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红孩儿被捆仙索攒四肢捆了,身子弓起,与那烧红的有些相似,还准备挣扎,浑身火云缭绕,五昧神火猛然发出,但那捆仙索发出一层薄薄的金光,五昧神火烧将上去,那金光只是稀薄,并不消散。

    “这还得了,五昧神火果然神妙,要是这样烧将下去,这捆仙索还拿他不住。”廖小进有些吃惊,把手一指,那捆仙索得了他的法力催动,顿时金光大盛,红烧得越旺,那金光就越发光芒,把红孩儿捆得眼中,鼻中都齐齐喷出火来,立马就失了力气。

    “快快来救我家大王!”无数喊杀之声传了过来,却是红孩儿手下的火仙火兵组织队伍,赶了上来,一股股火云铺天盖地涌来,廖小进祭起芭蕉扇,连连扇动,顿时狂风呼啸,大雨倾盆,整个火焰山的火头全部灭了下去,好象是碰到客星一样,都缩进了地底,火焰山冷气深深,一片清凉。

    这芭蕉扇正是火焰山的客星,灭火效果比那清净琉璃瓶中的甘露还要神妙许多,当然论滋养灵物,就远远比不上甘露了。

    只不过这火焰山是地底一点先天之火宣泄的出口,这芭蕉扇并不能断其根源,一个时辰之后,火焰照发,地底那点先天之火,可以媲美天上rì月,乃是一团气流,深藏整个地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亿万方圆,哪里就是区区一柄芭蕉扇就能断根的,不过一个时辰,却是已经足够了。

    那些火仙,火魅,火兵火将,受不了芭蕉扇的yīn风,纷纷随火焰钻入地底,夺灾避祸,自家xìng命还是要紧,哪里顾得红孩儿这个大王。

    “实在可恨!该死的芭蕉扇!”红孩儿被捆得全身通红,漫山yīn风刮起,他自身的火气也进收,发不出来。何况那捆仙索禁住了法力,如今却是动弹不得,只有紧咬要根,心里把廖小进,周青,牛魔王,罗刹仙子,无当圣母,甚至盘丝洞七女都骂了狗血淋头。

    廖小进见红孩儿桀骜不逊,并不服气,也不和他多说,一把提起,进了山中的宫殿,神念细细扫了半个时辰,就发现被两条火晶链子捆在柱子之上,浑身皮肉烧得焦黑,气息奄奄,元神散乱的木吒。

    这木吒虽然肉身成圣多年,又兼佛道两家之长,但毕竟不是大罗金仙,万劫不磨之体,如何能在火焰山中生存,本来自己运功,还能抵挡住火焰,但红孩儿存心折磨于他,并不叫他痛快的死,只禁制了他一部分法力,刚好能够护体,不让火焰烧成灰灰,只要一个不坚持不住,就要火毒侵入元神,落德凄惨的下场。

    “侥幸,侥幸,还迟来片刻,着木吒就真个烧死了。”廖小进对木吒没有好感,但对方这副凄惨模样,且神智还有些不清醒,倒真是受了苦处,也不过分难为他。

    “你真是大胆妄为,真要杀了这木吒。”廖小进对红孩儿怒道。“看来非要带你回去,磨磨你的xìng子了。”

    廖小进挥剑斩了火晶链,把木吒放下,又让冷风一吹,大雨一淋,人已经转醒,但还是十分虚弱,残留在体内的火毒非要闭关静坐七七四十九天不能消除,木吒见廖小进捆了红孩儿,山中火焰全息,顿时发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多谢道友相救,不知道友是哪方仙人?”木吒并不认得廖小进。

    “你也不必谢我,我乃是天道之宗,勾陈门下弟子,这红孩儿生xìng顽孽,不听师命,是以前来拿他,你好生去便是,莫要心怀怨愤,耽误了修行,你受烈火煎熬,虽然有些苦处,但以后对道行增长,好处多多,也是你的劫数。”

    廖小进跟了周青多年,这些阐述大道理的口吻也学了九成九,加上在人间界,这厮就是能言擅辩之辈,一番话语说来,还真有那么回事情,木吒本来就神智未恢复,倒是被唬得一惊一乍,待心中摸索出一点道道,正好发问,廖小进提了红孩儿已经飞远了。

    山中那yīn风已经减弱,大雨停止,地下渐渐发红,火焰呼啸之声越来越急,木吒吓了一跳,赶紧飞上天空,离了火焰山,刚刚没有飞多远,那火焰就一冲而上,又恢复原来的势头。

    红孩儿一路破口大骂不止,廖小进只是冷笑,心中寻思:师傅这个便宜徒弟,虽然神通是有,但毕竟时rì还浅,并不晓得师傅的手段,加上以前就桀骜不逊,听说那连那牛魔王都管教不得,十分头疼,拜在我们天道门下,肯定是想师傅管教一番。

    确实牛魔王和罗刹仙子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虽然神通广大,但不晓得好歹,以后难免要遭惹到强手,甚至惹上杀身大祸,拜周青为师,一方面是寻个盟友,儿子以有个靠山,另一方面周青有些手段,也可以磨磨这红孩儿的xìng子。

    周青在仙府之中无事,每rì就参悟造化玄妙,炼化大巫jīng气,固定时间,早课晚课,仙府广场之上设高坛,开讲道法jīng义,门一代弟子,二代弟子,三代弟子,总共两万余人,全部来听讲,就连那些妖兵妖将,也有资格来听,不过只能在外围,每次早晚两课,各一个时辰,整个黑风山就挤得满满的。

    幸好周青那次移山转岳,将整个黑风山扩大的十倍,仙府前的广场就好象一块平原,一望无涯,毒龙潭就在广场之中,上面按周天之数,设了三百六十五座大拱桥,都是山中矿脉开采出来的水晶,玉石,天晶,蓝砂,紫晶等材料熔炼而成,近乎五十万妖兵苦力在旁边山中设高炉,引九天雷火,地肺真火夹击冶炼,rì夜赶功。

    一座座高拱宛如七彩长虹,横跨毒龙潭上,直直通到山前,气象宏大,潭中那斗篷大小的红莲奇花盛开,毒龙潭水,周青专门用清净琉璃瓶中的甘露净化,滋养灵物,那些水中的龟鳖,大鼋,金鲤鲨鱼,水蛇,水蛟,都沾了莫大的便宜,每当周青讲经之时,潭底的那头三尾乌鱼也浮将上来,安心静听,蛟魔王的那儿子红蛟,也养在潭底,做了那乌鱼的下手。

    廖小进提着红孩儿进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四天,眼前的景象另他吓了一跳,周青正是开讲晚课之时,不但桥上坐满了人,广场上坐满了人,连那毒龙潭中,水族都浮头听道,那一朵朵红莲花之上,也坐了不少水中妖类。

    那红孩儿依旧嚷嚷不听,破口大骂,早就惊动了法坛之上开讲的周青,这些弟子妖兵正听到紧要关头,领悟jīng妙的修行之法,见红孩儿大叫打杈,都心中不悦,一齐朝红孩儿看来,无数眼睛直直盯着红孩儿,那红孩儿也受不了,好象全身**一样,又被廖小进提在手里,平生哪里受过这等羞辱,顿时气急,又奈何不得,怒火攻心,晕了过去。

    周青见廖小进来了,便停讲,叫门下都退去,只叫二三两代弟子留下。

    进了仙府,廖小进把红孩儿放下,缴还了芭蕉扇,东皇钟,周青屈指一弹,那捆仙索落下,依旧叫云霞收了,云霞提了清净琉璃瓶,洒些甘露到了红孩儿身上,红孩儿力马转醒。

    “好个泼道,如此欺我!”

    红孩儿跳了起来,活动一下筋骨,发现法力全部恢复,向四周一看,正好看见了周青,顿时大怒,变出五昧神火枪,朝周青刺来。

    “师娘,小心!”廖小进看的分明,那红孩儿刺枪的同时,已经把那枪脱手投掷而出,只奔周青面门,而自身却化为火云朝云霞扑去。

    周青道行jīng深,红孩儿知道自己奈何不得,便使了声东击西的手法,那云霞功力最弱,只要抓到了手,就叫周青投鼠忌器。

    众弟子没有料到红孩儿这样凶悍狡猾,都是措手不及,不过这点小肠子,在周青法眼之下,早就无一遗漏,身上缠绕的数道氤氲白虹分相互两道,一条迎上五昧神火枪,就地一裹,另条白虹分开,形成一只白sè大手,有笆斗大小,一抓一捞,就敢在前面,捏住了红孩儿的后颈项,提到了面前,红孩儿被大巫jīng气所化的大手捏住,丝毫不能挣扎。

    周青因为身体原因,一时之间,容纳不了那么多的大巫jīng气,弄得全身白虹缭绕,不过却是凭空多出了几分仙气和神秘,这jīng气虽然不能炼化入体,转化为盘古血脉,但和周青心意相同,就像是贴身法宝,运用自如,威力也是巨大,另周青自己都要不要考虑是留着好还是炼化好。

    “红孩儿,你怎就如此歹毒,不但不尊师命,还要下毒手暗害你师娘?”周青冷笑道。

    “我呸,你这泼道,那木吒欺我多年,好不容易将其拿住,你居然要我放他,真是天大的荒谬,你真以为给我两件破烂法宝,就能叫我听命于你,真是做梦。”

    红孩儿本来就对周青没有什么尊敬的心里,拜师不过是利益关系罢了。以为有那牛魔王,无当圣母撑腰,周青不敢拿他怎么样,只是破口大骂。

    “我有门规,不尊师命,重者毁肉身,斩元神,轻者废道行,打入轮回,你大逆不道,不尊师命,还敢对你师娘下手,乃是天大重罪,我只有毁你肉身,斩你元神,清理门户。”周青吩咐温蓝新摆了香案,将红孩儿提至香案面前,红孩儿大骂:“你敢杀我,我叫你全门都死。”

    周青不理他,一扬手,身边一道白虹飞起,变化成一奇物,有眼有翅,shè出一线毫光,当年陆压就是凭这东西斩将封神,无物不杀,周青得了jīng气附身,自然可以变化此飞刀,威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师傅?你真要杀他?”廖小进见势头不对,连忙道。

    红孩儿被毫光盯住泥宫丸,双眼圆睁,再也骂不出口,只是恐惧,周青那杀机可不是假的,红孩儿当年感受得到。

    周青喝道:“你且修言,只是将尸身送往积雷山,叫他父母自行埋葬就是。”

    红孩儿明显看见周青眼中寒芒一闪,知道周青不是做假,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周青正要下手,突然有童子来报,说那无当圣母和罗刹仙子来到。

    “来得正好,也免得去积雷山一趟了。”周青冷笑,红孩儿刚刚松了一口气,又提心吊胆起来。

    收了白气,把红孩儿定在香案之间,周青出去迎接,和圣母,罗刹仙子一并进了山门,见山中的气象,圣母大大赞叹,又看周青白气缭绕,圣母面上欢喜道:“真人果然有神通。”周青连声客套,三人进了仙府。

    “孩儿,你怎就不听师命,还下手害你师娘,现在真人要杀你,却是天经地义,娘也帮不了你了。”罗刹仙子看见红孩儿,不由垂泪道。

    “这孩儿确实大逆不道,理当诛杀!”无当圣母听罢周青言语道。

    红孩儿本指望圣母和罗刹来搭救他,想不到居然说出这番话语来,顿时变了颜sè。

    无当圣母又道:“只是这罗刹仙子膝下就这一个孩儿,要是道兄将其杀了,以后却是无人赡养,岂不孤苦?也是造孽。”

    红孩儿听得大喜,心道:“还是来救我,你这道人,对我下毒手,我决不饶你,就算奈何不了你,你门下弟子我也要杀几个出气。”

    “道兄也就略微惩罚一下,废其道行,打入轮回,等来世道兄再来渡他,也就算惩罚了。”这圣母对周青说,红孩儿又是魂不附体,这打入轮回,比神行俱灭也好不了多少。

    “苦也,我以为来了救星,却是扫帚星呢。”连无当圣母都这般讲,红孩儿真就慌了。

    “恩,既然圣母求情,那就如此!”周青解了红孩儿的定咒厉声喝道:“你且向你母亲道别,之后我送你进轮回。”

    红孩儿大骇,连忙跪下求饶道:“师傅,弟子知错了,还望网开一面。”周青自是不理,圣母喝道:“你犯了弥天大过,真人饶你,你还想网开一面,那是妄想,快快向你母亲道别就是,来世自然可得道果,要是再冥顽不灵,只有永堕轮回之中。”

    红孩儿不敢发狠,抱住罗刹哭道:“母亲救我!”

    罗刹垂泪,对周青讲情,说得伤心,周情便有些动容,罗刹连忙叫红孩儿跪下,红孩儿生死关头,哪里还有别的念头。只是求饶道:“以后不敢了。”

    过了好一会,周青才息了怒火道:“看在你母亲面子上,我就饶你这一次,以后再有这事情,我定不饶你,但苦头还是要吃的。”拿出东皇钟,把红孩儿收进其中,一摇铃铛,那rì月星光都shè将下来,红孩儿全身好象刀割一样,疼痛得大呼小叫。

    “你喊什么,待你收了顽孽之xìng,真人自然会放你出来。”无当圣母喝道。

    罗刹心疼,叫道:“孩儿,真人法力通玄,你要好生学道,且不可再做大逆不道之事。”

    “不打不成气呢,仙子不要心疼,现在受苦,总比以后神形俱灭的好。”周青笑道。

    罗刹仙子道:“我孩儿是有些脾气,真人法眼无差,以后凶多吉少,还望真人护得周全。”

    “这个自然,只要是我门下弟子,谁都不能动之,仙子放心就是。”

    关了红孩儿,叫门下弟子上了果盘美酒,三人饮过几寻,商量廖小进婚礼之事,罗刹仙子于无当圣母各吃了一个蟠桃,心中欢喜,这蟠桃只有天上群仙开蟠桃盛会的时候才能吃到,罗刹仙子没有这个资格,那无当圣母,资格是够了,但王母也不会请她,耍了半rì,圣母和罗刹告辞而去。

    过了四十九rì,周青依旧是每天开讲,红孩儿受了诸多苦处,终于诚心皈依,周青便叫他回去安顿好火焰山事务后,再回来听将修行。红孩儿不敢撒泼,果然照办。

    这一rì,周青取太阳宫中,取了竹杖,回转山门,掐指一算,离那廖小进婚礼还有两个多月,就听见门下童子来报:三坛海会大神哪吒前来。

    “师傅果然厉害!那哪吒肯定是来送还shèrì箭的。”廖小进道,红孩儿心中一惊,越发知道周青道行高深。

    周青掐指一算,随后笑道:“只怕麻烦要上门了。”

    随后下法坛,出山门,就见哪吒一身铠甲戎装,身后跟两雷公,鱼肚药叉,巨灵神将,这几位天神神sè有些狼狈,哪吒面皮也有些不好看。

    几天神拜了周青,周青在仙府摆了酒席,哪吒饮了一杯道:“我两位兄长冒犯道兄门下,那是小事,菩萨特命我送还法宝。”说罢,拿出那支shèrì箭。

    周青叫红孩儿进来收了,对哪吒笑道:“你我不用这么客气,也不用蛮我,还有什么事情,就直说。”

    哪吒苦笑道:“道兄果然厉害,我今天到此,是有事相求。”

    “我就知道,你送还法宝,还来带神将来做什么,我知道你不轻易开口,只是这事情,只怕真有些麻烦!”周青道。

    “莫非道兄都知道了?”哪吒惊讶道。

    “我没有那么大的神通,只是心中感应,你且说来。”周青道。

    哪吒犹豫片刻,面皮有些发红道:“这事情是这样,玉帝的六公主,几年前说是闭关修炼,但其实是下界来玩耍了,前些天王母才突然发现,命神将去找,却发现那六公主已经私配下界凡人,连孩子都有了,玉帝大怒,又怕走漏风声,叫我下界去拿,我本以为手到擒来,哪里知道,那六公主道法大进,他那夫君也是厉害,我居然吃了败仗,去找师妹来帮忙,师妹却把我一顿好骂,说我拆散人家姻缘,叫我左右不是人,玉帝见天宫丢了颜面,也要将罪于我,命我十rì之内将六公主擒上天庭,我正为难,木吒就拿shèrì箭来,叫我送还道兄。万望道兄出手帮忙。”

    周青笑道:“又来一曲天仙配,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家亲,我也不好办。”

    哪吒道:“陛下来时,也有口谕,这事情只有暗中行事,不能派天兵,要是我不能敌,便叫我来请帝君帮忙。万不可坏了天庭颜面。”

    “玉帝陛下卖了我许多情面,此事又不好拒绝,也罢我就棒打鸳鸯,做一次恶人。只是那公主背后,恐怕有高人支持,你自去,我在背后助你。”周青听见玉帝开了口,不好推迟,“那六公主现在何地?”

    “南瞻部洲水天城内,他那夫君也jīng通道法,不知道哪里修的神通,手上一口宝剑,十分厉害,被那大唐国君王封了一镇节渡使,倒是抚育一方黎民,旱时做法降雨,涝时做法排水,五谷丰登,有几分功德。”哪吒道。

    原来这南瞻部洲大唐国中,选拔人才,乃是考教道法武艺,论道经,炼灵丹,大大小小的官员,都会几手道法,甚至有些道行高深的仙人,也隐藏在其中,一是积累功德,二是体验道行。

    酒过三寻,哪吒心急,周青无法,提了竹杖,上挂葫芦和小铜钟,随雷公,巨灵神将等天神往南瞻部洲中去了。

    不想,这一去,却真是起了不少麻烦。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