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上一缕缕白运悠悠的飘过,清风浮面,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一轮红rì高高挂起,但并不炙热,反而有几分柔和,但修行者却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他们要吸收rì月jīng华,打熬元神法力,强化肉身,运转真元,rì光越强,能吸收的太阳真炎就越多,这样不咸不淡,却是要多废许多力气。

    巨灵神将,青面獠牙,狮鼻口阔,有一丈六尺来高,体格粗壮无比,皮肤做jīng铁黑sè,往人面前一站,就好似一尊铁塔,拿一把长一丈的铁斧,斧柄碗口粗细,上面有符篆刻录。两雷公都是尖嘴,背后一对肉翅,手拿雷锥法器,鱼肚药叉二将,身缠黄巾,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紧紧的跟着前面的哪吒和周青。

    哪吒踏风火轮,风驰电掣,在空中划出一道红光,把团团氤氲白云切割得支离破碎,气焰十分的嚣张,有些云游的修士仙人看见风火轮的火光,都远远的避开,三坛海会大神哪吒在三界都是十分闻名,又是天上重臣,见这势头,还带着雷公神将,怕是有要事要办,倒没有人上来搅扰搭讪。

    “道兄,你不要急,此事还是有些麻烦。”见哪吒飞奔,周青叫道。

    周青也没有祭炼什么飞行法器,但他道法高强,分出周身几道白虹,在身下交织,结成一朵白莲花,端座其上,那白莲的速度也丝毫不落下风,就紧紧在哪吒身后,见哪吒越奔越急,连忙开口劝说。

    哪吒闻言,停下身来,见周青坐白莲,手拿竹杖,一根手指上shè出一条极细的白线毫光不停的在竹身上划拉。

    周青这条竹杖,吸纳了自身辛苦锻炼的金身舍利,还有孔雀明王金身元神,所蕴涵能量之大,实在是匪夷所思,又经过周青符录淬炼多年,更放在太阳宫中直接用大rì真火煅烧,胚胎已经慢慢成型,那原本碧绿的杖身现在越发金黄耀眼。

    哪吒见的分明,周青手指上的一线毫光白气,在金黄竹杖之上画出一幅幅古怪的图形,有天风海涛,有云雷龙虎,有毒虫猛兽,有恶鬼夜叉,有山川河岳,有上古妖文,还有无数哪吒看都看不懂的古怪符文,金白而气分开,这些图形就十分分明,活灵活现,不过每每雕刻一组图形,没有过多久,就好象渗透进去,杖身还是金黄,不过那光就黯淡了一些。

    周青一路都是这样划拉,随着白气毫光进如杖身,金黄耀眼的竹杖渐渐返本还原,在哪吒刚要开口的时候,随着周青停手,竹杖完全恢复了碧绿的颜sè,杖身之上光滑晶莹,青翠yù滴,就好似刚刚砍下来的一样。

    摸了摸杖,把那葫芦摘下,挂在腰间,早在几rì之前,周青就琢磨出了葫芦的妙用,这葫芦乃是先天灵宝,和芭蕉扇一样,但功能却大不相同,什么灵物只要装入葫芦之中,不但可以永远保养,灵气不丝毫外泻,而且还有滋养成长的效果。

    比如一枚灵丹装入葫芦之中一千年,药效只会越来越大,并不会因为时间关系而失去效果,正是因为有这效果,那陆压分身才用来保存大巫jīng气,连自己的分身都修炼成那般强大。

    就连人参果那等灵物,都可以装在其中,绝对不会因为时间关系化去,周青来时,已经灌了一些清净琉璃瓶中的甘露,又泡了一枚人参果在其中,更是拿了不少的金丹装在其中,借助葫芦本身和甘露,人参果灵气滋养,实在是保命救人的最好手段。

    周青得的金丹,一小部分是自己炼制,另一大部分是从蛟魔王那里强抢过来的,几间大殿,里面有一间全部都是丹药,其中有几瓶更是蛟魔王重远古天宫中带出来,连自己都舌不得用,却是便宜了周青。

    刚才借助葫芦内的灵气和大巫jīng气,一举开拓竹杖中的空间,将吸收的金身,舍利,业力,大rì真火,统统融进其中,一点都不外泻,这法宝现在是神妙绝伦了。

    “玉帝要我十rì之内将六公主抓上天庭复命,我们赶到南瞻部洲那水天城就要一天一夜,事情紧急呢。六公主乃是金枝玉叶,我也不好下重手,乾坤圈都不能用,更别说是九龙神火罩了,我实在是为难,道兄待会助我,千万不要伤了六公主。”哪吒见周青收拾好,连忙叮嘱道。

    “无妨,六公主我当然不会伤她,但她那夫君定不会甘休,要拼命上来,两人一体,我难免要误伤。”周青站起身来,那白莲依旧化为白虹缠身。

    “玉帝吩咐了,叫六公主绝了心思。”哪吒干笑道。

    周青皱了皱眉头,这玉帝果然心狠,却是要杀了那六公主的丈夫,难怪哪吒为难。

    “我与六公主时常在天宫见面,以前相交还好,要杀他丈夫,却是绝了脸面,奈何玉帝旨意,也不能违抗。”哪吒道出了心中的难处。

    “多说也是无益处,先见了六公主再说。”周青道,哪吒无法,全力催动风火轮,周青身化白虹,这可就苦了巨灵神将,鱼肚药叉,两雷公,死死追赶,都只见得极远出一红一白两道微光一闪一闪。

    南瞻部州大唐国,方圆八千万里,地广物博,人口亿万,在偏东,离都城三十万里,微微靠向东胜神州,有一片城池,大大小小的城郭有数千之多,各县,洲郡无数,方圆十万于里,当中一座水天城池,乃是主城,靠近一条天水河,这天水河宽有三千里,河水清澈,zhōngyāng深不见底,发源于东胜神州,直通南海,蜿蜒连绵两大部州,又分出许多支流,养育无数百姓生灵。

    正是靠近天水河,这水天城才如此兴旺,人口有千万之众,加上外围的棣属城池,人口怕不有五千多万,繁华无比。

    水天城外,有良田无数,草场无数,乃是鱼米之乡,城东有山,苍莽无边,城南有河,靠山有山吃,靠水有水吃,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周青与哪吒行了一天,叫雷公等天神隐在天上,两人悄悄的落了水天城外,哪吒脱了铠甲,换了一身道服,向城中走去。

    “我说道兄,你连那六公主丈夫的来历都不清楚,就杀上门去,束手束脚,难免要落得下风,咱们还是先打听打听来路,对方道法不浅,显然是有来历,要是打听到师门是哪位仙人,自然是好办许多,拿他师门问罪,你我也不用做恶人,岂不是两全其美?”周青和哪吒在宽大的官道上行走,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

    大唐国以道为本,道士也不希奇,只是周青白虹绕体,脚不着地,手提竹杖,腰挂葫芦,仙气飘飘,人一看就是有道的修行之士,心里就多了几分尊敬。哪吒潇洒俊郎,唇红齿白,来往的人群都暗暗喝彩,以为哪吒是周青的弟子,师徒两人是云游的修士。

    看见路人纷纷行礼,周青和哪吒还了稽首,这些人虽然都是凡人,但无论是挑担的,做买卖的,推车的,都是衣着光仙,面带红光,jīng神极好,体格健壮,就连那一个个的老人都是面sè红润,牙齿不落。

    周青大声叹道:“此地真乃个福地,背靠宝山,面朝玉水,难怪人人都安居乐业。”

    “道长此言却就不对头了。”旁边一老者听见周青感叹,连忙道。

    “怎个不对头?”周青问道。

    老者笑道:“道长是外地人吧?有所不知,我们这水天城一带,风水虽好,但民不安居,也不乐业,个个疾苦,朝不保夕,老汉都好不容易拣得xìng命,如今才算享福。”

    “这是何故?”周青问道。

    “道长有所不知。早在我大唐立国初期,城东山中,不知道怎么就出了一位百脚大王的妖怪,专门抓吃生人,无论是上山砍柴的樵夫,还是打猎的,一去就被吃了,这百脚大王还经常架妖风,来四处城中抓吃活人,皇上派了几任节渡使几次做法拿他,都奈何不得,反而被吃了,这倒还罢了,那天水河中,还有一条恶蛟,每到夏至,就大发洪水,不知道淹杀了多少人,这恶蛟也借洪水上来吃人,真是靠山被山吃,靠水被水吃,哪里还有还rì子过。”这老汉叹道。

    “那后来呢?”周青问道。

    “幸好前些年,皇上又派了一任节渡使过来,就是如今的张老爷,年纪不大,本领可是高强得很啊,他还有一个夫人,本领也高,人也美貌,一上任,刚好是那恶蛟发水,张老爷和他夫人三个回合就斩了那恶蛟,老汉我还分吃了一块蛟肉呢。”

    “后几天,张老爷和夫人听闻那百角大王为祸,便去山中,和那妖怪斗了半rì,那妖怪不敌,被斩杀,真是吓人,却是一条长千丈的蜈蚣,两只眼睛比那水塘还要大……”这老汉罗罗嗦嗦,周青基本明白了事情,连忙问道:“那张大人是何方人物,有如此本领?”

    老汉喜道:“道长,你这就问对人了,别人不知道,老汉我可是知道一点,我家有个侄女在张大人家做事,那张大人上山学道,得了一异人传授一卷道书,一粒仙丹,一把纯阳宝剑,三年就修成地仙,如今可是神仙人物呢。”

    两人辞了这老汉,周青惊道:“什么人,三年就成了仙道,除非吃人参果,否则哪里有那么快?”

    哪吒也惊道:“真是了不得,我和这人拼斗过,以为起码有数千年的道行,想不到才修行三年。三年就成仙道,正是道兄所说,只有人参果才有这神效。”

    周青摇头道:“难怪有些麻烦,你先不要进去,我去看一看那人。”

    哪吒点头,两人进了城,哪吒寻了一座临着官府的酒馆,叫了几样jīng致小菜,一边吃喝,一边看周青行事。

    周青一步一摇,挂在竹杖之上的小钟响个不停,声音悦耳,来到了衙门口,只见那高红大瓦,门前一对高三丈的麒麟,眼睛通红,驱邪魔鬼怪,大门敞开,旁边各站一队士兵,虎背熊腰,jīng气十足,居然是全身经脉贯通,已经引气如体的修士。

    “贫道求见张大人,烦忙通报一声。”周青稽手道。

    周青气势不凡,仙风飘飘,任谁都可以看出是有道之士,更何况这些已经修道入门的士兵,当下还礼,连忙进去通报。

    那节度使大人正在办公务,听见有道人来访,自己也是道门出生,不敢忘本,就要亲自出去查看,后屋就转过一位女子,抱一两岁小孩,带两个丫鬟出来问道:“夫君,出了什么事情?”

    这大人道:“原来是娘子,怎么出来啦,刚才有兵士来说,是一道人来访。我正要出去看看。”

    这女子披纱缠丝,结香佩环,面容秀丽无比,走动之间,异香袭袭,真是个天宫仙子,貌比嫦娥。抱的那个孩子也是眉清目秀,灵气逼人。

    “夫君且慢,前几rì父亲因为我私配于你,派三坛海会大神来拿我上去,这次怎么又来一道人,只怕有些蹊跷,夫君还是小心。”原来这女子正是六公主。

    “夫人放心,天上地下,没有人能让我夫妇分开,再说了,那哪吒也不敌我们夫妇联手,再来神将,我也可护得夫人周全。”这大人十分年轻,相貌堂堂,且稳实厚重,一身仙骨,和六公主倒也是一对。

    “可能是我多心了,但父亲母后最恨就是我们姐妹下凡,说是丢了天宫的颜面。夫君且去,不要让人久等,我在后面看看来的是何人,夫亲派的天兵神将,应该不会这么通报呢。”六公主转念想道,一边逗了逗儿子。

    这大人去了,六公主躲到了后面,丢出一张玉符,隐了气息,她有好奇,想看看是什么人。

    “大人有理了。”周青见人出来,稽首为礼道。

    “道长请了,我也是修道之人,姓张,师傅赐名宇正,不知道长怎么称呼?”大人见了周青,心中欢喜,连忙请进府内,边走边道。

    周青见这叫张宇正的年轻人,心中一凛,暗暗叹道:“果然修道奇才,一身仙根,我门下弟子没有一个比得上的,就算那小进,没有蚩尤血脉,和这人一比,也是天壤云泥之别。”

    果然如那老汉所说,这张正宇张大人的道行真是仙人境界,区区三年,周青都不明白他是如何渡过四九天劫的。

    “看那六公主是如何,我一向不去天宫,也没有见过,不过这人配六公主,倒也可以,奈何却没有名分,却是犯了大忌,玉帝要杀此人,正是怕丢了天庭颜面,叫下界妖王鬼怪笑话。”周青暗想。

    自从花果山妖兵杀上天庭,玉帝威严就大不如前,原来就有女儿,妹子下配凡人的事情,都被打压下来,现在又出了这事情,玉帝王母当然震怒。

    周青进客厅,张正宇叫人来奉茶,周青道:“贫道听得大人斩杀恶蛟,灭蜈蚣jīng的事情,才知道这水天城中还有这一位地仙高手,却不知道大人师从何处?”

    张正宇道:“我其实是机缘巧合,在家乡那苍莽山中见一道人,那道人说我有仙缘,就收我为徒,叫我休习道法三年,还赐了我一粒金丹,才有如今的成就,斩那蛟龙和蜈蚣,其实都是我夫人帮忙。”

    “哦,原来如此,原来大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师门,哎,大人虽然有仙根,却是无仙缘,以后却是劫难重重。”周青叹道。

    张正宇听得不对,皱了皱眉头道:“你到底是何人,话语遮遮掩掩,却不是修道人的风范。”

    周青笑道:“大人不必动怒,你也自知,我就不多说了。六公主,你还是出来吧。”

    六公主见识破了行踪,暗暗心惊,这符乃是瑶池之宝,就是天上那修为高深的仙卿都难得看出,六公主倒是一下子没有认出周青,现在出来,细细看了几眼,这才惊呼道:“你是勾陈大帝!”

    “正是贫道,公主有礼了。”周青笑道。

    “原来你也是天宫来人,你想要干什么!”张正宇连忙站起身来,护在六公主面前。

    周青叹道:“公主私配凡人,玉帝陛下震怒,公主还是回转天宫,免得叫下界子民笑话,丢了天宫颜面。”

    “你这厮不是好人,又来蛊惑我娘子,吃我一剑。”这张正宇大怒,手一晃,就多了一口宝剑,紫气汪汪,长三尺,剑身晶亮,两边印有七朵紫sè火焰,成七星排列,浩荡的纯阳之气滚滚向周青奔袭而来。

    “张郎,你不要动手,我们不是他对手。”六公主连忙拉住,对周青苦笑道:“帝君,你受原始天尊符诏,根本可以不理父亲旨意,何苦也来为难我夫妇。”

    周青叹道:“玉帝陛下于我有诸多人情,我不能不还,公主还是随我去天宫,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公主向玉帝求情,要恩准婚事,也是不难。”

    六公主后退几步,连连摇头:“我不能回去,数千年前,三圣母姑姑就是被压在桃山之下,我回去,定然难逃这厄运。”

    “我还以为你是好人,你怎就这般,要拆散我夫妻。”那张大人大怒,挣脱六公主的拉扯,一剑劈来。

    周青坐定不动,拿竹杖架剑,身上白虹一旋,化为一只大手,将张正宇拿住。这张正宇虽然有宝物,得奇缘,但和周青变态还是不能比,哪里是其对手。

    六公主事先就有畏惧,周青拿白起,受原始天尊符诏,赌斗弥勒,闹积雷山,斗蛟魔王,名声远在哪吒之上。

    六公主见自己夫君动弹不得,心急如焚,忙跪求周青道:“帝君慈悲,就放过我夫妻二人吧。”

    周青为难,哪吒那里也不好交代,自己和玉帝上次商量,开辟一条通道,传rì月星光供门下弟子修炼,玉帝却是考虑,自己又得了玉帝许多情面,要是还不还,这事情也就黄了,以后见面也尴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