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阿弥陀佛离了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府,身下多出了一张九品莲台,上方亿万祥光,妙舞飞天散花,光雨缤纷,五sè花瓣漫天飞撒,八部天龙待立,也没有见什么动作,场景就变化了一下,本来是三十三天之外,现在却是在雷音宝刹之中,端座莲台,舍利大放光明,头顶二十四道白虹贯穿南北虚空,三千揭帝,五百阿罗汉,八大菩萨,八大金刚,全都围绕其下,也坐莲台。

    少时片刻,远处又有数朵祥云,异香袭袭,都是坐莲台而来,或是七品,或是九品,原来是诸众佛祖,身后一样有飞天仙女散花,八部天龙守护,那丁甲,功曹,护教驾枷蓝,黄巾力士,在后面跟随。

    看那南无燃灯上古佛,头顶光焰之中,有大鹏明王护法,身边有二十诸天,乃是先天宝物,二十颗定海珠所化,燃灯上古佛径直来到雷音宝刹大殿,双手和十,拜了南无阿弥陀佛,复坐莲台,随后又有南无药师琉璃光王佛,南无弥勒尊王佛,南无惧留孙古佛,南无马元尊王佛,南无接引归真佛,南无过去未来现在佛,南无天龙王尊王佛等等,三千诸佛陀,古佛,一起来拜阿弥陀佛。

    众佛祖,菩萨,罗汉,金刚,俱都归位,阿弥陀佛于其上道:“昔rì我为西方教主,渡尽众生,演化沙门,乃是顺天应人,现天数演化,又有劫数,诸位当尽心修行,免受劫苦,以免正果难成,我以慈悲之心,运转**力,使劫数迟来,尔等也须早做准备。”

    众佛祖,菩萨,罗汉,金刚,都合掌称善,漫天白虹贯穿,天花下得越紧,流光点雨,异彩纷呈,异香充满了整个无极无量的西天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不再多言,入定片刻,便开始讲经说法,口若悬河,舌绽莲花,地涌金莲,众佛菩萨诚心皈依,口中诵读,整个西天极乐梵唱之声大做,直直传到了西牛贺洲佛国之中,那众生本来都信佛陀,整rì口喧佛号,现在听天音梵唱普降,个个都焚香膜拜,磕头不止,那西牛贺洲之中的妖怪,也似乎心有所悟,都架起妖风,来到灵山脚下,听佛谈经,诚心皈依修行,那护法众神也不阻拦。

    “这帮子和尚又在唠叨了!烦死人了!”红孩儿在火焰山中,听见梵唱佛音,顿时心如猫抓,运转的一口真元都差点岔气,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心中大怒,死死的捂住耳朵,却是无济于事,这梵唱佛音,无孔也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拦,一字不漏,都传进了红孩儿的耳朵里面。

    红孩儿开启了火焰山的禁法,那熊熊先天之火冲上万丈高空,回落下来,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罩,罩住火焰山,情况才好转了一点,但耳边还是好象几百只苍蝇在嗡嗡乱哼,红孩儿暴跳如雷,却没有丝毫办法。

    那些三头的火魅,有的听了佛音,竟然脱离了火焰山,飘飘荡荡,直往西天而去,却立马就被火焰山禁法拉了回来。

    这佛音十分怪异,只要你存心皈依佛门,这佛音就好象是天音,另人向往,仔细倾听,便可以领悟神通,因为其中有修行之要诀,要是不皈依,这佛音就如苍蝇直钻脑海,另人烦躁不安。

    “幸好西天那帮子秃驴,三百年开聚会念经,要是天天这样来,我都要皈依佛门了。”好不容易,这佛音才慢慢消散,红孩儿安静下来,倒抽了一口凉气。

    西天极乐的谈经大会,三百年才举行一次,众佛陀,菩萨,罗汉,金刚都其聚灵山,听佛祖谈经说法,普渡世人,感化下界妖孽,叫其皈依,好得成正果,那牛魔王就是因为自己的手下被佛门感化了不少,都飞到西天,成了佛兵,加上这佛音确实烦躁,才准备带兵杀上灵山,结果被菩萨击败,手下所有的妖怪都皈依了佛门。

    每三百年一次的谈经大会,这西牛贺洲每一次都有许多妖怪受了佛音的渡化,皈依佛门,只有那特别厉害的妖王,道行高深,心智坚定,不受佛音感召,按佛门的说法就是冥顽不灵,罪孽缠身,于是乎,那西牛贺洲之中的新生妖怪越来越少,全部都皈依了佛门,只有数十处强大的妖王,摆下大型禁法,抵挡每三百年一次的唠叨,倒还过得去。

    这佛音不但对妖怪有影响,连同那修道之人也要受些干扰,惟独有一处一地方,佛音丝毫传不进来,却是那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大仙的道场,周围方圆三千万里地,魔头不生,佛音不来,一些修道之人都搬到其间居住,妖怪也可以来,但却不许拉帮结伙,自立山头,只能寻石洞单个修行。

    红孩儿,七姐妹,都是能够抵挡佛音侵袭的,但却有些烦躁,这次佛音来得突然,好象还未到三百年,不过红孩儿只有心中疑惑了,不可能去灵山问个清楚。

    和极乐世界一比,周青的这黑风山就真是皇宫和茅屋的差别,见虬首仙,金光仙,灵牙山三人告辞而去,周青也不阻拦,且由他们,见到廖小进jīng神恍惚,便轻喝一声道:“这事情有些蹊跷,在我意料之外,你且说说详细情况。”

    周青和云霞寻了椅子坐定,廖小进当然不必隐瞒,把红孩儿如何和木吒,金吒结怨,又遭惹到文殊菩萨,失了一只shèrì箭,随后找到自己想办法,那金吒就带着三仙上门来,强行攻打九泉山,自己苦苦争斗,最后玉符发威,解开了金光山,虬首仙,灵牙仙的禁制,才形式逆转,活捉了金吒。

    周青终于听完事情的经过,脸上表情yīn情不定,变幻多端。

    云霞听出意思道:“原来这三仙是三菩萨的坐骑,先前是截教弟子,虽然脱了坐骑身份,却又被逐出了截教,不是仙人身份,是前来投靠的。只是这三人有些桀骜不逊,实力又强,也难以安排,这样走了,也是好事情。”

    周青嘿嘿笑道:“正是如此,这三人与那三菩萨为奴数千年,那虬首仙还遭了毒手,心中的积怨,只怕倾尽四海五湖的水都洗刷不了分毫,肯定是个不死不修的结果,幸好心中有愧,自己走了,要不然,说将出来,我如果不收留,得罪这三人不说,那背后的截教圣人面皮也不好看,如果收留,这三人要是惹出祸来,杀了那三菩萨,祸及到我头上,那我神通再大百倍,都难免要落个凄惨下场。这结果却是正好,两方都不得罪,还卖了个情面给那虬首仙,以后见面也不尴尬。”

    和关世音抢瓶子斗法,抓那木吒金吒,这都是弟子之间的恩怨和暗中斗法,倒是小打小闹,双方也没有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以后最多见面尴尬,但要真让那金光仙三人杀了三菩萨,那就是闯了弥天大祸,周青自己清楚自家的事情,这小小的天道宗,在佛门面前,就像是一只蚂蚁,那三千佛陀,亿万佛兵,八部天龙众,绝对不是泥朔的木偶。

    廖小进眼睛骨碌骨碌转动了几下,听了周青的分析,暗暗感叹运气好:“师傅却是高见,这三人不能为仙,但神通还在,出去以后肯定是找山头聚拢小妖,成为一方妖王,和那三菩萨为难,我们正好看戏,也有了时间缓和。不用老是当别人的枪来使用。”

    云霞笑道:“你们两师徒却是越来越jiān猾了,这三仙确实神通广大,我捆仙索都奈何不得,要说杀菩萨,倒不是不可能,要杀了菩萨,佛门不会不管,佛门佛陀出手,截教圣人也不会坐视不理,这样一来,却是佛道相争了,我们正可以置身事外,两方不管,免得触了霉头,里外都不是人。”

    “不但里外不是人,只怕还要遭那杀身大祸,等小进婚礼一过,我就命弟子下山,一是游历四方,增长见识,二是看看能不寻找一块宝地安身,这两界关附近乃是是非之地,居住久了,难免要卷入其中,就算以我现在实力,对于那三教圣人,西天教主,也不过是土鸡瓦狗。那三教圣人,可以开天辟地,重朔世界,我们小小一个天道宗,卷入其中,那是人家翻手之间,整门上下,都化齑粉。到时候就迟了。”

    周青浑身白虹缭绕,白气氤氲,面sè有些yīn沉,继续对廖小进道:“你还去九泉山,火焰山走上一趟,叫那红孩儿和你个七个未婚妻放了金吒和木吒,至于被文殊收走的shèrì箭,如果我所料不差,只要放了两人,过不了几天,哪吒就会送上门来。”

    廖小进皱了皱眉头道:“金吒和木吒两人,气焰嚣张,落在风玲儿她们手里还好,那木吒在红孩儿那里肯定吃了不少苦头,要是就这么放了,面皮上也有些不看,而且对方也不会善罢甘休。要多多惹出麻烦来呢。”

    周青喝道:“能有什么麻烦,两条小泥鳅,还真能翻起什么大浪,就是那菩萨,心中也明白道理,不过是占些小便宜罢了。我看你那七个未婚妻没有问题,就是红孩儿哪里有些阻滞,你传我话过去,就说他要是不听我言,违抗师命,我立刻追回法宝,废其道行,打落凡尘之中。红孩儿拜我门下时rì尚浅,还不晓得我的规矩,加上我赐他那两样法宝,要是倔强起来,你奈何不了他,云霞,你将芭蕉扇和捆仙索给小进,也有个准备。我还将这钟赐你,那红孩儿要是真不听我话,你就将他拿来。”

    这番话语,凌厉到了极点,廖小进最近是很少见到周青这般神态,看来情况确实有些严重,接了云霞递过来的芭蕉扇和捆仙索,又拿了东皇钟,再记了口诀心法,这芭蕉扇正好克制火焰山的地理优势,东皇种克制shèrì弓箭,廖小进心中明白,随即拜了周青夫妇,正要出去,周青连忙叫住。

    “你且慢行,将那玉符给我!”

    廖小进连忙取下玉符,给了周青,这才出了仙府,腾身而起,又向西牛贺洲飞去,速度比原来去时快了一些,廖小进吃了几片人参果,也涨了些法力。

    周青见廖小进走了,猛的走到那大殿之上,看着那柱子之上自己亲手所写的对联,一扬手,身上围绕的白虹宛如一条匹练,覆盖在那对联之上,一眨眼的功夫,白气依旧回到周青身边盘旋,而那柱子之上的字迹全都消失,依旧是金黄澄澄,显然是全部都被周青抹去。

    “夫君,你要干什么?”云霞有些疑惑,连忙问道。

    “你莫管我,我自有主张!”周青笑道,唤了童子出来,重新摆放了香案,随后焚了一炉香火,取出那玉符与打神鞭,供在香火之前。

    拈了一柱香火,周青朝那玉符和打神鞭拜了三拜,口中岂禀道:“阐截两教圣人在上,弟子周青叩首,弟子感谢圣人提携,窥得大道之路,弟子只想证得混元道果,修得大罗金仙之位,两教圣人明察秋毫,所托大任,弟子实在是有心无力,无法完成,还望圣人老爷开恩,收回成命,弟子感激不尽!”

    那玉符于打神鞭纹丝不动,云霞在远远观看,心中纳闷:“夫君今天是发了什么疯?有些奇怪呢?”

    “还请两教圣人大发慈悲!”周青拈香又拜了三拜,那打神鞭和玉符还是纹丝不动。

    周青见状,大呼道:“弟子也是道门一脉,自然维护道统,rì后道门子弟若有劫难,弟子当尽力解救,绝不食言!”说罢,又连连叩拜。

    话音刚落,那打神鞭这才慢慢飞了起来,周青顿时大喜,口中大呼道:“多谢圣人慈悲,弟子如有机会,当亲自上圣地拜谢。”

    那打神鞭突然加速,化为一道金光出了仙府,直直上了云霄,到三十三外去了。

    周青再拜:“截教圣人慈悲!”那玉符见打神鞭走了,也化为绿光出了仙府,一样往三十三天去了。

    周青冲出仙府,见打神鞭与玉符都走了,顿时松了一口大气,好象是把瘟神送走了一般。

    “哎,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何况这尊神还是不请自来,终于借机送走了!”周青叹了口气,喜上眉头,心中轻松,眉飞sè舞起来。

    云霞见了这情景,心中有所领悟,也替周青高兴。

    一童子手持避水珠,从桥上落下,入了毒龙潭,水道自然就分开,也不知道下了几千丈,一股股yīn寒之气流动,还有哗啦,哗啦的水响,仿佛江河流动,这毒龙潭下面,被三尾乌鱼打穿,连通到地底yīn河,通往四海,地下另有世界,这童子手持的避水神珠越到水深之处,那光华越就大盛,照得方圆十里都是一片通明。

    只见远处,一条庞大有如山岳的黑影翻动,也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道有多长,这童子大叫道:“龙天师叔,龙地师叔,宗主老爷叫你们去仙府。”

    原来龙天龙地被那金乌反击,震成重伤,在地底yīn河,变化了太古龙鲸原形真身,吸收寒水jīng华恢复,听见那童子叫喊,一阵暗流涌动,便恢复了人体,随童子上来,出了毒龙潭,进了仙府,见周青白虹裹体,温蓝新,蓝神,飞熊,六瞳,大小狐狸,小昆仑,毒龙,都在其中,周青用手连连抓拍,一道白气就冲进这些弟子泥供丸中。随即这些弟子也和周青一样,全身白气氤氲,闭目端坐地上。全身大汗淋漓,牙关紧咬,肌肉抽动,好象有些痛苦,仿佛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消化不了药力一样。对进来的两人,丝毫没有察觉。

    “你们两个过来,为师得了些好处,也分你们一分,这白气乃是上古时期,纵横人间的大巫jīng气,你们将其炼化,再运用天道变化,重朔肉身,就可得成不死之体,仙兵神器都伤不了分毫,与你小进师兄一般!”周青解说道。

    两人大喜,连忙跪下,周青弹了鸡蛋大一团白球进了两人泥宫丸,两人依照周青所传的天道变化,默默运功。

    “这两头太古龙鲸果然体制非凡,得了大巫之jīng气,只要再修炼几百年,想必也就比那金光仙不会相差很多,也算是一大助力了。”周青见龙天龙地两人,只是默坐,并不象其余弟子那样痛苦,不由暗暗赞叹,那小狐狸全身好象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身体哆嗦不停,周青手一挥,一道青光笼罩了小狐狸全身,这才镇定下来。

    “小狐狸根基浅薄,资质也不是上等,rì后有些麻烦,我还要想办法化解才是。”周青拿起那葫芦把玩,心中算计。

    这葫芦本身就是厉害的法宝,不然如何能装住后羿与夸父的jīng气?周青边算计,边思量,要把这葫芦炼制成什么样的法宝,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率。

    西牛贺洲浮屠山,那鸟巢上的禅师,手里的红木佛珠突然断裂,那一百灵八粒龙眼大小的佛珠滚得整个鸟巢到处都是,这禅师心中一惊,随即就与自己的分身失去了感应,脸sè顿时变的惨白,过了好久,才恢复过来,冷哼了一声,出了鸟巢,向西天而去,到了天上,这禅师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了身子,依旧回到自己的鸟巢之中,捏了个法诀,空气荡起波纹,整个浮屠山已经隐藏了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