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远远望见南天门,金碧辉煌,琼楼玉宇,气象万千,亿万毫光挥洒,jǐng钟长鸣,一声紧过一声,似乎整个天界都可以听见一样,就连脚下飘渺灵动,但又有如实质的仙云都被jǐng钟震得摇晃翻滚,那云海波涛,卷起千丈浪头,扑面打来,把周青整个人都淹没在其中,仙云中间轻灵的灵气,使周青感觉到一阵清新,滚滚仙云从身边翻过,只听得到声音,完全看不到周围的情况,就好象人在大雾之中,周围只是白茫茫一片。

    怀里的孩子,被周青大声呵斥不孝之后,便不在哭闹,安静下来,两只漆黑眼珠时不时的胡乱转动,灵气之中,又带些狡黠,浑然不似一个一岁不到的孩子。

    “天道变化,定!”天界仙云,全部是灵气元力所凝结,浓郁厚重,任是眼光锐利,也难以穿透,用神念查探,消耗也大,周青使了个法诀,把手一招,庞大念力自元神而内奔涌出来,本身就好象一根定海神针,方圆千里的云海,全部都平息下来,景sè分明,只见那半空中的南天门,一队队仙兵不知道从那里而来,在一尊尊金甲天神的带领之下,把南天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噫?最近真是不甚太平,有什么大事发生?”周青见这架势,还以为是下界哪个胆大的妖王要带领妖兵杀了上来。

    四大天王分别守住东西南北四大天门,不准任何人出入,广目天王守南天门,见下方翻滚的云海突然平息,一道人上来,一时之间,也没有认出周青,那杨戬就是乘仙兵不多,强行进了南天门,广目天王招架不住,又有守门的责任在身,怕妖邪乘机混进来,是以不好追赶,周青匆忙上来,广目天王还以为是杨戬的同党,连忙叫几尊天神带了百十位天兵气势汹汹冲了过来。

    “广目天王,你好大胆子。”周青身上白虹一饶,将仙兵天神尽数缚住,高声叫喊道。

    广目天王这才见了周青,慌得连忙喝住手下,上来行礼。

    “天宫一向无事,今rì怎么如此慌张?”周青放了仙兵天神,问道。

    “清源妙道真君强行进了天宫,几位公主和太子要救六公主,违抗大天尊旨意,和天兵天将动起手来,大天尊降下法旨,命我等严守四大天门,禁止仙人出入。”广目天王道。

    “哦!原来是玉帝老儿家事?窝里反了,有意思,有意思。”周青心中暗笑,随即又惊讶起来:“清源妙道真君杨戬?这家伙我可是久仰大名了,虽然辈分甚低,但那一身九转玄功,千变万化,当年可是连番天印都砸他不动,我且去看看。”

    “既然如此,我正好有事要见陛下,你且退开。”周青道。

    广目天王面sè为难道:“大天尊下了法旨,禁止仙人出入,帝君要进,小神实在是为难。”

    “哦,你先让开,我自会和陛下分说!”周青道。

    广目天王见周青面sè不善,心中惶恐,只有让开通道,让周青进了天宫。

    且说杨戬出现,三尖两刃刀一横,这兵器脱手飞出,一个旋转,直接划破了斩仙台外数百位仙兵神将的衣甲,这些仙兵顿时大惊,阵法散乱,被四位公主用彩带卷住,远远丢下了斩仙台,摔了个七荤八素,动弹不得,在地上直直挣命。

    “杨戬,你好胆子,私闯天宫,违抗陛下执意,是不是也想上斩仙台?”王,杨,高,李四将围住杨戬,厉声叫道。

    杨戬笑曰:“我就上了斩仙台,有谁能杀我?”杨戬九转玄功,和那大巫不死之身,各有妙用,刀兵雷火不伤。

    四将大怒,执铁勾,金鞭,金锏上来,团团未住杨戬,就是一阵好杀,六公主犹如伤势粗愈,动不得法力,由三公主护住,并不动手。

    马步相交,斗了几个回合,四将见杨戬厉害,取胜不得,高乾友扬手就是一开天珠打来,正中杨戬面门,只打得火星迸出,开天珠成了粉末,而杨戬浑然不理,划破了高乾友手臂,鲜血淋漓,高乾友大吼一声,拖铁勾败走,其余三将,料定敌不过杨戬,也退后败走。

    那大公主,二公主,四公主,五公主,杀将上来,和六公主,三公主,会合,看见杨戬,都叫表哥,杨戬笑道:“六妹有难,我特来相救。各位妹妹,随我杀下天宫,莫说多话,迟则生变。”

    六位公主明白,都取了青锋宝剑,趁现在天兵还未聚集,玉帝也没有调动星君众神,正好脱逃。

    “姐姐,等我!”后面几位仙兵,追赶那八太子,把太子舞动素sè云界旗,这些仙兵,哪里还能进身。

    素sè云界旗,zhōngyāng戊已旗,离地焰光旗,青莲宝sè旗,乃是三界至宝,当年鸿均道人,于分宝崖上搁置,后四方散去,青莲宝sè旗在佛门,离地焰光旗在老君兜率宫中,zhōngyāng戊已旗在元始门下,素sè云界旗在天宫王母手上,四大宝旗乃是防御至宝,不过不能攻击。

    “小弟,难为你了。”几位公主见八太子上来,纷纷出剑,杀了后面追赶的天兵。

    把太子跳将上来,惊魂未定,急忙道:“姐姐快走,那人追杀得紧,我法力不够,只怕抵挡不住。”

    几人不说多话,朝南天门冲去,一路之上,杨戬舞动三尖两刃刀开路,仙兵神将招架不住,又伤他不动,纷纷退让。

    “哪里走!”白起冲将上来,杀神剑一舞,从仙兵之中穿出,直刺杨戬心窝。

    “这人厉害!”杨戬在千军之中,听风辩声,见白影一闪,青光就奔向自己心窝,微微动容,“天宫什么时候出了这一员猛将?”

    也不躲闪,三尖两刃刀朝白影当头辟下。

    砰!砰!两声巨响,铺天盖地的气浪朝四周爆发,四周上千的仙兵也来不及躲闪,被冲出老远,装在厅台楼阁之上,无数禁法被轰开,光华乱闪,这些仙兵只落得个半死不活。

    天界有大军,不过平时都驻扎在天宫之外,自有兵营,银河附近,天宫之中,天兵并不多,玉帝一时之间,也来不及召集过来,却是让杨戬钻了空子。

    杨戬只觉得心窝一凉,道服被杀神剑刺破,白起手腕一震,剑尖碰了皮肤,就再也前进不了分毫,心里大惊,就要后退,却被三尖两刃刀砍到了头上,把个星冠打得稀烂,头发披起,火星乱shè,浑然没有先前那种凶猛,样子有几分狼狈。

    两人都惊讶对方的身体之硬,后退站定,见了对方形象,杨戬问道:“你是何人。”

    “好厉害,都厉害,肉搏起来无敌啊。”周青抱了孩子,远远观站,仙兵已经把南天门堵死,也不上去围攻,只能玉帝传令的众神到来。

    以自己身体,硬抗白起的杀神剑,如今的周青,只怕还难得办到,除非完全炼化了大巫jīng气,当然,拼斗不是将谁能硬抗谁就厉害,还有诸多因素,不过但论武艺,不使法宝,周青自是不及这两人。当年和白起拼斗,一大半是七宝妙树的功用,何况那时候白起怎么比得上如今的白起。现在周青没了七宝妙树,手里的竹杖虽然不凡,也比不的教主法宝。

    “只要五sè神光刷中这两人,再全力催动东皇钟,把两人轰成齑粉,也就是弹指之间的事情,但正要肉搏比武,怕是要放出那十二头大家伙才行。”周青暗暗考虑,十二魔神,吸收了一部分jīng气,现在实力暴涨,力量强大,阵法威力也是大增。

    “在这地仙界四五十年了,想不到玉帝真就降伏了白起,白起这厮,直接受rì月星光,不要本钱,四十年修炼啊,只怕那吃人参果都比不上。”

    大巫之身,盘古血脉吸收天地元气转化力量之快,周青是清楚的很,廖小进有蚩尤血脉,修炼起天道变化来,那速度,另周青这个创始人都汗颜,周青虽然炼化了一丁点jīng气,但所转化的血脉少得可怜,开始是实力大增,超过了金光仙等人,但接下来的修炼速度,依旧是慢慢吞吞。

    周青心里郁闷,玉帝掌握rì月星辰运转照shè,真是天大的好处,自己要是也掌握了,四十年,只怕是一个凡人都可以修炼成仙道,哪里像现在,自己门下两万弟子,大半都是返虚中期货sè,连那三代弟子,都没有得成仙道。

    白起杀xìng大起,并不回话,把剑一斗,星芒遍洒,把杨戬卷了进去,杨戬三尖两刃刀一转,跟住剑芒,两人身体不怕受伤,但衣服却是受不了,总不可能**大战,双方都护住衣服,不叫对方刺破。

    空中两团气劲暴响,狂暴的气流把周围的琼楼玉亭都吹了起来,到处乱砸,把个天宫胜景砸成废墟一般,一个瞬间,白起脸上,头上,被杨戬砍了数十刀,就像是打铁一般,那火星飞洒下来,好象放烟花,而白起杀神剑刺在杨戬身上,上身道服破破烂烂,犹如乞丐,身上也是火星冒出。

    两人这般打法,看得周青十分过瘾。自己这般猛砸到脸,早就吐血十升。

    八太子舞动素sè云界旗,把几位公主全部护在其中,只等杨戬杀退白起,就冲出去。

    玉帝乘车,八匹金sè天马光晕大闪,蹄踏流光,金sè棕毛飞扬,滴答滴答而来,华香宝盖,对对仙女提香炉,执龙须扇,异香袭袭,天籁阵阵,尽显天帝排场。

    “陛下切不可前去,免得惊了圣架。”太白金星奏道,玉帝只好在远处停了下来,周青抱孩子上来拜见,玉帝听见周青上来,顿时大喜,下了车驾,也不看那边的情况,对周青道:“帝君何来?”

    那边天兵已经源源调动上来,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围绕正一个圆球,把拼斗的杨戬和白起,公主太子都围在zhōngyāng,托踏天王,哪吒三太子在外面喝道:“杨戬,你速速住手,向陛下求情,还有活命之机会。”

    九天应元雷神谱化天尊闻太师带领雷部众神赶来,南方三气火德星君罗宣带火部众神而来,瘟癀昊天大帝吕岳领瘟部众神赶来,坎宫斗母正神金灵圣母与紫薇大帝领三仙姑,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赵公明带四财神,东南西北中五斗星官,共三百六十五星君齐齐赶来。

    又有北天门北斗宫玄天真武大帝,踏龟蛇,与五方龙神,毒龙猛兽,巨虬狮子,一齐赶来。

    天宫之乱,就是其余几大帝君都坐不住,一方面是看玉帝的把戏,一方面也是镇压闹事之人。

    “好家伙!”众天神几乎都来齐了,尤其是其中几位,法力道行还要高过周青,却是看杨戬如何出去。

    “陛下安好,贫道偶然之间,发现一妖孽击杀了六公主丈夫与其师吕纯阳真人,贫道刚刚路过,出手擒下妖孽,带了陛下外孙回来,不敢处置,还叫陛下发落。”周青答道。

    “哦,原来如此,很好,很好。”玉帝命太白金星抱起孩子,周青又摇动铜钟,放出蚊道人。

    蚊道人只剩元神,但于肉身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在钟内被震了半死,刚一出来,哪里有力气发作,又听见周青道:“正是这妖孽。这妖孽养了一大群魔蚊,吃人jīng血,好生歹毒,却是让贫道收了。”

    蚊道人见了玉帝,脸上大喜,正要说话,旁边的太白金星连使眼sè,玉帝吩咐周围的仙官道:“将这妖孽压入星斗宫中,用星力镇压。”

    蚊道人豪不反抗,被仙官带了下去。

    “用星力镇压,怕是帮忙恢复肉身吧,原来这蚊子是玉帝的人。”周青不是傻子,大家都心知肚明。

    “当年朕在鸿钧座下听讲,与西方教主有过几次照面,这妖孽当时还未出生,后来鸿蒙开辟,这妖孽随居西天,封神之时,吃了三品莲台,躲到女娲宫中,那西方教主就不拿它,想不到却出来搅扰乾坤。”玉帝道。

    周青知道玉帝意思,正要说话,那杨戬一声长啸,惊天动地,三尖两刃刀一舞,照头一下,把白起砍落地面,随后祭起哮天犬。

    那哮天犬汪汪两声,猛一膨胀,身高数十万丈,直达三十三天,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吃了十万天兵,闯出了一条缺口,杨戬把身体一涨,也有万丈,三尖两刃刀大如天柱,如陀螺般乱转,一人一狗十分凶猛,天兵不能抵挡,让他闯到了南天门。八太子举旗在后,护住众公主。随在杨戬身后。

    白起一声怒吼,正要变化大巫真身追赶,真武大帝叫道:“白起将军,别来无恙!”

    白起见真武,两眼通红,都快滴出血来,但却不敢发作,只是叫道:“很好,很好,徐福,你而今可又要哄骗于我?”

    真武笑道:“将军归依天庭,本帝当然不与将军为敌,前世恩怨,自然是干戈化玉帛。”

    得这一打叉,那杨戬已经闯了出去,广目天王被哮天犬叼在口里一甩,摔得浑身筋麻力软。天上众神,装模做样,提剑追赶。周青连连摇头,只见那云霄,碧霄,琼霄三仙姑拿剑迎上,却被哮天犬冲开。

    “祭混元金斗,十个杨戬都被拿了,真是怠工,渎职。”周青心里叹道。

    杨戬下了天宫,众神正要追赶,玉帝下令收兵,众神散去。真武和白起对望一眼,也走了,紫薇弹琴坐车走了。

    玉帝大失颜面,回了灵霄殿,大怒下令,叫哪咤点兵,与李天王下界,捉拿杨戬与公主太子,两父子领命而去,周青当然知晓,又是一场把戏。那杨戬在下界灌江口,依山而立,有许多草头神兵,加上自身厉害,哪吒如何能拿?

    发了圣旨,玉帝回转披香殿,几个时辰只后,周青出来,身后跟着蚊道人,下了天界,依旧入了黑风山中,一面修炼,一面筹备婚事。

    盘古幡带着吕洞宾的一点真灵上了三十三天,在混沌之中穿行了几天,突然眼前一亮,凭空开了一个世界,正是玄都天。

    进了玄都天,来到兜率宫,便见宫门前一对联,上书:

    道判混云,曾见太极两仪生四象。

    鸿蒙传法,又将胡人西度出函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