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蚊道人虽说是炸了肉身,但象他这样的高手,只要元神不灭,随时都可以聚集天地元气重朔肉身,只是重新朔造以后的肉身,没有先前这般强悍罢了,不过也是时间问题,化些rì子打熬,要恢复,也容易得很。

    常言道:洞中方七rì,世上几千年,修道之人入定,参玄悟妙,在洞府之中,一坐就是数十年,上百年,自己看来,不过是睡一觉的工夫,神仙嘛,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蚊道人正值得意,吕洞宾虽说是老君门下,旁人不敢动他,蚊道人却是不怕,他在女娲宫中听讲多年,结识了不少一同听讲的上古妖族,连女娲宫的童子,女仙,都认了不少干妹妹,干姐姐之类,这次出来,并非是女娲娘娘的法旨,乃是应一位大人物的邀请,做这杀人夺婴的勾当。

    周青也是心中有些道道,在孩子身上下了符咒,这符咒也确实保护孩子所用,只是还有感应的妙用,蚊到道人和吕纯阳的打斗,哪里蛮得过他?这厮的隐藏功夫也是相当的出sè,蚊道人不论是法力,还是道行,都要高出周青一截,但在盘古幡的压迫之下,硬是没有发现,最后成功让他大义凛然的出手降魔。

    五sè神光,每道都重如山岳,并不是天生就长在周青身上,是以不能象孔宣那样挥洒如意,虽然神光之下,无物不落,但前提是要刷得中才是,蚊道人要是注意了,周青可没有把握就轻易拿住他。

    蚊道人正要抓孩子,就出了这等变故,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见凭空五sè光华一显,自己人毫无抵抗,轻飘飘的落如神光中去了,待神光消失,自己已经出现在一个奇异的空间内。

    四壁rì月星辰闪耀,十二元辰,二十四气,上古妖文符篆,显现明灭,周天之数,大衍之道,莫不在其中,这空间不大,头顶之上,挂有一轮转,仿佛一铃铛,流转不听,发出叮咚,叮咚之声。正是东皇钟内。

    这东皇种虽然发动起来,威力不下于盘古幡,但和五sè神光一样,要罩住别人,才可发挥出全部的妙用,而盘古幡,却是直接粉碎无数空间,转化混沌,在分地水火风,逃也难逃,躲也难躲。

    身边密密麻麻的巨蚊嗡嗡,蚊道人知道自己的处境,顾及不了别的,发现钟内虽然有恐怖庞大的灵气,但都蕴涵很深,丝毫不泄漏,自己也没有办法吸收到,重朔肉身,用看的,就知道这法宝厉害,蚊道人也不莽撞,只是大声发问:“何妨人物暗算贫道!”

    周青哪里还有时间和他闲扯,理都不理,禁制了一切气息声音,让他在里面叫嚷,把孩子抱在手上,身上白虹一绕,卷了张宇正的尸体过来。

    蚊子也真是厉害,张宇正泥供丸,胸前,手脚,都被刺了几个大洞,jīng血早就流失一空,成了一具干尸体,元神都被吸走,那蚊子吸元神,连那魂魄真灵都不放过,实在是变态到了极点,所以当年,那倒霉的龟灵圣母被吃空,也没有上得封神台。

    这个六公主的丈夫,在周青眼里,是以后手持打神鞭,立封神台的关键人物,如姜太公一样的人物,就这么消散,一点气息都没有了,让周青不得不怀疑自己入定所见到的东西。

    纯阳剑,三卷太清仙法,自然也被周青所得,周青拿这道书宝剑也不稀罕,只是心中纳闷:难道我先前所见,并不是未来天机?

    哇!哇!哇哇!怀抱里面的孩子又大哭起来,打断了周青的思路,周青心神一动,明显看见,这孩子的相貌和张宇正有十分相似,长大以后,活脱脱就是他父亲的翻版。

    “父子两个,本都是应天命而生,奈何天命无常,除非站到那颠峰之处,否则终究是难以度测,难怪一家三口,劫难连连,可惜啊可惜,这父子两人的修道天资,万中无一,尤其是这孩子,却又比他父亲强上一筹,只要我再辛苦一番,花费一枚人参果,一点力气,在襁褓之中,就可以将其点化成仙道。”周青暗暗想道。

    “哎!你生来就不简单,贫道也是为难,容不得你。”

    周青想了一回儿,突然举起手掌,之上缠绕的白虹凝成一柄三寸尖刺,朝哇哇大哭的孩子脑门之上的泥宫丸刺下。

    突然,这孩子止住了哭声,两只漆黑晶莹的眼珠和周青对视在一起,周青心神一动,停住了手,这孩子咯咯笑了起来,挣扎着,把那胖乎乎的小手来抓这白虹凝成了尖刺。

    周青见壮收了尖刺,不再下手,大声叹道:“贫道虽然杀人无数,却都是该杀之人,这孩子还在襁褓之中,父母却是双亡,身世凄惨,我就凭那虚无缥缈的天命天机断测,就下毒手,那里是修道之人所为,天命之数压肩,我自承担就是了,何苦强加在无辜的婴儿之上。也罢,也罢,贫道就带你回山。成全你的功果。”

    说罢,周青自往黑风山去了。

    就在周青自言自语的表演之后,远在西牛贺洲,有一神仙福地,山高其秀,凌云壮丽,挺拔临云,真个好山,仙云缭绕,仙禽对对而鸣,山却更幽,流泉石瀑溅碎玉,奇花异果自生香,仙猿对对捧朱果,丹凤只只衔灵药。

    山名万寿山,接大地之根,通四州之龙脉,山中一道观,玉瓦晶墙,其大如城,一条台阶之下,直通山下,那道观,仿佛在云端的海市蜃楼,不分明,正是仙家福地应有的景sè。

    这道观正是五庄观,其中一大仙,乃是号称鸿蒙初开成大道,万寿山中祖地仙的镇元子,鸿蒙之时成就大道,这话并不夸张,镇元子当年在鸿钧坐下旁听,也修成神通功果,后来盘古奉命开天,鸿钧停讲,各自修行,这镇元子也寻了一处静地修炼。

    五庄观后院,有一空地,大有万顷,中间一棵大树,高有万丈,树发多枝,连成一片,且是枝繁叶茂,每片绿叶大如芭蕉,树身连同根茎占据了一大片后院,十分壮观,仿佛一片森林。

    老根宛如盘龙虬结,树枝根茎紧紧衔住,居然形成了无数奇景,那树洼之中,还有小湖泊,池塘,乃是雨水落在根茎缠绕成了洼内,积蓄起来,小则几亩,大则百亩,悬在空中,一滴一滴落将下来,仿佛漏斗。

    这水滴如碎玉落盘,清脆动人,也无杂音,仿佛细听chūn雨,幽静清闲,积于树上的水,有如钟rǔ,白雾丝丝,清香扑鼻。

    这奇树正是闻名三界,自鸿蒙开辟初始的一点灵根,人参果树,不算那果子,就是树上积累的雨水,形成的灵泉,都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那人参果,更是能将凡人一举成就仙道。

    此时这株人参果树之上,有一盘根,仿佛木扑平地,旁边是树洼接雨水形成的湖泊灵泉,两端各坐一人,其中一道人,笼罩在一团金光之中,乍一看,仿佛有些朦胧,但仔细一看,却更加模糊。

    另一道人,倒是长须仙骨,面目分明,盘膝而座,膝上横一白丝拂尘,这道人就是镇元子。

    “道兄,这人参果树,却是再无果子,三万年之后,才始结成,不知到时,你我二人,可再有福消受?”金光中那道人对镇元子道。

    “天机纷乱,就算强如你我,也难以渡测,终究是人力所为,那帝君从人间而来,平时行事有些过头,想不这次却是生出慈悲,真是异数?”镇元子远在西牛贺洲,居然就运大神通知道了周青的行为。

    “既然有一念慈悲,也是有道之士,道兄那十枚人参果不亏,也不枉你我二人在参玄悟妙的紧要关头,分出心神来查探。”

    镇元子道:“正是如此。”说罢,入定神游,物我两忘,自去参玄悟妙,那道人也是一样,各自入定不提。

    “那六公主上斩仙台,定有人求情,一时半会,只怕还死不了,你也可怜,父亲身死,连母亲都受苦,不如回转回天宫,让你你们母子相见,有算是了却那六公主的心愿。”周青突然停了下来,装模做样的叹道。

    “嘿嘿,你以为我真的想收你啊,克死父又克母,带你回山,我全门上下,岂不要尽数被你客死,这祸星,杀也杀不得,收也收不得,还不如交给玉帝动手,名正言顺,我淌这浑水干什么?这蚊子也恐怕有些来历,我连大巫jīng气都炼化不了,也不缺你这元神,一起给玉帝算了。”周青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感叹。

    这孩子见周青突然回转,往天上去,好象十分恐惧,手脚乱踢,哇哇大哭,周青口中骂道:“真是不孝子,见你娘最后一面呢,你都不愿。”

    说罢,自是不理,快速上了天界,直往南天门奔来。

    且说六公主被拖将下去,一路痛得死去活来,王,李,杨,高四将也有些不忍,却又不敢违抗玉帝的指令,拖到半路,六公主昏死几次,有痛得醒来,她平生娇贵,哪里受过这等折磨,神智却是迷糊,嘴里只是喃喃念叨,相公和孩子。

    “六妹,你好苦!”远处急急飘来五朵彩云,落到面前,灵霄殿四将连忙行礼,却是玉帝其余的五位公主,七公主早在千年前,因为私通凡人,被打入轮回,永世为草木动物,不得人身,也就是三界广为流传的牛郎于织女,那牛郎和张宇正一样,有落个凄惨的下场,只是有些巧合,张宇正是吕纯阳弟子,老君门下,那牛郎也却也跟着老君的板角青牛学了道法。

    “你们滚开。”三公主见六公主这样受苦,心中愤怒,就要打四将,四将只好道:“此来陛下旨意,几位公主这样阻挠我等行事,就是抗旨。”

    大公主行事稳重,连忙喝住了其余的姐妹,好生道:“四位将军,可否卖个情面,下了铁钩,缓上一缓,我等去向父亲求情。”

    四将道:“也罢,我等把六公主带到斩仙台,几位公主只要求得陛下回心转意,自然无事,要是陛下不转回心意,那就修怪我等无情。”随后去了铁钩。

    大公主连忙点头,叫三公主看着,敷上灵药,及时痊愈,六公主幽幽转醒,见是三公主,不由悲声又起。

    三公主连忙道:“六妹不伤心,父亲心狠,把七妹都打下凡尘,这次我们姐妹,绝对不让父亲害了六妹。”三公主垂泪道。

    四将把六公主压上了斩仙台,三公主焦急,等待回音。

    “父亲,你就饶了六妹吧!”大公主等仙女都跪在玉帝面前苦苦求道。

    此时,群仙将领已经散去,玉帝也转到披香殿中静思,见几女进来跪求,顿时大怒。

    “朕说过,谁替那孽畜求情,就于他同罪,你们是不是也想上斩仙台?”

    “父亲将七妹贬入轮回,现在又要杀六妹,那就连我们一起杀了吧。”大公主知道在哀求效果也不是不大,便横了心思。

    “父亲要杀六妹,干脆就杀了我们吧。”四公主,五公主,二公主一齐道。

    玉帝气得浑身发抖:“仙兵何在,都把这些不孝女抓起来,仙官,速速传朕旨意,叫四将立刻行刑,晚了片刻,朕叫他们也一同上斩仙台。”

    “父亲既然这等无情,那就修怪女儿们不孝了。”大公主,见一外面十个仙兵仙将冲了进来。那旁边的仙官领旨出去,四位公主各自娇喝,非出几条彩带,仿佛云霞,上面点点晶星,仿佛群汉灿烂,大公主的彩带一卷,将那传旨的仙官脖子卷起,喀嚓一下,就了了帐,软软在地。

    这四位公主的彩带乃是天河水军采集银河底部的星河天沙,结合那天界的五sè流云,直接在各大星宫淬炼,威力无穷,一卷之间,就灭了那仙官的元神。

    这些仙官不过是普通的仙人,元神灭,真灵随即就消散,四位公主彩带一卷,十几个仙兵一样了帐。

    “你们!你们!你们想造反不成!”玉帝见四位公主杀了仙兵,怒不可支。天上实力,只要是各大正神,但现在正神已经归位,玉帝要调动,就要传旨,但又哪里还来的及。

    “不敢对父亲动手,四妹,五妹,二妹,我们救出六妹,一起下界。”大公主招呼一声,四位仙女飞了起来,急急朝殿外赶去。

    “给我拿下这些不孝女!”玉帝喝道,虚空破开,突然现出一条白影,拦住了四位公主的去路。

    大公主一看,这人羽衣星冠,面容如刀削斧辟,浑身虽然没有气息散发,但隐隐蕴涵有极其恐怖的凶煞之气,正是被玉帝招安的白起大巫。

    “滚开!”大公主喝道,四人彩带齐出,朝白起卷来。

    白起持杀神剑,面容冷酷,身形一闪,飘忽灵动,闪过彩带的缠绕,对玉帝问道:“杀还是不杀!”

    “擒下及可!”玉帝道。

    白起点头,挥剑之间,洒出亿万清sè星芒,剑势凌厉到了极点,铺天盖地,仿佛那海啸山崩,一下就把四位公主卷了进去。

    白起被封印在山河社稷图中,灵气丝毫没有,又破开封印出来,实力大损,不过这么多年,在玉帝麾下,暗中借助rì月天星jīng华修炼,又是大巫之身,实力到了恐怖的程度,只几个照面,就把四位公主逼成一团,论武艺,四位娇滴滴的公主怎么是这杀神的对手?

    扑哧,大公主的彩带被杀神剑破开,失了灵气,白起剑光一指,直斩公主肩膀,这要斩实了,定然是一个连肩带背。

    大公主闭目等死,其余三位公主拼死来救,但哪里还来及,突然,一阵仙云从大殿之外涌来,那八太子手持一面大旗,摇动之见,彩光仙云奔涌而出,挡住了白起,白起杀神剑披在上面,软棉不着力道。

    “姐姐,快走!”那八太子连忙叫道。四位公主大喜,连忙身体一晃,出了大殿,白起被仙云挡住,也冲不出来。

    玉帝见把太子拿的那面大旗,顿时大怒道:“好个孽障,你居然偷了你母亲的素sè云界旗。”

    “父亲,你要杀姐姐,我也没有办法!”把太子叫道,随即退后,拔腿向斩仙台跑去。玉帝连忙叫人传旨,摇动jǐng钟,随后起圣架,往斩仙台而来。

    灵宵殿四将听见jǐng钟长鸣,又远远望见四位公主朝斩仙台慌忙而来,顿时心中明白,正要动作,三公主一彩带卷来,四将早有准备,闪开叫道:“公主,你竟然敢抗旨。”

    三公主见偷袭失手,面皮发红,不发言语,连连动手,四将当年被姜子牙斩将封神,实力还上一有几分,三公主一人,岂是对手,两个回合,就失了彩带,眼看就要被拿下,那边四位公主也被仙兵围住,冲不过来。

    就在这紧要关头,一件兵器凭空出现,就地一荡,四将的武器皆都脱手,连忙后退,这兵器停住,却是一柄三尖两刃刀。

    一青年道人,水云合服,结丝绦,踏麻鞋,拿了三尖两刃刀,出现在斩仙台上,三公主叫声:“表哥!”

    原来此人正是清源妙道真君杨戬。

    此时周青,正好到了南天门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