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想来想去,终归不妥当,一是身份不符合,出师无名,徒令人消化,二是蛟魔王号复海大圣,那次靠四还龙王水军联手,又有水部众神助力,才得了便宜,虽然伤了元气,但并位伤到根基,何况得了教训,只怕防范更为严密,也不好下手。

    红孩儿炼完室火猪星幡,已经疲劳不堪,便稍做休息,见周青进了山谷,连忙上来行礼,又说了情况,他本身来是先天真火之体,炼就五昧神火,是以聚集火xìng星力凝练火部星幡比平常之仙人要快上十倍,自己也受了许多益处,周青又给了他一点大巫jīng气,炼化入体之后,肉身便更加强横,何况又吃了人参果子,积蓄在体内的药力经过炼幡时候,控制星力运转消耗,一齐激发了出来,修为当然是一rì千里。

    其余几位弟子,都是如此,虽然没有吃人参果,但得了大巫jīng气,经过运转星力的激发,比自己rì夜打熬要强上了许多,只是比较吃力,而且在一幡位凝练之成时,来不得丝毫的松懈,否则就要前功尽弃,还被星力反噬,最少都是一个轻伤。

    玉帝为拉拢周青,很是下了本钱,一rì照shè下来的星斗之力,足足可以抵得上外面十年,要不是有zhōngyāng的rì月星辰旗转化,一股脑下来,恐怕整个天道门,除了周青有正宗的盘古血脉能够容纳以外,就连廖小进,红孩儿都难得经受,更不用是蓝神等人了,必然被炸成童子鸡。

    周青手一招,那粗有几亩的星光柱起了一阵涟漪,一条竹杖飞了出来,上面分别挂着葫芦和东皇钟,那竹杖吸收了无数星力,变得璀璨夺目起来,五光十sè,中间有夹杂着点点流荧似的星星,宛如一条星棒,无比绚丽。

    葫芦倒还是普通的腊黄之sè,只是葫芦口毫光shè出,一经出来,便是清香之气袭人,纬度东皇钟,依然是老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不愧是先天法宝,教主圣物。

    那竹杖和葫芦一取出来,本来数亩大小的星柱陡然扩大了一倍,山谷之中的星光浓烈万分,任是红孩儿也被刺得眼睛生疼,那星柱冲将下来,仿佛浩大激流瀑布,居然发出了万马奔腾的轰鸣之sè,让人视力,听力完全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也好象泡在五光十sè的胶水之中,仿佛琥珀之中的苍蝇,气短胸闷。

    那星力太过浩大,又失去了葫芦和竹杖的吸收,当然恢复了原来的摸样,幸好另外几大弟子在rì月星辰旗的保护范围,混杂的星力只在外围奔涌,而他们在全心炼幡,不能分一点心思,连周青进来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恐怕就是现在整个黑风山塌将下来,都惊动不了他们。

    红孩儿出来休息,着下可就苦了,只觉得四面光华耀眼,上下也无去路,潜劲浩大,八面如山,那混杂的星光一齐压了过来,周身俱紧,仿佛要把肺中的空气连同血液一齐挤压出来,手足舞动之见,也好象被蛛丝粘住一样,难以行动,红孩儿一时不甚,骇得魂飞天外,如有防备,自可运功祭起法宝抵御,但现在却被星光压身,什么神通手段都难以使出,只有闭目等死,让星光压成齑粉。

    突然,一条白虹自星光中窜出,将自己卷起,顿时压力全消,定睛一看,乃是周青全身白虹缠绕,鼓荡不修,把星光隔离在周身三丈以外。

    红孩儿心有余悸,见白虹之外的星光仿佛那海底暗流,搅成大大小小旋涡,直似要把一切都扯成粉碎。

    “你看这威力如何,如果炼成三百六十五面星幡,布下周天星斗大阵,威力还要大上千倍,甚至万倍,有此阵守护,可谓是高枕无优,你切记不可怠慢了。”

    见周青吩咐,红孩儿受了惊,只是点头,不敢出声,周青知道着小小妖王桀骜不训,虽然上次得了教训,但rì后有恐反复,惹出事端,祸及全门,是以一再暗中jǐng告。

    这红孩儿也知道周青法力强大,犯了事端,不消说自己父母难以保全自己,恐怕就连那无当圣母也是一样,是以越发规矩。

    周青取了葫芦,往那葫芦口一指,毫光便及消退,随后将葫芦口倾斜,倒出一团璀璨星芒,宛如流水,周青念动真言,这星芒就凝结成一柄三尺宝剑,剑身剑柄通然一体,毫光内敛,锋芒犀利,整口剑薄如蝉翼。

    “此口星光凝聚宝剑,犀利无比,我观你那五昧神火枪,终究是是手段单一,碰到克制之物,岂不要吃亏?葫芦乃是先天灵宝,正好聚集这些后天星光成形,你可在炼幡之余,凝炼一些,以后外出行走,还可隐藏身份,叫人难以防备。”红孩儿接了宝剑,葫芦,心中欢喜,周青随即下了符印,镇住山谷。

    到得第四天傍晚,蓝神毒龙等弟子都炼幡完毕,一个个累得气喘呼呼,只差没有脱力而死,一齐出得谷来。

    廖小进和那盘丝洞七女也收收拾好一切,来到了黑风山中,张灯接彩,喜气洋洋。

    万毒山,越往山中,那毒物就越发厉害,有些毒物,盘踞了方圆百里地盘,yīn暗山谷,毒瘴连天,终rì吞吐毒烟,吸yīn郁煞气,普通仙人,如果没有厉害法宝,只怕反要丧身其口。

    尤其是毒鳞大蟒,人面蜘蛛,八脚毒蝙蝠,等等毒物虫豸的种类,计不可计,数不可数,周青四面下了禁法,外人不得入内,只有门下弟子,持了灵符,才畅通无阻,在其中捕杀毒物,取得材料,自行炼制法宝,邪门法器。大狐狸抢夺的五毒神幡经过多方祭炼,不知摄了多少毒物的巨毒元神,终于凝成了魔头,无形无相,专门污秽正宗的道门元神,佛门舍利,最是难防。

    天尸派三道人不敢到zhōngyāng,只在外围,合力擒杀了一公一母两头水牛大小的巨毒蓝蝎,用其内丹,血肉,毒腺喂了僵尸,那僵尸经过秘法一催,在一个时辰之内就长成飞天夜叉。

    见如此神妙,三道人贪功,想多寻几头斩杀,要是练成了夜叉鬼王,以后回转自己门中,地位自然要高出同门老大一截。

    三道人商量,落下云头,向山中进发,却不想一路都是高山怪石,毒物也不见多少,三人惊奇,不觉之间,越走越远,渐渐深入了山中,突然一阵恶臭腥风刮来,伴随着尖锐刺耳的叫声,三人心头仿佛被一钢挫挫磨,元神不稳,险些脱了泥宫丸,朝那叫声处飞去。

    三人大惊,连忙运功镇定元神,猛见一庞然大物从远处窜来,无头无脸,整身似一根香肠,高有十丈,长有百长,全身绿皮褶皱,浓厚黏液沾满了全身,还在不停的涌出,滴到地上,一路窜来,身后留下了一条黏液堆成了水沟,十分恶心。

    那被黏液侵蚀的山石,迅速软化,最后成了泥浆。

    “玄yīn地龙!”三道人抽了一口凉气,飞上天空,如临大敌。

    “当年教祖就是因为抓了一头,才取其jīng血喂养,炼成了一头无上天尸的。”

    “少说废话,这东西厉害,我们三人恐怕对付不了。”

    “不一定,你看这东西受伤了。”得其中一道人一叫,另外两人才看清楚,这玄yīn地龙身上破了无数细小的口子,绿颜sè的血液翻滚,虽然被黏液护住,并不洒出,但行动之见,有些笨拙,那状态,也好象不很好。

    三道人大喜,成三才方位,在天空站好,把天尸聚魔幡一撒,一团几里大小的黑气翻翻滚滚,其中三十六头飞天夜叉隐藏其中,见那玄yīn地龙冲了过来,黑气便往下一罩,正好把玄yīn地龙罩住,三十六飞天夜叉一涌而上。

    玄yīn地龙见遭了埋伏,叫声越发紧急,身上的黏液犹如雨点般乱shè,三十六头飞天夜叉不敢近身,但那地龙怕血液流出,又怕后面追兵,便把身子一拱,凭借着黏液腐蚀山石,硬往地下钻去,一个瞬间,就只剩一小截还留在外面。

    三道人正要使用手段,突然凭空绿光油油,漫天皆碧,一只绿油油的大手硬生生破开了翻滚的黑气,抓住小半截地龙身躯,玄yīn地龙拼命挣扎,只听得砰的一声,这地龙成了两截,小半截被抓在绿手之上,把半截钻进了地底,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三道人见有人强抢,顿时大惊,又有些恼怒,定睛一看,却是一女子将地龙jīng血尽数装入了一玉瓶之中,那绿sè大手也化为一颗宝珠在头顶盘旋。

    温蓝新按周青的吩咐,来万毒山中取毒物jīng血炼制丹药,就差这一味玄yīn地龙jīng血了,这家伙胆小如鼠,一有动静,就逃到地肺之中,温蓝新好不容易才寻了一头,却又被它逃了。

    “你们不是我天道门下,是如何进来的?”三道人正要质问,温蓝新却率先发话了。

    三道人方才记起,这里是万毒山,这女子乃是勾陈天帝门下,哪里还敢多言,连忙巍巍偌偌,说明了情况,温蓝新本来起了杀心,但对方既然是尊自己师傅法旨前来,也就算了,只叫其速速退去。

    虽然心中可惜,但三道人不敢违抗,温蓝新又唤了童子前来,把三人带出万毒山。

    三道人方骑了犀牛,转回两界关。

    “万毒山居然有玄yīn地龙,这次可惜了。”一路上,三道人还在感叹。

    “那有什么办法,这乃是勾陈天帝之山,就是教祖亲来,莫非还敢惹怒天帝不成?倒是丙灵公出去请人,也不知道可不可靠,我们势力越发单薄,这两界虽然有地利优势,有恐怕难以久守,不如我回山禀明教祖,请些人来帮忙,万一被佛兵攻破的两界关,教祖颜面不好看,难免要责罚我们。”一道人入得关中,探明白的消息,觉得不妙,便相互商量起来。

    “如此正好,可要速去速回。”丙灵公没有请来人,黄道元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便没有主意,只好发表文上奏。当下上表的上表,守关的守关,请人的请人,自不在提,照rì禅师就是纠集佛兵,准备法宝,积蓄力量。双方暂时有些平静。

    徒弟结婚,云霞也十分欢喜,那盘丝洞七姐妹,大自在宫诸女,整rì里泡在一起,拉些家常话,连大小狐狸都凑在一起,那张自然天生仙骨,灵气逼人,有是玉帝的外孙,光一个身份,就够吸引这些女子谈论半天了,何况这小孩十分逗人喜欢,整天被抱在众女手上逗着玩,周青也不去理会,也不怕这小孩翻了天去,自然有计策对付他。

    又过三天,无当圣母,牛魔王,罗刹仙子,也作为师门长辈前来,一切都打理妥当,两rì之见,天上地下诸位神仙,陆续到来,周青夫妇忙着招待,一门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是脚不沾地。

    那天上蓬莱三十六岛上仙,四大天师,四海龙王,敖鸾公主,哪吒,甚至见阐教广成子,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四人也来道贺,吃杯水酒,周青自然是摆上蟠桃,人参果招待几位重要人物,其余那花果山的仙桃,火焰山的玄果,九泉山,无当山的特产,也都一齐摆了上来。

    这人参果与蟠桃,真就是稀罕之物,那蟠桃倒还罢了,众仙开过蟠桃会的都吃过,但这人参果,除了三界几位大牛尝过,就是那阐教四仙人都没有这个口福。

    酒水自然是周青强行从天宫搬来的琼浆,那玉帝把个扫帚星塞到周青手上,周青不好拒绝,但别的方面可不和玉帝客气。

    又过片刻,福星,寿星,禄星,财神,也分座席位。

    一阵香风,琴声阵阵,却是金灵圣母,紫薇大帝,三仙姑乘七香车而来。周青夫妇,无当圣母,连忙上去迎接。

    周青和紫薇都是满脸堆笑,相互寒暄,无当声母和金灵圣母相互对望一眼,默然无语。

    倒是云霞看三仙姑貌美,仙气飘飘,十分欢喜,上去招呼,谈了片刻,十分投机,便和琼霄,碧霄,云霄三仙姑相互挽手,笑声嘻嘻。

    十殿阎王只是派人送来贺礼,以他们的身份,并不合适前来,只好作罢。周青自然是回谢。

    一场婚礼,基本上来的都是威震三界的仙神,等闲之辈,也得不到邀请。

    “恭喜恭喜!”

    天上祥云阵阵,落到山前,原来是玄天上帝真武荡魔,周青,紫薇连忙迎了上去,此时,勾陈,真武,紫薇道门三帝齐聚,传将出去,定然是震荡三界的消息。

    “区区百年光yīn不到,变化却是如此之大,想那五十年前,我不过是人间界一个修道刚入门的小蚂蚁,流年一晃,居然就成了统摄天下群妖的勾陈,与真武,紫薇,玉皇并驾齐驱,真是个时世如梦,不知道是真是假。”周青见天界神仙,心中直直感叹天命无常。

    “要是我重新入那轮回,投身人间,也不过是一年时间,便是人间界一凡人,整rì蝇营狗苟,不知天命,神仙凡人,原来是如此简单。差别却又是如此之大。”

    “哈哈!哈哈!道兄出神了!”紫薇扶掌笑道,周青才回过神来,坐定仙府,一声玉墼,廖小进带大花,牵红丝绦,七位新娘当然是红布盖头,一齐牵了进来,诸位神仙大喜。

    那红鸾星官龙吉公主亲自下界,当了那唱礼官,那天喜星官纣王主持喜事。

    廖小进和盘丝洞七女一拜了三清,随后周青夫妇,无当圣母坐其上,新人拜了师长,三是夫妻交拜。礼毕,廖小进于七女自入洞房,颠鸾倒凤不提。

    众神仙畅快吃喝,天宫琼浆玉酒,虽然是无上仙品,但酒劲极大,都喝得酩酊大醉,整整三天,一个个东倒西歪,架云而去,只有那云霄三姐妹和云霞有些依依不舍。

    “三位姐姐,有空要长来坐坐。免得叫妹妹想念。”云霞拉碧霄道。

    云霄看着云霞道:“我姐妹三人因为天宫规矩,恐不能经常下界,我看妹妹气sè不好,以后恐怕有些难处。”说罢,望了那碧霄一眼,三仙姑都点了点头,碧霄接道:“姐姐送一件小玩意也妹妹,作为防身之用。”

    说罢,拿出三寸长一把金sè的剪刀,剪柄仿佛了条蛟龙,活灵活现,正是金蛟剪。

    “如此灵宝,妹妹怎敢礼受!”云霞连忙推辞。

    “不用推迟了,闲暇之时,给勾陈帝君裁剪两件衣衫也是好的。”三仙姑道。

    “三位仙姑道行高深,知晓天机,你就不要辜负了。”周青上来笑道,云霞无奈,只得收了,碧霄又传了祭炼口诀,随后也去了。

    周青自叫门下弟子收拾残局,清点礼品。当下无事。

下一章          上一章