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黑风山外,两颗繁星点点,有气无力的洒些星光下来,整个晚上都没有月光,修道之人就是怕这样的天气,很难吸收到天星月华,只能整晚的jīng炼灵气元力,或是转化为自身的真元,或是用来打熬肉身元神。

    但天地灵气与元力,哪里比得上rì月jīng华这般纯正,那天星大盛之时,采集jīng华一个晚上,足足可以比得上苦修凝炼灵气一个月的功夫。

    周青每天早课登坛讲道,乃是五更时分,到了时候,就打开山门禁法,让来自四面八方,各山各洞,各个岛屿上的仙人,妖仙,进来,自己找位置坐好,一个时辰之后停讲,让闲杂人等离去,再关山门,到了傍晚,又讲道一次,不过却不等外人进来了,只有自己门下弟子和那些开矿,cāo练的苦力妖兵有这个资格,倒是比早课要清闲许多。

    因此每天早客,乃是最为热闹的时候,有的道人,为了抢到一个好位置,大半夜就来黑风山候着。因此还只有四更四分,黑风山外倒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集了不少外来修士,也有爱那清净,单独在一旁山石上打坐的道人。

    周青为了方便,倒是派妖兵在外面修建了不少凉亭之内的休息之处。

    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之下,乃是一方几亩大小的平地,中间稀稀拉拉的散落着几块大石头,周围也生了十几株高大的老松树,铁干嶙嶙,蜿蜒虬结,十分古朴,星光从松针之间洒下来,更显得幽暗,但平添了一股清闲的味道。

    这小松林的大石之上,对坐着两个道人,两个都相貌都十分年轻,仿佛二十一二岁的少年,但头发居然已经微微见白,身上的道服也十分的古朴,背后各背一口古剑。

    其中一位道人正吞吐炼气,张口之间,一颗弹丸大小的金球从口中喷出,照亮的整个小松林,准确的来说,是极其细微的金光宛如一条条蛛丝,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空间,另一道人也是如此,不过吐出来的乃是银sè光亮弹丸,一金一银,丝线缠绕,却是高深的剑仙之道,整个黑风山方圆万里,就算是前山,也广阔无比,前来等候听讲的道人虽然多,但各自修养,哪里会注意到一个小小平地的情况。

    何况这两人修炼之时,含而不露,一般仙人,察觉不到一点情况。可见这两人的道行,按照实力,只怕周青坐下底子,只有红孩儿,廖小进可以相比,连龙天,龙地两头太古龙鲸都要差一些,再说了,在山中打坐练功等开门的也不是少数,这黑风山附近,乃是周青命四揭帝神,山神,土地般起,用**力布成阵势,灵气浓厚,也不可小视。

    这两道人,正是丙灵公口中所说的空空儿,jīngjīng儿,两人也是从人间修成仙道,隋末就飞升到地仙一界,正如所说,能从灵气稀薄的人间界修成仙道的人物,个个都是出类拔萃之辈,这两人来到灵气浓厚,资源广阔的地仙界以后,实力增长飞速,短短数千年时间,就能够和一些万年魔头妖怪比肩,不过两人修的剑仙,虽然厉害,但修炼上有些瓶颈,不容易突破,闻得周青讲道,便前来听讲,以有些时rì,果然深有领会,悟出一些法门,隐隐有突破瓶颈的趋势。

    周青讲叙的乃是天道造化妙理,乃是得自十二祖巫来自盘古的记忆,自然是非同小可。

    空空儿与jīngjīng儿,算准了时候收工,还有半个时辰就开门,jīngjīng儿道:“道兄,这勾陈天帝所将的大道正是玄妙jīng深,包罗万象,仿佛道门之总纲,只是你我二人,没有机会去那三十三天外听三教圣人开讲,不知三位圣人所讲的大道,又jīng深微奥到何钟程度?”

    空空儿道:“修得妄言,那三十三之外,乃是未开辟的混沌,一缕云雾之中,就有大千世界,你我怎生去得?你我二人,乃是自悟修炼,也无人指点,自然是长路漫漫,竭力求索,现在天帝讲道,正是指路明灯,我们不如拜在其门下,一是图个安生之处,二是可以长听道法,你觉得如何?”

    jīngjīng儿道:“这个自然是好,只是不知勾陈天帝愿不愿意收留我两。”

    “这是不知,但我两一片诚心,天帝法力无边,定然会感知,我两等开讲之后,留将下来,天帝必然问其原因,到时再行说出也是不迟。”空空儿道。

    两人谈论了片刻,突听一声玉墼,天清地明,rì月星光,奇奇闪耀,彩虹拱桥飞架于碧波之上,美伦美焕,一广场,平坦整整,地显仙光,仙女,童子提香炉,持龙须扇,广场之上,道门修士端坐,碧波之上,莲花之上,也有修士,空空儿,jīngjīng儿两人进了山中,靠进广场,在潭中寻了一片荷叶坐下。

    少时片刻,仙人们坐定,天帝登法台,讲那鸿蒙开辟,运转造化之原理,真是个道心如海映星月,清浊分明万里天。

    “糟糕,我们却是迟来片刻。”丙灵公和烈火祖师门下,天尸三道人跨虎,骑犀牛,堪堪赶到山前,见山门大开,周青声音传将出来,但因为山地广大,望不见人,只见得修士满坐,早就没有了位置,顿时大急。

    “不妨,不妨,jīngjīng儿,空空儿两位定在其中,我等在山前旁听,带天帝讲完之后,两剑仙自会出来,你等进去求天帝赐些毒物,我叫住两剑仙。”

    丙灵公拿定了主意,众人点头,将坐骑拴在山外,来到山前,旁听教诲。

    “人是越来越多,都是吃白食的。”

    周青在法坛之上,并不快活,看那远处山中,满是道人,其中不缺乏修为高深之辈,尤其是其中几个,比自己最出sè的徒弟廖小进都要厉害几分,要是拜在自己门下,不说别的,炮灰也算得吧,奈何讲了这么多rì,旁的不少,但求师学艺的却没有一个,周青自己的身份,当然不能强要人家做徒弟。

    “给甜头已经有几个月了,怎么就没有人上钩呢?看来是甜头给多了,明天我停讲,先看看反映再说。”

    周青心中盘算,自己讲的,乃是来自十二祖巫的记忆,其中搀杂一些玄之又玄的道理,时而还加点厉害的法术,反正那勾陈天书,太清三卷里面多的是jīng妙道法,能够从其中领悟出真谛的,必定是资质悟xìng都是奇高的人物,周青正需要这样的徒弟来扩充门面。

    一个时辰,飞快就过去了,周青到关键时候止了讲,群仙无一不是遗憾,但却没有办法,童子敲玉墼闭山,大家赶紧散去,明天再来,不一会儿,就走得干干静静,周青正要弟子闭山,却见山中还留了几人,正是自己注意的厉害剑仙,远处通到山前,还跪有几个道人。

    “你们两个,下去问问,是何放道人,怎么还不走。”周青暗喜,对旁边伺候的李蓉,戴景蓉这两个三代弟子吩咐道。

    李蓉两女下了法坛,一个飞到jīngjīng儿,空空儿面前,一个飞到山前丙元公五位道人哪里发问。

    “你们是何方道人?怎就还不回去?”

    丙元公三道人不敢站起,伏地说明了原因,那jīngjīng儿与空空儿也自述说了一遍,两女照样回禀周青。

    “岂有此理,那jīngjīng儿,空空儿倒还罢了,这丙元公纯粹是给我找麻烦的,闲我死的不够快了,去招惹佛道大战,但此事情倒也麻烦,却是不能不理会,好歹我也是道门中人,送那打神鞭之时说了些维护道门的话语,只是求些毒物,倒也不算过分,但这jīngjīng儿,空空儿,真是好资质,不收为门下,简直就是浪费,千万不可趟佛道大战的混水。不然铁定是一个横死的下场。”

    戴锦蓉和李蓉两女入了天道门许久,加上本身两女就在人间界磨练的十分圆滑,在地仙界也来了四五十年的时间,分得清楚形式,也知道许多秘闻,不比大小狐狸两姐妹,也不是花瓶式的人物,见周青沉思,也隐隐知道为难之处,不由相互对望一眼,且看周青如何应付。

    有些事情,并不是法力高强就解决得了的,你法力再强,能强过五大教主?就是周青自己,卷入佛道大战之中,结果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落得个全尸,就算不错了。

    在两女的心目之中,周青为人心狠手辣,法力高强到变态,算无策漏,深知趋吉避凶的要诀。

    “将其都叫过来。”周青吩咐道。

    两女传了法旨,丙灵公五道人,jīngjīng儿,空空儿一齐来道法坛之下。

    周青对jīngjīng儿,空空儿两人道:“你们两个,虽然是剑修旁门,但一心向道,当有这功果,但还有些劫数,切不可妄动刀兵,否则必有杀身之祸。”

    两剑仙连忙道:“还望天帝指点。”

    “唐王兴我道门,乃是无上功果,本该相助,但那天竺国,气数未尽,天数如此,非人力所能为之。”周青道。

    那丙灵公五道人不过是一介小小的修士,不敢分辨,也不敢发言出声。

    周青又道:“你们三位,自去万毒山,看各自机缘。”天尸派三道人顿时大喜,跪谢了恩德,被童子领去万毒山了。

    “虽然天数注定,但我乃道门天帝,不敢不维护道统,你们两人,可去东胜神州狮驼山,里面有三位妖仙,乃是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此三妖仙与佛门有些仇怨,定会前来相助。”周青又道。

    丙灵公和那烈火门人一听,先是心喜,随后便有些丧气,丙灵公想道:“此去东胜神州,万水千山,亿万里路,那东胜神州又广大,狮驼山也不知道在哪里,妖孽魔头也多,我虽然修成了仙道,但只怕也是危险重重,一个不好,就丢了xìng命,就算没有危险,这一来一去,也要几个月的功夫,恐怕两界关早就被攻破了。”

    虽然心中不愿,但丙灵公怎敢多言?刚要告退,却听周青又道:“以你的法力,恐怕不能到达狮驼山,jīngjīng儿,空空儿,你们两个也跟去一趟,功果甚大,待回来之后,自有机会列入我门下。”

    jīngjīng儿,空空顿时大喜,以他们两个法力,带上丙灵公去东神神州,自然是易如反掌。且用不了多少时间,多则十天,少则五天,就可回转,丙灵公也是大喜。

    “那东神神州,乃是妖仙聚集之地,鱼龙混杂,好坏皆有,你们一路前去,恐怕有些魔障,我这里有灵符三张,自有护身妙用。”周青取了三张灵符,叫两女分给jīngjīng儿,空空儿,丙灵公。

    三人接过灵符观看,只是一片巴掌大小的绿叶,脉络分明,入手有些沉重,叶片之上,刻了好些文字,但他们一个都不认得,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

    这是周青从那妖皇殿中得来的法宝,三人不知晓情况,周青又传了用法,最后吩咐道:“切记不可提我名号。”

    三人当然不敢违背,连带那烈火门下,一起下了山,那烈火门下道人跨虎回转两界关,绝口不提此事,空空儿,jīngjīng儿,自去东胜神州,寻找那狮陀山。

    “可惜,可惜,那得自蛟魔王的宝贝,因为炼那周天星斗大阵,一件都没有了,还连带搭上了云中子那老鬼留下的全部法宝,现在我那库存,可是空空荡荡,再收弟子,连宝贝都没有,还像什么话?”周青心中有些郁闷,下了法坛,转回仙府。

    戴景蓉与李蓉两女跟在后面,相互对望,又是惊骇,又是佩服。

    “jīngjīng儿,空空儿,现在不算我门下弟子,就算真有什么突发事情,也算不到我头上,只要我门下弟子不参战,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先去看看那周天星斗大阵炼得怎么样了,那可是我全部家当啊。”周青重仙府后洞出来,正是黑风山后山。

    那三张灵符,上面附了周青的一丝神念,只要运功感应,那三人的情况也就了如指掌,周青也可以借此机会,了解一下东胜神州的情况,为以后搬家做打算。

    南瞻部洲之中,却是没有立足的地方,周青现在的身份,也不可能去抢山门,也没有能力学那三清祖师在三十三天外开辟道场,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

    黑风山后山,四方悬崖峭壁,仿佛一口深井,中间的谷地,有方圆百里大小,只见谷中,五光十sè的星力璀璨夺目,四乱甭shè。

    地面插了无数杆大大小小的长幡,总共有三百六十五杆,其中九成九幡没有幡面,就只一根杆儿,这三百六十五面幡正对周天星斗之数,各按方位布好,zhōngyāng却是一杆大旗,上面绣有rì月星辰,也按三百六十五周天之数。

    正对山谷上方,天空中一道粗有数亩大小的星力轰击了下来,全部被中间的那杆主旗吸收,再由两边旗面上的各点星芒shè了出来,分成三百六十五道,仿佛天女穿梭,分别shè到旁边的幡上。

    红孩儿坐在数杆幡前,手托一件法宝,虚空定在一根光杆之前,一道艳红的星光从zhōngyāng的rì月星辰旗上shè将出来,交织在这件法器之上,红孩儿连喷元气,气喘呼呼,双手打这繁复的手诀。

    以中间法器为依据,这艳红的星光聚集起来,平铺直开,形成了薄薄的幡面,这幡面全部是由星力织成,随着星光越聚越多,那开始薄的透明的幡面也明显起来,最后,这幡仿佛一块火红的丝绸,柔软飘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红孩儿偷空吞了数颗丹药,幡面终于成型,红孩儿猛一打手诀,那所有的艳红之sè全部凝结成一头火猪,出现在幡面之上,那件法器也随后消失不见。和幡成了一体。

    幡的地面做天青之sè,柔软细腻。

    “终于炼成了室火猪星幡,要是不有上古妖族的法器为核心,又有这么浓厚的星力,还有本大王我乃是火中之王,怎么会这么容易?普通仙人要练这一杆幡,只怕没有千年,休想成功,哪里像本大王前后花了一个月就成功了。”红孩儿虽然脸上有疲惫之sè,但掩不住兴奋。

    “干脆乘这个机会,一股作气,将尾火虎星幡,翼火蛇星幡,觜火猴星幡一起炼成了,最后炼那太阳星幡,反正我这便宜师傅,给了我们许多灵药,也不怕法力不济,尤其是炼幡,有星力淬炼形体,对我修为大有裨益,只怕炼好幡之后,我那笨牛父亲,都真奈何我不得了。”

    红孩儿有又看了那边的龙天龙地两人,也各托一件法器,凝练参水猿星幡和轸水蚓星幡,那幡面稀薄,所聚星力只是围绕法器铺开,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凝聚,顿时又得意洋洋起来。

    蓝神也用一件法器凝聚了一团漆黑的星光,却是在炼黑杀星幡。

    毒龙炼亢金龙星幡,飞熊练罗喉星幡,六瞳炼计都星幡。

    盘古开天,先破混沌,尔后定地水火风,分清浊乾坤,最后演rì月星辰,分山川地理。

    东皇太一统领上古妖族天庭之时,根据后天之数,有两大守护阵法,一是周天星斗大阵,而是混元河洛大阵。

    周天星斗大阵,乃是用rì月星辰旗为主,洪荒上古,妖族天庭被祖巫攻破,周天星斗大阵,混元河洛大阵一样被打破,所有的法器都失落,蛟魔王为拉车的苦力,拣了便宜,得了好些法宝,其中九成九是周天星斗大阵散落的法宝。

    因为布置周天星斗大阵,需要炼全三百六十五面星幡,对应周天星斗,而炼星幡,要那于之对应的法器作为核心,才能用星力交织成幡面。

    蛟魔王有心无力,不说这些法宝不全,就是全了,他也没有办法聚集庞大的天星之力来炼幡。

    而周青正有这个条件,消耗尽了宝库中的珍藏,把那还缺的法宝补全,凑齐了三百六十五件,叫门下弟子炼幡,只要星力不绝,就能在十数年的时间炼全三百六十五面星幡,布成周天星斗大阵,到时候,配合自己的东皇钟等法宝,管他是千万佛兵,仙兵,妖兵都攻打不进来。却是可以稳守一方,甚至比那花果山还要稳固。只要自己门下不出去,佛道大战也波及不到。

    “把那云中子留下的法宝都回炉重炼了,不知道这家伙知道以后,会不会来找我麻烦啊。”周青见红孩儿炼成了室火猪星幡,心中一阵欣喜。

    “可惜了,那蛟魔王怎么只有rì月星辰旗?那布置混元河洛大阵的河图洛书不知落到了哪位老大手里。只要凑合周天星斗大阵,混元河洛大阵,再加上我的都天神煞大阵,就算是那佛门三千佛陀一起攻打,都可以抵挡啊。甚至,甚至教主亲自来,都有那么一丝抵挡的机会。”

    周青暗暗叹了一口气,这炼三百六十五面星幡和补全那rì月星辰旗,把自己的所有家当都掏得jīng光,自从打劫了蛟魔王之后,自己就财大气粗,连那红孩儿就给了shèrì弓和兜rì罗网,而现在,就像一个穷光蛋了,只怕连jīngjīng儿,空空儿两人入门之后,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法宝。

    “是不是要再去打劫一次蛟魔王呢?”周青进了山谷,心中盘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