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好了,那道人跑了!”

    一**的声浪传遍了整个方圆五十万里的水下帝国,瞬间就光华闪动,水下王国的上空一层层的晶莹的水幕光罩开启。

    轰隆!隆!隆!足足有上万层大型的厉害禁法发动,而下方却是一队队的水兵升腾起来,井井有条,一百多个身穿异种铠甲的年青人,各自带领了一对水军,从王国各方的城池之中升起,朝上方追赶。

    还有一道道的光华从城池之中的一些大殿冲起,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到了开启的水幕光罩面前,现出身形来,却是一群身披道服的老道士,足足有几十来个,这些老道士乃是蛟魔王来到地仙界以后,四处张罗,用了无数法宝请到的上古修行仙人,其中几位的道行,深不可测,也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

    这些仙人,在蛟魔王的水下王国之中,开馆教授徒弟,不受任何节制,蛟魔王也要对他们客客气气,平常一半是借助这水下帝国的灵气潜修,一半是开讲道法,这水下帝国乃是蛟魔王经营了数万年之久,什么珍惜材料,奇花瑶草都移植进来,好不缺少,灵气也厚,这些仙人也住得安稳。

    “老师,那道人速度太快,跑出去了!”一头黄蛟看见这些老者徘徊在水罩边缘,也没有追赶到周青连忙赶了过来,恭敬的道。

    “恩,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见有水军调集?”一个手拿拂尘,身穿白鹤绛绡衣的老道士问道。

    “禀告老师,好象四海龙族率领水军进入了冥狱,父王去拦截问个究竟,叫我们紧守城池,具体事情学生也不知道,诸位老师可前去看看。”几个小蛟连忙道。

    “无缘无故就四海龙族来袭?还有,那道人是什么人?”老道士问道。

    “这个,学生也不知道,老师可去问问父王。”蛟魔王怕走漏风声,困住周青之后,就严守消息,调动了知道情况的水军和大将,连其余守边关城池的一些儿子都没有透漏。

    这十几个老道士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叫这些小蛟开了水罩,各自化为一到长虹朝争斗的场地赶了过去。那水府之中,有蛟魔王的贴身心腹,看见周青跑了,早就飞奔出去,禀报蛟魔王了。

    “什么?跑了,怎么会跑了?”蛟魔王正在观看参水猿和龙天的争斗,后面阵营之中就钻出一人,悄悄上前把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了蛟魔王。

    蛟魔王一听,顿时大惊失sè,差点跳了起来,连忙问道:“现在怎么样了?”

    “那道人跑了出去,几十位王子都没有擒拿到,不但这样,连二十四王子都遭了毒手,连带两万jīng锐水军都被抓走了,那道人收取了大王的法宝神钟,十分生猛,都拦他不住。还有,连大王收藏法宝丹药的灵丹殿,氤氲殿,伏魔殿,镇仙殿,妖皇殿都……”这人犹豫了一下。

    “都怎么样了?丢失了什么法宝?快说!”

    蛟魔王面sèyīn沉的快要滴出水来,这些大殿之中,乃是他数万年的积蓄,特别是那妖皇殿中,乃是他从人间洪荒之中带过来的宝物都储存在其中,丢失了一件,就是莫大的损失。

    蛟魔王原本是东皇太一拉车的一条九爪金龙,洪荒大战跑了出来,还从远古天宫之中偷摸出了许多宝贝,件件都威力巨大,才在地仙界渐渐的混到这样基业,其中一些法宝,连那些儿子都舍不得赐下去,现在急得恨不得马上就收兵回去看看。

    “这……那道人十分歹毒,也不知道使了什么神通,就连房子大殿都搬走了,大王的法宝……大王的法宝灵丹一件都没有留下来。”这人战战兢兢的道。

    “什么?连房子都搬走了?!”蛟魔王狂吼起来,暴跳如雷,随即连吐了几口金sè的血液,捶胸顿足:“气杀我也!气杀我也!小贼,怎就如此歹毒,我拿住你以后,定要将你抽筋扒皮,万般折磨,都消不了我心头之恨,你速速回去,请各个城中的仙长出来助阵,等打退了四海龙王水兵,再行商量。”

    不愧是蛟魔王,随即就冷静了下来,后面突然传来了声音:“蛟兄不要慌张,贫道都来也。”原来是十几个老道赶到了。

    且说周青一路冲出海面,跳到空中,看着一望无涯,不知道多少亿万里方圆的碧波,哈哈大笑起来,摇身一晃,恢复了真身,把玩着手里三寸大小的铜铜,摇一摇,叮叮咚咚,悦耳动听,神清气爽,再变幻一摇,天地变sè,海上乌云翻滚,雷电狂涌,狂风大做,天地都仿佛要混合在一起,真是个威力浩大,气势迫人。

    把钟又一摇,又是天高海阔,风清云淡,艳阳高照,天地之变化,居然就在一钟摇动之间。

    “哈哈,哈哈,好法宝,好法宝,有了此宝,天地之大,哪里都将去得,只是太过消耗法力了啊!”虽然这钟威力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消耗的法力真元也太过巨大,以周青现在的功力,也难得发挥这钟的全部威力。

    周青摸索了出来,知道这钟威力发挥到极点,甚至可以将天地都罩在其中,但这手本事,就是当年东皇太一也不可能办到,更别说是周青了,就是现在使了全力,也不过就能够把这钟阔大到方圆一两万里大小,这已经是极限了。

    把铜钟望竹杖之上一靠,竹杖的上方一截突然伸出几只金sè的利抓,抓住钟身,使钟仿佛和竹杖凝结成一体,周青飞动之间,就有清脆的叮咚之声传到远处,有了几分排场。

    “这丫方便,以后也不用掏摸法宝祭出,浪费时间了。”周青暗喜,把竹杖一指,顶端现出舍利,分开水道,一路铃声不断,又下海底去了。

    蛟魔王和傲鸾的水军在争斗撕杀,周青说什么也要下去,一来是打击蛟魔王,二来是要向公主道声谢。人情这东西,对神仙一样的管用。

    且说下方参水猿和龙天争斗,见对方招式jīng妙,力道沉稳,知道一时之件间奈何不得,便发了急,狂吼一声,现出原形,却是一条太古水猿,浑身白毛,把宝剑望空一丢,狠狠斩向龙天,自己却叫声:“长!”

    顿时身高万丈,脚踏山峰,头如泰山,眼如rì月,口似血池,牙齿一块一块,宛如那宫殿的大门,手一抓,一条晶莹的水棍出现在手上,宛如那南天门前的华表,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一脚踏碎了一座海底山峰,参水猿星君扬起水棍,宛如泰山压将下来,朝龙天,连带远处的蛟魔王,以及无数的水军打来,带起水流狂飙,把海水搅得混浊不堪,身手不见五指。

    “乖乖,不愧是天上星君,老猿我虽然以是太古水猿的后裔,但和这星君的神通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水猿在后面感叹,看见参水猿星君大显神通,乐得一只手直直抓耳捞鳃,就差兴奋的活蹦乱跳了。

    “来得好!”

    龙天也把剑一丢,挡开了斩来的宝剑,身体一变,化为原形,体长数千里,轰隆隆压倒了一片山岭,乃是一头似龙非龙,似鲸非鲸的巨兽,身体有几百里那么粗,头上有角,有两只前爪,还有一张巨口,仿佛一个黑洞,直似连天都吞将下去,身体盘起,一层一层,竟然贯通了海面海底,尾巴在海底,头已经冒到了海面之上,比那参水猿的真身大上了不少。

    伸出前抓,龙天一把抓住水棍,又埋下头,伸到水里,张口就朝参水猿咬去,两方都现了真身,用尽了神通,到底是太古龙鲸占了体形庞大的优势,一张大口吞吐之间,吸力十分巨大,数以万吨的海水吞吐,凝结成水雷,轰隆,轰隆响个不停,炸得地动山摇,大浪滔天,淹没了无数的海边陆地。

    龙天身体盘起,四方兼顾,虽然庞大,却也十分灵活,参水猿醒君斗了半天,落了下风,眼看就不能支持,那边水德星君见两个庞然大物争斗,早就后退了数千里,两方都布置下了禁法,免得波及到自己,让出一块方圆三万里的战场,让其尽情的打斗。

    “轸水蚓、壁水貐、箕水豹,你们三个去帮忙,务必要擒拿住这龙鲸。”水德星君吩咐道。

    轸水蚓、壁水貐、箕水豹三星君领了旨意,上前助阵,各自都现出了原形,围住龙天,越发激烈起来。

    “真是卑鄙,不要慌,我来也!”龙地见水部众神上前围攻,顿时大怒,也扑将出来,一样现了原形,两条太古龙鲸盘在一起,战四大星君,难分难解,一道道浊浪排空而上,腾上天空,冲进罡风层中,被绞散落将下来,方圆万里的海面下起了大雨。壮观万分。

    叮咚!叮咚!叮咚!战场之中,突然响起了铜铃之声,这打斗的六个庞然大物都心中惊讶,以为对方又来了帮手,连忙停住,齐齐后退,摇身又恢复了人身。

    体型变化庞大,虽然能够更好的使用神通,把自身的法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弱点也是不小,最怕别人偷袭。

    一百零八道黑虹贯通,相互交织,就是一绞,朝龙天和龙地两人罩将过去。却是周青看准了时机,突然现身,准备收了两人,这两条太古龙鲸的实力十分强大,要是收服下来,自己又多了两大助手。

    本来准备用铜钟罩,但怕伤到四大星君,周青只有用自己最拿手的冥王旗了。

    “蛟魔王,贫道不但要了你的宝物,连手下贫道也一并笑纳了。”

    周青暗笑。龙天龙地两人虽然厉害,但怎么是周青的对手,何况周青蓄势待发,神出鬼没,又是偷袭,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铺天盖地的黑虹就卷了过来,把自己周身上下捆住动弹不得,朝对方阵营里面拉去,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却又奈何不了。

    “好贼子,又来欺我!”

    蛟魔王定睛一看,正是周青,直气得三尸神暴跳,旁边一个老道士看龙天和龙地形式不妙,冷哼一身,就一弹指,shè出一点豆大的蓝光,后发先至,撞上了黑虹,猛的爆裂开来,一化二,二化四,不出片刻,整个海底成了蓝汪汪一片,亿万颗亮如蓝晶的沙砾旋转弥漫,交织成一条条蓝sè长索,拉住黑虹,叫周青卷不走龙天和龙地。

    “参见帝君!”四位星君见周青出现,连忙行礼,周青笑道:“你们且退后,蛟魔王阵中有道法高手,我且帮你们收了这两头太古龙鲸,再做打算。”

    随即又朝后面叫道:“贫道多谢公主来援手,斗法之中,多有不便,待会再来致谢。”

    “帝君多礼了,帝君既然脱身出来,我也就不用出剑,毕竟都是水族一类,多造杀劫,却是不好。”公主随即笑道。

    那边那老道士看见周青在谈笑,气得面皮发红,一面是蓝沙神索,一面是都天黑虹,这老道功力浑厚,气力悠长,周青也要肥些力气。

    “诸位道友,此人道行深厚,速速助我。”那老道连忙开口,其余十几个老道虽然自持身份,不想出手,但也没有办法,各一弹指,一样都shè出蓝光,交织成沙索,吸住黑虹,直拉得周青身形摇晃,立足不稳。

    这些仙人本来就有神通,有几位甚至不下于牛魔王,要不然蛟魔王也不会以礼相待,供养在水国之中,周青自身的功力道行,也就是牛魔王的程度,如何能够抵挡这么多的仙人的联手,不过旗中的黑虹,乃是借助祖巫分身之力,贯通一气,绵绵无穷,周青运起大阵,背后十二面大旗之上,那些祖巫的头像都显现出来,凶煞之气透过海水,几乎冲上了天庭。

    后面的水部众神脸sè狂变,看见周青好象见到鬼一样,连连后退,就连公主都sè变,这才知道周青的真正实力,明白了为什么周青被蛟魔王所困,还能脱身出来,连弥勒佛都输了赌约。

    这一相斗,流水激荡,就连四大星君也帮不上忙,周青出了真火,摇身一变,配合共工真身,强行打开都天神煞之力,庞大元力暴走,周身的水流山峰,地面都绞成了一团混沌,直通地底,居然打穿了地壳,引动地磁真火,把旁边都变成一片火海,水咕咚咕咚蒸得焦干。

    周青大叹晦气,只有分出心神,镇压住地壳。

    几个无名之辈,居然都拿将不下,实在是丢了面子。

    上古修行之士,多有神通,无名无迹,一心修行,除了那些个开天辟地的教主以外,那赫赫威名的大仙,不一定就能比得过无名仙人,正所谓是天外有天,仙外有仙。

    “出绝招了。”周青把铜钟取下,望空一祭,便有方圆千里大小,朝对面罩了过去。

    蛟魔王一看,脸sè大变,连忙取出一令牌,望空一祭,变化成七条九爪金龙,首尾相咬,放出金光,撑住了铜钟,但铜钟还是缓慢的落下来,顶上都黑了一大块,隐隐可以看漆黑的钟内rì月星光闪动。

    “你怎么就把这钟恢复了威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蛟魔王大叫起来,只听得铜钟一声当响,那金光就震了粉碎,七条九爪金龙被收入了钟内,依旧落了下来,蛟魔王想要逃串,都来不及了。

    那些仙人见势头不对,在蛟魔王放出九爪金龙之时,就放弃了拉扯,蓝光一收,成了几十粒黄豆大小的蓝晶沙,连同两条龙鲸都被黑虹卷走,而自己纷纷化为长虹,脱离了钟的范围。

    眼看蛟魔王就要被罩在钟内,突然上边海水分开,青,黄,赤,白,黑五道粗大如山的光华直冲而下,就势一绞,周青只觉得身体一轻,那铜钟居然就轻飘飘的落入了五sè神光之中,被对方收去了。

    “一世打雁,今rì居然被雁啄瞎了眼睛!”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周青差点气得吐血,不过他反应极其快速,愣也不愣,变化为四翅六爪祖巫真身,随五sè光华一闪,冲上海面,就见一道人向上疾飞,周青哪里容得他逃跑,就一闪翅,赶将上去,一爪直抓那道人的面门。

    这道人见状,也不敢怠慢,忙把刚才那五sè神光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