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和尚说罢话语,便纹丝不动,依旧拿起晶莹红木念珠,嘴巴里面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东西,身上发出红光,略微带些紫金之sè,像水波纹浪一般,一圈一圈发散出去,离了大树便消散在空气之中。

    如果有人经过浮屠山,就会看到如此奇异景sè:山顶一株大树的树冠将山全部笼罩,而树冠内部仿佛宝石一样,红光一闪一山,荡漾起波纹,本来山上的草木都是火红,惟独这大树乃是绿sè,就好象万红丛中一点绿,别有一番滋味,但现在连那点绿sè也变成了火红,整山仿佛烧起来一般。

    不过着浮屠山地处偏僻,周围都是动不动就几万里的山脉,这一个小土包就算真的燃烧起来,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浮屠山周围都是穷山恶水,毒物瘴气,也没有什么灵药奇珍,连修道之人不会来居住,更别说是普通人了,是以这等奇异景sè,倒没有被人来发现,何况这红光一出了浮屠山就消失在空气之中,也不冲上霄汉,更加不引人注意了,方圆几百里以外,肉眼就看不到了。

    那妖艳的红光带着周青在葫芦里面的世界穿行,寻找着每一个可以躲藏真灵的地方,这红光也着实了得,硬是寻到了蛛丝马迹,在一个时辰之后,周青的神识进入了一个奇异的地方,仿佛另外一个世界,只见天地苍茫,一望无际,天上十rì并列,一道道镏金sè的火焰喷shè下来,顷刻之间就海洋干枯,山石草木燃成了灰烬,大地一片焦黑,从那山中飞出无数的奇形怪状的人物,有牛首人身,有人面兽身,有独足人,四臂三头怪人,纷纷飞上高空,发出各种兵器,朝那十rì猛烈的攻击。

    一声长鸣,这十rì突然幻化成十只金sè的三足鸟儿,一齐飞了下来,体型庞大无比,展开翅膀,不知道有几万公里,那金sè的三足爪子,犹如擎天大柱一般,这十只金乌越飞越进,每一扬翅,就有铺天盖地的金sè火焰宛如陨石般砸将下来,拖这长长的流星尾巴,向那些飞将上去的奇形怪状人物发出攻击。

    金乌每一次展翅,就有数以百万计的怪人被烧成了灰烬,但苍茫洪荒大地之上,又有无数的怪人飞了上来,这些怪人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最后竟然和那金乌也不相上下,少时片刻,那些力量弱小的怪人被全部烧死,只剩下一个巨人,不知道有十万丈,还是百万丈,双手张开,都把天都遮黑了,那十只金乌好象知道这巨人的厉害,不敢下来,往上高飞,这怪人便乘机追赶,两只巨手往上乱抓,还时不时的跳将起来,把几只金乌的羽毛扯得片片飞扬。

    这十只金乌发怒,不再逃跑,口吐熊熊火焰,一齐围绕着巨人乱抓,这巨人和金乌越斗越远,渐渐的,这居然好象体力不支,动作缓慢了下来,浑身也被金乌烧得漆黑,那最小的一只金乌突然一声尖叫,惊动了天地,利爪抓下,把巨人的头盖骨抓开,这巨人轰然倒下,整个世界平静了下来。

    周青就好象是一看客,眼前那宏大壮观的场面就好象在另一个空间,看得见,摸不到,但又清晰无比,就好象在自己身边发生的一样,说不出的真实。

    “好一个夸父追rì!好大的场面,果然是毁天灭地的战斗,看来我今天确实不妙。”周青浑身被红光包裹,自言自语的道:“但怎么只有夸父追rì,却没有后羿shèrì呢?”

    周青最后一句,声浪滚滚,整个虚幻的洪荒世界仿佛都听得清清楚楚,就在周青说话以后,那十只金乌突然消失了九只,只留下那只抓破了巨人夸父头盖骨的金乌。

    场景突然一阵变幻,洪荒世界消失,依旧是一片朦朦胧胧的混沌,这只金乌在周青面前缩小变化,竟然成了一个道士,这道士有些矮,带鱼尾观,穿大红袍,背后背一口宝剑,一手提一花篮,踩一朵金云,冉冉而来,到了周青面前,径直打个稽首道:“道兄,请了!不知道兄来寻我,有何事情?”

    矮道士的相貌竟然和那浮屠山的和尚一般模样,当然周青却是不知道,见这道人来打稽手,周青也不还礼,只是嘿嘿冷笑。

    “陆压道人,你也不用装模做样,我也知道你的底细,你也知道我的底细,就算你不演化刚才那一幕,我也知道你的厉害,自认不是你对手,我这次进来,乃是和你打个商量,我看中了这个地方,要搬进来住住,你挪一挪窝就可以了。”

    也亏是周青,才把夺人家法宝的事情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陆压被周青点破,也不尴尬,依旧笑道:“道兄果然是天纵奇才,还未过短短一百年,就有了如此的修为。”

    周青晒笑道:“我哪里是什么奇才,不过是那众生之中,一只被偶然算计的蝼蚁罢了,明rì生死,都不知道如何,只在苦苦挣扎罢了。”

    陆压笑道:“你既然自认为不是我对手,怎么就进来要我挪窝,莫非以为我不敢杀你?”

    “谁不知道陆压道君一出,必有人死,我在道君眼里,不过是蝼蚁一样的人物,道君自然敢杀我,只是长痛不如短痛,你只不过是一缕分身,我倒要试将一试,就算死了,也总比到时候死得不明不白要好。”周青只是嘿嘿冷笑。

    “道兄果然是个人物,只是时rì太浅,如果给你足够的时间,倒有能力叫贫道挪窝,道兄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等万年之后,再来搅扰贫道不迟。还不退去,等贫道将这里封锁,道兄就只有留下来陪贫道了。”陆压言下之意,周青很是明白。

    “封锁这里?道君真是说笑了,我苦心经营四十年,借东皇太一之钟,地仙一界之灵脉,外面还有九晶锁妖阵,你想借助这里的地势,却是失算了。”周青笑道。

    “什么?东皇太一之钟?怎么会落到你手里?”陆压有些惊讶,随即又缓和了下来:“难怪上次五大圣人都动了干戈,却是这件事情,只是这钟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你拿来对付我,岂不是一个笑话?”这钟乃是他老子的,陆压道人要说是他的,也无可厚非,周青当然就懒得辩驳。

    “是不是笑话,试试就不知道了,你本尊前来,我当然要有多远跑多远,不过待贫道击杀了你,将这葫芦内夸父大巫与后羿大巫jīng气炼化,就算你本尊前来,也奈何不了我吧。何况我还是受元始天尊符诏,你要明目张胆来杀我,只怕天尊面子上不过,返手之间,你就成齑粉,我击杀这真灵分身,你也只有吃哑巴亏呢。”

    周青笑得十分灿烂,说话之间,手一招,祭台之上正作法踏罡斗的身体猛然停住,所有的神识真灵全部进来,连那香案之上的各种法宝都飞了起来,化为一道道各sè光华进了葫芦里面。东皇钟和那阵眼之力压住葫芦,好叫陆压真灵封锁不了葫芦,万一周青败退,也可以逃出来。

    这陆压道人,虽然只是一点真灵的分身,但周青丝毫不敢小视,经过多方准备,才敢进来行事。

    葫芦斩将杀仙,锋利无比,乃是用夸父后羿两人身死以后的jīng气炼制,周青只要将面前这道人轰杀,就可以取得jīng气,强化自己的肉身,最终吞噬十二祖巫,力量万倍增强。虽然比不上五大教主,但最少可以和弥勒佛平起平坐了。

    就在周青突然不动之时,大小狐狸,温蓝新,蓝神毒龙等人早就得到了周青的吩咐,一起发动琐妖大阵,九道细于蛛丝的晶芒本来牢牢的捆在葫芦身上,现在却慢慢的没了进去。

    与此同时,十二杆都天大旗猛一缩下,化为十二道黑线,也跟了进去。

    在葫芦幻化的空间之中,九道细线jīng芒却变得粗大如斗,在周青招手之间就把陆压道人团团围住,急速的旋转起来,一片晶莹光影流动,另人头晕目眩。

    猛然之间,这九根晶柱一震,霹雳连连,一道道的水龙夹杂着粗大的雷电在阵内奔腾,从四面八方一起朝陆压道人挤压过来,陆压乃是火中之jīng灵,周青特地借助琐妖大阵,抽取提炼了地下yīn河之中的葵水jīng英,接水生金,金水激荡生雷,希望能够起到克制作用。

    见周青不打招呼就动手,陆压真灵分身早就料到,也不躲闪,就让葵水雷霆挤压过来。

    砰!砰!砰!连响了九下,仙府之中主持阵法的周青门人只觉得一股莫然能御的巨力反击过来,小狐狸功力最弱,一个不好,被这股力道弹的飞了起来,猛的撞到仙府墙壁之上,又弹了回来,狂喷鲜血,周晨也一样好不到哪里去,一样的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到地上,七窍都流了鲜血,眼睁睁的看着小狐狸受了重伤,却动弹不得,不能上去帮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蓝神,温蓝新,飞熊,六瞳蛤蟆,毒龙也是一样,都顾不得别人,能动的从身上抓出药丸,吞豆子一样吃了下去,不能动的只有勉强运转法力疗伤,龙天龙地两人虽然身体强横,比其余七人受伤要轻得多,但也大口的口的吐血,太古龙鲸的血液极多,这两人仿佛不要本钱一样。

    云霞在里面听到动静连忙出来,提了清净琉璃瓶一洒,清凉的气息另众人伤势好转了一些,叫门下弟子童子把这受伤的弟子灌了灵药救治,让他们各自运功疗伤,云霞紧紧关了仙府大门,紧张的注视这祭台上的动静,但她自然看不到周青和陆牙在葫芦空间里面的争斗。

    陆压挥手一间,就把组成琐妖大阵的九根斗大晶芒连同葵水雷霆击了粉碎,同时重伤了主持阵法的九人,周青知道面前虽然是分身,也在自己之上,但也没有料到居然就厉害到了这等程度。

    不过周青并不慌忙,在破阵的同时,身后五sè光华一闪,赤,青,黑,白,黄五sè神光一齐撒去。

    “孔宣的五sè神光怎么在你手里!”见五sè神光撒来,陆压大惊,不敢抵挡,把足一顿,化长虹逃脱,远远大声厉喝。

    “可惜,可惜!”周青见没有能撒到陆压,心中惋惜,只要陆压被撒去,就用都天大阵之力量镇压住,那把握就大了许多。

    陆压问话,周青并不回答,五sè神光比山岳还要沉重,使起来并不得心应手,在偷袭之下,都没有撒到对方,更别说是明地里来了,周青便收了神光,十二道黑线出现在背后,这时候,陆压取了宝剑,通红晶亮,往前一指,整个空间都是烈火熊熊,到处金sè火球胡乱翻滚,一波一波,其大如山,陆压在火中飘忽,再也不发言语,仗剑直取周青。

    周青把身体一涨,现了祝融真身,对砸过来的火山火球浑然不理,把十二大旗一挥,黑云涌起,十二头魔神全部跳了出来,在万丈黑云里面沉浮不定,连同周青,共有十三头魔神,一齐朝陆压滚了过去,也不用什么技巧,就是纯粹力量的比拼。

    这来势异常凶猛,要是陆压真身在此,倒也不怕,但这乃是分身一头,当然不敢托大,收了宝剑,也是摇身一变,就化为一头三足金乌,两翅张开,直达千里,周青等魔神都小上了一截。

    利爪一分,带着万丈金sè火焰,直抓周青天灵盖,周青虽然不怕火,但那爪子却承受不起,连忙祭出法宝,一个奇形古铜钱,迎风一晃,有山大小,卷起千丈青霞和金乌爪子斗在一起。

    十几样法宝在周青手里面使用出来,直往金乌身上乱砸,这金乌翅膀扑腾,那万丈火焰又卷起飚风,竟然不压于芭蕉扇的yīn风,硬把法宝光华吹散,近不了身体,十二头魔神却是不怕风火,扑将上去,但速度却是将低了不少,金乌三爪来回抵挡,运转如意,直抓魔神的天灵盖,魔神用手硬接,近乎永恒不坏的鳞片上都被抓出了白印子。

    周青越打越心惊,越打越胆寒:“乖乖,这分身就如此厉害,那本尊来了,还不一把拍死我啊,我这次是不是卤莽了一些?”

    远在浮屠山鸟巢之中的和尚现在浑身不动,连咒语都停了下来,仿佛圆寂了一样。

    金乌怕周青撒五sè神光,分了一小半的jīng神来对付他,那山岳大小的爪子抓个不停,周青压力大增,被追杀得汗流浃背,哪里还有时间搬五sè神光乱撒,幸亏十二头魔神牵制住了金乌,要不然周青只怕十几个照面就要被抓死当场。

    周青这是第一次用了全力拼斗,十二魔神全都唤出,就连对付孔宣,弥勒佛都没有全部亮出,实在是对手太过强大了。

    轰隆!轰隆!轰隆!几声惊天巨响,炸得整个九泉山都动摇起来,天上一队队身穿黄sè衲衣,皮肤成金sè的和尚整齐的排列,足足有数十万之众,前面是金吒带队,后面跟着一头青毛狮子,一头白象,一头金毛吼,正是观音,文殊,普闲三菩萨的坐骑。

    金吒在天上发雷,轰击山谷之上的云雾,但那云雾却只是微微分散了一下,待雷霆过后,依然又聚合起来。

    抓着从火焰山抓来的一头火仙,金吒问道:“红孩儿那妖孽是不是真的来了九泉山?”这火仙连连点头,金吒随手把那火仙掼在云上,叫佛兵来捆了,又对三只坐骑大声呼喝。

    “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快快出手,轰破这云雾,抓了红孩儿,还要回去向菩萨缴法旨。”

    说罢,拿起这三坐骑脖子上的绳子抖了一抖,着三只坐骑就化成了三个道人。

    金光仙乃是金毛吼,灵牙仙乃是白象,虬首仙乃是青毛狮子,这人坐骑变化成三道人之后默然不语,也不反抗,就地捏了印决,往下一放。

    三道霹雳晶芒掼下,直直冲进云雾直中,一声雷响,那云雾被震了粉碎,现出下面的山谷来。

    廖小进正在盘丝洞府里面发呆,就听得外面霹雳山响,连忙飞了出来。

    “你是那里来的妖怪?”金吒不认得廖小进,见他孤身就飞了上来,连忙厉声喝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