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我倒要看看这个便宜师傅能给我什么法宝。听说这妖皇殿乃是于爹爹齐名的复海大圣蛟魔王收藏最为重要法宝的地方,前几天那蛟魔王给爹爹还送来了一把宝剑,那可是上好的法器啊,可惜,我修炼时rì还短,那上好的法宝动不动就要千年的时间来炼,我哪里有这个时间,还是便宜师傅厉害啊,居然就把人家连房子都抢过来。”

    红孩儿心中连连赞叹,周青的脾气做法,极其对他的胃口,加上人又琢磨不透,神通广大,红孩儿在心里倒没有什么抵制。

    他在西牛贺洲的火焰山附近统领了几十万的妖兵,但近些年,极不顺利,得罪了一些菩萨,有个菩萨甚至放出话来,要收他为善财童子,自己身为妖王,怎么去做人家的奴才,但红孩儿自付法力不及,恐怕真要生出事端,这才急于找个靠山,毫无疑问,周青是最好的选择。

    其余那有神通的仙人,都只想独善其身,不想卷入是非,周青虽然心中明白,却也是缺乏人手联盟,多一帮手总比多一敌人要好,双方一拍及合,倒没有什么废话。

    带起一片火云,红孩儿直接闯进了其中,方圆十几里的房子,说大不大,不小也不怎么小了,当然,对于世俗中人,就是骇人听闻了,但在红孩儿眼里,不过是一间平常的房子罢了。

    周青收了妖皇殿之后,一直储存在铜钟之内,时间太过紧迫,也没有时间查看,不过开始抢夺之时,倒是破除了一大半的保护禁法,加上红孩儿自身乃是高手,五昧神火一烧,光华闪动,噼里啪啦就把门口一层烟云烧成了虚无。

    来到正殿之中,整个妖皇大殿就是一整块,也没有什么暗阁房间,又三百六十五根斗大的乌金柱子撑起,正和周天之数,每根乌金柱子自上而下有三个空格,里面摆满了各种法器,共计有一千余件。

    红孩儿上前,看了片刻,向中间一根柱子行去,这乃是上和星数,而星却是归附rì月,红孩儿修习的乃是火焰,理所当然就朝应和金乌的柱子走去。

    这些法宝和那些仙器灵物都不相同,没有霞光瑞气,也没有法力波动,就仿佛是平常事物一般,红孩儿甚至看见一个格子之中摆放了一柄长三尺的锄头,木柄有些糟腐,锈迹斑斑,很不雅观。

    其余都是些铲刀,木板,石圭,贝壳古钱,甚至还有一大团的丝麻,红孩儿好奇,拿起来翻了翻,一层一层,黑咕哝咚,却是一张渔网,完全展将开来,有十丈方圆,红孩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旁边虽然有密密麻麻的文字,但都是些上古妖文,红孩儿哪里认得,就是换了牛魔王,也是大眼瞪小眼,都是地仙界的妖怪,哪里晓得人间洪荒的妖族文字。

    虽然有些刀叉弓剑,但不是木质就是锈铁烂铜,好象一拿就要碎掉,红孩儿也没有兴趣。

    那上应太阳星的乌金柱子,上面的三件法宝倒是蛮起眼,最上一层乃是一张木弓,五寸来长,弓身隐隐带红sè,也没有什么装饰,透露出木质的纹理,上面刻了几行妖文,弓弦好象是树皮绞成,制作很是粗糙。

    旁边还摆了十只小木箭,木质的材料和弓身一样,其中有九只小箭的箭头只上有一小金点,另外一只则是没有。

    “这巴掌大一张木弓,能干些什么事情,好歹就拿了,问问我那便宜师傅,看是什么法宝,不过这东西好象都是打劫而来,我这便宜师傅只怕也不晓得。做贼都不空手,我是光明正大的进来拿,要是空手回去,恐怕叫人笑话。”

    红孩儿心想,就拿了这一弓十箭,往下一看,下面还有两个空格,却是空空如野,晓得被人拿去了,只好作罢,转了几圈,实在是找不到看上眼的东西,再勉强拿了那张漆黑的渔网,出得大殿飞身下来。

    场中就剩下牛魔王夫妇,周青,廖小进,无当圣母,盘丝洞七女,都进仙府大殿里面去了。

    “孩儿,你拿了什么东西,给娘亲看看?”罗刹仙子最疼儿子,连忙上前问道。

    红孩儿便把渔网和小弓箭给了罗刹仙子看,罗刹仙子估摸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便是埋怨道:“我儿好糊涂,上去不挑一两件厉害的法宝,怎么就挑了这些破烂玩意儿,得几件厉害的法宝,也可以保命防身,那观世音菩萨就放出话来,要收我儿当什么善财童子,似这样的破烂,碰到那泼毛菩萨,怎生应对,还不如不要。”

    “母亲不知,那妖皇殿里面全部都是破铜烂铁,这好是好的,不过孩儿虽然没有看出玄机,却隐隐觉得这两件法宝不是凡品,待会问问师傅就是了。对了,那蛟魔王送给父亲的妖皇剑不也是这个样子吗,怎么威力就那么大,都是出自蛟魔王之手,想必没有太大的差别。”

    红孩儿却是明白事理,牛魔王拿出妖皇剑,却是一柄三寸小剑,通体用骨头磨制而成,一把放在手心里面,好似一跟骨针,上面也密密麻麻的妖文,牛魔王使用祭炼之法,都是那青蛟所传,再积雷山一似,轻轻一剑就劈开了一座山头,没有响动,仿佛切豆腐,红孩儿也亲眼见到过。

    “所来如此,我虽然是七大圣的老大,势力却是最弱小的一个,可恨,要不是那群秃驴毁我基业,杀我子民,夺我法宝,我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牛魔王一想,就心中大怒。

    “父亲还是不要愤怒,一齐进去吧,迟早要那帮子菩萨佛陀一并归还。”红孩儿对牛魔王道,三人进了仙府大殿坐下,依旧有童子上来奉茶。

    风玲儿,风慧儿,风蛛儿等七女早就羞得不成样子,由大小狐狸姐妹拉了下去,谈谈走走,不知道哪里耍去了,她们虽然是一方妖王,却也有些矜持,廖小进这人相貌堂堂,和红孩儿一战,又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妖族不管怎么的,都是以实力为尊,她们第一印象,起码就不讨厌,还有些好感。

    无当圣母和周青明摆明说,她们面皮薄,当然不好意思待下去,反倒是廖小进,先是大大惊讶,随后周青一说,也就不再表示什么,加上这七个女子也美若天仙,倒看得过眼,长辈一说,就算反对,也是无效,何况廖小进并没有表示不同意,周青盘算,也没有坏处,就答应下来。

    无当圣母与周青商量,廖小进自然也就下去,他脸皮也厚,反而赶将过去,和那七姐妹搭起讪来,廖小进这人嘴熟,哄哄这些未经人事的妖jīng,那还不是小意思,这几个女子,开始还羞羞答答,过了半个时辰,也就放开,倒也谈得十分开心。

    大小狐狸两姐妹倒是有些惊讶,小狐狸对周晨道:“乖乖,师哥一下就有七个老婆,正是厉害。”

    “这里却是不人间,没有那么多规矩,再说师兄,也该成家了,让她们熟悉一下,我们还是一边去吧。”周晨拉着小狐狸走开了。

    “恩,这场亲事,就这么定下来罢,八个月以后,再行大礼不迟,我已经叫门下弟子退出了蛇盘山,帝君也好打礼打礼,也好宴请四方仙家。”无当圣母道。

    周青沉思点头,双方都是有身份的人,这婚事不能草率了,免得让人看到冷眼,周青这一片基业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还需要时间打理,方可以请神仙妖王,这才不失面子,何况还可以乘机结识一些朋友,总而言之,这婚事办得越大越好。

    婚事定在八个月之后,周青知道,这无当圣母在看自己的能力,能否在这点时间把一切都打理好,要知道,招待四方仙家可就不是好玩的,没有几件镇场面的东西,根本就不行,像镇元大仙有人参果,王母娘娘有蟠桃,西方极乐的盂兰盆会和龙华会更不用说了。千般异果,万般奇珍,而周青现在一穷二白,就这样举办婚礼,简直是个笑话,传将出去,只怕要让人笑掉大牙。

    双方正商量,周青也有些一筹莫展,像杀人放火,拦路抢劫,半路剪径,这些事情,倒是难不倒他,但现在要摆上台面,大家不施展yīn谋,用的乃是阳谋,倒是有些麻烦,倒不是周青不会,而是根基实在是浅薄得可怜,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给他八千年,八万年,倒是可以培养什么灵药奇果,但八个月,只怕连根灵芝草都长不出来。

    “徒弟,你拿了什么法宝?给师傅瞧瞧?”周青见红孩儿一家进来,便把话题转移,妖皇殿中的宝贝,连自己都是来得及看,周青便有些好奇。

    红孩儿递上了法宝道:“正要叫师傅指点,上面文字,徒弟一个都不认得。”

    无当圣母一看,却是十分欢喜道:“红孩儿,你居然得了如此法宝,真是天大的福缘。”

    “圣母,您认得这法宝,跟孩儿说说!”红孩儿连忙问。

    无当圣母正要解说,周青却接过话题道:“此乃是当年人间洪荒之战一件著名的武器,乃大巫后羿用扶桑木身,树皮制成的弓箭,shè杀东皇太一九子,这九只小箭上面正好封印的是九只金乌的元神魂魄,后羿本来造十只箭,却还有一只金乌跑掉,是以十只箭只有九只上面有封印。”

    “此弓箭威力极大,且上面金乌魂魄元神也是太阳真火的一点jīng华,和你那五寐神火有异曲同工之妙用,相辅相成,正好由你使用!”无当圣母赶紧道。好象怕周青反悔,这件法器,杀神屠佛,无往不利,尤其是红孩儿拿到手里,更加厉害,简直就是绝配。

    周青毫不在意,依旧笑道:“你且过来,我传你上古妖文,你将这弓箭祭炼,搀杂五昧神火,也就不怕被抢走了,至于这网,也是一件困人的法宝,也是由后羿所制,就是靠它,才将九只金乌困住shè杀,你可一并使用。”

    想不到居然有这些法宝,当年洪荒文字,上古妖文乃是三界通用,周青虽然心里可惜,但也不好反悔,索xìng就大方一些,把上古妖文一起传了红孩儿。

    这一举动,却更加另红孩儿好感。

    “十只箭,怎么就只有九只和我配合得更好呢?以后定要将那只跑掉的金乌抓来,封进箭中,这才是十全十美!”

    红孩儿心中喜欢,又嫌不全,哪里知道,心念一动,便有天地感应,以后生出许多佳话。

    有何佳话?却是有诗为证:

    公明借来shè乌巢,昔rì恩怨今rì了,天理从来有公道,便是一报还一报。

    这是后话,且不再提。

    双方盘踞了几天,周青又从妖皇殿里面拿出七件法宝,做为见面礼,一一分发给盘丝洞七姐妹,反正是廖小进娶进门,又不是招赘出去,东西也算是自己的,周青不可惜。

    红孩儿和牛魔王夫妻道别,转回西牛贺洲去了。

    无当圣母和盘丝洞七女都回去了,终于事情告一段落,但周青却还是安静不下来,反而压力增大了,无当圣母去时,已经和周青商量好了,共同写了帖子,周青又唤出rì夜游神,土地山神,四处送请,那些消息灵通的,都知道这事情。

    一方是勾陈大帝,一方是截教座下弟子,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虽然比不上五大教主,却也仅仅在其之下,面子还是有的。

    “师傅,我们上哪里去弄招待宾客的东西?”温蓝新晓得事情的严重xìng,等人一走,连忙对周青道。

    “恩,这事情,不好办,蓝神,你还去龙宫走一趟,看有什么希奇果子之类,借些前来,实在不行,我厚点脸皮,去天宫走一遭,找王母借些蟠桃来。”

    周青自己也没有办法,但廖小进的婚事又不能不办。人家先前开口保媒,要是拒绝,不但面皮不好看,还要生出怨恨,反而不美。

    蓝神刚从龙宫回来,没有办法,又要跑腿了。

    廖小进也不闲着,谈说交流了几天,双方都有些感觉,手下有八十万妖兵,廖小进把山头都接收了过来,整个两界关,就全部成了周青的地盘。

    周青又把那两万妖兵放出,费了些手段,全部收服,一一安排到山头之上驻扎,这两万妖兵,都基本上是能够独挡一面的妖仙,那龙天和龙地两头太古龙鲸,周青当然不会放过,也收做了弟子。

    周青名正言顺,乃是勾陈大帝,这两妖也没有什么反抗,妖族就是这样,强者为尊。

    龙天,龙地,蓝神,温蓝新,大小狐狸,廖小进,红孩儿,算起来,周青也有八大弟子,实力不弱,总算像点样子了。

    廖小进指挥妖兵,rì夜扩建宫殿,黑风山还是太小,根本不够,当然要扩建,连大自在宫的弟子都帮上了忙,要结婚嘛,修房子是必要的。

    且不说周青这里忙得不可开交,无当圣母回山以后,过了几天,架云一路之上,穿过天界,直上三十三天外去了。

    左转右转,也不知道在虚空中飞行了多久,眼前一开,现出碧波大海,竟然是另有世界,海中有片群岛,无当圣母飞了过去,只见得仙气氤氲,空中凤凰长鸣,海中黄龙翻滚,外围岛屿立一金sè大碑,上书“金鳌岛”三个大字,群岛中间,有一主岛屿,上有一座仙宫,乃是通天道人掌截教居住的碧游宫。

    无当圣母架云来到外岛,看石碑被巨大的乌龟驮着,旁边有一位看乌龟的童子。

    看见无当圣母,这童子连忙上前行礼:“师伯,所来何事?”

    “我有事情yù见师尊,你去通传一声!”无当圣母道。

    童子去了,少时片刻,依旧回来,手捧了一片三寸大小玉符行至圣母面前道:“掌教大老爷知道师伯要来,叫我把这玉符交给师伯,还着师伯不要进去了。”

    无当圣母不敢违背,又问道:“师尊还说了什么没有?”

    童子摇头,无当圣母接过玉符,也是双手捧起,朝碧游宫拜了三拜,依旧架云下地仙界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