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团千丈高大的黑sè火焰,急速的旋转,呼啦!呼啦的响动,前面光华闪动,震天爆响,一道道强大的禁法被冲过来的周青破开,都天魔火如铺天盖地一般,直直朝蛟魔王和数百位文臣武将盖了过来,就好像是泰山崩塌,rì月下坠,滚滚而来的声势,另整个水府都剧烈的抖动起来。

    就在蛟魔王祭出法宝的同时,身后的数百位文臣武将也同时联手,齐齐大吼一声,法力贯通,一缩一卷。

    咕嘟嘟!咕嘟嘟!咕嘟嘟!只听的一阵水响,数百个妖仙张口各喷出一道晶莹的水龙,交织在一起,在蛟魔王面前十里之地形成了一个方圆有三千丈的太极图,两条yīn阳鱼流动旋转,仿佛一片晶莹厚实的水幕,想把周青阻挡在外,十分的浩大,也十分的好看。

    这太极图是一个阵势,乃是经过蛟魔王手下的数百位天仙高手采集北海真水,共同演练运用,纯熟无比,专做防御之用。

    蛟魔王手下的高手,神通非凡,又没有sāo扰,有的在北海冥狱修行了无数个年月,更兼之北海冥狱之中,水深地广,有很多天生就强横无比的太古猛兽。

    蛟魔王身后的两位将军,就是两条活了两万年之久的太古龙鲸,体内继续的真元力量简直就是一个恐怖,更何况有数百位共同联手,就这一阻挡,却是为蛟魔王赢得了一点宝贵的时间。

    看周青疾冲过来的声势,只要到了面前,恐怕无人能够抵挡,蛟魔王手下都是cāo练了许久的角sè,这次要算计周青,花了大价钱,连压底箱的东西都使了出来。

    “你们找死!”周青狠狠的冲撞在水幕太极图上,居然一下没有冲破,顿时大急,心中暴怒,本来算计,先是用都天冥旗护住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蛟魔王的身边,再放出十二魔神,集中力量拿住蛟魔王。

    好不容易一瞬间冲破了数千道禁法,却又被水幕挡住,眼看后面密密麻麻的水兵整齐的围了上来,就要落入包围,周青摇身又是一变,由那人面鸟身的大巫依旧变化为蟒头人身,脚踏两黑龙的魔神,一声大吼,两手抓住水幕一扯。

    祖巫共工,不但身体强横,以头颅撞断天柱不周山,更有一项特殊本领,就是cāo控洪荒水流,玩水弄势,任何水里的灵兽都不及其万分之一,周青变化了同样的身躯,也有了同样的能力,一拉一扯,使了神通,那水幕太极图就崩溃开来。

    数十个道行稍差的蛟魔王口喷鲜血,萎靡了下去,其余的也是脸sè苍白,衣甲都纷纷碎裂。

    周青这一击,乃是借助水势,全力而为,这些蛟魔王手下终究没有牛魔王那般神通,何况以水得势,乃是周青化身共工祖巫的拿手本事?

    一点弹丸大小的金星从蛟魔王手里升起,念了个咒语,这金星一个变化,化成一口一尺来高的铜钟,一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古朴文字,另一面却是雕刻了无数的奇形妖兽,或是张牙舞爪,或是巍然而立,千姿百态,一个个都透漏出凛凛的威严,这些妖兽上方的云端乃是一位皇者,华盖香车,由八条九爪金龙拉着,整个画面,透漏出一股无上的威严。

    在周青撕开水幕之时,蛟魔王好象很吃力的又念了咒语,铜钟猛然括大,只见一片金光,宛如泰山压顶,朝冲将过来的周青当头罩下。

    “啊!不好!”蛟魔王法宝一出,周青就心神一紧,知道不妙,正要闪避,就见得那钟盖了下来,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变成了斗盆大小,正是上古妖族文字,周青熟悉得很,不过哪里还有时间细看。

    这钟来得迅速,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也不知道往哪边闪躲,就被铜钟当头盖下,封了个严严实实。

    十二杆冥王旗围绕周身旋转的越发快速,周青化为一道黑光,就朝海底的地下钻去,地面金光一闪,无数的上古妖族文字密密麻麻显现出来,一闪一闪,明灭晦现,一股漠然能御的力道阻挡住了去路,周青使了全部力气,都下去不了分毫。

    铜钟之内,乃是黄澄澄的空间,内壁和外围的情景一般模样,也是一半布满字体,一半雕刻了妖兽和帝王。

    周青伸出方圆亩余大小的手掌,使了全部力气,望铜钟内壁就是一拳。

    轰隆!声音传出了万里,又震得怎个水府都动摇起来,几处大殿轰然倒塌,碎玉纷飞,周青被铜钟罩住,知道不好,使了全力,想轰破铜钟,脱身出来。

    受周青全力一拳,这铜钟居然没有丝毫的损坏,还反击起来,上面的妖文流转,妖兽咆哮,一股股排山倒海的潜力奔压过来,铜钟内部烈火熊熊,金蛇乱舞,电闪雷鸣,赤sè的火焰之中居然还伴杂这一股股的浊流,粗大的电龙漫空飞舞,又有黑烟涌起,狂风刮起,形成了一把把巨大的利刀,没头没脑的砍来。

    烈焰,霹雳,电龙,风刃,浊流,黑烟,潜劲,一齐朝当中的周青袭来。

    “苦也,居然是一件教主级别的法宝!这蛟魔王比传闻的还要厉害啊!有没有搞错。”

    周青只觉得周身一紧,铜钟无数的反击简直如大浪淘沙,一波接这一波,涌不停歇,也没有间隔,轰击在冥王旗的守护之上。

    如山般浩大的潜劲挤压过来,另周青庞大的身体十分的不舒服,知道自己轰不开铜钟,变冷静了下来,身体变化回来,又召唤出了十二头魔神,相互连接,浑圆一体,生生不息。

    这乃是都天神煞大阵最强的守护,只要不是五大教主亲自出手,恐怕没有任何人可以轰破十二魔神的防御,攻击到周青,不能出去,只有静官其变。

    “嘿嘿,嘿嘿,勾陈大帝,此钟乃是我远古妖族天帝东皇太一的御用法宝,你是出不来的。”

    蛟魔王在外面嘿嘿大笑,两手一拍,钟内的烈焰,霹雳,电龙,风刃,浊流,黑烟,潜劲俱都消失。

    “远古妖族天帝东皇太一!”

    周青在钟内异常的冷静,也是嘿嘿回笑了两声:“蛟魔王,我以为你是地仙界土生土长的妖怪,想不到你也是外来户,一样是从人间的远古洪荒移居过来的。”

    “嘿嘿,嘿嘿,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我们谈谈,这钟虽然厉害,却只能将我困住,要奈何我,只怕是没有那个本事。”

    “你说的不错,我蛟魔王和其他的几位大圣不同,他们都是地仙一界的土著妖族,惟独我蛟魔王,乃是人间洪荒之中一条小小的蛟龙,想不到啊,想不到,你就居然就凝练成了十二祖巫分身,早在四十年前的积雷山争斗,我就注意到了你,那时你只放出六头来,我却是有点不肯定,今天见你,才确定了想法,你既然凝练了租巫分身,想必jīng通上古妖族的文字,就请先看看钟内的文字,我再和你谈谈,嘿嘿,嘿嘿,你逃不出去的,还是老实一点的好,乖乖和我合作。”

    说到最后,蛟魔王竟然大笑起来,十分的得意。

    周青心中通明,原来自己早就被这家伙注意到了,心中一边飞快的盘算,一边观察着铜钟之内的景象。

    偌大的钟壁之上,一个个都是古妖族文字,乃是记载当年妖族天地东皇太一的事迹。

    人间界的远古洪荒,乃是上古妖族和大巫共同掌握六道轮回和天庭。

    那是一个强者辈出的年代,无论是大巫,还是妖族,都有通天的手段。

    无论上巫门中的十二祖巫,还是妖族中的大圣女娲娘娘,东皇太一,都是绝世强者,和三清道尊,如来佛祖,准提道人这五大教主同一级别的存在。东皇太一,就是现在的玉皇大帝,不过和玉帝这傀儡不同,东皇太一乃是绝对的权威。

    仙道五大教主,十二祖巫,妖族大圣女娲娘娘,东皇太一,都是洪荒时期的领导人物,后来,仙道,巫门,上古妖族的摩擦,发生了惨烈无比的争斗。

    这铜钟就记载了战争的导火线,乃是当年大巫后羿和东皇太一之子掌管太阳升落的十只金乌发生冲突,一怒之下,shè杀了九只金乌,这才引发了大战。

    巫门有十二祖巫,而妖族只有女娲娘娘和东皇太一这两位强者,远远不是对手,便联合仙道五大教主,一场战争下来,人间界就此报废。

    虽然钟内的文字只是略微交代了一下,很不详细,不过如此之多的绝世强者做生死之斗,其惨烈程度,都从字里行间中透漏出来,一股来自远古洪荒苍凉的气息荡漾在周青心头。

    东皇太一这位妖族天帝,乃是不死不灭之身,都被活生生打死,战斗的悲壮激烈,可见一斑。

    “本王却是不知道你怎么就有此机缘,凝结成了祖巫分身,本王现在也没有兴趣知道,本王想于你合作,共同恢复当年我上古妖族的风采,重新执掌天地轮回,岂不快活?”

    蛟魔王喝退了左右群臣,叫他们严密守护消息,不使外泄,山神土地早就被蛟魔王抓了起来,是以周青呼唤不出。

    “原来是看上我的十二祖巫,难怪这蛟魔王的势力这般强大,原来是个有心之人,竟然有这等狂妄的念头,却不知道这事情根本不可能,我且诳他一诳!”

    周青看完了记载,一边听蛟魔王说,一边看起铜钟之内的图画来,那些远古妖兽,都是东皇太一手下的群臣,掌管周天星斗,rì月轮回,这些妖族,一个个实力强大,吸收星斗之力修炼,都是接近教主级别的存在,不象现在的众神星君,乃是封神之战死去的修士,虽然掌管rì月星斗,但受了封神榜的限制,更本无法借助这些星斗之力修炼,就像是看守宝库的人员,看得到,得不到。

    正因为有东皇太一手下的群臣,上古妖族才勉强和巫门拼斗,不然早就被十二祖巫灭族了。

    “复海大圣,此事非同小可,现在乃是佛道共掌三界,就是你我合作,也有如蜻蜓撼石柱,且不说仙佛两道的五大教主,就是其手下也要把我们轰杀成渣,再说了,贫道乃是人道成仙,也不是妖族,却是对我没有好处,此事要细细考虑。”周青道。

    “别忘了,你现在是本王的阶下之囚,没有资格和本王讨价还价,只要你答应本王,将禁锢十二祖巫的法旗交出来,再消了上面的元神,告诉本王口诀,待炼化之后,本王就放你出来,各不相干,本王也不为难于你,怎么样?”蛟魔王道。

    “蛟魔王,别当贫道是傻子,要是贫道交了旗,你在发动钟内的水火风雷,我不就死了?”周青嘿嘿笑道:“你却不能奈何于我,这么没有脑子的提议,好象不应该从你口里蹦达出来吧,好歹你也是活了几万年的妖怪了,莫非真是越活越糊涂?”

    “本王不和你磨嘴皮子,你有十二祖巫守护,奈何不得,不过本王有的是耐心,天天发动钟内的禁法来炼你,一百年炼化不了你,就炼你一千年,本王就不相信你能支持这么久,反正本王有的是时间。”

    蛟魔王嘿嘿笑道:“本王知道你在南瞻部州有根基,还和那牛魔王有了恩怨,我将消息传给它,再不本王亲自去,奈何不了你,难道本王还奈何不了你的门人?”

    “无妨,无妨,你去就是了,贫道受原始天尊符诏,一切都有定数,要是他们被妖孽所害,也是命中注定,勉强不得,不过贫道门人都是有福之人,自有天佑。”周青笑道,毫不担心。

    廖小进一身铠甲,大红披风,手持一口有九道紫sè条纹的宝剑,身后八十万妖兵滚滚,毒龙等妖王都在其背后,杀气腾腾,冲上天空,都形成了一股股的乌云,顿时妖风大做,好象要是暴风雨要来临一般。

    帅领妖族大军,廖小进凭借着自己大巫之身,强大浑厚的实力和厉害法宝,rì夜不停,已经踏平了百多座大型山头,把两界关以西方圆百万里土地一齐收入天道门下。

    这下天道宗弟子弟子可就忙碌了,连大自在宫弟子都帮忙整顿事务,把一些法器材料全部囤积起来,廖小进在外面征战,天道门下两万弟子,大自在宫门下一万多弟子,都紧守山门,只叫妖兵苦力挖矿脉,炼制材料,把两个门派整顿得有声有sè。

    佛门势力已经退出,现在主要和廖小进争斗的就是蛇盘山的天蛇王,一南一北,两相对持,天蛇王乃是无当圣母座下,佛门一退,都要抢山头,便和廖小进争斗起来。

    下面就是方圆十五万里的万毒山,山体完全被红红绿绿的彩烟笼罩,隐隐可以看见幽深漆黑的山谷地穴之中,有那长达百丈的毒虫,蜈蚣,天蝎喷出彩sè毒烟。

    万毒山乃是一条虫豸横行的山脉,但对于修炼者来说,却是巨大的资源,尤其是妖族用来祭炼歹毒法器。向周晨手上的五毒神幡就非要这些毒虫不可。

    廖小进前面乃是一年轻男子,身穿绿sè大袍,绿sè鱼鳞铠甲,手拿一杆丈八蛇矛,身后也有无数的妖兵排列,妖王指挥,在天空黑压压的一大片,捆数量,毫不逊sè于廖小进的八十万妖兵,并且铠甲鲜明,排列整齐,这一比较,廖小进的妖兵就有些乌合之众的味道。

    这年轻男子正是蛇盘山主天蛇王,两军对持,天蛇王拿丈八蛇矛指着廖小进道:“速速交出伤我手下的女子,否则我就踏平你黑风山。”

    原来周晨在万毒山收毒虫,炼制五毒神幡,却碰到了蛇盘山的妖怪,万毒揭帝一退,都要抢夺,便发生冲突,自然不是周晨的对手,十几个妖王勉强逃了几个回去。

    “我师妹上体天道,下合人心,受原始天尊符诏,就是打伤打死你手下,也是天数,你怎么就来讨要人。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我劝你还是速速收兵回去,免得遭了毒手。”廖小进提剑上前道。

    天蛇王大怒,提矛就刺,两人在阵前一阵好杀。

    砰!天蛇王卖了个破绽,一矛刺在廖小进的额头之上,只刺得火星四溅,廖小进浑然不理,提剑照砍,天蛇王大惊,身体往后一跃,廖小进嘿嘿一笑,把身体一晃,十三头血神子冲将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