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五sè神光连铜钟都给刷去,周青知道厉害,心中虽然暴怒,却也不敢让神光刷中,也不敢撒冥王旗,怕被神光刷去,周青运起天道变化以后,速度之快,简直三界第一,把身体缩小chéngrén形大小,转折如意,那道人一个动作,就知道要撒神光,往往在先发之间就躲了开来,招招不离那道人的面门,凶猛无比,只要被爪子抓中,免不了一个肠穿肚烂的下场。

    周青好不容易得了钟,里面又收罗了蛟魔王的几大殿法宝丹药,还有两万水兵,收获之大,不可算计,这一刹那之间,就已经易手如人,哪里还恼怒,不过还好,龙天龙地那两条太古龙鲸只被黑虹卷起,连同那蓝sè晶沙,全部都进了冥王旗中,藏得好好的,也不算是血本无回。

    任是这道人法力通玄到了极点,也不愿意和暴走之后的周青对拼,只是拿五sè神光乱刷,使周青不敢靠近,似乎这道人不想恋战,往外飞奔。

    周青当然不敢让这道人逃跑,豁了出去,就把冥王旗望空一撒,只要这道人敢刷,就要漏出破绽,周青必然可以一击之下,将其轰杀成渣。

    这道人聪明,果然不敢用五sè神光来刷都天旗,只是想走,双方的速度都快到了极点,要不是周青竭力阻拦,这道人找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道人往西逃,周青就往西拦,这道人往北逃,位道人y北拦,两人翻翻滚滚,只见人影闪动,五sè神光乱飞,两人依旧在海域上方翻滚。

    周青也没有时间发动都天神煞大阵。

    下方那蛟魔王吓得魂不附体,但见周青被人引走,顿时大喜,连忙发动水军冲杀了过来,两大得力的战将被周青收走,又失了法宝,蛟魔王心里窝火,这一口怨气只有拿四海龙族的水军来出一出了。

    公主指挥水军冲杀上去,直杀得天昏地暗,浮尸飘上,水底交战不便利,渐渐就打上了海面,海面在打斗,上方也在打斗,气劲交加,喊杀暴响之声简直传到了三十三天之外,庞大的天地元气暴动,巨浪冲起万丈之高。

    哪吒和公主战蛟魔王,公主绝仙剑厉害,蛟魔王抵挡不住,那几十位仙人都冲了上,联手发出法宝,水德星君率领四水神上前助战,双方主要人物斗法,水军在下方冲杀。

    玄武老道祭起八景灯,发出兜率火,抵住了几员大将,蓝神行动飘忽,一个起落,就抓死了数百个水兵,又祭起子午宙光盘,里面土木晶沙排空,一根根青sè巨木,土黄如山的戊土神雷轰将下来,子午神针穿插,炸得血肉横飞,一条条的元神四处逃窜。

    虽然眼谗,但人数实在太多,蓝神也没有时间去收元神,只有让其跑掉。

    这边有绝仙剑,八景灯几件旷古法器,水部众神又凶猛,四海龙族的水军却是占了上风。

    一声炮响,下方又冲出数十元年轻大将,却是蛟魔王见难以抵挡,连忙叫自己的儿子带兵上来,蛟魔王这下几乎是倾巢而出,近乎千万的水军源源不决的上来,一条条的肉身爆碎,一个个的元神被轰成齑粉,还有无数的元神逃了出去,不敢靠近战场。

    双方主将对拼,敖鸾却是占了上风,但下方水军的拼斗,四海龙族的水军毕竟兵力比不上人家,节节败退,幸亏都是训练有素,虽然处与下风,暂时还可以抵挡,但时间长了,只怕要全军覆灭,这里是蛟魔王的老巢,兵力又比不上人家,只等消灭了四海龙族的水军,再把公主等人包围,只怕一个都逃不出去。

    “师妹,怎么办,着些老家伙如此厉害,居然能够抵挡住绝仙剑!”

    哪吒祭起乾坤圈,混天绫,金砖,火尖枪,斩妖剑和几个老道缠斗比拼,十几个仙人都放出了自己xìng命交修的法宝,漫天光华交织穿梭,五颜六sè,十分的绚丽,映着rì光,行成了前所未有的奇异景sè。

    蛟魔王果然是法宝齐多,并且件件都是jīng品,放出了数十件法宝,把一方映成一片绿光。硬是抵挡住了绝仙剑大部分剑光,连哪吒的就龙神火罩都落不下来。

    “越拼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师哥,你有什么办法?”公主道。

    “还能怎么样,就算是上报天庭,也来不及了,你看见收走周真人法宝的五sè神光没有?天上地下,三界之中,至此一家,乃是孔雀明王孔宣,怎么就来淌这混水,当年封神一战,连我都被收去,还好周真人速度极快,那孔宣也不敢放手一搏,要是让周真人布成了都天大阵,他也难逃劫数。孔宣再强,也比不过弥勒佛吧。”

    哪吒说是这么说,也脱不了身,何况,就算脱身,也帮不上忙,两位绝世强者的拼斗,近身都不容易,哪吒可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孔宣也是鸟jīng,对于速度很是擅长,不过和周青一比,就小巫见大巫了。

    孔宣也苦不堪言,自己奉师命前来,等的就是这一刻,虽然半路打劫,有**份,却没有办法,天下也只有他的五sè神光能从周青手里收掉铜钟,这铜钟关系甚大,不得不为,却没有料到周青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比大鹏明王都要快上几分,他虽然是鸟类,但速度还是比不上大鹏明王的。

    周青状若风虎,招招都是全力出击,以天道变化凝结祖巫之身,就是佛门的金刚都不能硬挨一下,何况只要自己漏个一丝破绽,以对方的速度,无穷无尽的打击立马就来,不过自己的五sè神光乃是三界一绝,只要被刷中,就是三清佛祖都要落如其中,以孔宣的功力,把周青刷入其中,孔宣还是可以镇住的。

    只有对方道行远远高入自己,被五sè神光刷入,才能脱身出来,当年孔宣刷准提,后来刷如来,都把对方刷入其中,但镇压不住,反而被制,现在周青的道行还在自己之下,却是跑不掉,只是对方肉搏能力太强,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孔宣奈何不了周青,同样,周青要奈何孔宣,也是不可能,这样下去,只怕双方斗上十天半个月都分不出胜负,但时间拖得越久,对孔宣就越有利。

    蛟魔王如果得胜,围困上来,吃亏的绝对不是孔宣。

    周青也知道下面的形似,越攻越急,到了最后,连影子都看不了,孔宣八方不动,也不跑了,就是拿五sè神光乱刷,周青不能近身。并且有反攻的趋势,只要周青一退,要发动大阵,五sè神光就撒来,十分的惊险。

    下方的四海龙族水军隐隐有溃散的趋势,蓝神等人虽然厉害,但在大势之下,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反而被围困在其中,脱身不得,源源而来的水军,把四海龙族水军包围起来。

    就在这危机时刻,远处突然有人作歌而来。

    “进坐洞府参玄妙,闲看黄庭两三卷,顺来都是长生理,海角天涯都是chūn。”

    歌声不绝,直绕天际,虽然这方圆十万里的海域喊杀滔天,轰响连连,震耳入聋,但歌声清晰,每个人都一字一句听得清楚,但都在撕杀,哪里顾的了那么多,虽然奇怪,也不语理会。

    香气飘飘,祥云而来,从海上并肩来了四位道人,状形高古,身披道服,其中三位手持宝剑,一位空手,相互做歌,看似缓慢,但眨眼之间就靠近了撕杀战场。

    “杀劫!杀劫!”一位道人连连摇头叹息道。又看了看高空孔宣和周青打斗,又道:“诸位道友,速速行事,迟则生变。”

    其中一位道人不说话,连忙祭起一方印章,迎风一晃,祭在空中,便有山岳大小,黑了一片天空,大印底部有番天二字,乃是正宗的番天印。

    番天印直压而下,砰的一声,撞击在下方光幕之处,把蛟魔王和十几位仙人连手布置成的光幕震得四分五裂,而番天印也弹了回来。这道人浑身一震,显然也不好受。

    敖鸾见突然杀出程咬金,顿时大喜,光幕一破,绝仙剑光一卷,顿时斩了两个仙人,其余的老道见势不妙,连忙翻下海去了,蛟魔王变化为九爪金龙,化金光下水了。

    主将一逃,军心大乱,水部众神大发神威,纷纷变化原形,蛟魔王的水军搅了个七零八落,四散而逃,一小半被擒,一大半随主将逃回了,还没有一柱香的工夫,海面就平静下来。

    “师傅!”

    “师叔!”哪吒和敖鸾飞将上来,看到来的四人,顿时大喜。

    “不必多礼,敖鸾,你将绝仙剑给我!”空手而来的道人连忙道。

    敖鸾给了绝仙剑,原来来人正是阐教十二仙人中的广成子,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

    道行天尊接了绝仙剑,也不跟敖鸾多说,四人默默点头,飞快的分开,在四方站定,把手上宝剑一抛,念动真言。

    “师傅怎么这么紧急?平常不这样啊!”敖鸾奇道。

    哪吒面sè凝重:“师妹,只怕大事不好,我们帮不上忙,快点收兵,我们缓回龙宫,这事情不是我们能够管上的。”也不等敖鸾说话,拉起就向下飞去。

    敖鸾莫名其妙,但她知道,自己这位师哥知道的事情很多,而且自从相认之后,两人很是要好,时常往来,加上自己师傅今天十分怪异,只怕真有大事发生,也不多问,连忙下去,命令收兵,把大军整齐,沉了下去,一路出了冥狱,从北海水道返回不提。

    蓝神虽然不想离开,但也没有办法,留下也帮不上忙,只有随大军返回。

    且说广成子祭起诛仙剑,赤jīng子祭起戮仙剑,玉鼎真人祭起陷仙剑,道行天尊祭起绝仙剑,远远的围住孔宣和周青,念动真言,只见空中四把宝剑转了一转,突然卷起一股yīn风,愁云惨雾一齐涌来,阵中已经伸手不见五指,光华都照不出三丈开外,阵中杀气腾腾,yīn冷狂风呼啸,就连周青孔宣这等人物,被冷风一袭,都全身发冷,知道不好,各自分开,不再争斗。

    “不好,中了埋伏!”

    周青和孔宣同时大惊,两人一经分开,就在也琢磨不到对方在哪里,面前空空荡荡,仿佛进了另外一个世界,周青连忙用冥王旗护住周身,运起了全部功力,以防备不测,虽然失了法宝,心中愤怒,但毕竟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

    广成子,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点动真言依旧念动真言,四把宝剑之下突然化为四门,乃是诛仙门,戮仙门,绝仙门,陷仙门,四把宝剑挂于门上,门边有现出一座祭台,比门还高,四道人飞身站了上去,相互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广成子对赤jīng子大叫:“道兄还不行事,更待何时。”

    赤jīng子连忙从怀里拿出一图,乃是太极图,扬手一抖,化为一座金桥,五sè毫光,照耀山河大地,这金桥从戮仙门进了阵中。

    周青正思索破阵之法,就看见一座金桥通到自己的身边,有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帝君有礼,贫道阐教赤jīng子,道兄速速上此金桥,免得误伤,此乃诛仙剑阵!”赤jīng子不说清楚,后面只是连连催促。

    “诛仙剑阵!”

    周青一听,浑身一抖,吓了一大跳,连忙上了金桥,眼睛突然一亮,就看见了阵中的情况,只见孔宣在阵中咬牙切齿,破口大骂,但又听不清楚在说什么,背后五sè神光连连刷动,又取出自己的铜钟细看。

    “还不发动!”广成子舌绽chūn雷,一声巨吼。

    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连忙点头,四道人连忙掌心凝聚雷光,念动真言。

    就在大阵将要发动之时,突然一道金光从极远东方而起,乃是来自于东胜神州,这金光冲上天际,初使就是一点金星,最后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一闪一闪,每一个空间的穿越,就有十万八千里,很快就接近了这里。

    此时,阐教四仙已经凝聚了雷光,发一雷,各自震动了诛,戮,绝,陷四把宝剑,周青只感到一股极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另人窒息,呼吸都不顺畅,心里只觉得沉闷无比,扑通,扑通直跳。

    阵中金蛇狂舞,风气呼嚎,乾坤荡漾,雷声激烈,震动山川,四把宝剑各shè一道光芒,直朝阵中的孔宣shè去,周青又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凉飕飕的。

    孔宣也是绝世高手,知道不好,突然一声大吼,现出一尊法身来,乃是二十四头,十八臂,拿璎珞,伞盖,花罐,鱼肠,加持宝杵,宝锉,金铃铛,金弓,银戟,幡旗,宝幢,莲花,令牌,钵盂,尖枪,阔剑,舍利,经书。

    法身一现,金光照耀,面前又有五sè光华来回刷动,先是挡住了奔袭而来的水火风雷,随即四道剑光就到,连接一起,直接轰破了五sè神光。

    阐教四仙对阵中的情况自然知道,但来自东胜神州的一点金光扰乱了他们的心神,十分心急,又凝聚雷光,震动四把宝剑,又shè出了四道剑光。

    呼啦,那金光越来越尽,到了十万里之外,竟然大如山岳,长有千里,好似一根大棍棒,上面还隐隐有五个篆文,乃是如意金箍棒,直直朝这边大阵轰击过来。

    棒未到,狂风先来,刮得人睁不开眼睛。

    突然,自那天上,下来一道白气,围绕成一圆圈,仿佛明晃晃一个白圈子,大如rì月,挡住了金箍棒,就地一套,那金箍棒立地不稳,往天上飞去。

    就在这时,天上又shè出一道七sè彩光,凝结成一朵莲花,有十万丈大小,毫光shè出,挡住了白圈,交缠起来。

    天上各方,又shè来两股青气,一股凝结成一柄三宝如意,一股捏成剑势,先行到达,劈在莲花之上,那如意随后就打到,也轰击在莲花之上,把那莲化一举轰得粉碎。

    白圈套住了金箍棒往上飞去,就在这时,从那极西之地的天边,仿佛极乐世界,也shè出一朵七彩莲花,后面有数朵金莲跟随,结成了九品莲台,挡住白圈,那被劈散的彩莲也凝结起来。

    一九品莲台,一七彩莲花,这两样事物,和白圈,三宝如意,青剑斗了起来,两个打三个,你来我往,十分jīng彩好看,好象玩杂耍一样,只能看见,却偏偏没有半点法力波动,简直奇怪到了极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