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坐在仙府之中,叫门下弟子一一前来,那二代弟子廖小进,温蓝新,大小狐狸,龙天,龙地六人,三代弟子向辉,戴锦蓉,李蓉,黄天波,谢小宏,李杰,刘志华,康杰,小昆仑九人,都在下面听吩咐。

    周青门下,现在却是破有规模,二代弟子都是成仙了道的人物,脱去业力轮回,虽然温蓝新,大小狐狸,蓝神这几人火候还浅,比不得那些成仙许久的人物,但手下都有厉害法宝。

    周青抢夺的妖皇大殿,乃是蛟魔王从远古洪荒天界之中悄悄偷摸出来的,都是上古妖族制作的法宝,虽然其貌不扬,但件件都威力其大,那蛟魔王都舍不得赐给手下,却被周青占了便宜。

    那廖小进,炼化蚩尤血脉,成就真身,实力当然远在众人之上,红孩儿得了shèrì弓箭,加上本身实力就够强大,拼斗起来,也不在廖小进之下,龙天龙地这两头太古龙鲸,数万年修为,一身真元力量简直是恐怖到了极点,周青得了这四人,虽然根基还是浅薄,但比以前要强了许多,起码什么小事情不用自己出手,就可以摆平。

    三代弟子,只有那戴锦蓉一个道行比较高深,但也不过是渡过了五大天劫,连以前的蛤蟆都不如,不过比起在人间界,却是快速多了,要修道这种程度,不要一千,也要八百年。

    其余的三代弟子,都是相继进入返虚后期,渡了一次两次大天劫,实力在地仙界吃都吃不开,还要继续修行。

    “还有,你们两个,去把坐骑牵过来。”周青对大小狐狸道。

    周晨小狐狸牵了大力熊王和蛤蟆过来,那蛤蟆六只眼睛转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们两个,于贫道弟子为坐骑,功劳不小,贫道也曾许诺,成道以后,就渡化你们,现在你们都得成正果仙位,贫道大发慈悲,还你们真身,你们可拜入我徒弟门下,帮起管理手下妖兵,你们可愿意?”周青高高在上,声音传了下来。

    这么好的事情,蛤蟆和熊王哪里还有不愿意,周青法力神通,现在完全不是他们可以抗拒的,只要周青动一动指头,自己就要灰飞湮灭,叫好象五大教主和周青的差距,那是根本无法逾越的鸿沟。

    杏黄旗和七宝妙树被收走的那一天,周青就明白了差距。“混沌从来不记年,各将妙道补真全,当时未有星河斗,先有其党后有天。”

    周青心里感叹了一番,叫廖小进将两妖收为门下,解了字母金符和禁制,蛤蟆和熊滚了一滚,依旧化为一大汉和一年轻人,周青赐了道服叫其穿上,又道:“你们两位,我且赐你道号。”

    对大力熊王道:“你就叫飞熊道人!”大力熊王欢喜,尊了法旨。

    周青又对蛤蟆道:“你有六眼,可叫六瞳道人!”蛤蟆也是欢喜,两妖对周青诚心叩拜。

    “龙天,龙地,你们也得了正果,拜入贫道门下,妖便不是妖,可以称仙。你们也帮你师兄管理妖兵。”

    龙天龙地本来就是在蛟魔王手下统兵,轻车熟路,对廖小进有极大的帮助。

    自从东皇太一被灭,妖族便没有了名分,不是正统,只有拜入阐截两教门下,变可称为仙,拜入佛门,可称罗汉,菩萨,佛,如果没有门路,便是妖怪,最多是一妖仙,入不得正流。周青受勾陈之位,受元始天尊符诏,拜入其门下,也算是成了正果,以后和天接仙人交流,也是平起平坐,甚至有可能赴那蟠桃会,这是妖怪享受不到的权利。

    就好比,仙乃是朝廷政权,而妖怪只是绿林草莽。有神通的妖怪受了招安,就是成了正果。

    龙天龙地跟着蛟魔王,终究是一个妖怪,跟了周青,就成了仙,当然愿意。

    “小进,你把妖兵聚齐,各在山头安顿好,守护住矿脉。其余弟子,护住仙府和黑风山。云霞,你也去旁边,叫你师傅守护住大自在宫,顺便把那清净琉璃瓶儿一并借来,我要施展神通,移山转岳,再造天地,待小进大喜之rì,也好让来往的仙人看看,现在这情况,却是丢了我天道一门的面子。”

    周青一一吩咐,门下弟子当然不敢怠慢,云霞也去了。

    自从收了三千七百座三头,方圆八百万里地界,廖小进手下的妖兵激增到一百五十万,虽然大多数都道行弱小,但也算是个数目,多少能起作用,那蛟魔王的两万妖仙水兵,才是真正的jīng锐,廖小进牢牢的抓在手里,各自安顿好,运法力镇住山头,管理好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看周青怎么用神通。

    周青一人飞上高空,念了咒语,呼啦!呼啦!三千七百座山头的山神土地全部跑了出来,各领一队yīn兵,黑压压的一大片跪在下面。

    “你们将山搬起,按本帝君吩咐,一一放下,本帝君要摆大阵聚灵,对你们的修行也大有裨益,绝对不会坏了你们的血食。”

    这些山神土地哪里会抗旨,周青又唤来四方揭帝神,值rì功曹,rì夜游神前来帮忙,一时之间,山岳飞起,整个两界关成了平地。

    还好,那些神人都使了障眼法,普通人看不到,修行之人知道什么回事情,也不会说。

    周青用了三天三夜一一布下了法旗,叫众神按法旗位置把山摆好,成就了新天地,云霞拿来了瓶,周青一一将山洗刷,下了甘霖雨露,万物滋生,众神拜谢而去。

    一切都安顿好,蓝神回来,向龙宫讨了许多异果,但还是远远不够,周青无法,便坐在仙府之中想办法,点了一柱香,就地入定,过了半个时辰,才回转过来。

    “有办法了吗?”云霞见周青面带微笑,连忙问道。

    “办法倒是没有想出,不过却无意之中窥得了天机,这清净琉璃瓶,你先不要还回去,就说我借用一些rì子。”周青笑道。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云霞奇道。

    “此乃天机,于你们大自在宫有莫大的关系,少则五rì,多则八rì,你就知道了。”周青道,云霞见状,也不多问。

    周青那天一时感悟,道行越发jīng深,只要专心入定,加上机缘巧合,就可以隐隐窥得过去未来之事,这也不算什么神通,佛门的菩萨,甚至罗汉都会这一手,只是道行越深,感应得越准罢了。

    两人正说话,就有门下弟子来报:“宗主,山门之外,有自称是西牛贺洲万寿山五庄观门下要见宗主?”

    “什么?万寿山五装观,镇元子门下?快快有请!”周青一惊,马上道。

    过了半个时辰,温蓝新带路,引了十几位仙人,抬着一个方圆八丈的金漆盘子,用锦绣地理图盖着,一路抬了过来,直至仙府,拜了周青,方才站定。

    “你们所来何事?”周青奇道。

    “听闻帝君门下弟子有亲,家师接到请柬,本该亲自前来,但突然参悟道法,正在闭关,恐怕八月之后,无法前来道贺,所以另小仙前来,先送贺礼,乃是人参果十枚,聊表寸心。”

    为首的仙人对周青行礼,命台盘的仙人揭了锦绣地理图,顿时毫光大放,整个仙府都是清香,温蓝新吸了一口香气,顿绝对四肢百骸都飘飘起来,整个人无比的清醒,那清香之气透入内腑,融入了身体之中,顿时真元滚滚,好不容易才平息了下来,一口气之间,体内采集rì月jīng华,天地灵气淬炼而出的真元都增加了不少,这些增加的真元,起码都要十年的功夫,才能聚集起来。

    “早就听说人参果乃是无上珍品,却还是低估了,居然就闻一口香气,能抵挡十年苦功?”

    要知道,只要成就仙道之后,进展极慢,吞吐天地元气的数量也是巨增,温蓝新十年的苦功积蓄的真元,就足足可以使一个化神期的修道之人立马进展到返虚后期。

    “要是普通人,多闻几口,岂不成仙了?居然有这样的好事情?”

    温蓝新骇然,之间那亿万毫光之中,坐着十个一尺来高的婴孩,通身**,五官俱全,笑眯眯的,活灵活现,胖呼呼,粉嘟嘟。

    那仙人又把锦绣地理图盖起,顿时毫光消失,又恢复了原来的摸样,温蓝新使劲了闻了几口,清香也就消失了。

    “这人参果不能暴露太久,否则六个时辰之后,就会化去,只有用这锦绣地理图盖上,才可保无恙。”这仙人又道。

    “恩,镇元大仙费心了,小徒婚礼乃是小事,怎就当得如此厚礼。”周青笑道,又说了几句客套话语。

    留着吃了几盏茶,这几位仙人起身告辞,周青挽留不住,也只好亲自送了出去。

    “师傅,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天道门和五庄观素不相识,也没有来往,怎么就送如此厚礼?”

    温蓝新,大小狐狸,廖小进,龙天龙地都围上来,看得十分眼馋,那龙天龙地甚至暗暗吞了口水,人参果,可不是闹着玩的东西,比那王母娘娘的蟠桃都要好无数倍,乃是开天辟地之时,地仙的一灵根,承受鸿蒙之气孕育,夺宇宙之造化,其中的好处,三天三夜都说不清楚。

    “你们成什么样子,修道乃是自己的苦功,借助外物,终究是小道,你看为师亲手所书的对联?”周青大声训斥道。

    众弟子看着大殿柱子之上的两行字,都纷纷有所领悟,只有小狐狸不解,眼睛依旧是盯着人参果的盘子。

    各自的根xìng,在这一下就看出来了,小狐狸根基浅薄,最后封神榜上有姓名,也难免要上封神台,周青为此大动干戈,这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当然,现在都不知道此事,只有周青心里微微不安,但一瞬间就消失,只以为小狐狸心xìng还未收敛,一时顽皮,悟不到上乘妙嫡,也没有放在心上。

    “你们还楞着干什么。小进,你把这盘果子抬进去收好,以后招待客人要用,其余的,去门口迎接客人。”周青又喝道。

    “师傅越发神通广大了!”

    小狐狸嘀咕,众弟子出了山门,就见天上金光缭绕,下来百多个高大的金毛猿猴,领头的一个金毛猿猴,有一丈来高,手提一根碗口粗的金棍,穿狻猊甲,威风凛凛。

    “道友何来?”温蓝新和众弟子上前行礼。

    那金毛猿猴连忙叫下属拿了金棍,也还了一稽手道:“我乃是花果山齐天大圣座下马元帅,今rì要见帝君,烦忙引见!”

    温蓝新连忙带着这马元帅进了山门。小狐狸见数百个金毛猿猴都托着巨大的盘子,用锦绣图盖着,嘀咕道:“又是来送礼的了!”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让马元帅听见了,马元帅转过头来,一张毛脸雷公嘴裂开,朝小狐狸嘿嘿笑了一下,吓得小狐狸差点掉下了云端,连忙躲到她姐姐后面。

    马元帅转了头去,小狐狸这才拍拍胸脯,出了一口大气。就这一笑的机缘,rì后亏了这马元帅,小狐狸才脱了大难。

    进了仙府,依旧坐下,周青发问,马元帅和那仙人的话语如出一辙:“我加大王有事不能前来,甚为遗憾,特此送上我花果山的土长桃子山果等物,还望帝君不要嫌弃。”

    双方客气一阵,周青叫门下童子接过数百件托盘,又奉上茶,吃了几盏,那马元帅告辞,周青一直送到山门。

    花果山乃是灵山地脉,所产的桃子和王母娘娘的蟠桃乃是同根,虽然没有人参果那样珍贵,却也是无上仙品,周青一清点,只怕不下三千余霉,其余的山果灵草不计其数,有木瓜大小的枣子,乌金一样的龙眼,有如白玉的莲藕,有脸盆大小的金莲蓬等等,都是仙家宝贝。

    “这花果山和五庄观怎么如此大方?”云霞都惊讶了。

    “此事倒值得推敲,我心中有数。”周青潜散门下弟子,叫他们各自修行,自己入定坐好。

    又过了四rì,平平静静,也没有人再来提前送礼,得了人参果子,和桃子等物,又从龙宫那里借来许多东西,勉强可以作为招待了。

    周青睁开眼睛,唤了廖小进前来。

    “师傅,什么事情?”廖小进问道。

    “为师虽然帮你定了亲,但对方的底细,你也不知道,何况那西牛贺洲有些慌乱,你那七个未婚妻都是女流,恐怕一个不好,有什么散失,那八月以后的婚礼就要出纰漏,而今已经通知了四方,万万不能出问题,叫神仙笑话。你可去西牛贺洲九泉山走上一遭,顺便可以去看看那红孩儿,也熟悉情况。”周青道。

    廖小进直笑:“师傅,你越来越糊涂了吧,风铃儿他们可不是普通女子,乃是一方妖王,法力高深,会有什么散失。”

    “叫你去你就去,你此去,还有莫大的机缘,也是考验,为师要上天宫走一遭,筹办你小子的婚礼,你快去快去。”周青笑喝道。

    “师傅也卖关子了,去去看看也好,等我交代手下妖兵cāo练的情况,再来向师傅道别,师傅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了没有?”

    “恩,还有一事,要是你那师弟红孩儿惹出什么麻烦,叫你帮忙,你只可暗中行事,切不露面,知道了吗,也不用来见我了,直接走就是。”周青道。

    廖小进出去了,稍后,周青提了竹杖,直上天界,进了南天门。

    且不说周青这边的事情,红孩儿自得了好处,告别了父母和周青这个便宜师傅,架起火云,一路风驰电掣,用了两天两夜就到了西牛贺洲的火焰山,自己的地盘。

    红孩儿的五昧神火遁术,乃是火遁,天生灵体,速度极快。

    火焰山,虽然只有方圆八百里,但是周围的山脉,起码都三十万里,只有方圆八百里的火焰山,一年四季都是烈火熊熊,冲上天际,远隔千里,连铁都要烧融,更别说是zhōngyāng的温度了。

    不过红孩儿却是不怕,更是喜欢,自从修成五昧神火之后,就把八百里火焰山凿空,修建成宫殿。火焰山附近,寸草不生,木石不留,全部是晶莹火红的地面,禀承火气,又生出许多jīng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