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好个玄都天,群山秀丽,物景清奇,飞瀑流泉,宛如碎玉洒溅,好多出广崖,丹石突出,水帘飞垂下来,一些瀑布深潭的岩石旁边,搭建了好些竹屋,清净雅致,三三两两的道人,或是溪水边濯足,或是在那大阑树之下的石桌对弈,或是捧一卷道书观玩。

    有些白衣白裤的童子,毛儿女,提花篮,在山间穿行采药,有年轻道人,抗起锄头,在山涧旁种些果木奇花。

    更有甚者,那条条小溪,蜿蜒连绵,流水潺潺,当中突出许多平坦的大青石,水从青石下面流过,时不时有小银鱼跳将起来,一位古冠奇服的道人,赤了一双脚,横躺在溪中的大青石之上,枕了一卷道书,呼呼的睡着大觉。

    整个玄都天,不象仙界那么光彩绚丽,亿万豪光,也不像极乐世界异香缭绕,天龙围绕,仙女散花。就是透漏出一股闲散的味道,让人进入其中,十分的轻松,整个心神都仿佛全部放开,也无恐怖也无忧。

    兜率宫就坐落在群山之中一块平地上,用香檀木搭建,有九层,高百丈,古朴清奇,占地百亩,不大不小,隐隐有一股股淡药的味道传了出来。

    今天乃是老君休息的rì子,兜率宫中停讲,闭了宫门,玄都天的仙人各做各事,有些仙人倒是去天界,地仙界游玩访友,去下界积累外功,留在玄都天的仙人都十分悠闲,饮仙酒琼浆,食仙家瓜果菜蔬,真乃个清净平朴,果然是道德门下之神仙。才叫有道之事。

    盘古幡进了玄都天,早就惊动了不少仙人,那上洞八仙,同心一体,荣辱共存,才知道吕纯阳出了事情,都到了兜率宫门前,铁拐李腰挂葫芦,支了铁拐,何仙姑拿一支莲花,张果老不敢在宫前骑驴,只有把毛驴系在山边,拂乱了和汉钟离的一盘围棋,急急跑来。那曹国舅,蓝采和,韩湘子都一其到了兜率宫前。

    在青石上睡觉的仙人,乃是于人间界修道飞升的华山睡仙人陈抟老祖,后在老君门下听讲,都是一流仙人,道法高深,也被盘古幡惊动,撑懒腰起来,到了宫门前。

    “道兄,是谁祸害于你,连元神肉身都没了。”铁拐李惊道。

    “我奉道祖法旨,下界点化那张宇正,却碰上了女娲宫中出来的蚊道人,这妖孽乃是当年吃了西天阿弥陀佛三品莲台的蚊子,神通广大,我不能敌。”吕洞宾一点真灵在幡中说道。

    “道兄莫急。”陈抟老祖一把抓住盘古幡道:“既然是女娲娘娘座下之人,此事尚有疑难,我们还是请见道祖,再行一二。”

    众仙点头,只在门外等,过了一个时辰,宫门打开,出来一对金银童子,对门外的仙人道:“诸位师兄,大老爷有法旨,着陈抟师兄拿盘古幡进来。”

    陈抟老祖带了吕洞宾真灵进了宫中,其余七仙便有些埋怨。

    “我们上洞八仙,历劫转世,相互扶持,共同患难,早就是同心同体,现在纯阳道兄遭此大难,理因叫我们进去才是,怎么反而让陈抟道兄进去了。”何仙姑道。

    “道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等在宫外,看纯阳道兄到底如何。”铁拐李道。六仙点头,等在宫外不提。

    陈抟进了兜率宫,不敢多言张望,一路上了九层楼阁,到了那鸿蒙丹台之,只见老子座风火蒲团,闭目垂眉。陈抟不敢惊动,跪下静侯老子醒来。

    少时片刻,老子睁了眼睛,金银童子谁后拿了盘古幡,递将上来,老子将幡一抖,吕洞宾一点真灵化为一股青烟,变化成形跪在老子面前,说了情况。最后磕头道:“弟子缕遇魔障,现在失了元神肉身,还望道祖垂怜,念及弟子修行不易,赐弟子恢复元神。”

    老子道:“你福缘不厚,磨难自多,命中该有这一劫,现在也未到脱难之时。你且先去封神台上修养,使其真灵不灭,rì后自有脱难之时。”

    说罢,又对陈抟吩咐:“你将盘古幡缴还弥罗天玉虚元始天尊处。”

    陈抟接了盘古幡,又卷了吕洞宾的真灵,出得兜率宫,却被剩下了七仙团团围住。

    “上了封神台,却是永不能成仙道,怎可如此。”张果老大惊道。

    七仙大急,拉住了陈抟,叫童子进去禀报,要见老子。

    童子进去,半刻出来道:“大老爷自有吩咐,说在百年之内,找到盘古血脉,就可以使纯阳师兄脱去劫数。你们且退下,不要阻拦陈抟师兄。”

    七仙没有办法,只有让陈抟走了。各自商量起来。

    “盘古jīng血,当年九成化为十二祖巫,却都烟消云散,其余一成,在六道轮回之中,衍生出许多大巫,但经历了六道轮回,血脉早就不纯正,要也不用,十二祖巫又已经身死,我们去哪里弄?”何仙姑急道。

    “功夫不付有心人,道祖此说,必有根源,我们且下界去,邀请仙友,慢慢打听便是。”张果老道。

    上洞八仙,交游广阔,消息众多,就是大海捞针的事情,也不困难。七仙出了玄都天,各自分开,往天界各仙岛,或是地仙界众地仙打听去了。

    老子座风火蒲团,鸿蒙丹台,叫了旁边的金银童子道:“把青牛牵来!”

    金银童子去了后宫牛栏,见其中正卧一头板角青牛,便上前,解了绳索,牵了出来,这板角青牛就化为一青衣道人。

    “大老爷叫你前去。”金银童子道。

    青牛慌忙跟了童子进宫见老子。

    老子从手腕上取下一个白深深的圈子,叫金银童子给了青牛道:“你且下界,伺机助那七仙,到必要时候,还可去人间界北海眼走一趟。”

    这板角青牛明白,行了大礼,出了玄都天,不知道往哪里走了。

    “好家伙,青牛下界享福去了,这金刚琢乃是当年道祖出函谷关,化胡为佛之物,乃是三界第一灵宝呢。”金银两童子出来,看见那牛走了,心中好生羡慕。

    “还过几年,道祖就要停讲,炼那九转金丹,要三十年时间,我们两个,拿几件法宝,却是可以下界耍耍。岂不快活?”金童子对银童子道。

    银童子连连点头,喜笑颜开。

    且说周青到了黑风山,那蚊道人也一路下来,却是玉帝吩咐,妖怪滋事,理应交给自己这个勾陈大帝处理,周青知道玉帝做表面工夫,不过也不反对,这蚊道人法力高强,自己有什么事情可以叫他背黑锅,但这玉帝在自己身边安排了这么一个钉子,只怕自己以后的动静,都难得蛮过这玉帝的耳目。

    不过现在周青一穷二白,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蚊道人在身边,却是利大于弊。

    只见整个黑风山被一层仙云笼罩,那头顶方圆千里大小的一片空间居然隐隐可以看见周天三百六十五颗星辰,rì月定位,和星辰共存,也不交替更变,奇特到了极点。

    红金之sè的太阳jīng华,青亮之sè的太yīnjīng华,晶亮如水的天星之光,仿佛天河从中断裂,一条条颜sè有深有浅的瀑布落了下来,星光飞溅,那山顶的玉柱仙府,仿佛一个漏斗,有莫大的吸力,把这些星河瀑布都吸了进去,但还是有许多散漏,点点星光,宛如清水,落到毒龙潭中,山石古树之中,渗透到泥土里面。

    毒龙潭中所有的生灵都浮出水面,张大了嘴巴,接着洒落下来的点点星光。

    这些星光,完全是无穷无尽,更本不像平时那样,到了晚上才依稀半点,而且要比平时,浓厚千倍,就是实质。

    正是玉帝开通的星力,从天庭直通黑风山,由周青施展的禁法,打通罡风雷火层,引了进来,又由仙府吸了进去,传到各个府第,叫门下弟子修炼,就是如此,那剩余散落下来的星光,都令山中的草木,动物,毒龙潭中的鱼类收益无穷,本来是几百年才成妖的,恐怕几十年,几年就要成妖。

    周围山头的近乎百万妖兵,开矿的苦力,也可以每天在早课,晚课,进来听讲的时候得些益处。

    仙府的祭台之上,镇府石碑依然安在阵眼之处,阵眼冲上来的灵气泉和仙府顶上shè将大来,方圆亩余大小,璀璨星光大柱,一齐落到石碑之上,再分将出来,shè进九根水晶大柱之中,四通八达,进入各个静室,山旁的宫殿也是一样布下了禁法,各有妙用。在门下弟子修炼多余,还可以淬炼法宝,甚至直凝聚星光成飞剑,犀利无比。

    且不说门下弟子各自修炼,进步神速,廖小进的婚礼迫在眉睫,周青恰指一算,只有一月了,廖小进去接盘丝洞七女,门下的各种事物也张罗好了,只等宾客到来。

    这天,正是早课,周青登台讲道,白虹横贯虚空,虽然没有天女散花,地涌金莲,但星光幻化成花雨撒下,弟子又齐齐念动真言,场面威严宏大,倒是有许多排场。

    前来听讲的,不但有门下弟子,妖兵苦力,潭中鱼类,还有那闻讯而来的各山散修道人,却不是周青门下,周青讲道之时,反正是来着不拒,倒是早晚两课之后,立即封山,不准人出入,那些来自远处,甚至大唐国,海外各岛的散修,正好乘这几个时辰的机会,一面是听周青的妙道,一面是蹭点浓厚的星光jīng华,要知道,这可是完全开放的星斗之力,苦修一个时辰,相当于自己平时两三年的打坐,傻子才会不来。

    “在我门下听讲,就算是我弟子,以后我亲传弟子行走,起码不会被为难,还有香火之情谊。”

    周青这个如意算盘打的好。那大唐国中的散修道人也是不少,这几月,来来往往,到黑风山听讲的生疏面孔也有上万,其中不缺乏那仙人高手。还有几个剑仙,真正实力,只怕连那红孩儿,廖小进都不是对手,几乎可以直追牛魔王,另周青暗暗心惊。才知道南瞻部洲中是藏龙卧虎,小视不得,暗暗记住,叫门下弟子以后行走要小心。

    下了法台,各自散去,周青回转仙府,就听见咯咯的笑声,顿时心里感觉有些不妙。

    “夫君你看,这孩子很是可爱呢?”

    云霞抱了一个孩儿,小狐狸,周晨,小昆仑,大自在宫几姐妹都在逗着玩。那孩子不但不哭,反而咯咯怪笑,胖呼呼的小手乱摸,把十几个女孩儿逗得欢笑连连。

    周青定睛一看,这孩子正是扫帚星张自然,顿时大惊,连忙问云霞道:“这是哪里来的。”

    “那天不是跟你回来那个蚊道人吗?今天你早课讲道之时,从天上抱下来的。也对我讲了来历,这孩子身世倒是蛮可怜的,母亲犯了天条,父亲也死了,玉帝陛下放在宫中,没人抚养,又怕坏了天庭的颜面,这才叫蚊道人偷偷下来,让我们暂时寄养。”云霞笑道。

    “恩,恩,这孩子却是可怜,又是玉帝的外孙,在天宫养着,确实不好。”周青笑道,又吩咐小狐狸道:“你将蚊道人喊来,我有话要问他。”

    “妹妹,这孩子挺可爱,我们把他抱到师傅那里,让师傅看看,这孩子居然全身仙骨,不愧是三界至尊的外孙。”那边七彩仙子,和几位女孩道。

    这张自然,好象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叫云霞等人爱不释手。

    “恩,你们去吧!”周青笑道。

    云霞和姐妹们抱孩子往大自在宫去了,少时片刻,一条黑烟吹了进来,化chéngrén形,正是蚊道人。

    “你当我真不敢杀你?”周青眯着眼睛,摸了摸竹杖上的东皇钟,身上数条白虹宛如一条条狰狞的怪蛇游动。

    蚊道人的法力虽然在周青之上,但人家不知道有多少件法宝,把他克得死死的,见周青动怒,连忙道:“这是陛下的意思,可不是我善做主张,你有难处,陛下也有难处。毕竟是陛下的亲外孙,不好下手。”

    停了一下,蚊道人又说:“陛下知道帝君定然有妥善处理的对策。”

    周青冷笑道:“我能有什么主意,陛下不肯做那恶人,就叫我来做,老实说了,这张自然是禀天命所生,我也奈何不得,不过玉帝有旨意,我当尽力而为就是。”

    蚊道人嘿嘿笑道:“帝君的意思,我当回禀陛下。”说完一闪身又消失不见。

    “这厮jiān猾,早知道,那几千头蚊子就不还他了。终究脱不得我手。”周青心中恨恨。

    “宗主!”蓝神随着周青心意一动,就出现在了面前。

    “你去叫温蓝新来!”周青吩咐道。

    一柱香的时间,蓝神和温蓝新双双到了周青面前。

    “你去万毒山yīn,采那玄yīn地龙jīng血三斗,九头毒蜈蚣毒液一斗,血蟾蜍三只,黑煞冰蛛血一斗,天yín六尾蝎子毒液一斗……”周青扬扬洒洒说了数十种毒物的名字,都是要其体内一点极yīnjīng血巨毒。

    “你将这些jīng血,炼成那十狱yīn冥丹。为师要一千粒。”周青丢出一张丹方,温蓝新接了,看了一看,随后就明白了这丹药的炼制方法,她本身就是出自魔道,虽然现在得周青传授,壮大阳神,得成仙道,但魔道秘法,炼制歹毒法器,却还是没有拉下,相反更加jīng通起来。

    “师尊,这些都是极yīn之物,这十狱yīn冥丹的功效强大,乃是压制阳神,壮大yīn神的最好魔丹,现在门下弟子都是修仙道,炼化yīn神,要这丹药干什么?”温蓝新奇道。

    “你不必多问,切记了,不要让你师娘知晓。”周青道。

    温蓝新只有点头,出了黑风山,悄悄往万毒山飞去。

    万毒山,方圆有五万余里,接地底之yīn郁煞气,毒物滋生,并且很是强大,昔年万毒揭帝用符法封印了山脉,使其中的毒物只能生长,不能化chéngrén形。到周青接手以后,改天换地,不但重新下了符法,而且引动地肺yīn气抽将上来,将全山封锁,里面毒物更加厉害。

    丙灵公从黑风山听讲出来,来到两界关上,这些年,两界关附近打得厉害,唐王加派了许多兵士,道人,丙灵公也被册封了一个称号,赏了许多灵丹,天材地宝,更在关中的城池中建了道观。

    两界关前百里平地,兵士罗列,两方对持,眼看又是一场大战。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