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廖小进身形来去如风,快速无比,这七姐妹又是有意嬉戏,并没有做真,是以不到半个时辰的戏耍,就各个亲了个遍,享进了艳福,红孩儿轻车熟路,入得谷中,就看见了这般情景,顿时有些发愣,随后暗暗感叹了一番,却不去打搅,只是在外围干咳了一声,好叫她们知道自己来了。

    “啊!”七个女子都一声惊叫,连忙放开手脚,看见远处的红孩儿,也是羞得满脸通红,风玲儿头发散乱,推了廖小进一把,叫他上去大招呼,自己带着姐妹们去进了盘丝洞府梳妆整理去了。

    “师兄,你也在这里?”红孩儿也装做没有看见,待廖小进迎了上来,顿时发问道。

    廖小进正值快活,在兴头上,突然被人搅扰,心里就有觉得几分扫兴,不过当然不会就表现出来,红孩儿乃是周青新收的徒弟,也算是他的师弟,虽然时rì还短,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名义上在那里,何况廖小进本来就对红孩儿并不恶感,两人拼斗过一场,各有神通,倒有些不打不相识的感觉。

    “我乃是奉师命前来,师弟来得正好,那镇元大仙给师傅十枚人参果子,今天我带了一枚来,师弟正好一同享用。”

    廖小进细细把话说了,带着红孩儿进了盘丝洞府,得这一打杈,七姐妹倒是整理了衣服,收拾好了心情,没有初始见面时的尴尬了。

    “你这小鬼头,来姐姐这里怎么就不事先说一声,好叫姐姐有个准备,这么贸然就进来,倒把姐姐吓了一大跳。”那七姐妹纷纷埋怨红孩儿。

    双方坐定,就有使女丫鬟送了果子鲜花,奉了香茶上来。

    红孩儿检了一个水晶白梨,有碗口大小,拿起来一口啃了个缺,嚼吃得津津有味,吞咽了下去,又喝了一口茶,这才开口,小呵呵的道:“我怎么知道师兄姐夫在这里,换了以前,我都是直接进宫来看姐姐,哪里还在外面傻等,说来也是,师兄姐夫还真是心疼诸位姐姐啊,连人参果子都送来了,快快拿出来,让我尝一尝,这东西乃是开天辟地的一方灵根孕育,无上灵果,效果直追那三清祖师太上道尊炉里练就的大罗九转金丹呢,就是那王母的蟠桃,都远远跟不到这东西呢。”

    红孩儿说罢,眼睛骨碌骨碌乱转,又啃了一口水晶白梨,心中大叫道:“乖乖,乖乖,十枚人参果子啊,那镇元大仙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这东西,三万年才能有三十个,当自己是富翁也不是这么耍的啊,我只要吃一个,法力大涨啊,起码就可以开弓连shè出三只箭了,那文枢菩萨也要落荒而逃啊!”

    这shèrì弓配合shèrì剑,虽然威力极大,但需要的真元法力也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以红孩儿的能力,最多就只能连续shè出两箭,就全身虚脱,要调息很久才能恢复过来,文殊菩萨法力深不可测,接一支箭都要现出法身,但红孩儿不敢冒险,就算两箭真就重伤了文殊菩萨,自己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尤其是旁边还有一个木吒,更何况,文殊菩萨的那只坐骑青毛狮子,乃是截教座下,号名虬首仙的一位上古妖仙,法力神通还在文殊菩萨之上,以为封神一战,通天道人大败,吃了大亏,这虬首仙才屈辱的成了坐骑,被人禁制,脱不得身,对于这样的恐怖妖仙,红孩儿当时就起了逃跑的心思,哪里还敢shè出第二只箭。

    “你这小鬼头,你姐夫刚送来这一点好东西,就要来勒索姐姐,好没有良心。”

    小姐姐风蓉儿见红孩儿摇头晃脑的吃梨,便忍不住上前照红孩儿的头就敲了暴栗,结果敲出一连串的火花。慌得风蓉儿连忙收了手,笑骂道:“小鬼头,浑身都是火,还碰不得呢。”

    红孩儿见状傻傻笑了两声,抓出几个火晶玉的大匣子,摆放在桌子上道:“我哪里会没有良心,姐夫师兄能想着姐姐,难道我就不会?这不,我那火焰山刚刚成熟了一千枚果子,我就全部带来了,连自己都没有留一个呢。”

    风蓉儿打开火晶玉匣子,里面果然有仈jiǔ枚圆溜溜的果子,扑哧一声笑道:“看来是我冤枉你这小鬼了。”

    大姐风玲儿心思细腻,突然问道:“红孩儿,我知道你那火焰山的火云玄果乃离地火jīng,混先天一点纯阳之火,受那rì月星光照shè,生出的一灵根,一百年才成熟一次,虽然比不上人参果,但也对修道之人有极大的补益,平常数百年,都被那金吒和木吒全部采了去,自己都只留得几十枚,怎么今天就这么多。”

    看见红孩儿不但的掏出火晶玉匣子,风玲儿连忙叫手下的丫鬟收了,用盘子选了几个摆上来,更自己拿出人参果,又关了洞府大门,开启禁法,只见那方圆千里的山谷顿时生起氤氲紫气,仙云翻滚,中间才有一圈圈旋涡似的彩光,丝毫看不到下面山谷的景象。

    开启禁法封锁了山谷宫殿,风玲儿这才揭了锦绣乾坤图,顿时满殿生香,亿万毫光大放光明,一尺来高的人参果子显露出来。

    “果然是天地造化,难怪那镇元大仙号称地仙之祖,与世同君,真是个名不虚传。”红孩儿连连感叹,狠狠的抽动鼻子闻了几口。

    “红孩儿,你不要嘴谗,还没有回答姐姐的问话呢?”风玲儿看见红孩儿蠢蠢yù动,都伸出了手来,赶紧喝道。

    红孩儿嘿嘿干笑了两声,顿时现出了苦恼的神sè,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又开口询问道:“那菩萨厉害,我遭惹不起,只想拿回师傅赐我的法宝,那木吒,放就放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七姐妹一听,也沉思起来,这事情确实不好办,不管是火焰山,还是九泉山,都在西牛贺洲,佛门的地盘,在佛门的地盘之上得罪菩萨,这绝对不是好玩的事情。

    风玲儿道:“这事情不好办,聚宝金盆都知道在圣母手上,乃是当年碧游宫截教圣人所赐,现在佛道两门虽然交恶,但也不过是世俗之间小打小闹,要是圣母插手,只怕就要闹大,以后不好收拾,我们不能做出头鸟。”

    红孩儿不笨,当然知道这事情闹大的严重xìng,谁先做出头鸟,肯定没有好下场。

    “师兄,你说我该怎么办,法宝是师傅所赐,我现在丢了,又收不回来,难免要受师傅责怪,师傅可有收回法宝的方法?要是师傅亲手收回,却是名正言顺,那泼菩萨也没有话说。”红孩儿见廖小进不语,连忙问道。

    廖小进碰到大事情,却不含糊,心中早就有计较:“这红孩儿也够添麻烦的,要师傅出面,岂不又要惹事?你那圣母不愿意出头,拿师傅来做挡箭牌,倒是大大的狡猾。奈何师傅好象也没有准备,就说我有机缘,也不知道是什么。”

    当下廖小进眼珠一转就道:“我前来之时,师傅倒是预料到这事情,师傅说了,此事也不麻烦,自有机缘,师弟被收走的法宝还会回来,师弟不用担心,师傅也不会怪你,我们先吃了人参果,在细细商谈,这人参果子,六个时辰就会化水呢,到时候就可惜了。”

    红孩儿一听,也没有办法,其实他倒不是有意要把事情往周青身上扯,只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都试一试罢了,听说周青早就算到了这事情,心中便放下心来,细细一想,确实有些道理,自己丢失的只不过是一件法宝罢了,而木吒整个人都落到自己手里,自己就这么拖着,对方总要找上门来,自己以逸待劳,却是比乱想办法要好。

    想通了这个道理,红孩儿也就不急,和七姐妹,廖小进,一行九人,分吃了人参果。

    人参果入口就化,满口生津,甘甜香滑,实在是一等一的美味,九人吃完了,还觉得意犹未尽,便吃了其余几个果子,顿时就分辨出了高下,就算上红孩儿的火云玄果,也犹如嚼腊一般,没有半点味道,顿时只有赐给门下丫鬟使女食用。

    “师兄姐夫害死我啦,吃了这人参果,以后我怎么吃得下别的东西?”红孩儿还想吃,却是没有了,不由连连叫苦。

    “你得了吧,能吃到人参果,却是天大的福分,进哥,我们姐妹要去打坐炼化药力,我叫属下也帮你们师兄弟准备一间密实,这人参果,虽然是九人分,却也可以增加我们千年的苦修。”风玲儿道。

    “你们去吧,我乃大巫之身,并不要炼化药力。我帮你们护法就是了。”廖小进道。

    七女和红孩儿进去闭关,廖小进无事,四处闲逛。

    廖小进在这里清闲,享受艳福,周青却又和别人斗上了法,这一次的情况很是不妙。

    仙府之中的琐妖台上,九根水晶大柱各由一个人主持,乃是龙天龙地,温蓝新,大小狐狸,蓝神,飞熊,六瞳,毒龙。

    中心乃是十里大小的黄金sè祭台,祭台阵眼处,摆放了一个葫芦,正是从昆仑那里得来的正宗斩仙飞刀。

    整个两界关方圆接近千里的三千七百座山头被周青用**力重组,成了一个超级的大阵法,不可量记的天地灵气五行元力,各种能量都滚滚而来,汇聚到山中,而山中灵气最强的一点,就是这仙府zhōngyāng祭台的阵眼。

    阵眼之中,冲上的灵气有如一道喷泉,翻着晶莹的水花,把葫芦托在离祭台三尺之上的高空。

    这葫芦乃是大凶之物,只要一放出,不杀生灵,绝不收回,周青拿它没有一点办法,放在身边就好象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到关键时候,给自己来一下子,自己身体在强横,对这东西还是有忌惮的。

    九根水晶大柱在自己的门人主持之下,威力更大,发出九道极细,犹如蛛丝般的光线,死死的捆主葫芦身体,而祭台上方,吊着那口铜钟,上面rì月星光,二十四气,十二元辰,全部shè将下来,化为一道拇指粗细,青如水光的晶芒。

    这晶芒把葫芦楼顶住,和阵眼之中冲上来的灵气一上一下,把葫芦固定在空中,两方死死的顶住,恨不得要把这葫芦压碎一样。

    周青就在葫芦不远出布置了一座法坛,上面依旧是三十六道木牌和一些符篆,另外还多出了许多法器,都是周青从妖皇大殿中摸出来的货sè。

    黄金sè祭太旁边更是插了周青的拿手法宝,十二面都天冥王旗,漆黑深幽的旗面犹如一块黑铁,纹丝不动。不过定睛一看,就可以看见那旗面之上隐隐有些古怪的东西流,那些狰狞的魔神头像若隐若现。

    周青默然不语,一样披了头发,那起一把木剑,首先是挑一道黄符烧了,再念动咒语真言,门下的弟子都一脸兴奋,看着周青行事。

    连喝了三声,三十六道木牌飞起,shè出了妖异的红光,直直朝那葫芦缠绕过去。

    周青这次是以有心算无心,要将这葫芦原主人在里面的一点真灵找到,彻底摧毁,不能在让这东西像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当然,着葫芦威力极大,周青也舍不得扔掉。

    弄出这么大的阵势,周青还是有些不放心,这葫芦的主人可不比那菩萨,虽然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周青还是只有五分把握才能成功。但这事情拖不得,就像一根刺扎在肉里面,如何能够放心?

    就在红光缠绕到那葫芦之上的时候,周青神识已经跟随这红光的保护进了葫芦内,整个意识猛然一阵空荡,就感觉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一片混沌,仿佛天地未开之时,和三十三天之外有些相似。

    周青知道,每样法宝都有自己独特的空间,原主人炼制之时,就分出一点真灵隐藏在其中,成为法宝的元灵,就算被别人拿走,也可以想收回就收回,法宝也可以借给别人使用,不怕别人借了不还。

    越是厉害的法宝,那一点法宝真灵就隐藏的越深,越不容易找到,能分出自己真灵的人,都是仙人中的高手,这样的法宝,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仙品,而这三十六道红木牌,乃是太古妖道密法,正是针对此点而来。

    妖艳的红光护着周青在葫芦之内的小世界寻找着原主人的一点气息,就像是一个猎人在那茫茫的丛林之中寻找一只狡猾的狐狸,而这红光就是那闻气味的猎犬。

    周青这番动作,却是惊动了葫芦的原主人。

    西牛贺洲,一个极其偏僻的小山脉,只有方圆百里大小,相对于那些动不动就几十万里的大山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小土包而已。

    这山名叫浮屠山,十分的怪异,整个山呈宝塔形状,山中不长高大的树木,全部是些火红叶子的灌木,其中多野兔,獐子,花鹿,狐狸,山猫,大虫等动物。

    但这也不算什么,另人古怪是山顶之上却生了一株大树,高有千丈,树身粗大,要数百个人来合围,这大树直直向上,树冠上绿叶茂盛,就好象一把大伞,几乎把整个浮屠山都笼罩在其中,这树冠的绿叶之中,有一个方圆一里大小的鸟巢,也不知道是什么草编制的,清香袭人,草是火红的颜sè,但却放出五sè瑞气,七彩霞光,鸟巢上下方都有祥云缭绕,又被绿叶树枝遮住,就算人到了这巨树之下,也看不见上面的鸟巢。

    鸟巢zhōngyāng,居然就端坐着一个光头和尚,这和尚穿大红袈裟,拿一串火红的木佛珠,嘴里正咿呀咿呀的念经。

    在周青的神识和红光进如葫芦之时,这和尚猛的睁开了眼睛,全身放出金光,金光之中又有丝丝的火焰,幸好那搭建鸟巢的红草好象是不怕火烧,要不然还不一下就烧成灰烬。

    这和尚放下念珠,眯起眼睛,掐着指头算计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不去惹你,你反来惹我,得叫你吃个苦头,方显我的手段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