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十三头血神子在廖小进最初于人间界炼成之时,只是一条条淡淡的血影,但到了地仙界以后,又过了四十年,廖小进几乎一直在闭关修炼,血神子也在体内用自身jīng血温养着。

    廖小进体内的蚩尤大巫血脉非同小可,十三头血神子经过四十年的吸收,进化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几乎快到了血神经上面记载无相血魔的最高境界。

    地狱幽冥血河之中,凛三界之戾气,极yīn污秽,亘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年,多少代,里面一块污血居然就产生了意识,修炼成jīng,游走四方,创出了这么一门独一无二的修炼之法,后来这血魔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部血神经就藏在地狱之中,偶然被牛头yīn神得到,还没有来得及修炼,就被周青用打神鞭敲死,却是便宜了廖小进。

    天蛇王见廖小进刀剑不伤,也不知道是什么怪胎,知道不能取胜,便想退入阵中,叫两军混战。

    廖小进有八十万妖兵,天蛇王也不少,并且还多出二十万,足足有一百万,两军在天上交战,下方的山神土地都吓得躲进yīn司之中,不敢出来,这样的战争,时常发生,就算是天庭,也管不过来,也懒得去管。

    天蛇王手下妖兵,个个都铠甲jīng良,刀枪放光,一大半是返虚的妖怪,而廖小进手下,八十万妖兵中间只有二十万到了返虚境界,其余全部都是化神妖怪,甚至还有引气后期的,架着灰不溜秋的飞剑在后面摇旗呐喊,纯粹是来充数,连炮灰都算不上。

    虽然打下了方圆百万里地界,收刮了无数的炼器材料,毕竟时rì还短,炼制些法宝飞剑,铠甲兵器还要时间,天道宗两万多弟子自己都有些缺少,更不用说是这些妖怪了。

    除了这八十万妖兵以外,还有十万妖怪做为开采矿藏的苦力,在山中一条条的矿脉之上忙得不亦乐乎。

    一片血光,把天几乎都染成了红sè,另人做呕的血腥味道一冲而出,十三头高大的血神子有如地狱恶魔,再也不是淡淡的血影,而是实质一样的躯体,头上长了一对血角,形状恐怖,和廖小进变化了蚩尤真身之后的形状有几分相似。

    这些天,廖小进东征西讨,踏平收服了数百座山头,其中多有不服的妖怪,修道之人,一一被喂了血神子,十三头血神子越发凶猛,杀人于无形之中。

    天蛇王感觉背后凶暴血腥之味传来,知道不好,速度更是加快的几分,但血神子速度更快,放出的刹那,就到了天蛇王背后。

    只要被血神子透体而过,就是诸神佛陀都难逃毒手。

    “修得无理!”见天蛇王被杀败,朝阵中逃来,几个手下连忙接应,飞将出来,一人一个,放出法宝,缠住了十三头血神子。

    一头白蟒妖王乃是渡过了八大天劫的妖怪,变化成一个高大的白面男子,只差一步就要成就妖仙之道,抢先一步拦在天蛇王身前,张口一吐,两条白光从口中喷出,就地一绕,把追赶过来的一头血神子斩成了两截。

    “这么垃圾的化身,也放出来丢人!”两条白光乃是这白蟒口中的舌尖箭头,xìng命交修,十分厉害,见斩了血神子,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小心!”后面传来天蛇王的声音,白蟒心神一紧,定睛一看,自己斩成两截的血神子竟然一分为二,化为两个,凶威不减,又扑了过来。

    白光连连绞杀,血神子身体好象十分脆弱,一杀就散,但就是杀不死,杀一条变两条,杀两条变四条,白蟒把血神子斩成了数百块,就化为数百头一般摸样的血影,到了最后,漫天飞舞都是血影,不知道有几百来头。

    扑哧!白蟒一个招架不好,被其中一条血影扑了上来,透体而过,立刻就失去了知觉,现出了原形,乃是一条粗大的独角蟒蛇,只剩下一张空空的白sè蛇皮,内部的血肉,元神,jīng气好象全部都消失不见,却是被血神子吞噬了。

    这完整的白sè蟒皮连同衣服,铠甲,兵器飘飘荡荡像下方落去。

    只有那极其纯正的道门,佛门的祥魔破邪禁咒才能护住自己,不被血神子透体而过,这白蟒乃是妖族,衣甲上也有符咒,但究竟也是yīn邪一路,如何能够抵挡魔道之中至高的法术。

    扑哧!扑哧!扑哧!只听得声音连连,漫天的血影一收,依旧化成十三头高大的血神子,下方却多了十几套铠甲兵器和动物的空壳,还没有几个呼吸,天蛇王手下的妖王就损失了十几个。

    天蛇王大吃一惊,看见血神子又扑了过来,有刚才的教训,都不敢用刀剑兵器去斩,知道这东西要用纯阳法宝才能克制,天蛇王退回阵中,掏出一样法宝,望空一祭,一张火网就把扑过来的血神子罩在其中。

    这乾天烈阳网乃是采集乾天真罡,混合太阳真火炼制,极阳极罡,正是血神子的客星,十三头血神子在网中左冲又突,每每一碰到网身,就爆出一团晶芒,夹杂着乾天真火,把血神子弹回。

    血神子yīn气极足,也不怕火网,无穷无尽的冲击,撞得乾天烈阳网内爆响连连,剧烈的阵动,另天蛇王焦急不已。

    按这样的情况,只怕过不了多久,血神子就会破网出,天蛇王把矛一举,发了命令,百万妖兵变幻阵势,朝廖小进这边滚滚冲杀过来。

    等血神子还没有冲出来,先解决廖小进再说,主人一死,任何法术法宝便失去了作用,自己这方面兵力强大,对于收拾对方,天蛇王是很有信心的。

    “师妹,该你了!”

    廖小进往后一退,后面闪出一个道姑打扮的少女,骑一头白熊,正是周晨,看见对面妖兵滚滚而来,气势宏大,周晨浑然不惧怕,伸手取出三寸大小,jīng致小巧的芭蕉叶,晃了一晃,就有三丈大小,祭在空中,叫道:“师哥,帮我!”

    廖小进点点头,举掌贴在周晨背后。

    轰隆!那无穷无尽的真元法力都轰进了周晨体内,周晨连忙将之转化到芭蕉扇之上,又听得喀嚓喀嚓几声,三丈大小的芭蕉扇又涨大了千倍,三千丈的扇身,流光异彩,璎珞垂下,周晨望空就是一扇,就地起了一阵yīn风。

    这yīn风可就真是了不得,昏昏漠漠,翻江蹈海,吹动了山川,吹倒了河流,只听的呼啦呼啦的怪啸之声,铺天盖地的龙卷撕裂了空间,把沿途的五行元力绞得粉碎,都尽数融进了yīn风之中。

    迎头冲过来的无数妖兵吃这yīn风一吹,先头的数万部队立马就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死活不知,幸好天蛇王手下训练有素,立马就结成了一个个的阵势,法力贯通,阵阵相连,顶住了yīn风,周晨得了廖小进的支持,连连扇动,yīn风一阵一阵,硬是把妖兵阻住,前进不了分毫。

    呼呼!廖小进居然发出了喘息之声,艰难的道:“师妹,我可是名副其实的以一力敌百万啊,这芭蕉扇太耗法力,我都不支持不了。”

    芭蕉扇乃是开天辟地之时的一点太yīn之叶,法力越大,威力就越大,不象别的法宝那样有个极限,到了极限之后,任你再输入再多的法力都是枉然,这也是上层法宝和下层法宝的区别。

    周晨白了他一眼道:“师哥,你以为你得了大巫之身就天下无敌了。和师傅打赌的那个弥勒佛就一巴掌可以拍死你十个,你非要和我想这个计策,怎么样,现在弄巧成拙了吧。”

    “嘿嘿,哪里哪里!你师哥哪里会失算。”

    廖小进嘿嘿笑了两声,就听见远处的妖兵之中一声爆响,十三头血神子终于冲破了乾天烈阳网,血影飘摇,一天漫红,再后面大开杀戒,把妖兵后方搅得混乱。

    乾天烈阳网乃是纯阳真罡,芭蕉扇乃是太yīn之叶,yīn风刮起,纯yīn之气大盛,加上血神子再内轰击,两相一夹,顿时就被破去,数千条血影漫空飞舞,瞬间就收割了无数妖兵的生命,每吸空一个妖兵,血影就多了一条,就像滚血球一样,这些血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厉害。

    血神子功力每深一分,就可以多分化出一条血影,以廖小进的功力,一开始,也只能分化出数百条,现在大补了一下,血影的数量竟然开增加到了千条。

    天蛇王妖兵更是大乱,廖小进也难以支持,连忙叫周晨收了芭蕉扇,指挥毒龙等二三十个妖王各领jīng壮的妖兵冲杀过去,对方阵势以乱,廖小进虽然只有二十万返虚道行妖兵,但气势雄壮,丝毫不乱,势如破竹,一瞬间就把那边百万妖兵冲散,杀了七零八落,天蛇王见势不好,却是不乱,连忙指挥撤退。

    廖小进一路追赶,天蛇王带领残兵败将逃进了蛇盘山以内,立马就开启了禁法,阻挡住追兵,再做调整。

    廖小进怕对方稳住了阵脚,杀将回来,就凭借自己的兵力,可是抵挡不住,连忙退回。

    这一仗,斩杀对方妖兵接近十万,抓捕降伏了五万,缴获近乎十万套铠甲,十万件神兵利器,收获十分巨大,但对方并没有损伤根基,只是伤了些元气,廖小进也要调整,双方都有顾及,按兵不动,等待时机,天蛇王暗暗派人去无当山求救,形势隐隐有山雨yù来风满楼之势。

    玉柱仙府之内,廖小进对温蓝新道:“大师姐!这次我们可是发财了,可惜师傅不在,不然乘这个机会,布下都天神煞大阵,将蛇盘山一举炼化,我们就可以将这两界关附近三千七百山头尽数纳入囊中。”

    “恩,现在我们形式不好,被夹在中间,南有蛇盘山通这南瞻部州的诸多妖王,北有北卢俱州的佛门,那弥勒佛和师傅打赌输了,只怕要使袢子,捎有不慎,我们的根基就要尽毁,又要去人间发展。”温蓝新看清楚形式,十分不乐观。

    其余的各人都纷纷点头,廖小进正要说话,突然心神一震,一股玄妙的信息传进了自己的心灵。

    “不好,师傅被困在北海冥狱!”廖小进大叫起来,丝毫没有刚才领兵打仗的威风。

    原来周青被困在铜钟之内,知道自己不能脱困,便传心之术通给了廖小进。

    这事情非同小可,温蓝新马上告诉了云霞,云霞急忙问了廖小进。

    廖小进道:“师傅说他暂时没有事情,不rì就要脱困出来,这次受了暗算,要给那复海大圣一个永生永世的教训,叫我们不动声sè,去通传南海敖鸾公主,和北海龙王合一,到时候里应外合,一举攻破北海冥狱。斩杀蛟魔王。”

    “还有,师傅要我们千万不要走漏风声,也不要惊动天庭,万一惊动了其余的几位妖族大圣就不好了。”廖小进又道。

    “恩,原来是这样!”云霞点头道:“此去南海,也要几天几夜,更不用是北海了,只怕要上一个多月,恩……蓝神,你脚程快,去南海请公主,事不宜迟,马上就动身。”

    蓝神在旁边一点头道:“明白了!”身形一闪,直接进入了虚空中,消失不见。

    “小进,你最尽要注意一些,只怕蛇盘山就要来报复。”云霞知道周青有主张,却是不担心,便说起这边的情况来。

    “师娘,这个不用担心,师弟已经是大巫之身,不死不灭,师妹手下又有您赐下的芭蕉扇,我也有师尊赐下的七宝妙树,其余师弟师妹都有法宝,等闲之辈,也不惧怕。”温蓝新说是这样说,心里还是有几分不安。

    当下廖小进加紧cāo练妖兵,天道宗弟子rì夜修炼,堤防敌人来犯。

    “周道人,你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当真我奈何你不得啊。”

    蛟魔王已经在外面磨了一天的嘴皮子,又是威逼,又是利诱,好歹的话说完了,周青只是嘿嘿怪笑,出言尖锐刻薄,毫不在意,蛟魔王一怒之下,又发动了铜钟的禁法。

    烈焰,霹雳,电龙,风刃,浊流,黑烟,潜劲又出现在钟内,比原来又猛烈了一倍,周青端坐钟内,只是不知,口中冷笑,不住的嘲讽蛟魔王。

    蛟魔王虽然威胁周青,要对付他门人,不过他却不敢透漏消息,周青乃是受原始天尊符诏,封为勾陈大帝,三界认可,要是传了出去,只怕不出三天,天兵天将就打上门来了,虽然蛟魔王不怕,却也十分的麻烦。

    “龙天,我们北海冥狱有多少水军?”蛟魔王被周青气急,也说得乏味,转回水府,把身边的心腹,两头太古龙鲸叫到了面前询问。

    这两头太古龙鲸身高八尺,倒也和普通人一样,一个叫龙天,一个叫龙地,乃是蛟魔王初来地仙界时候用铜钟收服,再取的名字。

    太古龙鲸,居住在数万十丈深的海底,体型庞大无边,身体展开,就有数千里,口一张,要吞吃千吨鱼类,乃是海中的霸主,如此庞大的肉身,能够炼化chéngrén,可见需要多少功夫和岁月,要是没有蛟魔王的指点,这两头居住在北海冥狱的龙鲸,就是再过十万年,都难得化为人身,成就仙道。

    同样,成就仙道之后,太古龙鲸比由于体质原因,比一般妖怪要厉害许多,力大无穷,神通法力无边,乃是蛟魔王的得力助手,手下主要战将。

    这两头龙鲸,乃是一公一母,化身chéngrén也是一男一女,女的千娇百媚,婀娜多姿,谁都不会料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体内有近乎恐怖的法力神通。

    “大王,我们北海冥狱有进万万里方圆,驻扎在水府附近有三四百万,其中有一百九十万都是修成了仙位,还有外围驻扎有五百万,总共大王手下近乎有千万的水军。分别由大王的一百零八位太子统领。”龙天道。

    “恩,你叫青蛟准备些礼物,对了,把我那妖皇剑也带上,去积雷山一趟,叫牛魔王暗中攻打黑风山,将这道士的门人抓起来,哼,只要这道士一天不答应,本大王每天杀他一个门人。”

    蛟魔王盘算了一下,最终还是下了决心。

    “大王连妖皇剑都要送给平天大圣?”龙天惊讶问道。

    “哼,只要本王得到了十二祖巫,妖皇剑却是算不了什么,快去告诉青蛟,如果这事情办妥当,我叫他统领五十万水军妖仙。”

    蛟魔王挥了挥手,把手下喝退,又沉思计算起来。

    “得想个办法出去才好。”周青坐在钟内,运起慧眼,透过了外面激荡的地火水风,雷电霹雳,直接看到铜钟之上,依旧是上古妖文,东皇太一以及坐下的上古妖族群臣,雕刻得活灵活现。

    周青催动了冥王旗的黑烟魔火,急速旋转,鼓荡开来,把外面的烈焰,霹雳,电龙,风刃,浊流,黑烟,潜劲逼退了几丈。

    不甘困守,周青似着反击了一下,十二都天神煞的威力,发动起来,丝毫不逊sè于教主级别的法宝,又是周青自己炼制,使来更加如意随心。

    可铜钟乃是当年东皇太一的法宝,周青猛一发力,虽然逼退了禁法,反越是前进,阻挡的力道就越大,周青又把黑烟魔火扩大了几丈,十二头祖巫分身在魔火中沉浮不定,连连咆哮,一退一进,居然打起拉锯战来。

    这是上古妖族天地的东西,周青又回忆了一下勾陈天书的记载,但一位是封神以后的妖族大圣,一位是洪荒时候的妖族天地,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也没有什么线索。

    “恩,不如叫廖小进喊敖鸾来帮我,再通知天庭,虽然有些丢面子,总比困在这里要强,敖鸾的绝仙剑,加上我的都天神煞,内外夹击,肯定可以打破这捞子铜钟。”周青心想,只有找人来救了。

    运起天道变化的神通,暗暗感应廖小进大巫血脉,哪里知道,这铜钟浑然一体,封锁一切,不光是神念,血脉感应都无能为力,刚才蛟魔王在的时候,还能传话过来,现在一走,封闭了禁制,周青便彻底于外界失去了联系。

    “这东西攻击不怎么样,怎么就这么变态。”周青不由暗暗叫苦,哭笑不得,不过他修心养xìng的工夫却是到了极点,连十年魔火炼元神都忍受了下来,立马就冷静了下来。

    发出神念,望整个铜钟内壁一寸寸的搜索,周青是炼制法器的行家,希望能够找出这钟的炼制结构,看有没有薄弱环节,好集中力量,全力轰击,说不定能够一举破开。

    一丝一丝,一寸一寸,周青把整个铜钟的内壁都查探得明明白白,整个铜钟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的漏洞,周青有察觉不到有什么禁制阵法,仿佛是一个普通货sè一样,但偏偏又发出了水火风雷。

    查探了半天,周青不得不感叹这位妖族天帝东皇太一的手段,以自己的实力,确实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虽然找不到破绽,周青也有发现。

    “噫?那是什么?”

    神念扫遍了内壁,周青渐渐的看到了铜种的顶部,有一小小的铜环,好象是挂什么东西似的,如今却是空空如野,整个铜钟都发水火风雷,惟独这铜环纹丝不动,没有任何东西发出来一样。

    “我就说,这钟虽然威力大,攻击却小,还没有把我轰杀成渣,原来是件残缺货sè,太古妖族天帝的法宝,定然是一击必杀,要是每抓住一个人,都要炼上半天,那这东皇太一怎么和大巫祖巫斗?”

    周青乃是行家,一眼就看明白了,连忙集中力量轰击那铜环,但铜环依旧纹丝不动。

    “我以不死之身,就拼着挨上几次水火风雷的轰击,撤了冥王旗守护,全力轰掉铜环,想必就破了这该死的钟,可这样一来,只怕自己也受伤不轻,要是惊动了蛟魔王,拿水军来困我,我不就死了,这可是人家的老巢,不妥不妥。”

    周青算计,突然心神一动:“上古妖文?铜环挂东西?我好象有印象呢?”

    眯着眼睛想了半天,周青一张口,一件藏青sè的法轮从口里吐出来,微微一摇,就叮咚叮咚响,上面也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上古妖族文字。

    周青得到这件法轮,一直没有弄明白是什么法宝,只知道是准提道人之物,不知道怎么就从里面得信息,学会了仈jiǔ玄功,后来争夺仙府的时候,里面冲出了七宝妙树,周青才知道仈jiǔ玄功是七宝妙树泄露出来的。便把这法轮丢在一边,再后来才学会上古妖文,又明白了仈jiǔ玄功的漏洞,改了过来,周青就更加忘记了这个法轮。

    细细阅读上面的上古妖文,过了一个时辰,周青哈哈大笑起来:“准提道人,我却是承了你的人情了,你虽然隐隐算计了一把,却没有料到帮了我一个大忙吧,嘿嘿,嘿嘿。”

    正经端座,周青把法轮悬在空中,元神脱将出来,运足了法力,变幻了一下,猛的冲进了法轮之中,只见这法轮滴溜溜的转动不停,上面的妖文闪现,大放清光,四周的水火风雷一接触道法轮的清光,宛如滚汤泼雪,瞬间就消失得一干二尽。

    法轮上面的妖族文字和铜钟内壁上的文字一结合,周青用元神观看了半天,细细参悟,终于明白了这铜钟的控制之法。

    周青元神归位,记了法诀,把法轮往上一抛,正挂在铜环之上,只听喀嚓一响,钟内的上古妖文和东皇太一的刻相都消失得一干二尽,显示出了rì月星辰,周天元辰,二十四气,都围绕那法轮急速旋转,rì月星光另人眼花缭乱。

    “好厉害,好厉害,现在一发动,就凭我这都天大阵,也抵挡不住。”周青依照法诀,摘了法轮,又藏好,铜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水火风雷依旧奔涌过来。

    “嘿嘿,嘿嘿!蛟魔王,我先不出去,不给你来个断根,我怎么出得这口恶气?”周青刚才灵机一动,已经通知了廖小进。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准提道人怎么会搞到这东西的,莫非他当年大战的时候混水摸鱼?只抢到了半截法宝?”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