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青铜法轮乃是控制铜钟的枢纽,挂于铜环之上,就如钟内部一个铃铛,十分完美,也只有两件法宝合一,才能恢复铜钟的全部威力,周青完全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心中便定下了要把这位复海大圣蛟魔王和其手下,来个一网打尽。

    周青就每rì以元神祭炼法轮,熟悉这铜钟的奥秘,却不控制,依旧在里面不出来,迷惑蛟魔王,只等时机一到,就攻他个措手不及,蛟魔王虽然有控制铜钟之法,不过那十分肤浅,没有法轮,这铜钟就不算完整,蛟魔王也无法炼化,周青在铜钟里面的动作他也没有办法知晓,只是每rì里派水军严加看守,在铜钟外面布置了数千道大型的禁法,起码有十万妖兵轮班看首,都是修得仙道的高手。

    在这之时,蛟魔王也不和周青来商谈,就是每rì发动水火风雷来炼,另外派了青蛟去积雷山请牛魔王。

    周青哪里会害怕,更能够分出神念,透过铜钟,悄悄的观察整个水府的动静,周围虽然有高手布下禁制,又有妖仙水兵看守,不过周青的神念虚无缥缈,琢磨不定,功力又高出他们许多,在几番小心的试探之后,自然就避开了禁法,整个水府的情况大概都摸了一清二楚。

    不过水府之外,寒水激荡,整个北海冥狱,比陆地还要宽广,方圆几亿里,周青毕竟不是教主级别的人物,却是没有能力尽数知道,神通用尽,都只能感知方圆五十万里的动静,就算是如此,周青还是对蛟魔王的手段和势力惊讶不已。

    这水府方圆有五千里,比玉柱仙府大上了十倍都不止,当然没有玉柱仙府那么变态,玉柱仙府的材料,全部都是天材地宝,打造神兵利器的绝佳材料炼制融合而成,蛟魔王再富有,再奢侈,也不可能就找到十倍的材料来建造水府。

    虽然是普通材料,却也混合了炼器手法,整个水府的台阶栏杆,大殿祭台,一层连接一层,美伦美焕,蓝光闪烁,一根一根的避水大柱撑了起来,就如一个罩子,把水全部隔离。

    以水府为中心,周围差不多十万里地界,一座座的水下城市耸立,无数的水族妖怪往来其中,还有一队队的士兵把守,仿佛一个水下国家,这却是蛟魔王费尽了辛集,仿照世俗之中的样子,建造的妖怪国度,还专门派请了修炼有成的妖仙,在城中开馆教授修炼之道,使水族快速的成长,以便增强自己的势力。

    “这才是妖族大圣应该有的风度,可惜那牛魔王,虽然厉害,却太招摇了一些。”

    周青在惊讶的同时,对这蛟魔王还有几分佩服,也不知道自己追赶青蛟的时候,蛟魔王是怎么把这些东西隐藏起来的,自己居然感觉不到半点,虽然是自上而下的追赶,但多少有点蛛丝马迹,一点都不让自己察觉到,实在是筹谋有方。

    牛魔王在西牛贺州原来也有自己的妖怪国度,却被佛门所灭,现在的势力,却是远远不及这数万年筹划的蛟魔王,尤其是蛟魔王,乃是上古人间的洪荒大战中留下的妖怪,连东皇太一的法宝都搞到了收,想必还有些压底箱的东西,又经过了数万年的辛苦经营收刮,难怪四海龙王联合起来都奈何不得。

    稍微摸清楚了蛟魔王的势力,周青便觉得自己的计划只怕成功的可能xìng不大,要彻底断了这家伙的根基,有些不可能。

    “也罢,也罢,就算不能干尽杀绝,也要这蛟魔王吃个大亏不可,否则我不就白白的吃了这场大亏!”

    周青开始重新算计,发出的神念也就变,专心在水府里面扫来扫去,小心翼翼的找那些收藏宝物的地方。

    除了一根竹杖之外,周青所带的法宝,除了这个法轮,就是几件法衣,几瓶丹药,十二冥王旗,除此之外,所有的法宝全部都放在了黑风山,本来孤身一人之时,还比较富有,但有了门派,并且门下的弟子上万,任是如何多的法宝都不够用。

    何况周青才到地仙界几十年,山头都是抢的别人的,根基浅薄得可怜,和这些动不动就经营了千年万年之久的大妖怪,实在是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人家的。

    再说那些法宝对于周青现在的道行来说,根本没有用,修炼了天道变化,肉身比那些法宝要强悍许多,威力也大上很多,还不如给门下弟子护身。

    蛟魔王每rì都要勤家修炼,不是磨合元神,就是锤炼肉身,奈何蛟魔王练功的地方,防守太过严密,并且深居地下,引动了地肺之中的太yīn元磁封锁,就是周青的神念,也不敢透过去。

    只有一回,蛟魔王出来,居然还没有变化chéngrén形,周青在一瞬间看得清楚,乃是一条九爪金sè蛟龙,头有两金角,和铜钟之上给东皇太一拉车的九爪金龙一般摸样。

    “这厮难怪有东皇太一的法宝,原来是拉车的苦力,来头不小啊!”周青心里暗笑。

    蛟魔王哪里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乃沾沾自喜,只等青蛟传到了消息,牛魔王抓了周青的门人来,就要马到功成了。不怕周青不乖乖答应,蛟魔王自然有歹毒的手段。

    而周青也不知道蛟魔王就真敢去黑风山,蛟魔王吩咐的时候,周青还困在铜钟之内,要是知道,周青还不立马出来,闹个人仰马翻。

    一条蓝光在半空之中钻进钻去,一个速度虽然没有周青天道变化那么快,也是十分可观,在虚空之中一个进出,就到了千里之外,这正是蓝神奉命去南海。

    几乎行了一天一夜的功夫,蓝神终于到了南海之上,一个猛子扎将下去,很快就接近了龙公主敖鸾的府邸。

    “蓝神道友,怎么就有空来看老友!”

    水猿现在全身铠甲,手提八瓣紫金大锤,在外围带领一队水军cāo练巡逻,就远远看见蓝神过来,连忙停了动作,上前打招呼。

    蓝神在几十年里,也随周青来过南海几次,是以轻车熟路,知道情况,不过却没有时间谈扯,连忙带了水猿,进了水晶宫,去通报公主。

    少时片刻,公主出来,听了情况,竟然少有的沉思了片刻,眉头紧锁道:“此事非同小可,复海大圣蛟魔王势力之大,就连四海龙宫加起来都奈何不得,不过既然周道友有事,我却是不能不出手,你且在这里住上两天。我去通知父王,齐聚四海jīng锐水兵,方可行事。”

    蓝神知道这事情有些复杂,只好做罢,住在水晶宫中,等待回音。

    足足过了十天,公主才回来,后面还带了哪吒等几个仙人,笑道:“周道友受原始天尊符诏,乃是勾陈大帝,既然下了法旨,我四海龙族也要听命,玉帝也知道了此事,特另水德星君率领水部众神暗中助阵,我四海龙族的水兵jīng锐也暗中像北海聚集,只等时机一到,就攻破北海冥狱。”

    蓝神连忙站起来行礼打躬,他本身乃是yīn曹地府之中一个小小的马面yīn神,哪里比得上水部众神,哪吒这些天宫权贵,连见都见到,现在看到,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出于本能就要行大礼,还好他突然记起了自己的身份,连忙改跪拜为打躬。

    水德星君和水部众神慌得连忙还礼道:“小友乃是勾陈帝君门人,如此大礼,我们怎么承受得起,帝君风采,我们天庭众神都十分仰慕。这次玉帝怕其它的妖族大圣知道,才没有派天兵天将下来,只叫我们暗中行事,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就去北海,看看那复海大圣有何本事。”

    周青和弥勒佛打赌的事情天庭众神多少有些得知,西方极乐势大,很多事情,都隐隐有压迫天庭的势头,这些众神偏偏又奈何不得。这次周青虽然有些丢面子,却好歹在赌斗之中胜出,这些神将星君都有些佩服。

    蓝神见对方回礼,虽然知道对方是看在周青的份上,不过还是觉得极其有面子。

    当下公主又带上了玄武老道,水猿等人,点了兵将,急急朝北海赶去,四海龙族,自然有一条水道相同,大军行动,也不会被发现,极其隐蔽,四海深处居住的一些水魔巨怪,妖王等势力,都没有发觉到半点不对,四海龙族,经营了这么多年,又名正言顺,受天庭册封,要是这事情都走漏了风声,那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又过了三天,水德星君带领四水星君轸水蚓、参水猿、壁水貐、箕水豹也来到了北海,四海龙王各自调来了百万水兵,总共五百万jīng锐,都由敖鸾统领,四海龙王却没有来,都各自在宫中开了宴会,大请周围妖王,以麻痹众妖,免得有什么猜测。

    大军一路前进,进了北海冥狱,到了蛟魔王的地盘,这下却是隐瞒不住了,五百万jīng锐,声势何等的浩大,一路行来,接近了蛟魔王建立的水下帝国,早就有妖怪禀告了蛟魔王。

    “啊!?怎么回事?消息怎么就泄露了?”蛟魔王大惊失sè。

    “大王不必惊慌,来的不是天兵天将,乃是四海龙王的水军,起码有数百万之众,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地盘。”龙天连忙道。

    “恩,恩,原来是这样,想必是玉帝也有顾忌,只能派水军和我作战,你们两个,随我出去,我倒要看看,四海龙王有天大的胆子,敢来我冥狱寻死。”

    蛟魔王思考了一下,马上叫手下传令给自己的一百零八个儿子,叫他们紧守各路关口,开启禁法,自己点齐了四百万jīng锐,冲出水下帝国,一路前进,朝敖鸾公主的水军迎了上去。

    双方早有先行官再前面探路,知道大军两进,迎头而来,敖鸾命令水军停顿下来,驻扎在一片海底山脉之中,蛟魔王驻扎在一块方圆十万里的水底高坡之上,布置下阵势,带领大将,都来到阵前。

    “原来是你这个rǔ臭未干的小丫头,怎么就来本王这里送死,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本王不想杀你,你还是回去,叫你父亲前来,免得遭了毒手,可惜了你本来面目。”

    蛟魔王一看公主提剑上前,哈哈大笑道。

    “你这妖孽,上次在天宫饶你xìng命,居然不思悔改,今天又兴风做怪,快快解散妖兵,速手就擒,或许玉帝降下天恩,能饶你不死。”参水猿星君上前笑道。

    蛟魔王顿时大怒,上次七大圣联手杀上天宫,其余六大圣临阵脱逃,一直被引为耻笑,蛟魔王见参水猿星君重提旧事,不由脸上发红,恼羞成怒。

    “你这毛神,以前也是皮毛带角之辈,上了封神榜,做人奴才,还敢妄语,龙天,你去将这毛神擒来。”蛟魔王也提了旧事。

    双方都的言语都戳中的对方的痛处,水部众神顿时大怒,参水猿提了口剑上前,见龙天也手持一口宝剑,迎了上来,一个是截教座下,封神榜上有名的星君,一个是冥狱之中,修行万年的太古龙鲸,两人在阵前就是一阵拼斗,杀得难解难分。

    且不说这两人打斗,蛟魔王和敖鸾两方退后远远观看。

    周青对一切的动静都了如指掌,见蛟魔王出去,顿时暗喜。

    整个水府依旧是防守深严,不过比原来,却是宽松了不少,困住周青的铜钟外围,起码有两万水军布置成阵势,都是妖仙一流,还有一个红毛红皮红衣的青年男子看守,乃是一头红蛟,也是蛟魔王的儿子。

    这些天,周青已经把法轮用元神祭炼得透彻,吐了出来,念动真言,把法轮往上一丢,喀嚓一声,法轮依旧落在铜环之上。

    “收!”周青把手一招,巨大的铜钟飞了起来,黄光一闪,化位一点金星落如周青手重,乃是三寸大小,十分jīng致,一摇动,还叮叮响个不停。

    铜钟突然一消失,周青脱身出来,周围的水兵和红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情,没有反应过来。

    “不好,这厮跑出来!”一个水兵大叫,把口一张,就是一道粗如匹练晶莹的水带捆了过来。

    “嘿嘿,有几分道行。厉害!厉害!”

    周青连忙把摇身一变,化为共工真身,千丈高下,巨手指头一弹,就把水带弹得粉碎。同时漆黑的大手压下,轰隆一声,地面都出现了一个三尺来深的巨大手印,几十个水兵被压成了肉饼。

    身后飘浮着十二杆巨大的冥王旗,黑气一卷,同时把十几个水兵的元神收入其中。

    “快快发动困仙大阵!”红蛟见周青如此凶恶,连忙指挥水军发动大阵围困。

    “要等你们发了大阵,我还怎么出去?”周青嘿嘿狂笑,把铜钟一丢,念了咒语,便有方圆数百里大小,直罩下来,把两万水军尽数罩在其中。

    红蛟看见势头不对,连忙飞遁而逃,可在周青面前又怎么能够跑得掉,大手一捞,就把红蛟抓住,现出了原型,通体宛如红水晶,体型有数百丈长,但在周青高达千丈的共工真身面前,却又如一条红蛇,在手里挣扎。

    “好货sè,好货sè,贫道门人甚多,正好缺少坐骑,也不算委屈了你。”周青把红蛟封印,法诀一指,铜钟内部叮当直响,rì月星光大盛,光音扰人,这些水军哪里还能受得了,立马就昏了过去。

    铜钟恢复了全部威力,竟然比七宝妙树都要厉害几分,内中自有天地,困人杀人,一念之间,全力发动起来,就算是什么不死之身,也要化为齑粉。

    “蛟魔王!今天贫道少不得要你破财!”望着远处的宫殿,周青把身一摇,背后十二杆旗各自发出了九道黑sè巨大长虹,共一百零八道黑虹横贯南北。

    “起!”大吼一声,一拉一扯,这些黑虹落下,直接把几座方圆十里,光彩焰焰,明显是藏有宝物的大殿连根都拉了起来,手尽数收入了铜钟之中。

    这一动作,简直是惊天动地,四面八方的守卫都惊动了,一齐涌来,周青见势不妙,连忙往上一冲,祭起铜钟,砸开了一个缺口,跑了出去。他再厉害,数百万水军一涌而上,也吃不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