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廖小进看了看前面大片大片的佛兵,并不在意,在他面前叫喊的金吒倒是稍稍的注意的一下,见对方一上来就指认自己为妖怪,便有几分不舒服,何况对方还先行攻打盘丝仙府,摆明是欺负上门来,廖小进并不糊涂,知道是红孩儿惹出麻烦,不过对方势力大,廖小进也不好发作,便冷哼一声道:“你这行者,修得胡言,贫道乃是勾陈帝君坐下弟子,盘丝洞七仙女乃是无未婚之妻,你怎就如此无礼,带兵欺上门来。”

    金吒听罢,心里一惊,思付道:“怎么就有这个硬点子在场,却是失算了,这盘丝洞七妖女怎么就和那勾陈帝君门下有了婚约?”

    原来周青于无当圣母都是道家之人,发出了请柬也只有道门中的仙人知晓,这三菩萨各自有道场,都是清修,连那西方极乐的灵山都很少去,哪里知道这个消息。

    不过金吒就未必真怕了周青,先不说他是佛门中人,三菩萨中间的任何一个也就未必比周青低,相反来说,这三菩萨成名已久,积威之下,还要胜过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勾陈大帝。

    “何况还有这三位……”金吒瞟了一眼旁边的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心中大定,胆气一壮,当下厉声喝道。

    “你既然是勾陈帝君门下,就知道门有清规戒律,你私通盘丝洞妖孽,还阻拦我等佛兵抓捕妖孽,已经凡了弥天大罪,要是天庭怪罪下来,连你师傅都难免要受牵连,我劝你速速回头,下去擒住妖女和红孩儿那小孽,一并解压上来问罪,我便不于你计较,否则定将你和妖孽一并拿下。”

    金吒这话说的十分顺口,没有丝毫回转的余地,下面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要么就是开打,要么就是廖小进答应,不过这廖小进答应的可能简直就是没有,金吒自然不怕开大,先不说人多势众,就凭三只坐骑,就是周青本人在此,也讨不了好去,自己来时,三菩萨特别叮嘱过,要将那七妖女和红孩儿一并擒获。

    廖小进一听金吒言语强硬,本来还想周旋一下,现在对方这话一出,周旋的余地都没有了,简直就是**裸的挑衅。

    “这人却是干脆,也不拐弯抹角,见过嚣张的,却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只是对方势大,我一人拼,不是找死吗?”

    廖小进不是傻子,心里虽然恼怒,却也分得清楚形式。

    “金光仙,上去拿住此人,待拿住红孩儿之后,菩萨会亲自解压到勾陈大帝那里去,叫那帝君自己责罚,徒弟私通妖女,行为不端,那勾陈也要落个管教无方的罪名。”金吒见廖小进不说话,便以为他胆怯,便乘热打铁,先拿住对方再说。

    金光仙受制于人,虽然不愿意,但却没有办法,这不是好差使,人家师傅是勾陈大帝,要是以后怪罪下来,那些菩萨为了不撕脸皮,一样要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叫自己吃些苦头,这是两面不讨好的事情。

    金光仙犹犹豫豫提剑上前,对着廖小进,正要说话,就听得山谷之下一声娇喝,那七姐妹和红孩儿提了兵器上来,同时山中飞起了密密麻麻的妖兵,围绕山的九个大湖泊也山大的水花奔涌,冲起滔天巨浪,一队的水兵由水魔巨怪带领,借水势冲了上来,足足有百万之众,把这几十万佛兵全部围困在zhōngyāng。

    金吒好象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并不畏惧,这妖兵虽然多,但混战起来,就未必是佛兵的对手。

    “红孩儿,你还不将我兄弟放出来,自己三拜九叩,到菩萨那里去请罪。”金吒一看红孩儿,大呼道。

    “你还有什么兄弟,那木吒早被我用火烤熟,分给属下吃了,现在都成了粪便,你还来讨要,不是迟了一些么?”红孩儿牙尖嘴利,嘿嘿笑道。

    金吒顿时大怒:“金光仙,还不快动手,虬首仙,灵牙仙,你们两个去把妖女和红孩儿拿下。”金吒赶紧喝道。自己带起佛兵,朝周围的妖兵冲去。和一个水獭妖王斗了两下,金吒祭起遁龙桩,猛的把水獭箍住,这遁龙桩有三个圈圈,分天地人三才,一经箍住对方,就动弹不得,任人宰割,水獭被从上到下箍得笔直,金吒挥手一剑,就砍下水獭首级,遁龙桩上发出金光,一声响,连尸体带元神都被震成了齑粉。

    金吒有遁龙桩助力,勇猛无比,几个照面就击杀了三四个妖王,加上身后佛兵凶悍,虽然数量上不及妖兵,但战斗起来,反而占了上风。

    廖小进在黑风山统领妖兵征战过,对这混战有经验,见金吒凶猛,妖兵难以抵挡,也顾不得面前的金光仙,把身体一抖,十三条血影疾飞出来,天地之间一抹艳红,都罩上了一片血光。

    十三头血神子乃是混战时候最好的助力,以一挡万并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

    金光仙竟然也不阻拦,也不乘机攻击廖小进,只是自己身上发出金光,血神子不能靠上来。

    “乖乖,哪里出来这么厉害的高手?”廖小进见金光仙略施展手段,那血神子靠不上来,朝佛兵飞去,心中大骇,一佛兵力士见十三头血神子飞了过来,顿时有些不屑,这一看就是邪魔歪道培养的yīn神一路,佛门法术浩大纯正,正好克制这些法术。

    十几个佛兵念咒发雷,阳罡霹雳仿佛连珠般轰击在血神子身上,把这十三头血神子炸得支离破碎。

    这十几个佛兵还在心中得意,下一刻,那被炸碎的一缕缕细微血光猛然扩大,幻化成上千条万条血影,猛的扑将上来,把这些和尚吸成了空皮囊。

    血影冲进佛兵堆里面,见人就吸,当真是佛挡杀佛,犹如虎入狼群。血影连连晃动,佛兵数千数千的死亡,就算有几十万,也惊不起如此的消耗,加上这么恐怖的东西,佛兵也十分害怕,纷纷后退,一时间阵脚大乱。妖兵乘机反击,蜂拥而上。

    木吒见形势逆转,又急又怒,放声大呼:“三仙还不动手?”帅领残余佛兵足足后退了百里,才缓了一口起,金吒见追兵凶猛,没有办法,才从怀里拿出一尊三寸大小的玲珑宝塔,望空一祭,大如山岳,共有三十三层,正是他父亲托塔天王的三十三层黄金玲珑宝塔,这次三菩萨不光要对付红孩儿,还要连盘丝洞七女一起抓了,怕不保险,特地叫金吒从他父亲那里拿了这法宝前来。

    托塔天王听见儿子被抓,几乎气得自己亲自带兵前来,幸好金吒劝说,说菩萨自有主张,李天王知道三菩萨的神通,也就罢了,宝塔当然一拿就到手。

    这玲珑宝塔乃是燃灯佛祖亲赐,威力绝伦,具有降魔妙用,一祭在空中,琉璃宝光大放,把佛兵罩在其中,连血神子都冲不进来,妖兵围绕住宝光攻打,也是纹丝不动,宝塔里面还时不时shè出佛光霹雳,叫妖兵一阵手忙脚乱,两方就这么坚持下来,金吒在塔里远远大呼,叫金光仙等快点动手。

    “金光仙,你还不动手,修怪我要念真言!”金吒厉声高呼。

    金光仙浑身颤抖了一下,也不说话,提剑上,对廖小进照头就砍。

    “你功力高是不错,我也就未必怕你,刚刚吃了人参果,正要活动活动,好消化一下。”廖小进取出宝剑,马步相交,接了金光仙一剑。

    两剑像碰,爆出一团刺目晶芒,宛如一个小太阳突然爆发,廖小进身体一沉,手腕酸麻,差点就拿剑不稳,顿时在强光之中抽身后退,只见一道青sè匹练从强光中奔出,直斩廖小进天脑门,廖小进躲闪不及,被金光仙一剑劈在肩膀之上。

    轰隆一声,周青赐于廖小进的那件九rì金乌法衣被震成片片流光,丝丝碎片,廖小进瞬间就成了赤身**,那肩膀上的皮肉被砍出了一个口子,黑血直流,痛得廖小进直咬牙齿。

    “这是什么人?我这一剑就是山都要劈成齑粉,居然就只伤了一下。”金光仙也愣了一愣,他还没有看过这么硬的身体,廖小进虽然受了伤,但刚才吃的人参果药力还未消化,和那大巫血脉一融合,伤口立马就自动愈合。

    廖小进大吼一声,现了蚩尤真身,全身鳞片一片衣物都没有,就只剩下脖子上面挂的那一块小玉符,发出冷冷清光,金光仙虽然对廖小进有些奇怪,但并不放在心上,廖小进身体硬,却实力不怎样,金光仙要将起擒拿住,也不是难事。

    两人又斗在一起,金光仙运剑如风,游刃有余,显然没有用全力,而廖小进形状狰狞,怒吼连连,声音气急败坏,金光仙剑剑都蕴涵都庞大无比的力道,连蚩尤真身都难以抵挡,还没有十个回合,廖小进就被杀得汗流浃背,全身酸麻,这样下去,只怕支撑个三是回合都是难事情。

    那边红孩儿和七姐妹大战蚯首仙和灵牙仙,七姐妹手上发出一道道晶亮丝线,满空横掼,一层一层缠绕下来,仿佛一张张的蜘蛛网盖下,灵牙仙嘴里喷出两道剑光,晃将一晃,一阵绞杀,就把网绞碎,但那网十分粘稠,被砍断了还要沾上身来,灵牙仙只有放出护身光华,不让丝网盖下,一面放出剑光,嘴里喷火,把斩断的蛛丝烧了。

    远远望去,就好象一只巨大的茧子,里面一鼓一鼓,把灵牙仙,虬首仙全部裹在其中,外面七姐妹手里还不停的发出蛛丝,编制成一张张的大网,来增加茧子的厚度。

    七姐妹能够在九泉山建立基业,屹立不倒,只有手段,这千千同心网,乃是练制数千年的法宝,一经祭出,生生不息,无穷无尽,直到把人捆死,灵牙仙于虬首仙被困在其中,虽然没有什么大碍,却也难得出来。

    “师兄,我们破不破了这网?”灵牙仙问道。

    “好等等,这七个女孩儿是无当的弟子,也算是我们晚辈,这次那慈航,文殊,普闲要抓她们,我们虽然帮不上忙,但可以拖延一下时间,看事情有没有变数?”虬首仙道。

    “师兄,拖不得呢,我们这边的事情,那菩萨也知道,这三人手毒,只怕又想什么法子折磨我们,师兄,你上次仵逆了文殊,可是连阳根都被文殊用符法打断,现在失了真阳,我可不想受这样的苦楚。”灵牙仙苦笑道。

    原来虬首仙因为一次恶了文殊,被文殊一怒之下,阉割成了太监。

    虬首仙一听,牙齿咬得咯咯做响,放生悲呼道:“文殊广法天尊,我只要脱身出来,定要将你碎尸万断。”

    “师兄修得出声,那三人的法力就和我们在伯仲之间,只怕听见,又要受苦。”灵牙仙连忙道。

    虬首仙无法,一声怒吼,现了原形,一头青毛狮子,下面果然空空,失了臊根。

    张开大口,猛的一吸,那丝网全部都投进了嘴里。

    “姐姐,不好,我们的千千同心网要破了。”那风真儿看到茧子越来越薄,心中急噪。

    红孩儿看得不对,但完全帮不上忙,又见那边廖小进吃力,连忙飞身上去,一把火朝金光仙烧去。想先合力收拾一个再说。

    金光仙浑然不怕,他法力强大,比红孩儿要高了几个等级,当然不怕火,一口气吹出,就把火吹得倒飞,同时剑光游走,连红孩儿也裹了进去。

    红孩儿顿时体会到了廖小进的感觉,只见那金芒袭人,笼罩了全身上下,那剑也不怕火,自己竭尽全力,也只看堪堪能够抵挡,更别说什么反击了。

    还好刚才吃了人参果子,红孩儿增加了几分实力,又是师兄弟联手,情况比廖小进刚才要好了许多。

    “师哥,这家伙好厉害,你皮厚,拼命挡他一剑,我取shèrì弓shè死这王八蛋。”红孩儿突然想起自己这个宝贝,不由暗暗感叹自己愚蠢,要是远远就使用,现在不是这番光景。

    廖小进一听红孩儿传音过来,顿时不由大怒:“你怎么现在才想起,叫我受苦。”红孩儿不好答话。

    大吼一声,廖小进身体一横,直直闯进金光仙的剑影里面,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暴响,仿佛打铁一般,廖小进全身上下北划拉出了几百道口子,黑血乱溅,金光仙没有料到廖小进这般凶猛,有些失措,一剑正好刺到了玉符之上。

    红孩儿乘机跳了出来,张弓就是一剑,直奔金光仙,突然廖小进胸前的玉符仿佛喷泉一般洒出青光,形成了一个光罩,把金光仙,罩在其中,那shèrì箭碰到青光,就弹了回来。

    “这是什么法宝?”红孩儿大惊,连shèrì箭都伤不了分毫,也太变态了。红孩儿却不知道,这玉符乃是通天教主法力加持,别说是他,就是周青来也是一样。

    被青光笼罩的金光仙突然现了金毛吼的原形,随后又便成道人形状,就这么连番变化,换来换去。

    就在这时,那虬首仙把蛛丝吞了干净,出得身来,七姐妹连忙后退,两人正要上前擒拿,就见金光仙被青光罩住,顿时大惊失sè,顾不得七女,飞身朝廖小进袭来。

    灵牙仙一剑斩在廖小进头上,连个头发都没有伤到,青光分出两道,一伸一卷,两人那么大的法力,都躲闪不开,也挣扎不动,被拉扯进了罩子。和金光仙一样,连番变化原形,一会儿人,一会儿兽。

    远在海外仙山,三菩萨正在观海cháo,突然观世音菩萨一声惊呼,面sè大变。

    “不好,不好,金光仙怎么就脱了禁法,不可能?”

    文殊和普闲随后也惊呼起来,文殊二话不说,架了莲台,却被观世音菩萨劝住。

    “不用去了,去了反要遭毒手,金光仙,虬首仙,灵牙仙能脱了禁法,想必是截教教主出手,我们速速去西天见南无阿弥陀佛,禀报此事,方是正途。”观世音菩萨道。

    文殊,普贤连连点头,三菩萨赶紧朝西天而去。

    这七人变化了九次,又成了三个道人,双膝跪下,泪流满面,朝那三十三天外叩首。

    拜完,这三道人又相互抱住,痛哭起来,犹如巴猿夜啼,见者伤心,闻者流泪,廖小进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都好了,见这三人这样,也不知所措。

    “且慢悲伤,师尊还有旨意。”金光仙停了下来,把虬首仙和灵牙仙扶起,对廖小进打了稽首:“多谢道兄使我等脱了大难,刚才失礼,还请道兄不要见怪,还请道兄将玉符借我们一观。”

    廖小进见没有恶意,便摘了玉符,金光仙接到手上,这玉符便成了一根玉笺,三人凑上去看了半天,脸上又悲又喜。

    “师尊把我们逐出截教,那我们岂不要沦落为山头妖王,再也当不得这个仙字?”金光仙叹道。

    “师兄,且慢,师尊还有吩咐呢?”灵牙仙连忙道。三人再往下看。

    “原来如此,我们速速去助勾陈大帝,不但还可称仙,连师兄被文殊那贼子下的毒手也可以治好。”三道人看完,那玉笺依旧变成了玉符,落到廖小进手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