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劫数,劫数,我生于混沌初开之时,得道于天皇年间,数千年前逃过一劫,想不到今天还是难逃!”听见周青的话语,孔宣把脖子连连摇动,上面的铜钟叮当作响,竟然丝毫不害怕。

    天皇年间,正是太古洪荒,东皇太仪执掌三界时候的称呼。

    孔宣这表情,就另周青有些奇怪了。

    “这孔宣,恐怕是有些神经不正常了吧,我要将他炼化,他都不害怕,听说他乃是开天劈地以来第一头孔雀,五sè神光乃是独门绝迹,没有人可以修炼而成,不过这家伙道行比我深厚许多,要不是被诛仙剑阵杀灭法身,我怎么可能拣上这么一个天大的便宜。”

    周青笑声止住,心里思付一阵,脸sèyīn晴不定,久久不说话,孔宣也是不动,静等周青发言。

    过了片刻,周青终于开口道:“我也听过你的威名,也知道你的厉害,你乃妖族大圣,又是孔雀明王菩萨,贯绝三界,称雄宇内,不是贫道心狠,而是逼不得已,贫道的情况,你想必也是知晓,要不然也不会巴巴就来抢钟,还被人算计,贫道一样是被人算计,到至今才稍稍脱离的掌控,奈何也不过是在夹缝之中苟且偷生罢了,xìng命顷刻之间将修,不在自己手中,你还不如成全贫道,有了你的五sè神光,贫道保命的机会就大了许多,说不定可以跳出棋盘,做那cāo控棋子之人,到那时,贫道便有能力重炼地火水风,一样可以换个世界,到时候,仍旧还你本来面目,如何?”

    周青也不强行炼化孔宣,毕竟对方虽然只有元神,还被自己偷袭制住,但到底还是百足之虫僵而不死,加上道行远远高如自己,说话之间镇定自若,只怕有些变化,对于摸不清楚具体情况的东西,周青不敢轻举妄动,谁知道会不会又被人算计一把。

    孔宣听到周青的话语,竟然出奇的闭目一阵,突然开口道:“也罢,你却是还有希望,手段也有几分,我这五sè神光,乃是先天一点混沌一气,分化五行之时,将我孕育在其中,长成尾部五根羽毛,不知道费了我多少工夫,才将其炼化,蜕去本体,得chéngrén身,数万年苦修的道行全部耗费在上面了,要不是如此,我如今的道行,岂是你能够相比的。”

    孔宣突然又笑道:“你将这钟开启,我自脱离自己一点真灵出来,在钟内依附,也不至于就此死绝,仙道虽然无望,神道还是有的,这五sè神光,我就送与你,看你能闹腾出个什么情况来,我乐得看热闹罢了。你若不然,我也自有办法叫你竹篮打水,落个一场空欢喜。”

    “哦!嘿嘿。嘿嘿。我早就知道孔雀明王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不过贫道也就依你,也好叫你看看贫道以后的手段,免得说我乃是小气之人,你自己走脱真灵,总比被我一并炼化来得要强,总还有希望,那三十三天之外,总有能将你恢复之人,没有五sè神光,我也不怕你翻起什么大浪来,你要依附在钟内,我还怕你捣鬼,对我不利。你还回到你旧主人身边,就说,我欠他的人情,现在也就归还了。”

    孔宣笑道:“你却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人,什么都算计不到你,就依你,就依你,现在却是相互牵制,有一段平静时间了,就看你机缘如何,不要孤掌难鸣的好,这五sè神光,我也没有多大的用处,给你也不可惜,反而落得一个清闲。我只是怕你道行不够,能收不能制,反而是弄巧成拙。”

    “这个你不用cāo心,道行的问题是我的事情,你自己脱身出来,还是我来帮你?”周青笑道。

    孔宣不答话,周青也不在多言,就摘了铃铛,孔宣头上一点彩光出来,只见那一点真灵,拱破了头上那顶红冠,无影无形,直直上到三十三天去了。

    真灵意识一走,那偌大的一个孔雀元神渐渐的消散,周青连忙把竹杖一震,哧溜一响,那孔雀元神就被收进竹杖之中去了。

    那纯粹的元神一被吸收,却留了几样东西下来,乃是五根三尺来长的羽毛,仿佛一柄柄的宝剑,各有颜sè,按青,黄,赤,白,黑五sè划分,隐隐流转,却不放shè出来,就在内部流动,孔宣真灵一走,就等于放弃了自己所有的道行功力,只有纯粹的意识,这五根羽毛,自然也就失了灵气,变成死物。

    修得仙道,成就了神通之人,就能将自己的元神和意识分离,元神可以消灭,意识却无影无形,可以随时走脱,但失了元神,终究就要消散,也不能修炼成仙道,三界之中,只有一种法器能够收纳真灵,那就是封神榜,一点真灵,入了封神榜,就成神道,不入封神榜,一段时辰之后,就真的消散。

    当然,没有能够修炼成神通,不能将元神和意识分化,那元神一打灭,意识也就消散了。

    拿起五根羽毛,手中一沉,小小五根羽毛,仿佛山岳一样沉重,难怪刷动起来,有些不方便,这却是产于先天之时的一点灵气,不知道怎么就长在孔宣身上,按五行划分,一绞之下,无物不收,根根羽毛的重量起码都不下于一座大山,幸亏周青修习了天道变化,力大无穷,有了移山赶岳的神通,要不然,连拿都拿不起来。

    一点灵光从周青脑后冒将出来,卷起羽毛,望后一带,只在一瞬之间,周青身后就变了模样。

    本来是十二杆冥王旗插在背后,黑云滚滚,时不时有凝结成狰狞的魔神虚影,而现在却是五sè光华闪烁于其中,孔宣连真灵都走脱了,那五根羽毛上面无数的禁制就自然消失,就好象一个宝库,没有了大门,是以周青一瞬间就修炼成功。

    “还是口舌工夫来得强,不然,要把孔宣的神识剥离出来,起码要耗费我几年的时间,还说不定有什么变故,我看准提道人怎么救你,莫非去原始天尊哪里讨要封神榜?就算入了封神榜,成就神道,也对我没有威胁,准提道人亲自对付我,怕拉不下这个脸面,也恐怕与顾忌,孔宣不是说相互牵制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还是只有相信自己。”周青暗中思付道。

    身形一晃,周青架了土遁往自己的根基黑风山飞行去,这一段发生的事情,周青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底子,不在像以前那样摸不到头脑,就因为如此,周青心中越发的不安,越想就越透彻,以前发生的事情,就好象几只无形的大手,在暗中的cāo控自己,现在自己隐隐脱离了其中一只大手的cāo控,只怕危机就要来临,而自己却是完全不能够抵挡,这种感觉,一直荡漾在周青心头,久久不散。

    “怎么样?才能脱身出来呢?”

    边行边想,周青突然有些心力憔悴。

    孔宣的法身,可是价真货实的东西,还有这元神,虽然孔宣自从出世以后,一大半的时间都化在炼化羽毛之上,但元神也是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竹杖本来吸收了法身金液,那十二条蜈蚣都容纳不下,整条竹杖被从充塞的满满的,以至于连翠绿的颜sè都变成了金黄,失了本来面目,太过嚣张,周青并不喜欢,现在又吸收了孔宣的元神,已经真正的到了饱和程度。

    只有回去慢慢淬炼,这条竹杖便可以真正拿得出手,成为不错的兵器法宝。

    周青现在修行的目的,就是尽快控充肉身,使其能够容纳更多的力量,等到了一定的地步,就将十二祖分身的力量引入体内,完全炼化,成就无上玄功。目前要走捷径,提升修为,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把铜钟依旧挂在竹杖之上,又从冥王旗中甩出龙天与龙地,都送入了铜钟之内。

    这铜钟里面就像山河社稷图一样,自有天地,但没有山河社稷图那样是花红柳绿,就一片混沌,能够像介子空间那样放人而已,里面无穷无尽,隐隐有rì月星光闪动,周青自己都琢磨不透,仿佛这种里面隐藏了什么东西。但仔细催动法力趋势,却又没有半点端倪,周青只有回去好好参悟了。

    那两万水军jīng锐,都是妖仙一流,很是一份势力,周青当然要一一收服,这龙天龙地,资质不差,肉身强横,再修炼天道变化,只怕实力要大大的提高,周青也自然有办法收服,蛟魔王的几大殿法宝丹药都在其中,周青也来不及查看,反正此行收获之大,简直是不可思议,但周青心里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反而有些闷得慌。

    把五sè神光,冥王旗全部都隐去,周青速度又加快了几分,现在他十分挂念自己黑风山那小小的山头,以及一干弟子。

    来的时候,周青不顾后果的使用了全部力气,这次回去,却远远没有这个速度了,用土遁足足行了一天一夜,才到了南瞻部州的大唐国中。

    大唐国,城池无数,人口多不可数,比人间地球还要多出几分,异常繁华,说真的,周青来了地仙界四十年,还没有去世俗之中走上一遭,看看古代世俗的繁华,但现在他归心似箭,也不想停留,隐了身形,冲上天空,化为一道长虹向黑风山而走。

    这些城池之中,居然还有个道行高深的修士,周青在一瞬间就察觉到了,其中有一个修士也好象感觉到了什么,还用神念来查探,但哪里探察得到,周青早就在万里之外了。

    “噫!?那不是牛魔王吗?还有?旁边的那个是什么人,排场还要大上几分啊!”

    周青化身长虹,直上天际,就看见远处一朵祥云拥护着数百人向西飞去,和周青竟然是同路。其中一人,威风凛凛,正是牛魔王,骑一头避水金睛兽。

    这避水金睛兽大如巨象,全身皮有如金箔,闪动着金子般柔和的光芒,偏偏又给人一种十分有力量的感觉。一条金尾有茶杯口粗细,三丈来长,两只眼睛有海碗那么大,眼珠子也是金黄的颜sè,惟独头上一根独角乃是白sè,如羊脂美玉。

    就是这独角,可以分开海水,所以因此得名,这避水金睛兽,乃是北卢俱洲的独有生灵,十分不好捕捉,实力也非常强大,不输于仙人,速度极快,并且只有幼年才可以驯化,成年的来去如风,就算捕捉到了,也不能做为坐骑,稍有疏忽,就要逃跑,或是自暴,不堪屈辱,能座避水金睛兽的,都是身份的象征。

    牛魔王身边却没有带妖王,就是跟了几十个妙龄女子,彩衣云霓,香风阵阵,在牛魔王身后,还有一头避水金睛兽,上坐两人,一个童子,一个女子,这童子有十几岁左右,生得粉状玉琢,带项圈金环,穿大红兜肚,十分可爱,女子年纪也不大,只有二十岁左右,一身仙衣轻纱,雍容华贵,气势不凡。

    “这牛魔王是去走亲戚啊!把家眷都带上了!”

    周青不解,又有些好笑,但另他惊讶却是另外一波人,在牛魔王前面,一队车銮,顶着华盖,打幡旗,举宝幢,一排男子,一排女子,各有一白零八位,尤其是,这车銮前面,乃是由九条黄龙拉车。

    一条条黄龙吞云吐雾,拥着车队,也不急于赶路,就在云雾中悠然前行,这车队前面的一架最位高大,后面还有几架,上面也不知道座的什么人物,见牛魔王都在后面打拥,想必是厉害人物,周青虽然不怕,却也不想惹是生非,尤其不知道底细,更不敢轻举妄动。

    “看这势头,好象是往两界关那个方向去的啊,莫非是要找我黑风山的麻烦?”

    周青悄悄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紧,自己和牛魔王也算是有些过节,不但打斗了一场,还抢夺了芭蕉扇这等先天宝贝,牛魔王要是去黑风山,绝对是冲自己去的,佛门的势力已经退了,牛魔王也不会蠢到巴巴的进西牛贺洲,到对方的老巢去,两界关一带,就只有自己的势力。

    但看这势头,又不是去找麻烦的,连兵士都没有带,周青更加的疑惑。

    “不管,不管,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看是什么来头,我修了五sè神光,又得到了铜钟,就算来找我麻烦,也要他来得,去不得。”周青盘算,悄悄的把身一躬,运了天道变化,化身祖巫,肉翅一动,就消失不见,一时辰之后,出现在了黑风山前。

    廖小进正在带领妖兵cāo练武艺,突然见一道光华落下,现出身形来,正是周青,不由得大喜。

    手一摆,不等廖小进说话,周青就道:“你把妖兵收拢起来,都隐藏在山中,不要露面,再把你师姐师妹叫进仙府,我有话说。”

    廖小进连忙听了吩咐,周青回转玉柱仙府,少时片刻,大小狐狸,温蓝新,都来到了大殿之上,云霞也出来,见到周青,自然是喜之不胜。

    “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吧!”周青问温蓝新。

    “没有什么事情,小进师弟已经把蛇盘山打压得不敢出来,有芭蕉扇和血神子,对于混战,我们却是占了上风,现在小进师弟已经收拢了三千山头,正加紧叫下边的五十万妖兵开采灵脉地矿,门下弟子也在打造飞剑法宝,神兵铠甲,不过地方实在太大,我们人手少了一点,有些照顾不过来。”温蓝新道。

    “那就好,门下弟子确实少了点,你们都跟我出来。”

    周青出得门下,站在门前的广场之上,把手里的铜钟往上一丢,便把整个黑风山都罩住,念了咒语,铜突然消失,天上依旧是艳阳高照,白云飘飘,但却多了一层淡淡的黄光。

    用铜钟罩住,任是他什么攻打,都纹丝不动,犹如铁桶,周青这样才放了心。看牛魔王一伙到底要干什么。

    “宗主,外面有人自称截教座下无当圣母要求见勾陈大帝!”周青正和弟子商量事情,就有门人来报。

    “哦!我说怎么排场比牛魔王还大,原来是这位,怎么这么客气,说求见,我也不能失了礼数,看看耍什么花样。”

    周青带领弟子出了山门,果然刚才见的车銮在半空中停住,一声玉墼,下来一位道姑,后面跟了七个花容月貌的女子,牛魔王也下了坐骑,跟在其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