之辈,勾陈大帝居然能跳出贫僧的手掌之中,这场赌约,却是贫僧输了,三位仙姑也来凑热闹,真是出乎贫僧的意料!”弥勒笑道。

    感应随世三仙姑,乃是云霄娘娘,碧霄娘娘,琼霄娘娘,执掌混元金斗,封神一战之后,归附于紫薇大帝座下,三位娘娘各穿道服,道姑打扮,云霄娘娘打开混元金斗,放出大鸟迦楼罗,依旧回到了佛国之中。

    冷笑道:“东来佛祖借助八部天龙之力,掌中寰宇,果然是好手段。”

    “既然赌约以了,贫僧还有事情,改rì再请紫薇帝君和三位仙姑赴我龙华盛会。”

    弥勒佛似乎不想多谈,架起莲台,就要去西天,这次他却是有些丢了脸面,亲自出动,居然都没有降伏住周青,还丢失了两界山的山头,赖帐的事情,以弥勒的身份,却是做不出来。

    看到紫薇大帝手里的龙虎如意,弥勒也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了指望,反而弄巧成拙,回去再想办法。

    龙华盛会和盂兰盆会一样,乃是弥勒讲经,邀请三界修士前去听经,享用宴会。

    “佛祖慢走,替我们姐妹向燃灯佛祖问候一声,我那赵公明哥哥说燃灯道人当年借了我的二十四颗定海珠成道,如今也该归还了吧。”

    琼霄娘娘大声道,弥勒佛有些尴尬,不说话,向西方遁去,转眼已经走了个不见影踪。

    “妹妹,这胖和尚脸皮薄,还要几分面子,不像燃灯道人那老泼皮,极不要脸。”看到弥勒佛去了,琼霄娘娘又讽刺几句,云霄娘娘仗剑道。

    “回去吧!”紫薇听见三娘娘说话,连忙上了七香车道。

    “帝君,我们这次不过是防止弥勒佛跳墙,想不到这弥勒佛却是西天诸佛之中少有要面子的佛陀,也算是难得了,听说帝君最近又创出一门曲谱,我们姐妹却是要先听一听!”碧霄娘娘笑道。

    “无妨,正好请三位娘娘指点!”紫薇笑说,前面八匹天马架车,一路琴声不断,上了天界。

    “师姐,师娘,师傅和那胖和尚打赌已经胜出,叫我们先回宫修养,整顿妖兵,踏平两界关以西的山头。”廖小进突然身形一震,满脸喜sè道。

    “什么,师傅赢了!”温蓝新等人虽然修成仙道,但和弥勒佛这样层次的人物比较,还上不得档次,当然不知道情况,几人在黑风山前等了几天几夜,都不见消息,心急入焚。

    廖小进炼化了蚩尤血脉,而周青所创的天道卷有心灵感应之术,能和廖小进引起共鸣,周青稍微恢复了一些功力,就把情况传给了廖小进。

    当下云霞叫了毒龙和几大妖王前来,传了几样法宝,廖小进统领起十万妖兵,整顿cāo练,朝旁边一个方圆两万里的翠竹山滚滚而去。

    “夜游神出来!”

    周青在海面之上盘膝而坐,随着波涛沉浮,月光天星光华荡漾,一齐钻进了周青体内,修复着破损的地方,受到了伤害实在是太重了,周青运功聚集天地元力修补,虽然恢复了一些,到了后来,还是不见起sè,天星月华之力却有疗伤奇效,周青夜晚便浮上海面来吸收。但一点一点的聚集,实在是太费功夫了。

    “参见勾陈帝君!”夜游神好不容易被换了出来,看见是周青连忙跪拜。

    “你去天上,奏请玉帝,叫诸天星君,全部打开星斗之力,助我疗伤。就说本帝君和弥勒佛赌斗,虽然胜出,却是受了点小伤,还叫玉帝帮忙。”周青吩咐道。

    自己这么吸收,伤势起码要耽搁几年,周青突然想到,利用自己的身份做事。

    夜游神立马上了天界,禀告了玉帝。

    “你说此事该如何是好?”玉帝问太白金星道。

    “勾陈帝君近rì来声势威风一时无两,和东来佛祖赌斗都胜出,既然他来求陛下,不如陛下就卖他一个情面,以后还好说话。”太白金星道。

    “这样一来,月华星斗之力全部开,岂不便宜了下方修炼的妖王魔怪?再说了,朕已经将山河社稷调进了斗母宫中,借助星宿月华修炼,里面的天兵进展极快,少一rì,就是天大的损失。”玉帝沉思道。

    “便宜了下方妖怪魔王不错,但却是勾陈大帝的事情,反正这道人受了原始天尊符诏,迟早要和妖族开战,陛下说不定可以从中得到利,受点损失,却算不了什么?”太白金星道。

    “恩,就依你所言,你去传旨,将漫天星斗全部打开,助勾陈大帝疗伤。”玉帝道。

    天界正中一地,三百六十五个巨大的球体按周天之数排列在虚空,每个球体纵横亿万余里,其中两个球体一yīn一阳,发出了庞大恐怖的力量,直直照shè下方的地仙界。正是太阳和月亮。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用大神通将这些球体的灵气一一封印,只流出很小一部分外泻。混合到下方的灵气元力之中,以供下界的修道之人采集修炼。

    天庭最大的好处就是掌管天星rì月之jīng华,只有得了rì月天星jīng华,才能开始修行的第一步,下界的jīng灵动物,如果采集了足够的天星rì月之jīng华,就会成妖。

    天星rì月之jīng华比一般天地灵气的xìng质不同,作用也远远大于灵气元力。

    广寒宫就驻扎在月亮之上,虽然有方圆万里,不过远远看去,就像是篮球上的一粒灰尘,十分的渺小,太白金星一一传了圣旨,三百六十五周天的星君都各自打开了封印。

    哗啦!哗啦!宛如天河倒悬,那天星月华直冲而下。

    地仙界的修士妖怪们,这一晚可是傻了眼,不知道天庭发了什么疯,不过谁都来不及细想,都运功采集,如此之多的天星jīng华,一夜的工夫,足足可以抵挡十年的苦修。

    等了一天的功夫,周青见天星月华终于加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顿时明白是玉帝给了人情,心中大喜,连忙运玄功大势采集起来,好恢复功力,不想却渐渐的惊动了海底一位魔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