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口气吹去,两道漆黑斗大的篆文凝固在黄金sè的大柱之上,好似一副对联,周青叫温蓝新捧了笔墨下去,依旧正襟端座,绝口不提刚才的事情,就好象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红孩儿念了对联,退了回去,脸上再也没有了冷笑,只是眼睛依旧依旧流转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平天大圣,令郎炼就的乃是五昧神火吧!”周青见大家默坐不语,为了打破刚才的气氛,就开口对牛魔王笑道。

    “不错,当年山妻生小儿之时,在西牛贺州火焰山附近,不知就怎么沾染上了一点先天火气,因此天生就有火根,无师自通,经过三百六十余年,在火焰山上练就五昧神火,道兄法眼**,一眼就看穿了小儿的根本。”

    牛魔王笑道,又说了一些恭维的话语,那无当圣母,正在思索刚才的事情,好象还没有惊醒过来,只是直直盯着周青所书的那幅对联细看,连盘丝洞七美女也都略有所悟,一脸清光,有些圣洁的味道,先前还有一丝妖气,现在都一扫而空。

    周青这表情,明摆的不想再提刚才的事情,众人也会意,不去触这个霉头。

    五昧神火乃是一点先天之火,威力极大,到了极至,更可焚江煮海,威力要远远大于天火,三昧真火,和那太上老君八卦炉之内的兜率火一分先天,一分后天,各有妙用,修道人只有机缘巧合之下,沾染先天火气,有了火根,再多方炼就,种种机缘,才可发出这火。

    先天之火,威力神妙,更有伏魔震怪,破邪诛怪的妙用,后天之火,乃是上古洪荒遂人氏钻木而来,繁衍至今,才分出许多种内,先天后天,各有妙用,倒也分不出什么谁优谁劣,比的乃是功力道行的深浅。

    红孩儿炼就的五昧神火,攒着五行到一处,遇水也燃,遇土也燃,遇金木之物更甚,一经发出,遇到任何事物,都好象是火上浇油,只要沾染一点,便如跗骨之蛆,任是神仙沾到一点,就连肉身元神都全部烧化,无法扑灭,逃都没有地方逃跑,三界之内只有那芭蕉扇和几种有数的灵宝才能克制。

    这红孩儿除了这看家本领一外,一身武艺也好生了得,几乎不在其父牛魔王之下,当然,功力浑厚,道行的深浅,却是没有办法和牛魔王这种数万年的大妖怪可以比的。

    不过要拼斗起来,牛魔王不用芭蕉扇,也要使些神通才能奈何这个儿子。

    红孩儿自立为一方妖王,在西牛贺洲之中,两父子平常也不怎怎么往来,形同陌路,要不西牛贺洲佛门势力越来越大,大多数厉害妖怪,不是皈依佛门,就是被佛门赶走,红孩儿都有些危机,这才听无当圣母号令,父子团聚,来黑风山和周青商谈。

    九泉山盘丝洞也在西牛贺洲之中,早就被佛门注意到了,眼下虽然暂时得享清净,却难免以后会有什么纰漏,牛魔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当年,要不是牛魔王有几分神通,跑得快,可能现在就成了某个菩萨佛陀的坐骑了。

    眼下情况,虽然一时安宁,却是山雨yù来风满楼的味道,那天竺佛国和大唐道国争斗了百年,双方越打越激烈,这两界关却是一个分界线,周青现在明白,自己是在了风尖浪口之上。

    南瞻部州和西牛贺洲一佛一道,世俗之中形同水火,佛道两门中人都暗暗搀杂在其中,形式复杂,先是弥勒佛来,然后无当圣母也来,不管周青向谁靠近,都是被当了枪使,但又没有办法。

    比如那东胜神州的花果山,西牛贺洲之中的万寿山镇元子,这才可以避开争端,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谁都不想遭惹,周青要象他们那样置身是外,这显然有些不可能,也没有这份子实力。

    “自己地方没有选好啊,偏偏就选在两界关,不过也是被人算计了,现在要抛弃基业,重新找地方,却是难啊,就这几十万妖兵,数万弟子往哪里摆?”周青也有些恼火。

    对于真正有实力的神通者来说,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笑话,只不过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所作的一点乐子罢了,而下面这些人,都是陷入其中,不能脱身出来,周青看穿了,却没有实力出来,这才是最恼火的。

    “红孩儿,我且问你,你可愿意拜我为师!”周青思付了一阵子,便对红孩儿问道。

    “帝君既然看出我修炼的乃是五昧神火,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教我,要是拜师学不到什么手段,我却是不拜。”

    拜师要行跪拜大礼,以红孩儿的个xìng,当然不能就这么甘休,周青哪里不知道他的打的什么小九九,心中在先前就打了主意,这个徒弟,明摆了是收定了。也显示一下手段,免得叫无当圣母小看了,自己这枪头的身份,也起码要重一些。

    “恩,五昧神火,贫道也是看过记载,却没有见过,但自然有东西教你,且让贫道先看看你的手段。”周青笑着对红孩儿道。

    “一人显示手段,难得表露出来,两人打斗,才可看得清楚!”红孩儿看着周青,明显是想和周青玩上一把。

    无当圣母,盘丝洞七女,牛魔王夫妇都笑看周青怎么应付。

    红孩儿是个机灵鬼,在西牛贺洲,一些罗汉都吃了暗亏,这次无当圣母把他叫来,也是有看看周青手段的意思,要是能慑服红孩儿,那无当圣母还有进一步计策。

    “这洞府乃是贫道唯一值钱的东西,贫道知你五昧神火厉害,恐怕一个收势不住,就烧坏了,贫道也不好叫你陪,徒弟,你到外面去,和红孩儿玩上两手,也顺便看看你最近用功了没有。”周青对廖小进道。

    周青这话说的熟,盘丝洞七美女都纷纷笑了起来。

    廖小进当然答应,自顾自就出去了,周青自己当然不会降低身份,幸好自己有这么一位大巫徒弟,换了其余的徒弟,恐怕都不是红孩儿的对手。

    “弥勒佛那死胖子笑面虎,是挖我的根底啊!”周青一想起弥勒佛要廖小进去西天的嘴脸,心里就有些恨恨。

    红孩儿不是傻子,廖小进身上隐隐流漏出来的大巫气息,就另他有些不安,但他也不惧,下了决心,一定要将这人击败,再看看周青的本事。

    从牛魔王口里,红孩儿也多少知道了周青的一些本领。

    廖小进出去了,红孩儿自然也跟着就到了外面,一块方圆八百里的广场,外围地下都有黄光笼罩,也不怕打坏,乃是门下弟子演练道法的地方,地仙界,就是有这一宗好,看这广场的面积,在人间来说,连一些洞天都比上。

    外面有青石桌椅,十数人坐下来,观看两人的拼斗。

    两上飞上空中,那红孩儿双手一合一拉,拉出一道火焰,成了一杆火尖枪,这乃是红孩儿用五昧神火炼成的五昧神枪,就算是仙人兵器,一碰就要燃烧起来,并且还要蔓延到自己。

    红孩儿原来在西牛贺洲收服妖王之时,往往一个照面,兵器相交,对方就神形俱灭,端的厉害至极。

    “你拿芭蕉扇,我怎么斗得过你!”红孩儿一看,芭蕉扇还在廖小进手里,连忙叫道。

    “你将芭蕉扇还与他。”周青在下面吩咐。

    廖小进把芭蕉扇丢给了红孩儿,手一晃,多了一口宝剑,正是自己在人间界炼制的,后来又找许多材料多方淬炼,坐关三十年,在自己体内和蚩尤血脉一起炼化,越发通灵厉害,几乎和那先天之物都不多让。

    红孩儿收了芭蕉扇,到了个:“请!”廖小进也不客气,身子一点,就上前一剑朝面门劈去。

    见来势凶猛,红孩儿拿枪抵挡,心中只想:“来了一个不怕死的,我等烧了你的剑,再把你烧得焦头烂额,再收了神火,且不要你xìng命!只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红孩儿火焰厉害,连那西方的罗汉,和起争斗之时,都不敢硬碰硬,须先借些隔火的宝贝,再游斗纠缠。而那些菩萨佛陀,也不好意思就去欺负一个小孩子。

    砰!剑枪相交,出奇的厉害,红孩儿的五昧神枪一下被剑斩成两截,剑上紫光腾腾,火焰不能侵入。

    “噫!?”

    “古怪?”

    牛魔王和罗刹面面相视:“四十年的时间,这道人怎么就调教出这么一位高手?那剑有如此神奇,还能抵挡住五昧神火枪?”牛魔王不解。

    无当圣母微笑点头,七美女都看着廖小进在哪里拼斗,纷纷点头,又相互调笑,一个个还微微红了脸,不知道在说的些什么,周青奇怪,但也不好意思偷听。

    蚩尤乃是大巫之中的强者,接近祖巫的存在,天生就不在五行六道,用血脉淬炼的宝剑,当然可以抵挡先天之火。

    红孩儿的枪,只不过是火焰厉害,并不坚固,是以一下就被斩断,但也没有什么大碍,把手一抹,火枪依旧复原,抖了枪花,绕到身后,朝廖小进后心捅去。

    “你剑能挡火,我就不信你身体还能挡火,就算你身体能挡火,我将你衣服全部烧去,你还好意思光着身体打斗?”红孩儿暗笑。

    廖小进哪里能让他就这么得手,他的速度也不慢,血脉开发,那蚩尤大巫的一些记忆也渐渐的苏醒,对于肉搏武艺,并不在红孩儿之下,只是红孩儿小巧,武艺也是jīng巧,游走之间,也伤他不到。

    两人在空中杀了半了时辰,难解难分,红孩儿被廖小进斩断了几次火尖枪,终于瞄了破绽,一枪撩到了廖小进的披风,哗啦一火响,顿时弥漫起来,火势大做。

    廖小进祭起宝剑,紫光往后面一撩,那披风斩断,隔离了火源,这才保住了全身衣服。

    红孩儿见廖小进缓了手脚,连忙急攻几枪,廖小进无法抵挡,只有抽身后退。

    廖小进一退,红孩儿也不追赶,只是举起拳头,把自己鼻子捶了一捶,又念个咒语,忽将一下,鼻孔,嘴巴都喷出火来。

    火势卷浓烟,弥天殛地,红孩儿连闪,用了挪移之法,把四面八方都围住,只留廖小进在当中,四面八方,都是火焰浓烟,一齐朝廖小进扑去,叫他躲都没有地方躲。

    廖小进见火来,浑然不惧,冷哼一声,把宝剑收起,身体一长,现了蚩尤真身。

    身高百丈,黑云翻滚,把身躯都笼罩起来,那浓烟烈火一碰撞,把廖小进黑烟全部全部烧化,连同衣服都烧成了空空荡荡,连灰都没有,但却对廖小进的身体没有丝毫伤害。

    廖小进衣服被烧,顿时大怒,这浓烟烈火之中,又夹杂有无数的霹雳如连珠般的打来,在身上爆开,震耳yù聋,炸得廖小进身形不稳。

    “这家伙,是什么怪物,怎么一点伤都没有?”红孩儿在其中穿插,看得分明。而众人只见得高空一团数百亩大小的火焰浓烟翻翻滚滚。

    这浓烟也十分的奇怪,坚韧绵密,任是廖小进运足目力,也看不见红孩儿在哪里。

    “还好!还好!师傅教了我这一招!”廖小进不顾打过来的霹雳,变幻了手法,念咒语,使神通,手上红光一闪,就是一抓。

    奇迹出现,这本来是虚无的火焰好象条绳子,被廖小进抓在手里,一绞一拉,带动起来,廖小进身体如陀螺般乱转,火焰浓烟成了两条一红一灰的带子,被甩得呼啦做响。

    红孩儿看的目瞪口呆。

    廖小进把两条带子一卷,反朝红孩儿卷来,红孩儿连忙跳开,看到面前这庞然大物,蚩尤真身,好象看到鬼一样。

    周青传的神通,乃是天道变化之中,祝融的控火之术,cāo控洪荒诸火,任是先天后天,全在掌控之中,红孩儿的火焰虽然厉害,但也比不过这位祖巫的。

    廖小进正要追击,周青连忙喝止,红孩儿知道厉害,不敢再比。

    廖小进把火焰一丢,还叫红孩儿收了,周青挥手就一片金光,罩了上去,廖小进恢复真身,身上多了一件法袍,却是周青的金乌法衣,金光闪闪,比原来更有气势。

    “我门中这一手控火之术,你可愿学?”周青笑道。

    “愿学,愿学!”红孩儿下来,连忙点头,随即拿出芭蕉扇,双手捧起,对周青行了大礼。

    周青也不推迟,就真收了芭蕉扇,又唤了温蓝新,大小狐狸来见这位师弟,在无当圣母,牛魔王夫妇的主持之下,设了香案,才将红孩儿正式收入门下,名正言顺,派场极大。

    双方这一折腾,就用了几个时辰,待诸事都完毕,周青换红孩儿到面前:“你拜我为师,师傅也要给你见面礼物才像话,我最近得了些东西,你且去看看你的机缘。收得一样两法宝,也大有好处。”

    说罢,出得殿外,望空一指,黄光一闪,一座方圆十里的大殿就出现在半空之中。

    “这是?好象不对啊,这是蛟魔王的妖皇殿!”牛魔王一看,顿时大惊。

    “不错,蛟魔王设计困住贫道,贫道就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也是一琢一饮,有天数注定。红孩儿,你进大殿去,看里面有宝贝与你有缘,你就取将出来,莫说我当师傅的小气。”

    红孩儿也不罗嗦,直接上去,进了大殿。

    “好个道人,我却是小看了他。”无当圣母暗想,转过头去,对那盘丝洞七姐妹问道:“你们觉得如何?”

    风玲儿,风慧儿,风蛛儿,风蓝儿,风真儿,风燕儿,风蓉儿这七女都面带羞涩,又微微红了起来,最后大姐风玲儿小声道:“一切都由圣母做主。”其余六女扯做一团,你笑我,我笑你,搞得旁边的周青莫名其妙。

    “恭喜真人收得佳徒,贫道还有一事。”无当圣母道。

    “何事?”周青奇道。

    “贫道这七个弟子,居住在九泉山盘丝洞,乃是西牛贺洲,和贫道相隔甚远,平常也照顾不到,她们都是女流,也没有什么法力,不好照顾自己,贫道今rì见帝君门下弟子法力高强,便想保一媒,我这七个弟子也好有个照顾,帝君觉得如何?”无当圣母道。

    “什么,保媒?”周青傻了眼,过了片刻才恢复过来,哈哈大笑道:“小进,你过来!”

    廖小进过来,周青笑道:“也成,不知道哪位看上了我徒弟?”

    无当圣母道:“我这七个弟子同心同体,贫道当然是一起保媒!”

    “什么,一起?!!!”周青目瞪口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