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三十三层舍利玲珑宝塔发出万重祥光,把金吒和剩下的二十万佛兵包裹其中,那外围佛音梵唱大做,一尊尊高大的金刚相围绕在祥光之外,手持祥魔法器,挥手之间,就卷起雷火金光,猛烈至极,几个妖兵略微靠近了一些,被那些犹如柱子般粗大的法器直接砸中,或者是被金光雷火卷到一点,就立马被震成齑粉,连元神都不能保留下来。

    那些妖兵妖王都不敢靠近,只有远远的排好阵势,捏动法诀,只见一股股妖风卷成狰狞的龙形,猛烈的吸收的着就全山周围湖泊的水,一条条水龙被妖风卷起,顿时成了黑sè,成了那极其yīn秽之物,佛门法器克制邪法妖气,但邪发妖气太过强大,佛门法器也无能为力了。

    只见那一条条漆黑,还带有浓厚腥臭之气的水龙猛烈的朝那些金刚护法冲击,直接投进了雷火金光之中,好象起了连锁反应,那雷火爆炸之声越发猛烈,震得地动山摇,祥光也没有原先那么强烈,只能堪堪护住玲珑宝塔而已。

    黑sè水龙在百万妖兵的控制之下,虽然被雷火粉碎,但下面湖泊之中马上就有新的被卷了上来,这乃是妖兵们多年盘踞,采集地肺之中的隐煞之气储存在湖底,专门用来对付佛门佛兵的法宝,大规模战斗,最是合适不过,盘丝洞七女要是没有一点本事和准备,早就被佛门剿灭了,怎么还能留到今天。

    一个高有百丈,持金刚禅杖的护塔金刚被那黑sè水龙正中胸口,顿时惨叫一声,化为了点点流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塔连连抖动摇晃,在塔里面的金吒和二十万佛兵都一起催动真元,灌输法力,一尊尊的护法金光被凝聚成形,但马上就被奔袭过来的黑龙震碎,眼看祥光越来越稀薄,金吒也看不见外围的景象,只是急得大声厉吼:“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你们居然拖延时间,快快拿下妖孽,否则回去我定叫菩萨狠狠责罚你们。”

    金吒还不知道煞星临头,那三坐骑已经脱身出来,还这般大叫。显然是闲自己命长了。

    这一场战斗下来,九泉山的妖兵也损失不浅,死了十来个妖王,足足二十万妖兵,不过这些妖兵都是修为低下的,一大半连返虚都没有达到,这样百来万人斗法,廖小进的血神子也靠不上去,那百万妖兵,二十万佛兵借助玲珑宝塔一起凝聚的天地元气何等庞大,急速奔涌流动,连空间都被粉碎,血神子再厉害,也终究是力量有限,廖小进见帮不上忙,便摇身收了回来。

    这十三头血神子,刚刚有吞噬了许多佛兵jīng血元神,一条条血影更加浓厚,都已经结成血淋淋的高大的血魔相,个个都有丈六高下,头上生出一对长三尺的血角,浑身上下好象是被人泼了一瓢鲜血,猩红的血液仿佛那滴水檐,吧嗒吧嗒的往下猛滴,大股股血液从血角里面渗出,再从面门上流淌下来,一直流淌到脚背,然后就消失不见,这样循复往返,十分狰狞,尤其是这血神子的相貌还保留的原来的模样,长长的獠牙生了出来,被血染得鲜红,这样恐怖的相貌,连红孩儿和盘丝洞七女都是全身发冷。

    “进哥!你这法宝好恶心,快点收了。”风蓉儿退后几步叫道。

    廖小进正听金光仙等人解说,听七女尖叫,连忙手一挥,把十三头恐怖的东西送进介子空间里面去了,本来应该是收进身体里面温养,但这七女肯定有些想法,廖小进可没有这么傻。

    “恭喜三位师叔脱离苦海!”见廖小进收了血神子,七女连忙朝金光仙行礼,虬首仙正要说话,就听见金吒那厉声大吼的声音从雷火中间隐隐传来,顿时浑身道袍鼓胀,眼中冰冷的杀机一现,周围的气温的都变得冰冷,空气中间充沛的水元力被迅速冻结,方圆千里之内都下起了鹅毛大雪,飘飘洒洒下来,十分好看。

    但这冰冷的味道,另红孩儿十分的不喜欢:“乖乖,好高的法力,难怪是是圣母师弟,截教座下,难道都是这等厉害人物?”

    “我去将那塔收了,把金吒小儿碎尸,出一口恶气!”灵牙仙提剑就要上前,却被廖小进拦住。

    “截教圣人有法旨,三位前辈不用急于一时,还是速速随我去黑风山。”

    廖小进怕这三人一下杀了金吒,不好收拾,要惹出天大的麻烦,那玉符上说周青有麻烦,廖小进似信非信,但也想去看个究竟,这三人突然临阵倒戈,廖小进也琢磨不准,不敢就轻易相信,也不好安排,回去请教周青也好。

    “把那金咤拿住以后,和那木吒一并囚禁起来,那二十万佛兵,就放他们回去。”

    廖小进和七姐妹红孩儿商量了片刻,定下计策,虽然占了上风,但却彻底撕破了脸皮,这西牛贺洲毕竟佛门势大,做得太过火,只怕人家什么都不顾忌,直接派三千揭帝,五百罗汉,八金刚,把菩萨过来,弹指之间,只怕九泉山,火焰山就要成齑粉,还要波及到周青,廖小进千盯万嘱,叫红孩儿不要轻举妄动。

    金光仙,虬手仙,灵牙仙三人也不敢违背通天教主的法旨,通天教主借廖小进之手解救他们,三仙对廖小进的话语也听得进去,何况虬首仙还要赶快是治疗自己的隐疾,也事情也迫在眉睫,是以等廖小进叮嘱了红孩儿之后,连忙催促,一行四人,全力向黑风山飞驰。

    红孩儿挽弓shè箭,一气呵成,shèrì箭拖着长长的金sè火焰,仿佛流行尾巴,直奔那宝塔祥光,第一箭,那拦路的数十名护塔金刚被shè了透心凉,第二箭,直接粉碎了祥光,把三十三层玲珑宝塔shè了下来,金吒被震得鲜血狂喷,七姐妹叫妖兵停收,众佛兵四散而逃,金吒也要逃走,红孩儿早就跃上了高空,大网一撒,罩将下来,那金吒网了个结实。

    金吒被擒,红孩儿把他关在盘丝洞,木吒却关在火焰山,一是怕两兄弟关在一起捣鬼,二是不怕佛门来攻打要人。

    火焰山因为地理优势,金吒先前也不敢带兵攻打,且不说山里面有许多火仙,就是旁边那些妖王妖兵都是好惹的,金吒只有孤身进入,悄悄抓了一头火魅,问了红孩儿的去向,才决定带冰攻打九泉山,哪里知道却是做了阶下囚。

    七姐妹也一方面派人去无当圣母哪里报信,一方面调集妖兵,在九泉山周围布置下了无数杀阵,煞气滔天,连过往的仙人修士都要绕道而行。

    且不说这里的动静,那周青和陆压分身也在葫芦里面打出了真火,这葫芦本体就是上古洪荒昆仑山后面一根仙藤所结的先天灵宝,被太古妖族强者取来,多方祭炼,里面自成天地,后来又封存了夸父,后羿两大巫的jīng气,更加不同一般。

    周青得到着葫芦已经有了几十年,早就在暗暗琢磨其中的奥妙,也有几分心得,红孩儿拜师,盘丝洞联姻,看来是好事,其实是把自己真正的摆在风尖浪口之上,要是有个千年的时间给周青发展,倒也不怕,但现在就是缺少时间,要快速提升实力,也只有兵行险招,其实周青也不愿意招惹这头火乌鸦。

    周青咬破舌尖,一口黑血喷出,顿时血浪翻滚,波涛起伏,十二头魔神各站一方,也随着黑血波涛沉浮,周青盘膝坐在中间,身下出现一朵血莲,有方圆十亩,瓣瓣层层,托住周青,周青依着十二魔神相连连变化,一会人首蛇身,一会蟒头人身,一会六爪四翼,一会儿全身长出尖锐的骨刺,显然是天道变化的神通运用到了极至。

    下面翻滚的血浪冲起,把十二魔神包裹,冲上了高空,一片愁云惨雾把整个无尽的空间都充塞填满,整个空间漆黑一片,只留那极高空中,有一点金芒,仿佛一轮红rì,shè出亿万光芒。陆牙化身的三爪金乌,耸立在高空,纹丝不动,两翅膀扑腾扇动,流金太阳真火夹杂着狂暴飚风,贯穿了黑雾血浪,乃是一条方圆十丈的金sè光柱,朝周青当头轰下。

    周青只是不管,背后冲出数十件法宝,各发晶芒,结成一篷光雨冲上,顶住轰击下来的金光大柱。

    周青连连变幻身形,催动符印,十二面冥王旗在血莲旁边急速转动,血浪黑雾中间有无数狰狞的夜叉恶鬼,都是身高百丈,手持,刀,叉,勾,刺等兵器,蜂拥上来,前赴后继,扑向天上的那金乌,又被那金sè真火烧成一丝丝灰灰,但夜叉恶鬼好象无穷无尽,越来越多,最后密密麻麻的随着黑雾血浪挤压上来,那太阳的光辉都黯淡不少。

    十二魔神隐藏在血浪黑雾之中,若隐若现,也琢磨不到方向轨迹,不过出现之时,就张开大口,喷出一股股混沌之气,一遇黑雾,就演化成高大的恶鬼夜叉,奇形怪人,一波一波,毫不怕死,朝金乌猛烈冲击,十二魔神时不时发出喋喋怪笑,响彻空间,只要那金乌的护体光芒被攻破,就举冲上,亿万恶鬼夜叉将其啃食,那可真就连一点渣滓都剩不下来。

    在葫芦里面和金乌争斗了许久,周青终于凭借五sè神光的威胁,叫金乌出了个破绽,才布置成都天神煞大阵,抢占了一丝上风。

    但金乌实在是太过强横,竟然收缩自身力量,硬是轰破了层层阻隔,找到周青所在的阵眼,聚集一点,直直轰击下来,周青只有用带进来的几十件法宝抵挡住轰击,全力催动都天大阵,用那被魔神吞噬的亿万魂魄元神真灵幻化成恶鬼夜叉消耗金乌的法力,反正都天大阵之中,那血浪黑雾生生不息,恶鬼夜叉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那仙府之中的祭台阵眼冲出来的灵气泉,源源不绝的进入葫芦,冲进黑雾之中,就转化成了血浪,而那东皇钟,罩住葫芦,完全隔绝了金乌控制葫芦,逆转阵法。

    可以这么说,只要不轰杀镇压阵眼的周青,任何人被困在大阵之中,都无法出来。

    两方坚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血浪黑雾随着周青的天道变化,越来越急,十二魔神的怪笑,万鬼夜叉的嚎叫,也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竟然宛如天崩地裂,四面都是霹雳雷响,魔神喷出来的混沌之气或是化为恶鬼,或是化为地火水风呼号,这声音混合起来,十分嘈杂,就好象猛火在煮一盆滚粥,哗啦!哗啦!仿佛天地浩劫降临。

    血浪,黑雾,恶鬼,夜叉,地水火风夹杂,卷起万丈浪头,狠狠的轰击在金乌光芒之上,十二魔神又在里面猛烈的冲击,周青仗着有法宝护体,全力催动符印。

    饶是这金乌再厉害,也难以支持,那光芒渐渐缩小。

    上古妖族的十件法宝界成的光雨,何等的厉害,金乌的光芒反击也轰不下来,何况周青专门是选择的防御法宝,那蛟魔王空有宝山,却太过小气,连自己的手下都舍不得赐给,否则绝对不会大败给四海龙王水君。

    就在周青正全力运转阵法之时,廖小进众人已经到了黑风山,守山妖兵见是廖小进,不敢阻拦,带着三仙直直进了仙府之外。

    廖小进见仙府大门紧闭,连忙叫喊,惊动了云霞,才开了门,看见金光仙,虬首仙,灵牙仙,便有些疑惑,廖小进把事情说了一遍,云霞有些怀疑,不敢叫三人进去。

    虬首仙心中大急,也顾不得什么,身行一闪,就闯进了仙府,三仙到了祭台前面。

    “你们怎如此无礼!小进,你怎么就带回来这帮无礼之辈。”云霞大怒,廖小进无颜。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廖小进见师娘发怒,连忙上前拦住三仙。

    灵牙仙顾不得解说,冷哼一声,一把就把廖小进推了个趔趄,这三仙无论是功力道行,都要远远高于廖小进,甚至比周青好要高上一筹,廖小进哪里能够抵挡。

    见祭台上之上周青的肉身不动,金光仙又看见葫芦和上面的东皇钟,惊乎起来:“那不是陆压的法宝吗?”

    虬首仙道:“肯定在里面争斗,原来对头是陆压,难怪叫我们赶快来帮忙。”

    云霞以为三仙要对周青不利,连忙祭起青霓剑,捆仙绳,廖小进后悔自己引狼入室,也硬起头皮,仗剑来取。

    “你们怎么不知好歹!”虬首仙恼怒,屈指一弹,一片青光shè出,那捆仙绳和青霓剑哪里能够近身,虬首仙再一弹指,云霞就动弹不得。

    那边灵牙仙和金光仙同时出手,只一下就制服了廖小进,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两人都被定住,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等我们出来再放他们!”虬首仙上了祭台,一动不动,一点真灵离了肉身,朝那葫芦钻了进去。

    灵牙仙和金光仙也是一样,他们要进葫芦,肉身不能动,只有定住廖小进和云霞,才能放心进去。

    三仙真灵进了葫芦,突然面前黑气横空,血浪翻滚,顿时大惊,连忙运功护住自己的身形。

    还未看清楚动静,就听见一声凄厉的鸟鸣,黑雾中间一点金光闪过,随后黑雾全收,整个空间显现出来。

    依旧是汪洋血海,zhōngyāng一年轻道人坐在血莲之上,周围十二面大旗旋转。

    三仙面面相视:“这道人想必就是那勾陈了,怎么没有拼斗?莫非勾陈赢了?不可能,师尊符诏叫我们前来帮忙,怎么就没有打了?”

    虬首仙心中的疑惑到了顶点,三人相互交流,也没有交流出什么东西来。

    周青静静的坐在血莲之上,对远处的三仙视而不见,自身也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样。

    虬首仙疑惑一阵,正要上前发问,突然周青起身,仰天就是一声咆哮,宛如凭空打了炸雷,整个空间的场景突然变幻不定,漫天都是星辰闪耀,rì月交替轮回,却是周青终于借助都天大阵,一举轰杀了陆压分身,再借助东皇钟之力,强行打开封印。

    一道匹练般的白气从星辰之间降下,周青身形变幻,长了千丈高下,口似血池,把那白气全部吞了进去,随着那白气越来越多,周青身形像皮球一样鼓胀了起来。

    突然,那祭台前面的周青肉身一动,被东皇钟卷了进去,出现在葫芦里面,真灵和肉身合一,周青身高更是膨胀到了万丈高下,肉身之上一片片的鳞甲长了出来,周青咆哮不停,一股股巨大的气浪爆发出去,金光仙,虬首仙,灵牙仙三人都吹开十几丈,这三仙死死的顶住风头,满脸惊骇:“这是什么,居然这般强大的力量?”

    那匹练般的白气还在不断的降下,周青的身体也越来越高,那爆发的气浪越来越强烈,虬首仙失了真阳,法力不比金光仙和灵牙仙那样稳固,一个不好,被吹得倒飞起来,顿时大惊,不敢放松,全力稳固自己的身形。

    直到周青身体膨胀到了十万丈高下,那白气才止住,尽头两粒大如车轮的光球投进了周青嘴里。

    天上rì越星辰一阵旋转,越来越急,随后仿佛一口锅盖罩下,金光仙三人明显可以感觉到里面蕴涵的恐怖力量。

    “这勾陈是不是走火入魔,在自杀?”灵牙仙奇道。虬首仙道:“他在借助这东皇钟的毁灭力量,炼化刚才吸收的白气。”

    砰的一声爆响,星光碎裂,漫天飞舞,周青恢复了肉身原形,全身白气氤氲,宛如白虹裹体,显然是还有残留的大巫jīng气没有炼化进肉身。

    后羿与夸父两大巫全部jīng气,任是周青如何厉害,也不可能就全部炼化,还有一大部分在体内,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没有周青领悟的天道变化,任何人吸收这么多的jīng气,都要被炸成粉末,周青用东皇钟之力调理压制,才一举成功,陆压真灵隐藏在其中,也打的这个主意,但不敢真正行动。

    饶是如此,周青现在的力量也在金光仙之上,还超过了十二祖巫分身的力量。

    “你们是什么人?”周青突然见到葫芦里面多出了三人,心中一惊,声音如雷,滚滚而来。

    见周青好象满心戒备,金光仙三人碰见比他更狠的,也不敢胡来,连忙出言解释。周青听了好久,才明白了意思。

    四人出了葫芦,周青猛的见廖小进与云霞被定住,心中发怒,暗道:“你有事来求我,怎么就如此无礼,定住我老婆门人。”

    虬首仙当时也是一时急噪,现在见周青面sè不善,连忙解了符咒,云霞和廖小进拣起法宝,都是一脸怒sè,不过云霞见周青出来,却是放心了不少,面sè也就缓和了一些。

    “既然截教圣人有法旨,我也不难为你们。”周青身上白虹缭绕,随手抓了一团白气下来对虬首仙道:“你将这白气拿去,将其炼化,隐疾自然就化解。”

    虬首仙接了那团白气,吞将下去,对周青道谢,周青不语,三仙都十分尴尬,金光仙拉起虬首,灵牙告别下了山。

    “师兄,教主叫我们投在勾陈门下,怎么就出来了?”灵牙仙问道。

    “我们来,本来以为可以帮勾陈一个大忙,哪里知道勾陈那般厉害,我们一忙未帮,对他没有恩惠,而我又恶了他内人,哪里还有面皮待下去,不如我们寻个地方,收罗小妖,学那齐天大圣,当个妖王,再乘机杀菩萨报仇。”虬首仙沉思道。

    灵牙仙,金光仙点头道:“也好!”

    三十三外,那灵台方寸山邪月三星洞,准提道人坐莲台,对面居然坐了一个和尚,也是面黄身瘦,站起来身高丈六,有如一根竹杆,正是西天极乐世界之主,南无阿弥陀佛。

    和尚站起来,对准提道:“道兄,告辞了!”准提起身送到洞外。这和尚往西天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