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个夜晚,漫天星斗格外的明亮,尤其是那一轮明月,比以往都要大上许多,有如一个巨大圆球,挂在头顶,随时就要掉下来,几乎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有那神通的仙人,甚至可以隐隐看见月亮之上生长的一片片桂花树林,和那白玉堆砌而成,富丽堂皇,而又有些清冷的广寒月宫。

    一丝丝几乎肉眼可以看得见的晶莹青光从月亮星斗之上shè出,清凉幽静,宛如仙露,在那高空飘飘荡荡,又被清风吹得四出涌动,最后化为雨水一样的银光洒落下来,落向了山川河流,城阁野地之中,最后融入到下界地脉,生生不息,滋养万物生灵。

    凡俗之中的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是天降祥瑞,万物昌盛,纷纷焚香祈祷。

    而jīng灵妖怪,修道之士欣喜若狂,下界有门有派的修道之士懂得阵法聚集rì月jīng华,都尽力开启了阵势收聚。

    那些不懂阵法的妖怪魔王也都纷纷从深山古洞之中出来,爬到山顶,变化出原形,张开血盆大口,使了法力,全力吞噬月华星斗之光,也来不及炼化,就全部储存在体内。

    不过这天上直接洒下的月华星力,还没有和天地灵气融合,毫不驳杂,纯净无比,根本不用自身真火淬炼,就可以和真元融合,趁这机会,多多聚集一点,天一亮,可就消失了。

    “夜游神,回去替我多谢陛下,就说今rì之德,以后必有所报!”

    周青一边吸纳天星月华,一边对夜游神道。

    客气话是要说的。天庭毕竟是三界唯一的政权机构,掌管了一些十分重要的事务,虽然玉帝有些架空,但权利好处还是大大的有,周青今天也就体验到了,关系加上一层,也不是坏事。

    捏了印诀,周青盘膝悬浮起百丈来高,运了个神通,一股旋风刮起,满天流萤都聚集过来,钻进了全身八万四千个毛孔里面,慢慢修复着身体,得这庞大的星力之帮助,周青恢复的速度快了几倍,身体又起了变化。

    破而后立,这话乃是至理,以周青的不死之身,要受伤简直是难上加难,这次险些被撑爆,虽然十分的危险,但总算是化险为夷,还有好处。

    晋身仙人之位之后,便是缓慢的修行,却仙人们宁可慢慢修炼,也不会把自己处与危险的境地,玩什么破而后立的把戏,一个不好,破了就立不起来了,生命悠长,谁也不敢开玩笑,这一次,要不是弥勒佛逼得太紧,周青也不会玩这么危险的游戏。

    比起廖小进进化大巫之身的时候还要恐怖,周青一个呼吸,流萤似的天星月华被jīng神念力聚集起来,渐渐的汇聚成一条条粗如水桶的银光,直直冲了过来。

    肉身已经慢慢的恢复,周青变化成了一个祖巫的形状,高达千丈,仰天一吸,这些天星月华就全部进如了体内,比刚才又快了万倍。

    渐渐的功德圆满,周青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并且因为冥王旗中祖巫力量的括充,又强横了不少,身体能够容纳的真元法力比没有受伤之时起码要强上了三分之一,天道变化也更加的如意灵通,运转之间毫无阻滞。显然是元神也强大了不少。

    “现在和牛魔王硬拼,至少也是个平手!”也只有和牛魔王做比较,弥勒佛那种级数是人物,不是一下就能够赶上的。

    肉身越强横,容纳的法力真元就越多,周青的身体构架,乃是按照祖巫所改造,实力当然比一般的修道之人要强上许多。

    周青自己创造天道卷的目的还是量体裁衣,完全是根据自身以后的发展而来,不停的锤炼**,就好象是把池塘扩建成一个大湖泊一样,能够容纳更多的力量,只要身体能够承受得了,就可以将十二祖巫分身全部炼化入体,凭借天道变化的神通,一举化身成洪荒时期全盛的任何一个大巫,直追三清道尊。

    至于等十二祖巫全部恢复力量,再炼化,这么伟大的构想,周青想是想过,不过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就是现在的情况,每一头祖巫的力量都在周青之上,并且提升的速度远远比周青要快,只要有生灵吞吃,就会增长实力。弄得现在周青都不想动用了冥王旗了,免得这些家伙太过强大,以后自己炼化的时候,更加费力气。

    恢复了功力,又变化chéngrén形,周青把竹杖一抛,两头现了黑白舍利,杖身上蜈蚣又显现出来,大口大口的吞噬着月华,乘这个机会,把自己的法宝也淬炼一下。

    七宝妙树已经传给了温蓝新,对于自己的徒弟,周青现在很是大方,黑风山也需要强大的法宝的守护,云霞有芭蕉扇,再加上七宝妙树稳守一方那是足够了。

    夜游神自然去回旨意,周青便不再管他,眼看天星月华漫天洒落,仿佛萤火虫一般,落到海面,和海水融合,深海之中的无数海鱼,青虬白骊,龟鳖大鳌都浮到海面之上,探出脑袋,有神通变化的妖怪,居然飞腾上天,竭力抢夺月华星力。

    “玉帝卖本帝君的人情,放开了漫天星斗,你们倒好,居然拣了便宜,还抢夺本大帝口里的血食。”

    看见远处无数的妖怪浮上海面,飞上空中,张开大口,宛如长鲸吸水,几乎把天上落将下来的天星月华吸食了干净,和自己的竹杖抢夺,周青心中恼怒。

    身下哗啦一声水响,周青连忙往旁边挪移了一里,一条头生晶莹独角,鳞片青玉的四爪青蛟借助水势,翻腾起百丈多高的波浪,海cháo涌起,排山倒海的巨浪立马就淹没了沙滩树林,无数的动物都来不及奔逃,尽数被淹死。

    这青蛟一出,方圆百里之内的妖怪好象十分害怕,纷纷行礼,逃了老远。

    “兀那道人,还不快滚。”这青蛟自然看见了周青在淬炼法宝,口吐人言,随即吐出一颗斗大的水雷球,直直朝周青轰了过去。

    轰过之后,看也不看,把大嘴一张,狂吸起月华天星之光来。

    这一轰击,明显是吓唬,也没有什么力道,周青袖袍一拂,就将其消泯。

    这青蛟的实力,不下于毒龙,在周青面前还不够看,居然就敢先动手,周青本来就被弥勒佛憋了一肚子的怨气,正好发作,冷哼一声:“孽畜找死!”

    把手一指,竹杖上一条蜈蚣膨胀到和青蛟一般大小,全身暗金紫sè光辉闪动,张牙舞爪,朝青蛟扑去。

    “好泼道,不知好歹,居然敢偷袭!今天就挖出你的元神来,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青蛟本来以为周青回知难而退,它乃是这海中一魔头的后裔,甚有些凶名,几乎周围所有的修道之人都知道,人见人怕,怪见怪愁,无不避其三分,哪里知道周青是个外来户,不晓得他的威名,还敢出手反击,这下可真就捅了他的逆鳞。

    吐出团金光,幻化成一柄金戈,朝飞来的蜈蚣猛砍,而自身一阵变化,化成一个年轻男子,手还持了一柄金戈,朝周青当胸就刺。

    “这家伙,好玩,收了当坐骑代步也好。”

    周青一指,六条蜈蚣飞出,挡住了这青蛟,组成阵法,困住了对方,又望空画了几道金符封锁,防止这青蛟化的年轻人逃窜。

    看见青蛟在阵中冲突,周青嘲讽道:“小长虫,就这点道行也敢在道爷面前叫嚣,你要收道爷我的元神,道爷还要收了你当坐骑呢!嘿嘿!嘿嘿!”

    青蛟不言语,知道自己这下踢到了铁板,用金戈把蜈蚣敌住,手一扬,一座小小的龙舟出现在空中,自己跃了上去,连金戈都不要了,龙舟旋转起来,化为一道金光钻破了周青封锁发符录,冲入海中。

    “哦,还是有来头的妖怪,难怪这么嚣张,四海龙王都要本帝君客客气气,何况是你这等不成气候的青蛟!”这小小龙舟是一件奇宝,居然就钻破了周青的封印,普通的妖怪,显然是搞不到这法宝的。

    收了蜈蚣,周青手一抓,把两柄金戈抓在手里,发现只有三寸大小,十分jīng致,上面金光向水一样流动,仿佛有些晶莹透明,戈柄之上有几行密麻的符文,入手沉重,小小两柄玩具一样的金戈足足有数百来斤。

    “好宝贝,好宝贝,莫非这青蛟是看守宝库的?或者找到了什么古仙人遗留的水府。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还不晓得,且问一问!”

    周青连忙呼唤土地,却发现此地好象没有土地驻扎,连山神都没有,实在是奇怪,夜游神又去天庭复命了,周青硬是呼唤不出一个神来。

    “怎么连山神土地都没有?实在奇怪,我且下去问一问龙王,看这是哪一海,不要搞了半天,连地方都不晓得,顺便把那头青蛟手上的宝贝搞到手,我门下那么多人,要上一人人都有了极品法宝,却是可以提升一大截的实力呢?”周青捏了避水诀,朝青蛟消失地方钻了下去,一路向下,遁寻这青蛟的气息,越潜越深。

    隐隐看见了青蛟的龙舟在前面飞遁,周青叫道:“孽畜,看你往哪里逃!”吓得前面的龙舟又快了几分,突然眼前一亮,毫光大放。

    “好大的水府!比四海龙王的水晶宫还要大上许多啊,这是什么东西的水府?莫非我时来运转,随便就拣到了宝藏?”看这远处那庞大简直可以与天宫媲美的水府,周青心头巨震。

    龙舟携带青蛟飞快进了水府,周青却被一层光罩挡在百里之外。

    “还有禁法守护,那就有水底妖王盘踞了,不是无主之物。”

    周青思索了一下,突然一声炮响,光罩大开,一道黑光宛如一座拱桥,从水府之中延伸出来,落到周青面前,一个气宇宣昂的中年男子,身穿九爪金龙袍,和玉帝的服饰有些相仿,后面跟了那个青蛟所化的年轻男子,再后面就是数百个文臣武将打扮的妖王,活脱脱的帝王出巡。

    “好大的排场,当自己是玉皇大帝啊!这厮是牛魔王级别的高手!可怜我刚出虎口,又进狼窝啊。”周青心中感叹。

    那男子瞬间就来到了周青不远处,哈哈大笑道:“原来是勾陈大帝架到,本王乃是北海冥狱之主,人称蛟魔王,道友又称呼为复海大圣,大帝怎么就以大欺小,打伤小儿,却要给给交代再说。”

    随着蛟魔王哈哈大笑,周青身后头顶都涌出了密密麻麻的水兵,鱼虾龟鳌,铠甲jīng良,武器锋利,个个道行不浅,正有规律的游动,一道道的水网凝聚成型,显然是在布置阵法。

    “我还要欺负你娘呢!马上就给你交代啊!”

    蛟魔王复海大圣的笑声还没有落下音来,周青只听见对方报了名号,当机立断,二话不说,把十二杆都天冥王旗望空一撒,黑气弥漫,护住周身,身形向前一冲,猛的变化,又是那人面鸟身的魔神,肉翅膀一扇,向蛟魔王冲去。

    周青用上了自己全部的实力,速度快了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一听说对方居然是和牛魔王齐名的复海大圣蛟魔王,知道不好,恐怕是中了计谋,那青蛟无缘无故的出来sāo扰,就是引自己下去,一路上没有看到半点动静,而对方刚才显然是胸有成竹,早有准备,说话之间就调动了兵力把自己围困,还知道自己的来头,不是yīn谋,那就真见了活鬼了。

    不晓得对方为什么就要算计自己,不过恐怕和牛魔王脱不了干系,周青稍一被动,就要陷入对方无穷无尽的水军围困之中,和百万水军,水府禁制之力,恐怕自己一样要落得像白起那样的下场。只有擒贼先擒王,将蛟魔王拿住,靠到蛟魔王的身边,如果能将之擒拿,那就更好了。

    外面的禁制强大,要是往外冲,万一没有冲出去,就要落入包围,蛟魔王这边看似最强,其实有些弱点,周青一瞬间的选择,当然是最有利的。

    对方有心算计自己,显然不像是积雷山那次,牛魔王仓促行动。

    吧嗒!吧嗒!噼里啪啦!黑气旋转,在周围燃烧起都天魔火,前面的无数禁法被破了个干净,周青刹那之间就接近了蛟魔王。

    平天大圣牛魔王,复海大圣蛟魔王,混天鹏魔王,移山大圣狮犭它王,通风大圣猕猴王,驱神大圣犭禺狨王,齐天大圣美猴王,这七大妖王,当年闹反天宫,所向无敌,乃是妖族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七个,后来各自分散,统领一方,各自称王做祖。

    周青在上面疗伤不久,就被海底下面的复海大圣蛟魔王知道,七大圣虽然不往来,消息还是有几分灵通,周青四十年前大闹积雷山的事情蛟魔王也知道一些。

    复海大圣蛟魔王乃是不甘寂寞之辈,也知道周青的实力,算计将他困住,在慢慢做打算,一来是长了自己的威风,二来是想得到一些东西。怕周青在海面之上走脱容易,才设下了计谋,反正周青上不上当对自己也没有损失。

    和牛魔王不同,蛟魔王这居住在北海冥狱之中已经经营了数万载,势力之庞大,连北海龙王都望尘莫及。

    牛魔王自从被赶出西牛贺州之后,重新在南瞻部州经营,虽然兵多将广,但根基浅薄,有些还是乌合之众,远远没有蛟魔王这般稳固,手下的质量道行也要比蛟魔王差上了许多,所以那天才能让周青跑了出去。

    青蛟不过是蛟魔王的义子,这样的义子,一抓都是一大把,就是死在周青手里也不可惜。

    周青来时,蛟魔王就开始了水府外围的颠倒yīn阳困仙大阵,又暗中埋伏了三百万水兵,只要落入阵中,就是三清道尊也要费些工夫才能出去。

    蛟魔王知道周青厉害,养了六头比自己还要厉害的魔神,牛魔王都吃了亏,当然不敢怠慢。

    周青是阵法的行家,当然知道不妥当,不敢往外冲,就十二头魔神全开,也不过是相当于十二个牛魔王,要是力量集中,轰开任何大阵也不困难,但毕竟是分散了的,所以周青才急于想将其炼化,成就自己。最少都要一举晋升为弥勒佛那样的高手。

    蛟魔王见周青冲了过来,没有往回跑,心中暗暗赞叹,扬手就祭起一件法宝。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