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离两界关百里之处乃是一块广阔三千里的平原草场,细沙黄土,浅草绿茵,狐兔香獐,麋鹿野牛,四处可见,这三千里平原,正好适合两军对阵撕杀。

    黄道元四十年前请了丙灵公来助阵受关,用回苍莽山师门拿了好几样厉害法宝,修得几门绝迹,道法jīng进,虽然是手握重兵,镇守边关,但修炼也不曾拉下,得师门灵丹相助,又得门中长老传功,成功的度过了四重小劫,两重大劫,实力也非同一般。

    加上唐王扫平了南瞻部洲残余国家,举国齐心,民生安居,又每年与南海龙神送礼,风调雨顺,四季无灾。近些年便越发重视边关,誓要灭掉胡国,让道统传遍四大部洲,早就增派大军,道法高人驻扎在边关各个城池之中,积年征战,边往两界关推进了数千里,千里肥沃平原,尽数纳入大唐国版图之中因为道门昌盛,那山中的穷凶妖孽也不敢出来祸害世人,但那天竺佛国,也不是弱者,纠集兵力,多次抢夺这平原要地,只因为唐兵有关可依,进退有方,又有高人相助,夺不下来,但却不死心,只是往前堆兵,唐兵也不能前进。

    三千里地平原之外,乃是天竺佛国边关重镇曼陀罗城,黄道元好大喜功,连连功打,但对方佛门曼陀罗大阵守护,依仗地利之势,根本攻克不下,反而死伤惨重,被对方将领乘机追杀,一路杀到平原中部,才稳住脚跟,两方对峙,休息几rì,整顿军务之后,再行决战,而今天,正是决战的rì子。

    黄道元jīng装铠甲,手持一杆方天画戟,长一丈二尺,青颜冷光缠绕,骑一头全身雪白的大马,立在阵前,远远观看天竺佛兵的情景,只见德黄旗招展,人头赞动,杀气笼罩中军帐篷,木架高楼林立,佛光普照,哪里看得分明。

    后面跟了四位道人,一位鹤发童颜,穿青sè云光八卦衣,背上背一个长一尺七寸的紫金大红葫芦,跨一头白额吊睛猛虎,虎头上有符印。

    其余三位道人,一身邪气,有黑云缭绕,都是穿黑sè道衣,手上各拿一杆长七寸的小黄麻布幡,上面血迹斑斑,画些赤身小人,仔细一看,却是青面獠牙,身体挺拔僵硬,长有白毛,乃是一头头僵尸小人,活灵活现。

    三道人各骑一头高大的犀牛,青皮青毛,又高又大,用绿光油油的藤萝套住,十分碍眼。

    这四道人,有一正三邪,都是效力于唐王架下,跨虎的乃是南瞻部洲断火山烈火崖烈火祖师弟子,骑犀牛的乃是九yīn山天尸派弟子,都是道法高强,虽然没有成就仙道,但个个都是多少渡了七八次天劫的人物,加上师门祭炼的法宝厉害,倒是十分厉害。

    见丙灵公下来,黄道元大喜道:“真是万喜,有了老师仙法助力,正好可以一举击溃那帮秃头胡人了。眼下敌兵追得厉害,我军得这几位道友助力,才稳住阵脚,却不不能退败,要是让这胡人夺了三千里平原,我军甚是被动,皇上难免要降旨怪罪。”

    丙灵公乃是仙人,地位超然,这四道人正要准备下坐骑行礼,却听得有一声炮响,远远冲过来一队佛兵。

    只听得马象嘶鸣,十几个黄衣佛子将领或是骑象,或是骑马,后面佛子兵将奔走如飞,黄旗招展,檀香阵阵,一并杀来。

    这大象本来行动缓慢,但在佛门禅功经文的催动之下,却是疾如奔马,四踢踏烟,转眼就来到阵前定住。狼烟黄沙仗风势吹了过来,迷人眼睛,打得人脸声疼,都刮出血来。

    “好贼子!”黄道元连忙取出一符,乃是定风符,往上一抛,青光照出,天地皆碧,风消沙息,现出一万余佛子胡兵来,为首的正是曼陀罗城的城主照rì禅师,跨大象,手持一跟金刚禅杖,杖顶仙一朵碗口大小的莲花,上面托一科鸡蛋大小的舍利,晶莹通透。

    这禅师相貌中年,身穿大红宝rì袈裟,见黄道元破了恶风,便不命令佛兵冲杀,只是念一句:“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普渡众生,叫众生脱离苦海,享受无边极乐,将军杀我佛兵,夺我土地,贫僧虽然不想动起杀孽,但也免不了要用降魔手段。”

    黄道元大怒道:“你这秃驴,也没少杀我大唐子民,还大言不惭。”

    “阿弥陀佛,你大唐国子民不敬佛法,贪yín孽杀,深入阿修罗道,当是永堕那阿鼻地狱。”照rì禅师道。

    真乃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黄道元也不说这些没有营养的废话,大声喝道:“那位上前,去擒拿住这秃驴。”

    “末将愿往!”一将领手持双符大刀,骑金钱豹而出,来到阵前。

    “原来是唐将军,切记小心,拿住秃贼,我自向陛下上书,表你功绩。”黄道元大喜道。

    这员将领,姓唐,单名一个刀字,自小得异人传授,上山能伏虎,下海能擒蛟,使两口双符大刀,乃是白铁jīng英所铸,又受本命真气磨合数十年,异常厉害,正是一员猛将。

    “贼秃,可愿于我一战。”唐刀跨豹来到阵前,拿刀指照rì禅师。

    “魔头,修得无礼!”照rì禅师身后冲出一员佛兵胡将,骑巨象,手持一杆宝仵,长五尺,上雕有金刚佛陀,舍利,莲花等佛门圣像,金霞灿烂。

    唐刀大怒,把豹一拍,那豹涨大了数倍,和象平齐,举刀就杀,只是梆梆做响,白光金霞交织。

    斗了几个回合,那佛兵胡将修炼的乃是龙象大力神通,一身铜筋铁骨,皮肤黑黄,裸露上身,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经文,一同放出金霞佛光,不但绚人眼睛,而且刀砍将上去,就遇到莫大的阻力,仿佛一块浸了水的生牛皮。

    唐刀被那宝仵上的巨力震得手腕酸麻,运起真元,才能稍稍抵挡,知道自己硬敌不过,便卖了破绽,把豹一拨,往东疾走,这胡将拍象追赶,一前一后,甚是紧急。

    “着!”唐刀早就在豹上运玄功,死喷一口真元,将一把刀祭起,分成两道白光,直劈那胡将面门。

    胡将见来的是两道白光,以为唐刀将双刀都打来,冷笑一声,把宝仵抛起,放出丈余长的金霞,死死裹住两道白光,人一跃起,使了燕子穿帘的姿势,拳头之上凝聚起龙象巨力,带起狂飙,轰向唐刀的面门。

    唐刀早就准备,只是怕这胡将皮厚,一时砍他不死,让他逃了,便是一场无用功果,是以暗暗运起玄功,元神附着刀上,不惜耗费念力催刀,那一刀疾如奔雷,出手就一条十来丈,匹练似的白虹,神刀合一,威力大增,就地一撩,把胡将的护身经文破开,再一划拉,这胡将被来了大开膛,肠子心肝全部掉在地上,凝聚起的龙象巨力也就散去,象一根木头,扑通一下掉落地面,砸起大片沙尘。

    顶门迸开,一颗舍利跑了出来,就要往西方飞走,但唐刀多次和佛兵打交道,哪里不知道对方的小九九,也不将元神返回,继续存在刀内,白光又是一绕,困住了舍利,随后拉了回来,那大象见主人身死,四蹄奔逃,回了营地,唐刀并不追杀,回了元神,又祭刀,两刀合壁,围住天空的宝仵。

    因为失了主人,这宝仵只一个回合,就被摄了下来,唐刀得了舍利宝仵,回头一刀,枭了胡将首级,提上豹子,就要回军请功。

    说来繁复,其实就是几个呼吸,照rì禅师身边一位挂了拳头大小的念珠的一莽和尚大怒,把念珠取下,捏了一粒下来,扬手朝唐刀后心打来。

    这念珠一出,化为一团笆斗大小的雷火,中间金光乱窜,仿佛金蛇,数声巨响,宛如平地起了几个炸雷,惊得平原上狐兔飞逃,野牛乱跑。

    唐刀转身,见雷火来急,又凶猛,料是不能抵挡,刚才运聚元神,消耗了许多力气,逃也来不急,只有将双刀撒出,撞向迎面而来的雷火,好缓得一缓,自己好有时间施展遁法。

    突然,那跨虎的道人把葫芦取下,开了盖子,葫芦口对准那团雷火,念动咒语,直直冲出一道火焰,鲜红如血,一出三寸方圆的葫芦口,就化为水桶粗细,先就发出,把双刀冲到一边,随后横横轰到了那雷火之上,以火对火,四面霹雳声响,烧得炸裂起来,地面焦黑,沙子都成了岩浆。

    唐刀见来了救星,赶紧收了双刀,提首级,跨豹子回转辕门,自去记了军功。

    四面火星飞溅,洒遍了方圆十里,两方的士兵都被火星烧乱的阵脚,四处躲避。因为佛兵个个都有经文护体,练就龙象大力神通,力大无穷,并无什么伤害,照rì禅师把禅杖一举,一声令下,胡兵冲杀过来,势不可挡。

    黄道元一马当先,使掌心雷,把几头大象和士兵劈成烤肉,却那莽和尚拦住,这莽和尚乃是照rì禅师的师弟照月禅师,神通不在黄道元之上,也拿一柄莲花舍利禅杖,和黄道元的方天画戟斗上。

    两军绞杀在一起,唐兵虽然也练气,但却难以抵住修炼的龙象大力神通的佛兵,撕杀一阵,死伤惨重,节节败退。

    天尸派三弟子见势头不妙,连忙摇动小幡,晃将一晃,顿时黑气弥漫,yīn风寒冷,伸手不见五指,那三十六面天尸聚魔幡涨大到三丈高下,上面许多僵尸跳将出来,高有丈余,浑身做漆黑的jīng铁之sè,口喷戾气,指甲乌黑晶亮,长有半尺,如铁勾弯曲,獠牙,红睛,白发,共有三十六头,冲进佛兵之中,几个照面,就杀了百余位。

    但这些佛兵并不是普通士兵,各有经文护身,又有佛门法器戒刀,隐隐克制僵尸,回过神来,就靠在一起,分成阵势抵挡,僵尸也伤害不了。

    照rì禅师祭起禅杖,舍利大放光明,上面有燃起一盏斗大的金灯,照亮战场,黑雾消散,身后几十个禅师冲出,和天尸派三弟子,烈火祖师门徒在天上斗得难分难解。

    丙灵公见唐兵退败,佛兵凶猛,就飞上天空,正要使神通,裂开地缝,葬送xìng命,却被一长手僧人拦住。

    “长手罗汉?”丙灵公见这僧人手长过膝,背后现佛光,顶上有金莲金灯,璎珞香云,大耳垂肩,分明是罗汉相。

    “小僧不是罗汉!”这僧人道,神情肃穆,丙灵公细看,原来这僧人比罗汉道行还差了一些,只上一天生异相,不禁心下狐疑:“这厮定然是罗汉转世。”

    下面佛兵得势,丙灵公也不罗嗦,飞出一剑,先解决了这家伙再说。

    长手僧人把手一指,弹出一朵莲花,敌住飞剑。两人正是对手,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对方。

    黄道元见下方士兵死伤惨重,心中焦急,连忙祭起重师门得来的灵宝旋光尺,扑的打将下来,一片毫光,照月禅师观之不明,被一尺打在肩头,骨头粉碎,落下地面,大叫一声,拖禅杖败走。

    那照rì禅师大怒,冲了上来,黄道元又发尺,却被金灯托住,下不来,连忙收了法宝,喝令收兵,唐军大败,被追杀至两界关前,守关士兵用南海寒铁打造的灭佛神弩shè出神箭,乱如飞蝗,佛兵不好抵挡,只有退后百里。

    丙灵公见黄道元退兵,无心恋战,虚晃一剑,招呼另外四道人,就往关中走。

    天尸派三道人,烈火教道人也拍犀牛,猛虎,四蹄生风,败往两界关,照rì禅师也不追赶。只是整顿佛兵,安顿在两界关附近百里之处,又从曼佗罗城中调遣军士,占了平原,只等时机一到,就破了两界关,杀如大唐国中,尊佛灭道,成就功果。

    “想不到居然有罗汉托世在佛兵之中,那佛兵修炼龙象大力神通,却是难以抵挡,现在失了关前平原,我军完全被动,怎生是好?”黄道元心急,就要发表文上奏。

    “可惜我们这三十六头僵尸并未祭炼成无上天尸,否则那胡兵又有何惧。”天尸派三道人叹道。

    天尸派倒也是邪道大派,开派祖师天尸老魔本是山中一万年僵尸,修成魔道功果,后受唐王旨意邀请,谴门下弟子下山。

    门下弟子,都是擅长炼制僵尸,用丹药,符法,毒物喂养,初始乃是行尸,在进一步便是僵尸,尔后乃是飞天夜叉,再是夜叉鬼王,最后成就无上天尸,飞天遁地,普通仙人遇到一头,都要退避三舍。

    何况这天尸老魔只有一套法门,修炼的三十六杆天尸聚魔幡布成天尸大阵,更加厉害,但那无上天尸,只有天尸老魔费了万年工夫,才炼制成三十六头,封印在幡中,这三位道人自己炼制的,不过是僵尸,连飞天夜叉都没有达到,所以才奈何不了佛兵。

    “将军且莫心急,胜败乃兵家常事,奏请皇上,反而显得将军无能。”丙灵公道。

    “老师有什么计策?”黄道元连忙问道。

    “将军不急,贫道近些rì在十万里之外的黑风山听那天界帝君勾陈大帝讲道,结识了不少道友,其中两位剑仙,法力无边,待明rì开讲,贫道只要请得一位,破佛兵易如反掌。还有,那万毒山方圆五万余里,亿万毒物滋生,正好让天尸道友喂其僵尸炼就成飞天夜叉,早年是万毒揭帝掌管,但现在却是我道门大帝,三位道友去求得几样毒物,帝君定然不会拒绝。”

    三道人连连点头:“勾陈天帝法力无边,受元始天尊符诏,统摄三界群妖,连我派掌教天尸祖师算来,也是其门下,我等去求些微末小物,也不算是难事。只是老师所说,那两位剑仙是何方神圣?”

    丙灵公道:“这两位剑仙道号分别是空空儿,jīngjīng儿,乃是师兄弟,现在每rì都去勾陈大帝坐下听讲。”

    “空空儿,jīngjīng儿?”黄道元嘴里念叨了几句,突然大惊道:“原来是这两人,我听门中金蝉长老说过,当年我蜀山剑派祖师于人间界峨眉山开创剑修一脉,后人间界狭小,才来到这地仙界中,开创了如今的基业,但这两位,还要早过祖师数千呢。乃是真正的剑仙始祖。”

    “原来还有这一功果。”五道人连连感叹,入夜时分,丙灵公,天尸三道人赶紧骑了犀牛,猛虎出发,悄悄飞向黑风山。十万里路程,还是要早点起程,飞上几个时辰,他们可不向大鹏明王,一翅之间就有九万余里。

    周青在仙府大殿之中,身上白虹涨大,一条一条,宛如白龙盘旋,满室纵横,外围那十二面都天冥王旗分布在祭台之外,十二头太古祖巫显现出来,黑气翻滚,鬼语如cháo,把白虹逼在祭台之上纠缠。

    那祖巫吞了一丝丝白气,又吐了出来,那白起经过祖巫的吞吐,颜sè已经转化为混沌,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周青全身四万八千毛孔张开,那一缕缕经过祖巫转化的混沌之气就被吸进身体之内,再由周青的转化,成为祖巫才特有的,最为纯正的盘古血脉。

    直接炼化后羿与夸父的jīng气,这并不要很长的时间,只要周青rì夜修炼,最多就是十年功夫,但就算全部炼化,也不是纯正的盘古血脉,rì后成就有限,比不得那些在混沌之中听鸿钧讲道的教主牛人。只有这样,以两位大巫浩大的jīng气引发祖巫jīng气吞吐出来,再由自己一丝一丝全部炼化进肉身之中,一点一滴的将自己仙人血脉全部转变为开天辟地的盘古血脉。

    这样一来,所耗费的心里功夫,却不是一点半点,短时间之内,绝对难以完成,自己还要分出jīng力压制十二头祖巫,逼其吐出jīng气,一rì之间,也只炼化得一丝半缕,要全部炼化,非要数百年,上千不可,但到那时候,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周青现在实力,虽然只炼得一丝一星的盘古血脉,但都是最为纯正的jīng气,实力自然是一rì千里,只是有盘古血脉,一应的灵丹妙药全部都没有用处,连那人参果都是吃了等于白吃,反而冲淡了盘古血脉,还要多肥气力运功逼出。

    暂时和玉帝合作,不过是与虎谋皮,虽然好处多多,但终究不是正数,恐怕还比不得那无当圣母。人家连女儿都可以牺牲,还不舍不得你个小小的勾陈,只怕一个不好,就被卖了。

    玉帝从来没有自己亲自出手,但周青一直琢磨不透这家伙的修为,现在周青对上的最高手,就是弥勒佛,当然,那陆压也算一个,但只是分身,还比上弥勒佛祖,周青有一点灵感知觉,这玉帝的修为绝对在弥勒佛之上。

    随着这转化的一丝祖巫jīng气转化成盘古血脉,周青渐渐收功,只觉得浑身jīng力奔涌,有无边的力气。那重如山岳的五sè神光,刷动起来,没有以前那么呆滞,只要过些时rì,比那孔宣自己都还要运用自如一些。

    黑风山中有rì月星斗,不分昼夜,但周青还是可以分辨出早晚,知道外面已经道了四更时分,再过一个时辰,就是自己开坛讲道的时间了。

    “这样的rì子,倒是过得安逸,可就是不知道,到底还能有多久呢?”天机难测,周青出得仙府,四顾茫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