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火焰山乃是地火宣泄的出口,和一般的火山大有不同,光是火势,就要猛烈上万倍,别的火山,就是上边一个口子,里面岩浆翻滚,而这火焰山,八百里的山石全部冒火,越往中心,越是凶猛,就连修成仙位的道人jīng怪都不敢进去,否则定会被这火焰炼化。

    火也是天地之灵,自然生出火魅jīng怪,一个个全身通红,穿晶玉铠甲,提晶玉武器,整齐列队,站于火焰山中,山中时不时有些平地,好些头火魅在其中打斗cāo练。

    山中火焰熊熊,那通红晶玉山石之上居然还生长有不少的树木,都只有一丈来高,分叉极多,大篷大篷,和地面一个颜sè,这些树上,结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奇香扑鼻,乍一看,就有如结的红宝石,十分耐看,但如此奇异的景sè,只怕还真没有几个人可以看到,普通人靠进火焰山方圆千里,就活活热死了,就算是修行高深的仙人,能进入山中,要采取这些果子,也要问一问这些火魅答应不答应。

    火焰山是有一块宝地,本来地仙界鸿蒙开辟之时,一点先天火源就随浊气沉于地底,再漫漫散发出来,把整座山炼了不知道多少亿年,杂质全部炼化,才剩下如今只有八百里,足足缩小了万倍都不止,这方圆八百里的山石全部都是炼制法宝的极好材料,红孩儿手下的二十万火魅兵的兵器铠甲都是这火晶玉打造。

    这火焰山的火晶玉,在火魅的cāo控之下,可软可硬,无比jīng妙,制作成铠甲乃是软玉,能抵刀兵,制作兵器,坚硬无比,寻常兵器,一碰就被烧毁,如果练制成法宝符器,将其中的先天火引发出来,更是厉害,虽然没有红孩儿的五昧神火那样遇成什么都燃,并且不死不修,但也很是难缠。

    火魅本是无形之体,乃是一点火气化形,与廖小进的血神子有几分相似,只要不离火焰山,就很难将起杀死,正因为如此,红孩儿才在西牛贺洲之中屹立不倒,没有人奈何得了他,就算是神通比他大的,只要他往这火焰山一躲,别人也没有办法,火焰山乃是地底先天一火的宣泄处,要是把这山搬开,先天之火猛一爆发,方圆千万里地的生灵立刻就化为乌有,还没有哪个菩萨佛陀敢这么做。

    红孩儿自己也不笨,火焰山周围方圆山十万里的地界还有许多妖王,他都一一收服,手下倒也不少,至少比周青这个临时的大帝根基要稳固得多。

    “大王,您回来了!”山中cāo练的火魅认得红孩儿的火云,几员大将连忙过来相问。

    这几头火魅居然是皮肤白皙,没有火红之sè,看上去竟然是血肉之躯体,显然是道行十分高深的火仙,远处带队cāo练的,也有不少这样的火仙,只是道行各有深浅,皮肤越是火红,道行就越浅薄,不过只要是人的实体身躯,就是已经成仙道的jīng灵。

    这样的火仙,红孩儿手下都有五万,其余在空中飘来飘去,只有上身,没有下身,或只有一个头颅,下面是一团模糊的火魅,数都数不清楚,那山凹之中,还时不时有一团团的火气成团卷缩,显然是那先天之火就要成就jīng灵。

    红孩儿摆摆手,叫手下继续cāo练,自己带了几员大将朝山zhōngyāng的高处行去,一路上,有不少火仙都跟了上来。

    一座宫殿就镶嵌在万丈悬崖石壁之上,这是红孩儿花了差不多百年的工夫建造的,宫殿里面的烈火更是厉害,一片通红,修想看清楚一点东西,但这些人都是火中jīng灵,自然没有这个防碍,火越大,他们反而越舒服。

    “这次本王去男瞻部洲,拜了一位师傅,厉害至极,也学了一些手段,更得了两件厉害法宝,待我修炼些时rì,将这两件法宝彻底磨合,就再也不用躲着那观世音菩萨了。”红孩儿笑道。

    众火仙连忙恭喜,红孩儿又道:“那山中的火云玄果也成熟了许多,你们去摘个一千枚下来,用火晶玉匣装了,还有,叫周围的三百六十洞妖王有什么珍宝果子,都送来,我师兄就要和盘丝洞七位姐姐成亲,我得帮些忙才是,我那师傅,倒是没有亏待我,白拿便宜的事情,本大王做不出来。”

    吩咐完毕,这些火仙自然去办事情了,红孩儿关了洞府门,默运旋功,将那三寸大小的shèrì弓和十只小木箭祭起,晃了一晃,弓身就有一丈来长,十只木箭搭在弓弦上,虽然造型并不华丽,但古朴粗糙之间,散发出那太古洪荒独有的苍凉气息,这是任何仙家法宝都没有的。

    红孩儿运了神通,身体猛然一涨,有三丈高下,手一抓,宫殿之中熊熊火焰凝聚在一起,变化成一条火龙,随这红孩儿的手势在空中盘旋,一抓之下,宫殿火云尽消,露出了大柱台阶,但随即地下又冲出滚滚火云,红孩儿连抓,红龙越来越多,宫殿内的火云生生不息,无穷无尽,抓了又生,直到空中飞舞了一百零八条火龙以后,红孩儿才停了手势,把口一张,火龙全部吸进了鼻子嘴巴里面,最后连肚皮都鼓胀起来。

    “这控火之术真是jīng妙无比啊,比我以前修炼的速度又快了百倍了,依照这速度再修炼三百年,我肯定可以超过父亲。赚死了,赚死了,我那师傅还真神秘,以前从来没有听过有这号人物,好象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连师兄都那般厉害,偏偏都有那么大的神通,真是奇怪。”

    红孩儿暗惊喜,张口将炼化的火龙又喷了出来,一丝丝的缠绕在shèrì弓上。

    “我要见陛下!”周青提着竹杖进了南天门,对守门的四大天王道。

    这竹杖和以往又不相同,吸收了孔宣的金身和元神之后,碧绿变成了金黄,现在依旧是金黄,但上面用漆黑粘稠的液体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篆,仿佛上面爬满了黑蚂蚁。看上去有些诡异。

    四大天王不敢怠慢,连忙进去通报,少时片刻,太白金星出来迎接,把周青带到了披香殿中,玉帝潜退众人,连太白金星都出去了,也不知道玉帝和周青在里面谈论了些什么,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才出来,周青出来时候,直奔太阳宫,见了卯rì星官,把竹杖交给他,吩咐了两句,便有七仙女提了仙竹编制的篮子,放满了一个个粉红sè碗口来大的蟠桃。

    周青将蟠桃收了,依旧下了天宫,回到地仙界仙府之中。

    卯rì星官执掌太阳宫,封锁太阳jīng华照shè下界,周青用自己的血液在竹杖上绘了符录,再叫卯rì星官放在观rì台上,离太阳真火最近,借助其庞大发rì之jīng华,将孔宣的金身元神全部和竹杖结合,孔宣的金身元神强大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周青耗费自己功力来炼的话,还不知道要几十年,而借助这太阳星力,区区一百零八天,就大功告成了。

    周青座定,又叫来了龙天龙地和旗下的妖王,各领一万妖兵,在广场之上站定了,共十二队。

    这十二队妖兵按周青指定的方位站好,隐隐对应着十二都天神煞,龙地奇道:“宗主,这是要干什么?”

    “你们两个看好了,这乃是一jīng妙的阵法,现在教你演练,以后如果和人拼斗起来,可有大作用。”

    周青又唤了门下弟子都来,传了他们阵法的要领,拿出十二面魔幡,一一分给了温蓝新,蓝神,大小狐狸,六瞳道人,飞熊道人,龙天龙地,毒龙,还有三个仙位的妖王。

    这十二人各带一万妖兵,周青又传了符印,叫妖兵们用自己的jīng血一一绘在身上,演练起阵法来。

    这十二面魔幡乃是周青成就仙道之时,在地yīn泉眼之中临时炼制,不过都吸收了大量的地yīn煞气,也勉强是一件魔宝,丢了可惜,周青重新炼制了一番,有几分威力,正好拿来叫门下弟子带兵演练都天神煞大阵。

    且不说周青临时起意,在这里rì夜演练阵法,火焰山却出了事情,天上祥云飘飘,天下下来两个做行者打扮的少年,一看就是佛门的护法行者。

    这两个少年行者居然道法十分高深,虽然是架云,但进入火焰山周围三十万里地界,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一个妖王察觉。

    “兄弟,上次采的火云玄果还有多少枚?”其中一少年行者双剑在背上,对另一提篮子的少年行者道。

    “还剩三枚,炼药都不够了,这次可要多采点回去。”

    两少年行者落到地面,熊熊烈火居然自动让开,连衣服都没有烧掉半点。

    “那金吒木吒两兄弟又来抢我们果子了。”山外几头看山的火魅一看来人,有些害怕,也不赶阻拦,纷纷躲了进去。

    原来这两个少年行者正是哪吒的兄弟,木吒原来是阐教十二仙普闲真人之徒弟,金吒乃是文殊广法天尊之徒,后来因为封神一战,十二仙被混元金斗拿去,丢入九曲黄河大阵之中削了顶上三花,消了五气,变为凡人,要重新修行,这普闲真人,文殊广法天尊,慈航道人三大士就入了佛门,转世重新修行,得地藏王菩萨扶持,十世五百年就恢复了道行,比广成子四人的道行又高了许多。

    慈航道人转世第十次,居然转到了女身,就成了观世音菩萨,普闲真人,文殊广法天尊这两人因为有金吒木吒两徒弟扶持,是以先成菩萨,普闲真人便叫木吒去帮忙普渡,慈航成了观世音菩萨之后,也收木吒为座下行者,是以木吒又称作惠岸行者,都是佛门弟子。

    金吒,木吒,在封神时候肉身成圣,实力可不是一般,哪吒当年没有上封神台,但因为肉身崩溃,用莲花重朔,虽然当时实力要高于两兄弟,但久久修行,进展就比不过了,现在这两兄弟,道行实力在哪吒之上,这些边缘的妖王哪里可以发觉到他们。

    金吒提竹篮,木吒背吴钩双剑,见那几头火魅跑了进去,金吒笑道:“这些火魅却是被我们打怕了,好几次来采果子,都来阻拦,岂不知道,这天生灵物,哪里是妖魔之流能够享用到的,他们却也是天大的造化,不过把这火焰山据为己有,就有些过了,迟早要遭天谴横祸。”

    木吒道:“正是如此,那红孩儿不都被菩萨jǐng告一次,不敢为恶,菩萨本有心渡化,收他为善财童子,得享极乐正果,奈何他执迷不悟,只怕以后也难有好的下场。”

    两人上了山,寻了果树,那些火魅都纷纷躲避,好象瘟神来了一般。

    “噫!?兄弟,怎么这些火云玄果没有一个成熟的?”金吒和木吒又寻了几个山头,连一个成熟的果子都没有采到,那些没有长成的,效果不大,采了也没有用。

    他们哪里知道,红孩儿为了廖小进的婚事,早就把熟果采光了。

    “岂有此理,定是红孩儿知道我兄弟经常来采果子,又怕菩萨,不敢拦我们,这才把果子采了,叫我们空手而回。”木吒大怒道。

    两人突然看见前面一头成了人形的火魅捧着一个火晶玉匣子,木吒扬手就发出一道金光,把那火魅卷了过来,劈手夺过火晶玉匣子,打开一看,里面正有三枚成熟的果子,顿时又恨恨道:“大哥,果不其然,走,我们去找那红孩儿要去。”

    “兄弟,不忙不忙!”金吒笑道,又对这头火魅厉喝:“你这孽畜,还不去告诉红孩儿,叫他出来,把一千枚果子与我兄弟。”这火魅被抓住动弹不得,对方一放手,就发出一声尖叫,朝山内飞去了。”

    其余的火仙火魅都在远处恨恨,但红孩儿先前有交代,不能对付这两人,尤其是这两人也不是吃素的,要跑,谁也拦不住,到时候遭来背后的菩萨可就麻烦了,是以只有忍气吞声。

    那红孩儿正在入定,就听一火仙慌忙来报。

    “恩?!这两人倒是麻烦,给他三百枚果子就是了,我总共才一千枚,都给他,怎么去送礼,到时候七位姐姐说我小气,我面皮也挂不住。”

    红孩儿心里想道。这两人都有很深厚的根底,背后的势力太过强大,红孩儿虽然得了法宝,但也不想去遭惹。但是一个观世音菩萨就不是他能对付的,何况还有普闲菩萨,文殊菩萨,更重要的是两人是佛门弟子,父亲托塔天王更是位高权重,要是平时,这两兄弟要一千果子,红孩儿也就给了,但是现在要送给廖小进和七姐妹,红孩儿却是有些为难之处。

    倒不是因为周青这个靠山,周青虽然法力高强,但也不过是一个菩萨的级数,尤其根基比他还要浅薄,红孩儿也没有认为到周青可以帮得到他。

    那火仙领着几十头火魅出来,捧了果子,对等在山前的金吒木吒两兄弟道:“两位,这果子都在这里了。”

    木吒收了果子一清点,大怒道:“怎么只有三百枚,平常都有一千多枚,岂有此理。”

    那火仙慌忙道:“这次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果子就只熟了这么多,都在这里了。”

    木吒一把抓住这火仙厉声道:“哪里会出问题,谎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待我亲自进去,找那红孩儿问个明白。”

    红孩儿早知道了情况,见对方无礼,顿时也有几分怒火,提枪出来道:“没有就是没有,我让你们采果子,你们倒好,就欺上我门来。”

    木吒冷笑道:“西牛贺洲乃是佛门清净之地,能容你等妖怪居住,就是天大的恩惠,怎么还不思悔改,独占灵果,还有七百枚,都交上来,以后再如此行事,小心步那牛魔王的后尘。”

    牛魔王被赶出西牛贺洲的事情,乃是平生耻辱,红孩儿见对方提起,顿时小脸通红,提枪就刺。

    靠近西牛贺洲边缘的海外,有一仙山,上面住一菩萨,正是观世音菩萨。

    这菩萨正在入定,突然睁开慧眼,对立于七品莲台旁的善财龙女道:“你去准备法坛,待我用甘露助那惠岸行者拿住红孩儿。”

    善财龙女去了,菩萨念了个咒语,把法诀一挽。

    远在黑风山仙府前交弟子演练阵法的周青突然叫停,弟子都停了下来。那清净琉璃瓶插着杨柳枝就放在周青旁边。

    突然,这瓶儿自动飞起,化光朝上空飞去。

    “好,好,好。徒弟们,一会儿要注意了。”

    周青连说了三个好,吩咐了一句,同时把铜钟祭起,咣当一声,就把清净琉璃瓶盖在其中,落了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