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吕洞宾这话说的不错,女娲娘娘,隐居在三十三天之外,自从封神一战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乃是上洞八仙,前世东华帝君,虽然经历劫数转世,但因为资质极高,就算在人间界那等地方,都一举修炼成仙,成功飞升,尔后又拜在老君门下听讲道法数千年之久,得老君抬爱,所赐金丹,修成神通,不可小视。

    当年,那观音菩萨下凡宣扬佛法,点化世人,现鱼篮女儿之向,让渔明募捐修桥,投掷金银铜钱等财物,投中她身躯者,及委身下嫁,吕洞宾就发机变之心,戏耍观音,叫其一渔民用铜钱投中其身,观音都中的道儿,只好将一尊泥朔的木偶嫁给了那渔民,这传说流传三界,无人不知,无仙不晓,可见其神通,并不在菩萨之下,又有盘古幡这等法宝在手,吕洞宾自是不惧。

    张宇正紧张的抱着孩子,他手上的纯阳剑,盘古幡全部让吕洞宾拿去,手无寸铁,他修道三年,虽然得九转大罗金丹相助,得成仙道,但毕竟实战经验不够,也没有遇到什么险恶情景,就是斩恶蛟,杀蜈蚣,都是法力弱小的妖怪,自然不是纯阳剑的对手。

    哪吒因为六公主原因,一路忍让,也是敷衍了事,并没有动真刀真枪,现在看见连自己师傅都如临大敌,自己不由得慌了手脚,连忙取了一张自己平时炼制的符篆,化为一道黄光,连同孩子一起护住,外围有兜率火护住,内层有符篆黄光,张宇正倒是安定了下来,定睛看着高空黑衣yīn鹫脸面的道人。

    蚊道人连连嘿嘿怪笑,虽然是黑sè道服,但隐隐透漏出三sè祥光,面上也是妖气之内透漏出三sè祥光,诡异之中,又透漏出纯正宏大的气息,另吕洞宾也琢磨不透。

    “这家伙难道是蚊子成妖?”吕洞宾见蚊道人只是怪笑,并不回答,周身上下都有密密麻麻黑蚊飞舞,这些黑蚊,大如拳头,尖刺长嘴,如jīng铁一般,全身也如蚊道人一般,隐隐显现出三sè祥光,那翅膀扇动,哄哄之声,吵得人十分不安,心浮气躁,都聚集在三品莲台百千丈方圆的地方,数量怕不下几千只,细细看那形状,十分狰狞,就好象马上要扑过来,吸食你血肉,叫你无处可逃,张宇正暗暗打了寒颤,怀里的孩子好象也感觉到了危险,哇哇大哭起来。

    说来奇怪,这孩子一哭,那连兜率都挡住的蚊子嗡嗡声音,居然就被中和了不少,张宇正心里也平和了许多。

    “吕纯阳啊吕洞宾,道叶我不和你罗嗦,你且让我将这孩子带走,自有好处,如若不然,我这万蚊啖体,一拥而上,你们师徒二人,连元神真灵都保存不下来,岂不枉费了多年的道行?”蚊道人道行深不可测,远远在吕洞宾之上。

    蚊道人的来历,最为神秘奇特,当年西方教主南无阿弥陀佛化身道人,接引封神一战与西方有缘道人去极乐世界中皈依,那截教通天座下,有一弟子,名为龟灵圣母,被西方教主所擒,命座下白莲童子用包儿裹去西方,哪里知道,包里却不知道怎么躲藏进了一群蚊虫,将龟灵圣母吃成空壳,一身道行皆被吃走,那群蚊虫乘西方两教主和通天争斗,飞往西天,把那阿弥陀佛的十二品莲台吃成了九品。

    那群蚊虫之中,有一蚊王,借此修成神通功果,身上的三sè祥光,正是那吃掉的三品莲台所化,这些拳头大的蚊虫,正是其手下,也因为吃了龟灵圣母,修成神通,蚊王将其炼成护身法宝,便是吕洞宾所见的蚊道人和群蚊。

    这拳头大小的蚊子,虽然同样是吃人jīng血,但比廖小进的血神子不知道要厉害多少,蚊道人食教主莲台,后在女娲宫旁听娘娘讲道,又修成了无边的神通,多年不出世,女娲娘娘乃是上古妖族大圣,妖族前去听讲,也是无可厚非,至于蚊道人此来,是不是奉女娲娘娘法旨,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吕洞宾的修为,蚊道人还不放在眼里,只是那盘古幡难破,虽然在吕纯阳手里发挥不出百分之一的威力,但蚊道人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好个泼道,如此欺我。”

    吕洞宾大怒,蚊道人一身诡异,蚊子成jīng,三界都十分稀少,这蚊道人当年吃莲台的事情,只有阿弥陀佛与他自己得知,吕洞宾哪里知道。后来蚊道人一直在女蜗宫旁听讲,重不出来,吕洞宾更加不知道了。

    将纯阳剑一舞,七朵兜率火蜿蜒扭曲,晃将一晃,就有斗盆大小,仿佛七朵紫sè奇花,布成阵势,都齐齐放出粗大火柱,一冲而上,分化成千道万道,宛如放那烟花一般,上下同出,交织成天罗地网般的火罩,整个漆黑的空间顿时亮堂起来。

    这正是玄武老道梦寐以求的天地火网,吕洞宾轻易就发出,比那红孩儿的五昧神火,各有厉害。

    蚊道人自然不惧,只是冷笑,把手一指,群蚊虫呼啸而出,万蚊虫齐齐哄动,身上三sè祥光丝毫不怕火焰炙烧,猛烈冲击那上下而来的天地火网,蚊道人和群蚊同体同敢,只感觉到周身一紧,好象一张大网裹了上来,法力运转,便有些阻滞,心下齐道:“好个东华帝君,不愧是老君门下听讲,还有几分功力,碰上别人,自然是绰绰有余,但碰上我,可就不够看了。”

    把手一指,强行运转周身法力,蚊道人同时将身一抖,群蚊三sè光华大做,砰砰砰几声,冲破了火网,铺天盖地的嗡嗡之声,直向吕洞宾师徒二人涌来,那紫光巍巍的天地火网,宛如散了烟花,弹shè出万丈开外,最后消散在漆黑的空间之中,原来亮堂的世界,顿时一暗,只剩下七朵兜率火的本体,无奈飞了回来,依旧附着在纯阳剑上。

    “这妖人厉害,我照顾不了你,你将纯阳剑祭起护身,看我使手段,破这蚊妖法术。”吕洞宾见纯阳剑斩妖无果,心下却不是不慌忙,将剑抛给了张宇正,同时运转法力,通身道服飘起,盘古幡脱手而出,飞高到头顶十丈。

    张宇正知道自己帮忙不上,就祭起纯阳剑,不求伤敌,只求自保,七朵兜率火上下沉浮,不离周身三尺,光芒也不散开,无比凝练。

    蚊道人见吕洞宾祭盘古幡,知道就凭群蚊,难以功破,恐怕还要将之收走,连忙使挥蚊虫回转,调了一头,将脚下的三sè莲台飞出,依旧化成三sè详光气流,冲进蚊群之中,同时大声喝斥。

    三sè莲台正是当年蚊道人所吞吃的,那些蚊虫也分食了一些,这些年,蚊道人苦修听讲,已经将莲台炼化成自身真气,群蚊自然也沾了不少的光,现在三sè莲台所化真气,冲进群蚊之中,和群蚊虫接为一体,比当年的威力还要胜上许多。

    在纹道人大声呵斥几声之后,拳头大小的群蚊,身上sè斑条条,成了三sè蚊子,全身庞涨,一个个有笆斗大小,翅膀三sè透明,光晕荡漾,嘴长身短,下身宛如水牛肚子,一股一股,尖尖的嘴有三尺来长,宛如尖枪,腿爪也是三sè,花花绿绿,越发诡异狰狞,三sè莲台所化三气,虽然纯正浩大,但被蚊虫吸纳,从身上显现出来,就妖气横空,宛如恐怖魔sè。

    这万蚊飞舞,嗡嗡之声如巨雷连炸,接着首尾相连,紧密积压在一起,越飞越高,远远望去,就好象一只三sè巨手,这三sè巨手夹带着霹雳之声,滚滚压下,直直抓向吕洞宾头顶的盘古幡。

    盘古幡随着吕洞宾的咒语真诀,撑将起来,整个漆黑的空间突然一变,先是一片混沌,随后那混沌化为地水火风,呼号奔涌,乱如煮粥,吕洞宾将盘古幡面一震,蚊道人面sè微变,自己的介子空间,就好象被重新轮回朔造了一样,先是空间崩塌,所有的元力灵气都冥冥之中,一股巨大无匹,无可抗拒的造化之力打得粉碎,仿佛打碎了鸡蛋,蛋黄,蛋清,蛋壳全部搅合在一起。

    随后那造化之力运转,将混沌化为地水火风,鼓荡不修,整个空间再现了那盘古开天的过程。

    盘古幡开混沌,太极图定地水火风,分清浊乾坤,演化天地,就吕洞宾自然没有元始天尊与老君那般本事,但用此幡破开蚊道人的介子空间,归附混沌,还是能够做到的。

    本来盘古幡还有诸多妙用,吕洞宾先用纯阳剑出手试探,知道了这蚊道人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就是比那西方极乐的三千尊佛陀也不多让,自己要是没有盘古幡,定然难逃毒手,是以一展盘古幡,就祭出了自己所能动用此幡的最大威力。

    盘古幡转化混沌,重炼地水火风,粉碎虚空,蚊道人虽然找有准备,但也被这威势吓了一跳,不感怠慢,用了全力,只身一晃,现出原形,正是一只大如门板的蚊子,身上黑气盘旋,猛一上冲,分开鼓荡不修的地水火风,进入那三sè巨手的掌心之中,和蚊子群结为一体,仗这三品莲台所化的三sè祥光,稳稳护住,不让地水火风动摇。

    盘古幡乃是造化之力,粉碎虚空,还成混沌,从混沌之中演化出地水火风。这威力,不同与任何五行道书,妖魔秘法,就好象是开辟一个小天地一样,蚊道人受了一下激荡,哇了吐出一口鲜血,脸sè惨白,在进了三sè巨手之中,才恢复稳定了一些。

    十二品莲台,乃是阿弥陀佛于混沌之中,旁听鸿均道人讲道所用,还在开天之前,乃是一件威力巨大的先天灵宝,这群蚊子吃了三品,结合成自身真元,又是连接一体,居然就可以抵挡住那盘古幡粉碎空间的力量。

    蚊道人自身就已经够厉害了,加上那群蚊子,吃了龟灵圣母,又把十二品莲台吃了三品,在三十三天外修行无数年月,个个都比普通仙人要厉害许多,吕洞宾和其一比,不知道要差上多少,甚至是周青现在,也远远不及这蚊道人。

    蚊道人化身巨蚊王和群蚊子结成三sè巨手,呼啸连连,幸亏这只是蚊道人是先布置好的介子空间,虽然被盘古幡粉碎,对地仙界也影响不怎么大,何况两人争斗,还在那极高的空中,接近罡风雷火层的边缘,更加没有影响力了,声音也被盖了下去,要是有人飞将上来,就会看见那厚达几十万丈的罡风雷火层中,有一团方圆百里的混沌,滚来滚去。不过此地,仙人都不想停留,就算有仙人人重下界上天,或是重天界下地,也难得看见。

    蚊道人也想不到,自己的实力,就算一百个吕洞宾一起上,都是难逃毒手,但就凭借盘古幡,就把他逼的全力以付,这法宝的威力,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

    可惜莲台只有三品,要是十二品莲台护身,这盘古幡也奈何不得,蚊道人当然是手到擒来。不过蚊道人要是没有三品莲台,早就被粉身碎骨了。

    “我看你能将这盘古幡展动几下,连盘古自己都支撑不了开天的力量,分化而来,你吕洞宾能算老几?”

    蚊道人大喷鲜血,乱如煮粥的地水火风都要把他挤成碎片了,那三sè祥光稀薄得向一片蝉翼,仿佛轻轻一捅就会破,这些巨蚊,外围的百多个,都浑身炸裂,肚肠齐流,元神被绞进了三sè祥光之中。

    “好法宝,好手段,吕洞宾就凭一杆盘古幡,将连我都远不是对手的蚊妖逼成这等地步,真是厉害。”两人正在拼斗,谁都没有注意到周青居然悄悄的出现在罡风雷火层中,雷火激荡,炸雷翻天,其中一团混沌,周青不敢怠慢,把东皇钟祭在头顶,rì月星光,十二元辰,二十四气,把周青牢牢护住,这才进了混沌,那奔涌的地水火风虽然强烈,但也难以奈何这东皇之钟。

    正宗的东皇钟,乃是和盘古幡同一级别的法宝,可不同于蚊道人的半吊子莲台。

    蚊道人以高出吕洞宾数倍的法力竭力抵挡,而这位纯阳真人也是狼狈不堪,用盘古幡粉碎空间,这要消耗多大的法力?吕洞宾上来就施展杀手,以为能够一举杀死蚊道人,哪里知道纹道人的三sè莲台如此神奇,要是他还能展动一下盘古幡,蚊道人自然是化为齑粉,但现在他哪里还有力气,那地水火风因为没有太极图定住,满满的平息下来,又交织在一起,还回了混沌。

    蚊道人口角流血,嘿嘿怪笑:“吕洞宾,你虽然盘古幡这法宝,但法力道行实在是太弱,怎么奈何得了爷爷我。”蚊道人得意忘形,哪里有丝毫道人的风范,连自身的称呼都该了。”

    两人已经斗出真火,哪里还能发现隐藏住的周青。

    蚊道人怪笑之间,同时和群蚊化身三sè巨手,摸准了方向,直直抓向吕洞宾和盘古幡,吕洞宾已经再那样法力展动盘古幡粉碎空间了,盘古幡其余的妙用,对有三sè莲台和群蚊护身的蚊子王没有多大作用。

    预先就收了盘古幡,吕洞宾拉起抱孩子的张宇正,在纯阳剑的紫光中遁走。

    “跑!你们往哪里跑?”蚊道人身形散开,群蚊依旧在身边飞舞,三sè莲台化为原形,托住蚊道人,一个旋转,就赶上了吕洞宾,吕洞宾法力大减,张宇正在蚊道人面前可以忽略不计,如何能快过这蚊子王?

    蚊道人赶了上来,不说多话,把身体一摇,漫天的蚊子扑将过来,同时身体化为一道黑烟,飘忽过来,直抓那张宇正手中的孩子。

    吕洞宾见来势厉害,却法力大损之下,躲闪不及,被冲在前面的三四头蚊子赶上,扑哧一声,尖嘴破开道袍,在脑门,胸口,手腕,腿脚之上穿了几个大洞,全身jīng血迅速流失,连那泥宫丸中的元神都好象要随jīng血的流失而被吸走一样,顿时大惊,忍住疼痛,一个旋转,反手一抱,身上涌出一股巨力,正是盘古幡发挥了妙用。

    这一抱,正好抱住扑过来的蚊子道人,吕洞宾猛一发狠,自爆了元神,肉身和元神在蚊道人身上暴碎,蚊道人惨叫一声,虽然有三sè莲台护体,但吕洞宾不光是元神自薄,其中还混合了盘古幡的力量,硬生生的炸掉了蚊道人的躯体。

    蚊道人本来就受了盘古幡的重创,这一炸,连元神都受了很大的损伤,连一点真灵都差点脱离,没有了肉身,还可以重朔,但那真灵脱了元神,除了上封神榜,就只有灰灰湮灭了。

    吕洞宾自暴元神,一点真灵进入盘古幡中,顾不得任何人,直向三十三天外飞去。

    张宇正被蚊子吃成了一副枯骨头,元神也被吃了,孩子往下掉落,蚊子道人嘎嘎怪笑,正要去抓,突然听见一声炸雷:“大胆妖孽,怎就如此猖狂。”

    黑气弥漫空中,一卷一缩,把孩子卷走,随后五sè神光一刷,蚊道人连同漫天的蚊子都落入其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