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七彩莲花shè出亿万祥光,缠绕住白圈,好象是竭力而为,使白圈不能套走如意金箍棒,而白圈发出深深白气,一道连接一道,数白到粗大至极的白虹贯穿东西南北,和祥光纠缠,如意金箍棒在白圈里面连连抖动,直似要破空脱身出来,但每每一剧烈的抖动,就被一道白虹拉扯住,就是飞不出白圈的范围。

    这两方一碰就收,随即又缠绕上来,都的不可开交。

    而那边,由七彩莲花和数朵金莲结成的九品莲台飞将过来,乍分乍合,金莲时而贯通一气,抵挡住三宝如意,这七彩莲花则抵挡住青sè剑气。

    数朵金莲和三宝如意的比拼明显处于下风,一闪之间,就被如意打碎了几朵,其余的金莲立马就逃到七彩莲花身边,结成九品莲台,那些打碎的金莲便又凝结起来,来回往复,生生不息,虽然处于下风,倒也可以支撑。

    到了后来,青剑变的越来越犀利,变化之间,以一化亿万,晃将一晃,就有无数剑影,逼得九品莲台连连后退,三宝如意好象未用全力,就是在旁边辅助,不象青剑这样发狠,行动飘忽,有些慢悠悠的感觉,十分的闲散。

    这争斗,几乎整个地仙界有神通的仙人都可以看到,有略微知道底细的仙人一个个的脸sè大变,都连忙闭了山门,关了洞府,把禁制全部开启,静心默座。

    还有那不知道底细的妖王,仙人,魔头,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一个个飞上天空,朝争斗的地方飞去,想靠近一些,看个究竟。哪里知道,这几样事物虽然可以看到争斗,但就是接近不了,无论怎么靠近,还是一片虚无,也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仿佛海市蜃楼一样,又好象天上的太阳,明明可以看到,却触摸不到。

    且不说天上的争斗,广成子四仙人主持诛仙剑阵,把孔宣困在其中,发雷震动,剑光shè出,第一波剑光轰破了五sè神光,剑光也同时消泯,四仙人便第二次发雷震动,又shè出四道剑光,而这时,那如意金箍棒就已经清晰可见,广成子来不及第三次发雷,正要祭番天印挡金箍棒,就见棒子被白圈套去,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见天上争斗,白圈,青剑,如意,这三个打七彩莲花和九品莲台,明显占了上风,赤jīng子笑道:“诸位道兄,孔宣上次逃过一劫,这次却以难逃,可见天数迢迢,躲是躲不过去了,我们一起动手,帮孔雀明王了此劫数吧,免得误了时间,却是不好。”

    广成子,道行天尊,玉鼎真人各自点头,不再言语,掌心凝聚,念动真言,准备第三次发雷震动诛仙四剑!

    周青在太极图所化的金桥之上,能够洞查整个阵中的情况,但对于阵外的情况,却是一无所知,也不知道阵外打得热火朝天。

    五sè神光一出,收去了铜钟,周青就知道是孔雀明王的独门招牌,先有弥勒佛为难,而孔雀明王也是佛门所封,周青知道佛门在算计自己,但究竟是何根底,却是算不出来,也难得猜测到。

    周青修得天道变化,领悟神通,加上十年魔火炼元神,意识神念已经到了一个极限,隐隐有诸多感应,自从来到地仙界以后,事事都有些匪夷所思,根本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一方面是因为地仙界中强大的势力太多,另一方面,周青还有一种感觉,似乎自己的每一步,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人间界,自己虽然算无遗策,但也有惊险的时候,但到最后也一一的化险为夷,似乎有一种叫运气的东西跟随。

    不过周青来不及细想了,全部眼球都被阵中的孔雀明王吸引住。

    第二波剑光已经shè到孔雀明王身边,诛仙剑阵,号称太古第一杀阵,只要被困阵中,就是教主级别的人物,要脱身出来,都不怎么容易,当然,要看布阵之人的功力如何了,以阐教四仙布阵,只怕连弥勒佛被困其中,都难逃劫数,孔宣的五sè神光虽然是三界一绝,但道行功力,还是要差上一点,就比周青,牛魔王,高上一些,和弥勒佛还是有距离,被斩杀,那是迟早的事情。

    孔雀明王现出二十四头,十八臂的法身,就青就觉得心神一荡。

    “果然和自己修炼的有些相似,只是厉害了许多啊,幸好刚才我攻得急,这家伙来不及现出法身,要不然,配合五sè神光,我只怕不是对手。”

    周青暗想,这法身显然是完满的境界,周青只感觉到纯粹的力量,没有丝毫的业力,显然都尽数脱离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什么方法,显然是后面残缺的功法。

    看了完整的法身,周青心里直冒冷汗,暗暗庆幸自己有先见之名,要不然,再修习下去,不但没有进步,只怕连生死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我就知道,天下哪里有白吃的果子。”周青心中一时乱如丝麻,一时间又有些通明,好象抓住了一丝线索。

    孔宣见四道剑光,大吼一声,将法身一抖,十把只手分出四只,拿璎珞,伞盖,花罐,鱼肠四样法器,和四道剑光相碰撞,只听得轰隆一声,四剑光和四法器同时被炸成了粉末。

    璎珞,伞盖,花罐,鱼肠这四样法器化为流金sè的液体四面飞撒,周青看得清楚,顿时乐了,连忙把身体一摇,背后黑虹冲出,同时把手里的竹杖一抛,由黑虹护住竹杖,破开了阵中激荡奔涌的水火风雷,念了吸字决,把金sè液体全部收入了竹杖之中。

    孔雀明王哪里还有时间管这些,他在阵中,四周水火风雷弥漫,看不见周青,周青却可以看见他。

    周青刚刚收完孔宣法身上兵器暴碎的残渣,外面广成子,赤jīng子四人就发动了第三波剑光,孔宣又用加持宝杵,宝锉,金铃铛,金弓四样法器和剑光暴碎,周青还是浑水摸鱼,收了残渣进竹杖。

    随后第四波,第五波剑光先后又来,把孔宣的手里的兵器打得只剩下了两样。

    而周青原来碧绿的竹杖由于吸收了这么多的金sè液体,居然变得镏金四shè,宛如一条黄金打造。

    外面的四仙人看来是存心要置孔宣于死地,又接连发动了第六波,第七波剑光,孔宣另外两样兵器被一样打碎,十八只手空空,哪里还能够抵挡剑光,两波剑光一过,直接切掉了四只手,两个头,一样被周青暗中收了。

    “道友!我知道你在阵中,还望救我一救!可怜我自洪荒而来,就苦修道行,今rì付如流水。”

    第八波剑光又发了出来,瞬间又斩了孔宣四只手,现在孔宣法身,就是残肢断臂,十分的恐怖,连连在阵中大叫,手臂摇晃,面sè凄苦,又有些咬牙切齿。残余的头颅都是一样的表情。

    周青虽然听不清楚他说什么,但根据口型,却明白意思。

    震动了第九波剑光,广成子,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仙都有些气喘呼呼,面sè惨白,似乎真元法力消耗过多。

    “哎,当年要不是遭受了九曲黄河之灾,我们十二仙被摘了顶上三花,消了胸中五气,重新修过,现在何苦是这德行。”广成子苦笑道。

    “诸位道兄,我们还可以坚持到十五波,足够斩杀孔宣了,拿了铜钟,回去缴法旨,其余的事情,不要多言。”赤jīng子道。

    直到十一波剑光,法身已经被剑光绞得只剩下几只手,两三个脑袋了,周青看得清楚,那孔宣法身的心窝之中,有一团五sè光华滚来滚去,就如一团五sè玛瑙,隐隐是一只鸟的形状。

    “这才是孔宣的本命元神所在啊!”周青暗道,依旧是指挥竹杖收取孔宣法身削下来的金液。

    此时,孔宣已经是满脸恐惧的神sè了,连连大叫,意思是要周青救他一救。

    又一波剑光袭来,把孔雀明王的手臂头颅全部削去,只剩下一个身躯,只等下一波剑光到来,就斩了法身,再下剑光一波灭其本命元神。

    “道友,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贫道也无能为力。”

    周青看了看自己所处的金桥,心里连连叹息,这阐教四道人,看似高人,骨子里却十分凶狠,居然布下诛仙剑阵,就真个来斩杀孔雀明王,难不保对自己也来这么一下。

    “好毒辣,好狠,这是杀鸡给猴看么。”

    又一波剑光到来,把孔宣的法身完全绞杀,那团五彩玛瑙鸟形的本命元神就显露出来,勉强顶住了水火风雷,不过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那铜钟叮咚,叮咚就响,藏在五彩玛瑙里面。

    周青心中有感觉,只要自己敢出手收了孔宣的本命元神,只怕对方就要立马抖动太极图,将自己丢在阵中,下一波剑光,只怕就要自己挨了。

    外面四仙人知道阵内的情况,但消耗过大,发雷震动四剑的时间越来越长,正在调息,慢慢的凝聚雷光,上面的争斗,三打二,白圈,如意,青剑一方已经完全处于压倒xìng的优势了,但也不敢过分相逼。

    就在最后一波剑光就要凝聚之时,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连在阵中的周青心里都隐隐感觉到了。

    天空之上争斗如火如荼,那远在西方的地面,好象也不甘寂寞,突然冲出一道土黄sè的光芒,凝结成一本书的样子,这书丝毫不亚于天空中争斗的几样法器。

    这书土黄sè,两边的封面,分别书有一个“地”字,乃是古朴的篆文,金光四shè,直冲牛斗,也不和莲台,莲花,如意,青剑碰撞,而是直直朝上面的白圈撞了过去。

    那白圈浑然不惧,白虹一绞,逼开了七彩莲花,依旧套住金箍棒,狠狠朝土黄书本砸去。

    哪里知道,土黄书本看似汹汹,见白圈狠狠砸来,却是往下一沉,飞快的落下,接近了大地,就好象得到了无穷无尽力量的支持,硬是底住了白圈的冲击。

    而那边,看到九品莲台节节败退,七彩莲花也不帮忙,反而往下一压,和那书本上下合击白圈子。

    这白圈子也真是厉害,上下夹攻,居然奈何它不得,发出白虹,把书本压了下去,本身如陀螺般的乱转,又荡开了七彩莲花,以一打二,也不落下风,却是旗鼓相当之势。

    但毕竟是二打一,还是有些纰漏,白圈子一个疏忽,却让金箍棒给跑了出来,落到下面。

    这金箍棒好不容易跑了出来,连气都不喘一口,就直接朝这边的诛仙剑阵轰击过来。

    “不好!”广成子还没有凝聚雷光,就见突如其来的变化,连忙祭出翻天印,就地一晃,也成一根通天大柱,碧绿碧绿,远远朝金箍棒撞去。

    这可就不在是虚无的东西,而是实打实的碰撞,只是漫天暴响,整得天崩地裂,直直传到了海底十万丈深处,那蛟魔王正魂不附体,又是后悔,又是心痛,听见了这声音,竟然又喷了一口血出来。

    赤jīng子见广成子难以抵挡,连忙祭出yīn阳镜,共同抵挡住金箍棒的冲击。只叫那道行天尊和玉鼎真人凝聚雷光,震动宝剑。

    金箍棒毕竟是从远处而来,又被白圈子套住,现行就失了锐气,不象一开始一股作气的轰来,和yīn阳镜,番天印撞击了几下,虽然占不了上风,但也冲击不开。

    广成子,赤jīng子两人也叫苦,震动了十几个下诛仙剑阵,法力已经消耗的大半,接济不上来,只要而对方却是龙jīng虎猛,这边只怕支持不了多久。

    不过还好,道行天尊和玉鼎真人已经凝聚了雷光,眼看就要震动绝仙和陷仙两剑。

    就在这一时刻,那和白圈子缠斗的地书之上,突然shè出一条符篆,金光闪闪,上面也就一个古朴的“地”字,直接贴在金箍棒子之上。

    而地书这一分神,被白圈子瞄了个破绽,一把砸下,直直打下地面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一转,把七彩莲花逼退,呼的一声,这白圈子也不再逼进,而是飞高处,直上三十三天,望外去了。

    白圈子这一走,七彩莲花也冲上天际,一样往三十三天外去了。

    如意和青剑也晃了一晃,一样跟着飞走,同时,九品莲台也往西方天界去了,各自竟然同时罢手,不再赌斗,一时间,又是天高海阔,风平浪静,那地书也不再出现。

    只剩下诛仙剑阵和那飞过来的如意金箍棒子,场面却是小了许多,不象先前的赌斗,几乎地仙界所有的修士都可以看见,这里的争斗,连北海都不能尽数知晓。

    如意金箍棒被贴了一记符篆,就好象吃了一颗大补的丹丸一样,连番轰击,广成子,赤jīng子两人的脸sè越来越惨白,最后哇的吐了一口鲜血,番天印与yīn阳镜一阵哀鸣,便回原来大小,逃了回来,随后那金箍棒子就夹杂这雷霆万均之势轰击了过来。

    金光大盛,足足有千里之长,有那泰山般粗大的如意金箍棒一闪一闪,就到了面前,狂风先来,气流涌动,下面的海水居然被风刮得两面散来,中间直直起了一条深有数白丈的水槽,水里的鲨鱼,巨鲸,龟鳖直接被风刮成了粉末,连肉渣都没有留下来。

    玉鼎真人与道行天尊马上发雷一震,随后全身一抖,四人都用了金光纵地之术,瞬息之间就到了千里之外的高空,眼睁睁的看着如意金箍棒撞击到诛仙剑阵之上。

    出乎意料,这诛仙剑阵一下就被轰破,原来是四仙人立刻念动真言,收了四剑,四剑飞了出去,剑阵自然就破了,现出金桥来,周青站于金桥之上,发出黑虹,敌住了金箍棒。

    身后一点五sè祥光一冲而走,往西方飞去,一路上,还隐隐有叮咚之声。

    “怎么没有死?”四仙人见跑了孔宣,顿时大惊,赤jīng子把太极图一收,让周青自顾自抵挡金箍棒,四人仗剑化金光追去。

    金箍棒一撞,就急速收回,不和周青拼斗,往东飞了,海上就剩下周青一人。

    周青冷笑一声,身形一扭,就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已经到了陆地之上,一滴一滴漆黑的血液从周青手上滴了下来。

    也不去管他,周青把背后的大旗一抖,一团五sè祥光,变化成了一只细颈冠红的孔雀,脖子上挂一小铜钟,口中发出人言道:“多谢道兄帮忙,引开广成子,还受伤救我。”

    “哈哈!哈哈!我受伤救你!我怎么会受伤救你!我要拿你元神炼成我的第二元神,我就有了五sè神光,到时候,谁能奈我何!哈哈,哈哈,哈哈!”

    周青终于狂笑起来,是那么的霸道和嚣张,随着这疯狂的大笑,连天都yīn暗了下来,仿佛有些害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