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且不说浮屠山禅师和周青斗法输了一场,不但先天灵宝葫芦被夺走,连留在葫芦里面吸收夸父和后羿两位大巫jīng气的分身都被轰成了残渣,这位东皇太一天帝的第十子,封神时代西昆仑神秘散人陆压,现在浮屠山乌巢禅师却是偷鸡不成,反失了一把米,只有暗自吞了这口恶气,以后慢慢想办法计较,他的修为,深不可测,虽然比不上三教圣人,准提道人,阿弥陀佛这五大教主,但远远要高于那些灵山佛陀,真正拼斗起来,连那弥勒佛也未必就是其对手,但周青身份有些特殊,乌巢禅师也不好去直接找麻烦,周青也是肯清楚了这一点,才兵行险招,向这位了不得的人物挑战。

    夸父大巫被十只金乌联手杀死,那后羿被东皇太一座下妖神围杀,上古洪荒之中的天庭众神,可不像如今,都是失了肉身元神,一点真灵借助进入封神榜中得成神道,上古洪荒天庭众神,都是肉身修炼,并且掌管rì月星辰,个个实力都不输于灵山的三千佛陀,乌巢禅师身为天帝之子,修为远远不是周青着爆发户能比拟的,但现在周青不但有些身份,还有黑风山一带的妖兵的势力,又有许多厉害法宝,更何况和无当圣母联姻,和天庭也有关系,乌巢禅师就是孤家寡人,终究是有些顾忌。

    周青夺了东皇钟,借诛仙剑阵斩杀孔雀明王之时,夺了五sè神光,又乘机夺清净琉璃瓶,轰杀金乌分身,获取大巫jīng气,所得好处只大,只怕已经超过了底线,周青也知道,自己一路顺利,冥冥那天命之中,还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cāo控。

    “哎,送走了打神鞭和玉符这两个瘟神,以后的运气,只怕没有那么好了。不管怎么样,我的好处是捞足够了。再有送上门来的好处,我还要考虑敢不敢要呢。”周青端坐仙府金床之上,见门下弟子都陆续收功,全身白气隐现,两眼jīng光开阖,远的shè出三尺来长,近的也有五六寸,显然是一个个法力大进,但道行修为,掐指算计未来,躲避灾祸的功夫,却需要尽心修行,一时顿悟,于力量大小无关。

    龙地这头太古母龙鲸最先收工,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仿佛雨打芭蕉,又好似那炒一锅铜豌豆,原本略微带着些乌黑皮肤居然变得细腻光华,仔细观看,仿佛那皮肤是水晶做的,里面隐隐有白雾氤氲流动,加上面容娇艳,光彩照人,这一论相貌,虽然和那大小狐狸还是稍稍逊了一筹,但也算是难得的美女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连那小狐狸都运功完毕,周青这才吩咐,叫门下弟子不要外出,就在黑风山静心修行,或是张罗事物,准备几个月后的婚礼,连那妖兵妖将,都整rìcāo练修行,绝不准出山头一步,否则就要打得神形俱灭,就这一rì,交代好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便各自散去,炼气的炼气,炼丹的炼丹,炼法宝的炼法宝,开矿的开矿,cāo练的cāo练,温蓝新做为周青手下的总管大徒弟,一切都打点得紧紧有条,两万弟子,百多万妖兵,也算是人数众多,但丝毫不慌乱,各尽其职,连周青自己都十分佩服,暗暗赞叹自己拣了一个好徒弟。

    后羿,夸父两位上古大巫,jīng气之庞大浓厚,远远超出了周青的想象,凭这jīng气,可以想象出当年这两位大巫是如何的强横,但论力量,比这远远没有成型的十二祖巫分身不知道要大上多少。但十二祖巫残余jīng气聚集起来的分身,其结构却也要比这两大巫神奇许多。

    周青参悟的天道变化,毕竟大部分都是受祖巫神识启发,虽然神妙,但没有巫门血脉,却是进展有些缓慢,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那么庞大的力量,所以周青现在修为进展的速度,还比上徒弟廖小进。

    现在吸收了大巫jīng气,只要炼化进血脉之中,就有了巫门血统,修习天道变化起来,便是事半功倍,周青简直是欣喜若狂。

    原本周青的法力,不过是和那牛魔王一般罢了,还在那观音,文殊,普闲三菩萨之下,现在吸收了部分jīng气,法力暴涨,突破了极限,居然高出了那金光仙三人,当然在菩萨之上,不过要比上那灵山诸佛,还是有一大段距离,但全部吸收了两大巫jīng气,借助五sè神光,东皇之钟,倒是能够和那些佛陀一分高下。

    仙府炼功密室之中,周青摸着这十杆都天冥王旗,感叹道:“老朋友,现在又要麻烦你了。”把旗子望空一撒,依旧布好了大阵,默默运行法决,棋上黑雾大做,一起涌了过来,而周青身边方圆十丈之类,都是白气白虹包裹。

    黑白两气相交,交缠了片刻,便一丝丝的融合,被拉扯进了旗中,随后喷出来,就变成了一缕缕黑灰sè的混沌气流,周青泥宫丸一开一合,肌肉跳动,双手不停的变幻法诀,那一缕缕灰黑sè混沌气流就钻进其中,被周青元神喷出真火,慢慢的炼化,随着血液流动,融进了身体之中。

    黑白二气纠缠,十分的缓慢,数个时辰才生出一缕细丝般的混沌气流,而周青元神用真火炼化这缕气流,也要费好些功夫。

    这大巫jīng气,一丝一丝,被拉扯进旗中,再随着旗中祖巫的吞吐,转化成更小体积的祖巫之气,再由周青吸收炼化,比直接吸收要好了许多,两位大巫jīng气实在是太过充足,周青要全部炼化,只怕没有个数百年,一千年,不能做到。

    现在一来,大巫jīng气,让祖巫吞噬转化,剩下来的,再由周青吸收。

    周青养的这十二头祖巫相对来说,还十分弱小,吞噬别的东西倒还罢了,这全部大巫jīng气,也不能一下就吞吃消化,周青正好借此机会,用不了几年时间,就可以炼化周身的全部白气。

    十二祖巫,吸收这jīng气,不但转化,也有一部分遗留于体内,被自身吸收,顿时急速成长起来,只见那大旗无风自动,旗面哗啦大响,十二魔神相全部都浮现在上面,面目越发狰狞。在旗中的世界,这十二魔神飞快的膨胀,个个都仿佛比以前大了几倍,全身鳞片更加鲜明,就好象吞吃了几千万强大元神魂魄。

    随着魔神急速成长,那散落于宇宙更个空间,各个世界之中的魔神意识也传进了周青的真灵之中。使周青对远古人间洪荒世界的来历有了新的认识,一边炼化jīng气进入血脉,一边接收着魔神的意识,饶是周青可以一心几用,也绝对十分吃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如cháo水涌过来的意识,周青一一理清楚条理,那些远古密闻逐渐变得清晰。

    当年盘古于混沌之中,尊鸿均道人法旨,定地水火风,分清浊乾坤,开辟洪荒世界,演变六道轮回,生生不息,盘古薨,元神化为三教圣人,那身体jīng血大部分便化为十二祖巫,还有一小部分流转于六道轮回之中。

    那于混沌之中的上古妖族领袖东皇太一,女娲圣人,尊鸿钧道人法旨,女娲捏土造人,东皇太一带领妖族,一部分为上古天庭,一部分为下界子民,逐渐演化,不知道多少万年,那六道轮回的盘古jīng血随那些人类,妖族的轮回,附着于魂魄之上,再出生来,便有天生神通,是为大巫。

    “巫门难怪天生神通,原来是盘古血脉!”

    周青心中感叹,鸿钧道人于混沌之中开讲大道,阐述造化之门,讲如何开天辟地,定地水火风,门下大弟子就是盘古,每次开讲大道之时,就有无数仙,妖前来听讲,那西方教两大教主,就是在边缘听讲,修成无边神通,因为鸿钧道人开讲之时,前来的仙,妖,各种存在实在太多,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谁是谁,只知道大弟子盘古,女娲,东皇等人,并不知道那西方二教主也修成了神通。

    但西方二教主,毕竟是旁听者,对那开天劈地,运转造化之jīng义并不怎么清楚,比不得三教圣人。

    这些秘闻,在云中子,勾陈天书,甚至人间界的各种道书中间都有零星的提及,不过措辞模糊,往往只有几个字,周青现在回想起来,才清楚明白了意思。

    运行一周天,吸收十几缕jīng气,炼化进血脉,周青才收了功,这炼化大巫jīng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何况,随着十二魔神的成长,那无穷无尽的意识搅扰得周青不得安宁,又不能不接受,否则让魔神接受了一星半点,产生了自己的意识,那周青就无法控制了。

    周青不是急功近利的人,就是几缕jīng气,也另周青受益非浅,炼化了jīng气,周青可就真正有了盘古血脉,以前也吸收了廖小进的血脉,但那少得可怜,只不过是相当于大海中的一滴水而已,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现在却是不同,天道变化,也可以运用到了极点,再也不怕身体承受不了。

    虽然停了下来,周青却不出关,一边把玩着葫芦,一边参悟刚才传过来的意识,要知道,这意识里面,可是有真正的大道,那开天辟地,分解混沌,定地水火风之妙决。但这些妙决只是零零散散的碎念,周青就算是再大的神通,也不可能就学会,不过参悟这东西,对道行增长有极大好处,常言多算胜少算,你道行高深,知过去未来,自然可以将别人当棋子耍。

    周青闭关,门下弟子各安其职,倒是十分悠闲安逸,那山头全部被阵法封锁,只有熟悉人的才能同报进来,专门有妖兵把守,正是个与世隔绝。

    “什么?叫我放了这木吒?师兄,你不是说笑吧?”

    廖小进先到九泉山,见了七姐妹,那七姐妹倒是好说话,对廖小进言听计从,把金吒放出,还了玲珑宝塔,金吒不敢发狠,收了宝塔,径直往西天走了。

    别了七姐妹,廖小进到了火焰山,报了姓名,那些妖兵听说是红孩儿的师兄,赶紧通报,红孩儿亲自迎了出来,那火焰山太热,廖小进虽然不怕,但绝对不好过,红孩儿旁边山头还有行宫,修建的富丽堂皇,把廖小进安顿下来,双方座定,廖小进说了来意,果然如周青所说,红孩儿坚决不答应。

    “这是师傅的意思,叫我们不要多惹事端。”廖小进道:“何况,我来之时,已经放了金吒。”

    “这木吒多番欺我,数百年,不知道采了我火焰山多少灵药果子,我属下火仙,也遭其毒手,好不容易抓了他,叫我放,我怎么出这口恶气,何况,我还丢了一只箭。”红孩儿笑道,丝毫不肯松口。“那金吒是你家的事情,你想放就放,我管不到,可这木吒是我亲手所抓,不能说放就放。”

    廖小进皱起了眉头,这红孩儿果然难缠,好歹也是师兄弟,两句话就撕破了面皮,有些不好。廖小进只是神sè有些不悦,并没有发作,当下道:“师弟,现在形式有些微妙,你不要任xìng,况且先行放了木吒,你那箭,师傅说了,自然有人送上门来。”

    红孩儿一听,冷笑道:“原来师兄真把我当小孩了,我乃是火焰山堂堂妖王,掌握百万妖兵,在哪里不是一方霸主,你不要用师傅压我,我是有仇就报,当年父母都管不了我。”

    廖小进微怒道:“你真要给师门惹祸不成?师傅来时说了,就知道你肯定有些羁绊,你要是不听师命,到时候怪罪下来,不但追回法宝,还要废掉道行,打落凡尘,你后悔都来不及。”

    红孩儿大怒:“我敬你是师兄,好酒好肉招待你,你怎么就出这等恶毒言语,叫我有仇不报,还要追我法宝,废我道行,这样的师傅,不要也罢,况且我的道行,乃是自己苦修所得,并不是天道所传,就是师傅来了,也不敢说这大话。”

    廖小进听了,心中十分不快,这红孩儿果然是桀骜不逊,先前赐了法宝,得了好处,便对你热情,现在触了霉头,便翻脸不认人。

    猛的一拍,那玉石桌子拍了粉碎,水晶果盘,黄金筷子,紫晶酒杯,都淅沥哗啦掉到地面,吓得几个山jīng树鬼所化的侍女浑身发抖,廖小进站起来冷笑道:“你真是个目无师长,我拿你回去,叫师傅发落。”

    红孩儿见廖小进拍烂了桌子,更加暴怒,跳起来骂道:“你怎么就这般欺我,什么狗屁师傅,当年在积雷山被我夫王赶得乱跑,只不过得了几分奇遇,就嚣张起来了,你来拿我,我还要拿你呢。”

    廖小进心中冷笑:“师傅真是神通越来越大了,什么事情都在算计之中,幸亏来时,赐了我好些法宝,否则哪里有胜算。”想罢,那红孩儿早就拿出了五昧神火枪,一烧一燎,廖小进怕这地方有什么禁法,早就把身体一弓,冲破了宫殿大顶,上了高空。

    下面烈火熊熊,宫殿早就起了大火,烧死了几个使女,红孩儿只当做没有看见,并不觉得怜惜,见廖小进走了,连忙化为火云,追了上来。

    这火遁比廖小进要快上几分,几个呼吸,红孩儿就赶了上来,提枪指廖小进笑道:“我知道你本事,你不是要拿我吗,上次我在你手吃亏,这次却是不同了。待我拿了你,和那木吒关在一起,看你还放不放他。”

    廖小进只是冷笑道:“无知小儿,出言不逊,还辱骂师尊,我只怕你被擒拿了,你父母面皮不好看。”

    红孩儿大怒,展枪就刺,红孩儿吃了人参果,又借助周青的控火之术,吸收先天真火,双方都控火jīng妙,廖小进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就抓住火头。

    “红孩儿,你放了木吒,再去师傅那里请罪,还有一线生机!”双方战了十来个回合,旗鼓相当,廖小进边打边大声呼喝。

    “这厮好生烦人?”红孩儿也奈何不了廖小进,听见廖小进大声呼喝,心中不舒服,准备施展法宝,拿住廖小进再说。

    猛一发力,把廖小进逼开,红孩儿化火云跑了老远,见廖小进赶不上来,便掏出那渔网,猛的撒了下来。

    “你拿师傅法宝嚣张,师傅岂会不知?”廖小进把东皇钟口朝上,念个咒语,rì月星光一闪,那渔网就被收进了钟里。

    红孩儿见有克制他的法宝,知道那shèrì弓也起不了作用,赶紧逃进了火焰山,廖小进敢将上去,一芭蕉扇扇飞了火魅火仙兵将,再祭捆仙索将红孩儿拿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