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文殊菩萨见红孩儿走脱了,也不去追赶,红孩儿的五昧神火遁法连他也赶不上,何况人家已经先跑一步,只要躲进了火焰山,文殊菩萨也没有办法对付只众多的火魅大军与红孩儿这火中的jīng灵。

    这shèrì弓的威力,文殊菩萨也见到了,威力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连他都要出了全力应付,幸亏这红孩儿还没有实力十箭一起发shè,否则,刚才逃跑的恐怕就是文殊菩萨自己了。

    “师傅,木吒被红孩儿那小妖孽抓走了。”金吒逃得大难,惊魂未定,见是自己师傅来救自己,顿时松了一口,突然想起自己兄弟落到了红孩儿手里,自己与木吒多方挑衅,那红孩儿早就怀恨在心,一是惧怕菩萨,不敢动手,二是拼斗起来,也难得奈何两兄弟。

    哪里知道,突然红孩儿冒出两件威力极大的法宝,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木吒落到他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金吒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们两兄弟感情深厚,不比和哪吒,哪吒乃是灵珠子托世,虽然是一家人,但已经没有关系,还有些仇怨。

    文殊菩萨面sè凝重,掐指算了半天,才叹口气道:“这事情有了变数,却是难以预测,不过木吒自有鸿福,你不用担心,但木吒被小妖孽抓走,不能放任不管,你去请木吒的师傅普闲菩萨,我去观世音菩萨那里商量一二,你也叫普闲菩萨一并来。木吒是你师叔的徒弟,又是观世音菩萨座下的行者,由他们出面要好一些。”

    那金吒一听,连忙飞走,去请普闲菩萨了,文殊菩萨伸出手来,看见那shèrì箭已经变化成了三寸长短,箭头金光闪耀,犹如一条小蛇跳动不以,直似要破空飞走一般。

    文殊菩萨只有凌空画了几道符篆,镇住小箭,防止这箭飞回去,再把座下的青毛狮子一拍,四蹄生风,化为一到流影青光直奔观世音菩萨的海外仙岛。

    周青在仙府广场前面,叫门下摆了香案,焚起香,披了道服,香案之上摆有三十六块红木sè的令牌,上面书满了密密麻麻的符篆,还夹杂着无数的上古妖文,周青仗剑虚点,喝了一声:“疾!”这三十块木牌横空飞起,相互碰撞了一阵,都在香案前的三尺虚空立好,又是一阵旋转,各自shè出一道妖艳的红光。

    这三十六道妖艳的红光一道一道分别就shè进了那高空的铜钟底部,本来铜钟被一百零八道黑虹捆住,只能微微动弹,但这红光一shè进钟内,那钟抖动的幅度猛然增大,直往上拉,小狐狸举一杆旗,身形一晃,居然被这股巨大无匹,更本不可以抗拒的力道拉得飞了起来,身后一万妖兵猛然觉得自身真元法力全部都流进了旗中,丝毫都收不回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各自散开,以免被吸chéngrén干。

    其余十一队妖兵均是这个感觉,都一哄而散,整个都天大阵顿时就散乱不堪,周青见此情景,摇了摇头,宝剑遥指铜钟,像是用了万均巨力,脸上青筋暴出,缓慢的往下按。那巨大的铜钟随着周青的剑势慢慢下落,而香案前的三十六道木牌不停的shè出红光。

    终于,只听得咣当一声,铜钟落地,跳了几跳,把地面震动了几下,就稳稳的停在zhōngyāng,周青放下宝剑,把手一招,铜钟飞了起来,变成三寸大小,落入香案之上。

    而地面之上,那清净琉璃瓶插着柳枝,好生生的摆在原地,只是原来洁白无暇的白磁瓶上多了一层一层妖艳的红光,十分厚实臃肿,又有些诡异。

    门下弟子连忙命令慌乱的妖兵重新排好阵型,定睛看场中的情况,周青只是拿起小铜钟轻轻一摇,叮咚!叮咚!叮咚!连响了三下,一股浩大的音波响遍了全场,一圈圈肉眼可以见的见的涟漪把那围绕在清净琉璃瓶上的妖艳红光打了个粉碎,依旧现出原来的面目,随着红光的粉碎,三十六道木牌也齐齐落了下来,整齐的摆放在香案之上。

    每道木牌都有半尺来长,三指来宽,通体暗红,有清晰木质纹理,上面的符篆妖文也非常清晰,但具体看来,这东西竟然年代就远,绝对不是新打造的。

    周青扬手收了清净琉璃瓶,丢下一句话:“继续cāo练!”人就进仙府去了。

    这些妖兵,终究是时rì还浅,一到关键时候,就要出问题,只有狠狠训练,将来才可以真正帮得上忙。

    这三十六道木牌乃周青冲妖皇大殿中取出来的法宝,不能用来对敌,但对别人的法宝有克制作用,和无当圣母的聚宝金盆有些相似,但功能完全相反,聚宝金盆乃是收回自己的法宝,而这三十六道木牌却是抢夺别人的法宝,和那落宝金钱供效差不多,只要被红光缠上,那敌人的就对法宝完全失去了感应,但发出红光太耗时间,在实际打斗起来,根本没有用处,不像落宝金钱那样,只要一丢,法宝就落下来。

    周青最后铜钟一摇,不但震碎了红光,还连那清净琉璃瓶里面的一点真灵都震得脱体飞去,让菩萨彻底对着宝瓶失去了控制,以后再也不能收回了。

    在拼斗之时,周青看了许久,才摸清楚了菩萨的一点真灵附着在瓶中的具体位置,凭借那红光的妙用,一举拉了出来,用钟声震散。

    就在周青发出钟声不久,海外仙山的紫竹林内,金光仙正仗剑斗法,面前的晶玉大案突然喀嚓一响,起了几到裂痕,菩萨和金光仙都大惊,连忙飞起,只听轰隆一声,晶玉大案被炸成了粉末,庞大的气浪把旁边的紫竹都齐腰折断了一大片,善财龙女被气浪冲出了老远,跌进竹林之内,弄了灰头土脸。

    菩萨面sè铁青,不发言语,扬手就是一道金光打在金光仙身上,金光仙大吼一声,依旧现了金毛犼的原形,善财龙女从紫竹林中出来,整理了衣服,用圈圈套在了金毛犼脖子之上,还是一头坐骑。

    菩萨出了紫竹林,座莲台梳妆打扮了片刻,依旧恢复了佛门菩萨的样子,这才从那莲花池中摘了一朵荷叶,其上装了小半钵水,用符印祭了,望那紫竹林一洒,那些折断的紫竹这才张了起来,菩萨又叫善财龙女去把那zhōngyāng的废墟收拾了,待一切都打点好,才默座莲台入定,不知道算计的什么。

    这仙山也不是很大,就是方圆千里左右,赤红丹崖,嶙峋怪石,苍松翠柏,紫竹依依,zhōngyāng莲花池鲤鱼游动,倒旁边还有一方圆十里的巨大海龟背壳时浮时沉,却是看守仙山的灵兽,这菩萨的道场人丁稀少,只有一头坐骑,一头乌龟,一个善财龙女,一个惠岸行者,也就是木吒,还有菩萨自己,平常的凡夫俗子,妖魔鬼怪哪里靠近得来,虽然幽静,但有些冷清。

    菩萨可不像周青那样,为求人数,胡乱招收门徒,无论是好坏,妖怪,一股脑全部收为门下,菩萨是求jīng不求多,红孩儿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但菩萨也没有料到,红孩儿居然拜在了周青门下,现在知道了,却有些晚了。

    菩萨心神一动,知道文殊菩萨来了,连忙下了莲台,迎了出去,文殊菩萨下了青毛狮子,叫那善财龙女牵青毛狮子和金毛犼拴在一起,两菩萨这才进了山,各在莲台上座定,两菩萨谈论了两个时辰,那金吒牵了一头大白象,上面座着普闲菩萨,也来到了仙山,见了文殊两菩萨,三位大士这才言归正传,看怎么救出木吒,兼之收了红孩儿。

    且不说三位大士在商量,红孩儿架起五昧神火遁,一路火云,直直奔出数万里外,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叫苦:“一个菩萨就够难对付了,现在那文殊菩萨都来了,还收了我一只箭,这要怎么才好,想那便宜师傅给我这法宝,才第一次使用,就被收走,传了出去,只怕有些尴尬,一定要收回来才好,可是那菩萨的法力远远在我之上,我前去讨要,无疑是找死,抓了这个废物,杀也不是,放也不是,真是为难。”

    红孩儿见没有追兵,便放慢些了速度,一路边想边行,虽然抓了木吒,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杀了吧,牵连太多,不说那菩萨不甘休,就是托塔天王也要来拼个死活,更彻底得罪了佛门,只怕会遭到雷霆般的打击,放了木吒那更不行,不但面皮过不去,就是红孩儿心里也憋气。

    拿人换箭,那更是一个笑话,这些佛门菩萨,一个比一个狠,涉及到自己面子问题,才不在乎徒弟的死活,只怕一见面,就要下手,徒弟死了,还可以完全推脱到红孩儿身上,更是难以做人,这红孩儿可真就是为了难。

    眼看快到了火焰山,红孩儿突然一想:“我一个人是势力单薄,不如去九泉山盘丝洞找七姐姐,圣母那里有聚宝金盆,我借来一用,却是不难拿回我那法宝,拿了法宝,再躲进火焰山,就算那菩萨来上门,也难得奈何于我,这木吒,就先让他吃些苦头,也好叫他知道我的手段。”红孩儿还是进了火焰山,收拾了一千枚果子,又叫门下火仙看守好门户,这才直奔九泉山盘丝洞。

    廖小进自黑风山出来,就往西牛贺洲飞去,一路上且行且看,倒是长了不少见识,那九泉山盘丝洞府,廖小进和大姐风玲儿说话的时候也问到了位置,这次来,虽然一时间有些摸不到方向,但呼唤了几个山神土地一问,倒也就轻车熟路,虽然廖小进在天庭没有官职,驱神不动,但好歹也是周青的徒弟,这些神不敢不给周青一面子。

    更何况,周青去天宫和玉帝谈过话之后,不知道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这些神都得到天庭的旨意,尽量对勾陈帝君门下大开方便之门,这些小小的山神土地巴结还来不及,哪里会恼怒。

    廖小进问路之时,这些山神土地还孝敬了不少了的特产灵果,山中宝贝,倒是另廖小进好好的发了一笔小财,不过周青巧取豪夺,收刮的法宝,丹药,天材地宝大堆大把,廖小进也不稀罕这些东西,只是一起兜了,带过去也好给风玲儿她们吃。

    这七女虽然是妖族,但早就修成了女仙,蜕去了本体,廖小进自己也好象不是正常的人类修士,倒是不反感,何况这七女异常美貌,和廖小进也谈得十分开心,更是由双方师长做主的亲事,谁都没有话说,对于自己的未婚妻,廖小进心底还是有几分关心的,这次周青叫他来,还特地带了一枚人参果子。

    行了两天,廖小进终于到了九泉山,在高空,只见一山,高有万丈,方圆十万里左右,这山旁边有九个巨大的湖泊,做明星拌月之状,把山团团围住,十分的秀丽清奇,每个湖泊都有方圆万里,碧波滔滔,湖上还有岛屿星罗密布,也是郁郁葱葱,幽静雅致,倒是个好去处。

    廖小进暗暗赞叹了几句:“这个环境,比黑风山一带倒是多了几分仙气,我师傅天天叫我cāo练妖兵,杀气腾腾,哪里有这般的景sè,这山倒是大,也不知道风铃儿她们的盘丝洞在哪里,我且下去,找山神土地问问。”

    落到山中一块断崖之上,廖小进往下一看,却是乐了,原来下面有一山谷,摸约有方圆三千里大小,山谷之中开满了鲜花瑶草,结了五颜六sè的奇异果子,远处有一悬崖,直达山顶,崖面光滑圆润,横竖都有万丈,好似一块正方镜子,这崖面zhōngyāng,居然用人力镂空,开凿出一栋宫殿,和那红孩儿的火焰山宫殿有几分相似,不过要大上了几倍,一些女子提了花篮从宫殿中出来,直飞而下,落到山谷之中采些鲜花果子,又飞了上去,倒是灵台仙境,犹如天宫瑶池。

    “这不是风玲儿跟我说的地方吗?”廖小进一喜,身体一晃,人就到了下面山谷的花丛之中。

    “你是哪里来的修士,居然擅闯盘丝仙府。”一声娇喝传来,两个提蓝女子走了过来,对廖小进道:“这里都是女仙,你一个男人怎就闯了进来。”

    廖小进慌忙说了情况,那两个女子顿时又惊又喜,连忙道:“原来是准姑爷来了,我家小姐天天念叨着姑爷呢!妹妹,你快去告诉大小姐,我带姑爷进去。”

    另一赶忙飞上悬崖zhōngyāng,进了宫殿,这女子带着廖小进也慢慢飞了上去。

    原来这些花丛,乃是厉害的禁制阵法,越往里面去,越是厉害,廖小进乃是周青门人,对阵法禁制并不陌生,相反还十分jīng通,初落到山谷之中就感觉到了,也一下就被对方发觉了,要是来人有歹意,这些采花果的女子就会立马发动禁制。

    “进哥,真是你!”廖小进刚进宫殿,那大姐风玲儿就迎了上来,很是惊喜。

    廖小进见只有风玲儿一个人,连忙问道:“她们呢?”

    “风真儿六个妹妹在祭炼千千同心网,我在一旁护法,听见进哥来了,就出来了,不过她们也就要完功了,对了,进哥怎么就来了,莫非有什么事情。”

    廖小进呵呵直笑,两人下了宫殿,在花丛中边走边谈,倒是十分的写意。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看看你们。玲儿,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廖小进这人嘴熟,当然不会说是周青要他来的。手一晃,多了一小块锦绣地理图盖住的人参果,风玲儿好奇的揭开了图,看见人参果,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人参果,三界之中,就此一家,连三清道尊都没有呢,进哥,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廖小进叫风铃儿收了,这才说了情况,听说那镇元子送了十枚,风玲儿又是大大惊讶了一番。

    “进哥,这人参过可不简单呢,万年一开花,万年一结果,再过万年才能成熟,不过我们姐妹没有吃过,不知道好处如何。难得进哥想着我们姐妹,我也有东西要送给进哥呢?”风玲儿喜笑道,从脖子上摘下一块青玉符。

    “这玉符是圣母送我们姐妹做嫁妆的,圣母说有许多妙用,可我却看不出来。”

    这玉符上面系了一条红绳,廖小进接过一看,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之处,这玉符正是无当圣母从通天教主那里得来的,就是周青,恐怕都看不出名堂,更别说是廖小进了。

    “来,进哥,我给你带上!”风玲儿拿过玉符,靠了过来,帮廖小进带好。

    廖小进看得眼热,一把抱住风玲儿,亲了个嘴。风玲儿也缠了上去。

    两人亲得火热,突然花丛里传来了嬉嬉笑声:“大姐不羞,背着我们和进哥亲热呢!”

    原来那六姐妹出来了,躲在一旁观看呢,都齐齐过来,笑话两人,风玲儿连忙推开廖小进,一脸通红。

    廖小进却不羞,还呵呵笑道:“原来你们早在旁边看呢。”身形一闪,就到了笑得最厉害的风真儿面前,一把搂住,照样亲了一下,随后又朝别的扑去,几女连连躲闪,一边嬉笑,却是chūnsè无边。

    此时,红孩儿架了火云,一溜烟到了九泉山。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